《拔刺篇》14

影卫

洪天大厦,洪天集团的办公大楼。

办公楼顶层,办公室内,谢文东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听着姜森和刘波的汇报。

坐在一旁还有东心雷、任长风、灵敏、萧方等洪门的高层干部。

等姜森和刘波把昨晚的事全部讲完,谢文东敲着额头,说道:“这次我们遇到的对手倒是有点意思。”

何止是有点意思,能让血杀和暗组的联手行动都扑空,对方绝非普通的杀手组织。

东心雷沉声说道:“东哥,我猜测,对方肯定还藏匿在市内,只要对方还在,我们就能挖出他们的行迹!”

“只怕未必!”萧方皱着眉头,喃喃说道:“听老姜和老刘的说法,我感觉这批杀手……非同寻常。”

任长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还用你说?现在连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们不是出自于普通的杀手组织。

萧方继续说道:“我怀疑,他们有可能是昊天金控的影卫。”

“影卫?什么东西?”任长风疑问道。

“来无影,去无踪,如同鬼魅一般的存在,所以,他们叫影卫,也叫鬼卫。”萧方轻轻敲着额头,说道:“只是,这次有点反常。”

“哪里反常?”

“在我印象中,无论是昊天金控还是其它的地下财阀,都不会轻易动用它的影卫,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生死存亡系于一线的最紧要关头。”

说到这里,他看向谢文东,显然,现在昊天金控还远没有被逼到这般地步,一直以来,还都是昊天金控主动找谢文东的麻烦,谢文东的报复还没有对昊天金控进行实施呢,这个时候,昊天金控突然用出了影卫,就显得有些反常了。

东心雷问道:“小方,你不说地下财阀不做黑道的生意,不碰黑道的事吗?”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养这么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

萧方正色道:“地下财阀的确不碰黑道的事,他们玩的是金融,做一笔生意赚得的利润,恐怕比在黑道做五年、十年赚得都要多。不过,他们毕竟是地下财阀,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手中需要有一把利刃,危急的时候可以自保,有必要的时候,又可以用之伤人,铲平障碍。”影卫,就是地下财阀握在手里的那把利刃。

影卫的历史由来已久,在古代,他们的名字叫死士,大多是孤儿,被大户人家收养,从小便接受严苛的训练和洗脑,随时可以为主子去死。

到了现代,虽然他们的称呼变了,但他们存在的意义和他们做的事,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任长风撇着嘴,不以为然地问道:“你又如何能确定这批杀手是昊天金控的影卫?”

萧方说道:“这批神秘杀手是通过英顿贸易公司做的掩护,英顿贸易公司又是由汇金商务公司所控股,说白了,它就是汇金商务旗下的一家子公司。”

任长风不愿意听他绕弯子,不耐烦地问道:“所以呢?就算它是汇金商务的子公司,又和昊天金控有什么关联?”

萧方笑道:“表面上看起来,两者之间似乎没什么关联,可是汇金商务的老板是郑天宁,郑天宁的老婆叫周慧珍,周慧珍有个亲姑姑叫周玉娜,而周玉娜,正是昊天金控掌门人张君寒的亲妈。”

任长风有点被萧方的话绕迷糊了,他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番,才算搞清楚中间的关系。他不满地说道:“你直接说郑天宁的老婆是张君寒的表妹就得了呗,罗里吧嗦的绕这么大个圈子。”

萧方耸耸肩,说道:“我是想让东哥听得更明白些。既然这批杀手与英顿贸易公司有直接关联,那么,也就等于与昊天金控有直接关联,与昊天金控有直接关联的杀手,就只能是昊天金控豢养的影卫了。”

等他说完,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觉得萧方的分析有道理。萧方继续说道:“另外,周玉娜出自于周家,她是大唐风投掌门人周玉廷的堂妹。”

“大唐风投?”任长风扬起眉毛。

“没错,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大唐风投,和昊天金控一样,同属五大地下财阀之一,不过大唐风投的实力、势力以及影响力,都要比昊天金控高出一大截。”

萧方看向谢文东,正色说道:“这也正是我反对东哥和地下财阀斗的原因。地下财阀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百年间,他们相互通婚,互相勾结,亲戚套着亲戚,关系套着关系,虽然各成体系,但实际上又是个整体,动一发而牵全身,东哥要和昊天金控斗,实际上,等于是和整个的南方地下财阀斗,实在……难有胜算。”

虽说萧方现在已经投靠了谢文东,但越是心向着谢文东,他越是反对谢文东和地下财阀斗。

以前南洪门存在的时候,包括向问天在内,历代的掌门人都想把地下财阀重新拉回到社团当中,为社团增加一大助力,但却都没有成功过,向问天也曾在地下财阀手里吃过大亏,也正因为这样,萧方对地下财阀的忌惮,要远比旁人深得多,他对地下财阀的了解,也远比旁人深刻得多。

任长风气道:“你可要搞清楚了,现在不是我们和地下财阀过不去,而是地下财阀和我们过不去,一直都是他们在主动挑事,是他们不肯放过我们!”

萧方无奈地叹口气,这正是让他感到头疼又费解的地方。地下财阀并不参与黑道之争,如果他们真那么厌恶北洪门的话,早在南北洪门之争的时候,他们就该助南洪门一臂之力,可实际上,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完全是冷眼旁观,眼睁睁看着北洪门一步步的把南洪门逼入绝境,最后,一举吞并了南洪门,使得南北洪门合二为一。

现在南北两大洪门已经统一了,他们又弄出这样的事,究竟想干什么?

他眼珠转动,琢磨了许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说道:“这次昊天金控一反常态的动用影卫,非要置东哥于死地,我怀疑,他们最近可能要做一笔大生意,而东哥的存在,很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这笔生意。”

“什么样的大生意?”

“不好说。”萧方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可能是股市,可能是期货,也可能是证券,反正和金融有关的,都有可能。”

“可是这些生意我们都不参与,又怎么会威胁到他们?”

“鬼知道。”这也是萧方想不明白的问题。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

“我并不想知道别人想要做什么,我只要知道我们自己该做什么就好。”一直沉默未语的谢文东缓缓开口说话。

众人的目光也随之齐刷刷地看向他看过去。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昊天金控主动挑起了这场争端,若是不打回去,不把它打疼了,打怕了,那也不符合我的作风。昊天金控的爪牙,也就是小方所说的影卫,必须得铲除掉。”说着话,他看向萧方,问道:“能弄到昊天金控影卫的成员名单吗?”

萧方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除了亲自掌控这些影卫的人,恐怕谁都弄不来这份名单。”

谢文东问道:“昊天金控的影卫现在掌控在谁的手里?”

“据我所知,是张君怡,张君寒的堂妹。本来,张君寒和张君怡都有机会成为昊天金控的接班人,不过,张君怡是女人,这让她吃了大亏。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君怡突然退出了这场内部权斗,转而全力支持张君寒。张君寒全面胜利,顺利接班之后,他顺理成章的接管了昊天金控,而昊天金控的影卫,则被张君寒让给了张君怡。”

在权斗当中,其中的一方选择退出,全力支持另一方,帮助另一方取得胜利之后,再与之分享胜利果实,这是一场典型的政治合谋,秉承的原则是,斗则两败俱伤,合则共荣共存。

虽然昊天金控的这场内部权斗被萧方三言两语的带过,但谢文东听得出来,张君寒和张君怡这对堂兄妹,都很不简单,也都是权谋的高手。

萧方继续说道:“张君怡这个女人非比寻常,东哥不可贸然对她下手。”

“哦,为何?”

“除去昊天金控的背景外,她还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同时,她也是全国的人大代表。”萧方说道:“如果东哥想直接对付她,恐怕会捅出大娄子。”

全国人大代表这个身份倒的确是挺特殊的。谢文东眼眸闪了闪,揉着下巴,沉思未语。

东心雷接话道:“是人,就会有弱点,尤其是在政府当官的,想抓住她的把柄,应该并不难。”

萧方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这话或许适用在旁人身上,但却不适用在张君怡身上。”

“怎么?”东心雷扬起眉毛。

未等萧方接话,谢文东含笑说道:“虽说张君怡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又是人大代表,位高权重,但她即不会贪污,也不会受贿,就贪污受贿得到的那点钱财,对于昊天金控而言,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她想要的,只是一个身份上的掩护,以及一个便于与中央高层联络的渠道。所以,想在官场上抓住她的把柄,会很难。”

萧方眼中闪过一抹惊色,愣了片刻,他连连点头,说道:“东哥说得没错,张君怡能在官场上平步青云,甚至还能当上人大代表,除了有昊天金控这座大靠山外,她自身的无懈可击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东心雷挥手说道:“抓不到她的把柄,那就直接抓她的人好了!一个女人,骨头还能硬到哪去,只要抓到她,不怕她不开口!”

众人目光怪异地看着东心雷,谁都没有接话。

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这个身份,已经很不简单了,何况她同时还是人大代表,挟持她,恐怕都会惊动到中央高层,这与己方奉行的低调作风完全是相左的,弄不好,非但占不到便宜,还会惹来一身的麻烦。

谢文东问道:“小方,除了通过张君怡外,就再没有别的办法能弄到影卫的名单了?”

萧方眉头紧锁地说道:“据我的了解,影卫没有固定的据点,平时他们都是普通人,分散在各个角落,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与正常人无异,只有接到上级命令的时候,他们才会临时聚在一起,展开行动,所以很难进行追查,就算能追查到线索,找到其中的一名影卫,线索也就此断了,不可能再通过他,找到其它人。”

听闻这些,在场的众人都陷入沉思。影卫,当真是人如其名,无影无踪,形同鬼魅。

东心雷好奇地问道:“各财阀都有自己的影卫?”

萧方点头,正色说道:“五大财阀中,昊天金控的实力最弱,它的影卫也是最弱的。”

言下之意,如果己方连昊天金控的影卫都对付不了,还是趁早放弃和地下财阀斗下去的打算,何况,影卫也不是地下财阀的主体,它只是地下财阀的一支爪牙而已。

“东哥,依我之见,还是先回北方暂避吧!如果昊天金控的影卫真追杀到北方,到时我们再……”

他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轻响,打断了他的话。

谢文东点打着打火机,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根香烟,吐出口烟雾,眨眨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我不会躲,更不会逃。

“存在,自然就会留下痕迹,只看有没有本事把藏在暗处的痕迹挖出来。

“别人不敢碰的,我偏要去碰它一碰,别人做不成的,我就偏要把它做成了。

“这次,就从汇金商务的郑天宁身上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