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3

诡诈

姜森进到厂房里的那栋二层土楼,五支血杀小队的成员都在这里,那八名被俘的保安,也在这里。

现在他们都已清醒过来,一个个手脚被捆绑住,眼睛上蒙着黑布,嘴巴也被堵住,在地上坐了一排。

扫视八名保安一眼,凭直觉,姜森认为他们都不是今晚的杀手。他侧头说道:“让他们开口说话!”

有血杀成员上前,把八名保安的眼罩和嘴巴里塞的布团一一摘掉。八名保安坐在地上,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眼面前的众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身子哆嗦个不停。

血杀众人,现在都是黑色劲装打扮,头上带着头罩,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看上去阴森又恐怖。

姜森开口问道:“你们当中的头是谁?”

八名保安先是下意识地看眼姜森,而后面面相觑,谁都没敢说话。

姜森也没有多余的废话,从后腰拔出手枪,将消音器拧在枪口上,而后走到一名保安的近前,用枪口顶住他的脑袋。

“你说。”

那名保安颤巍巍地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姜森,嘴唇蠕动,却一个字也没敢吐出来。

姜森倒也干脆,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噗!随着一声闷响,子弹射出膛口,将那名保安的脑袋直接打穿。

一道血箭射出,把他背后的墙壁染红好大一片。保安的尸体斜侧着倒在地上,另几名保安吓得纷纷惊叫出声。

姜森提着手枪,走到第二名保安的近前,依旧用枪口顶住他的脑袋,冷声道:“你说。”

那名保安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扭头向正中间的一名保安看去,结结巴巴道:“章……章哥,他们……他们是……是找你的……”

正中间的那名保安先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看向姜森,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道:“兄……兄弟,我……我以前没有得罪过你们吧?”

姜森把枪口从面前保安的头顶挪动,看向名叫章哥的保安,他边缓步走过去,边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李明章……”

姜森在他面前站定,说道:“我问你,今晚,有没有人进来这里。”

李明章脸色闪过一抹惊色,他下意识地连连摇头,说道:“没……没有……没有人……”

姜森笑了,气笑的,说道:“你也想考验我的耐性是吗?”

见他眼中闪现出骇人的寒光,李明章意识到不好,他刚想要说话,已经来不及了。姜森抬起手来,对准他的大腿,连开了两枪。

噗噗!随着两声闷响,李明章的腿上立刻多出两个血窟窿,他疼得嗷的怪叫一声,倒在地上,身子缩成了一团。

两名血杀成员走上前来,将李明章死死摁在地上,姜森贴到他的近前,与他四目相对,他一字一顿地问道:“我再问你一次,今晚,有没有人进来这里?”

李明章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道:“有……有人进来……”

“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就……就是你们……”李明章满头满脸都是虚汗,他颤巍巍地抬起手来,指向姜森,断断续续地说道。

姜森嘴角勾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行啊,看不出来,嘴巴还挺硬的嘛!”

说着话,他抓住李明章指向自己的手指,猛然向上一掰,就听咔嚓一声脆响,李明章食指的指甲都贴到了手背上。

李明章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姜森没有再理会他,站起身形,向左右的手下人甩了甩头,看眼手表,说道:“十分钟,让他开口说话。”说完,他掏出香烟,叼在嘴里,迈步向外走去。

他站在楼门口,边环视四周,边抽着烟。

楼内,刚开始还能听到一连串的惨叫声,可时间不长,惨叫声便迅速弱了下去。等姜森把一根烟抽完,楼内只剩下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声。

七、八分钟过后,一名血杀成员边用湿巾擦着血迹斑斑的手掌,边快步走了出来,到了姜森近前,说道:“森哥,人死了。”

“交代了吗?”

“没有。”

姜森扬起眉毛,目光怪异地看着手下兄弟。那人干咳一声,说道:“他没交代,但别的人交代了。”

“哦?”

“那人说,今晚的确有三辆面包车进入公司,不过,李明章把他们都叫进了屋子里,让他们不许出来,也不许多问、多看。”

姜森不耐烦地说道:“我现在要知道的是,那些人究竟跑到哪去了!”

那名血杀人员低声说道:“保安交代,库房里有间地下室,平日里,地下室都是上着锁,谁都不准进入,他猜测,我们要找的那些人,可能就藏在那间地下室里。”

姜森闻言,说道:“把那名保安带出来。”

“森哥,其它人呢?”

“打电话,找公司的‘清洁工’!”

“明白!”

当血杀人员把那名开口交代的保安带出来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是软的,脸色白得毫无血色。

就在他被拽出来时,他亲眼目睹了血杀成员对另外几名保安的枪决,没有半点犹豫,冷酷无情、一枪一个的枪决。

姜森看向那名保安,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他面无表情地问道:“你知道地下室的位置?”

那名保安已经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完全是被两名血杀成员架着的。他连连点头,急声说道:“知……知道,我知道……”

“知道地下室的钥匙在哪吗?”

“在……在章哥身上……”

聂英晃了晃手中的一串钥匙,说道:“森哥,钥匙我已经找到了。”

“嗯!”姜森不再多问,令人带着保安,去往库房。

英顿贸易公司的库房不小,里面堆积了许多的货物,其中小部分是国货,大多都是从外国进口的商品,吃的,用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看得出来,英顿公司的生意还不错,即便它只是一家幌子公司,但它也的确有做进出口贸易的生意。

而这种有认认真真做正经生意的幌子公司,又恰恰是最难被人查出问题的。

如果今晚不是谢文东亲自涉险,以身做饵,把杀手引出来,血杀也不可能顺藤摸瓜的找到这里。

保安所说的地下室,入口所在的位置十分隐蔽,藏在货物的下面,需要先用拖车,把装着货物的栈板挪走,然后再把铺在地上的毡子掀开,才能看到进入地下室的小门。

门不大,却是铁制的,十分牢固。血杀的人围站在四周,纷纷看向姜森,等他点了头,聂英拿着钥匙,慢慢的把铁门上的锁头打开。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众人,一队中的两名成员走到近前,二人的手中各拿着一颗闪光弹。

聂英向他二人点下头,猛然拉开地下室的铁门,两名血杀成员一同把闪光弹扔进地下室的门内,紧接着,聂英又把铁门合拢。

噗、噗!随着两声闷响,两颗闪光弹在地下室内炸开,聂英再次拉开铁门,四周的血杀成员敏捷地跳进地下室内。

他们的紧张完全是多余的。

这里不是什么地下室,而是一条地下通道,里面铺设长长的电缆、水管,收拾得也很是干净,只不过其中一个人都没有。

姜森看向那名保安,冷声问道:“你不是说,他们都躲在这里吗?”

那名保安吓得连连摆手,带着哭腔说道:“大……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哪?我……我是猜测他们可能在这里面……”

他话没说完,一名血杀人员从地下通道里快速爬出来,对姜森说道:“森哥,你下来看看。”

姜森瞪了保安一人,让附近的兄弟看好他,他跳进地下通道里,向前走出不远,就听到聂英的话音:“森哥,在这边!”

他走上前去,这里是地下通道的一间机房,里面堆放着数十个箱子,血杀人员现已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枪械弹药。

看罢,姜森心头一动,令人把其它的箱子全部打开,无一例外,箱子里全是枪械弹药,长枪、短枪,手雷、震撼弹等等,一应俱全。

正在他们进行查看的时候,一名血杀人员急匆匆跑了过来,说道:“森哥,这里连着一条地道!”

姜森一怔,随即甩头道:“走!去看看!”

在地下通道的尽头,有一扇铁门,没有上锁,打开这扇铁门,里面是一条冗长看不到尽头的狭长通道。

聂英打开手电,向里面照了照,观察片刻,他对姜森道:“森哥,看来那个保安说得没错,杀手的确是进了这里,只不过是顺着这条地道都逃走了。”

“妈的,这帮家伙还真是狡猾!”曹雷狠声说道。

姜森蹲下身形,仔细观察地面上残留的足迹,他目光深邃,喃喃说道:“看来,这里也只是他们临时的聚集地和落脚点而已,并不是他们真正的老巢,或者,这帮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巢。”

“森哥,我们顺着地道继续追查下去吗?”

“嗯!提醒兄弟们,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着点!这次我们遇到的对手可不简单!”

行动如此的训练有素,行迹隐藏的如此隐秘,这群杀手,绝非泛泛之辈,即便是姜森,现在也不敢存有丝毫的大意。

姜森猜对了,这条地道里,的确布置了很多的陷阱。

他们在地道中走出不足十米,走在前面的血杀成员突然被身后的姜森死死拉住,他回头不解地看向他,姜森则是向他的脚下努努嘴。

那名血杀成员底下头,定睛细看,着才发现,原来地面上横着一条细细的银线。银线的一头固定在地道的左侧墙壁,另一头固定在右侧墙壁,与之相连的是一个小铁环。

血杀成员慢慢把小铁环四周的泥土挖开,一颗埋进墙壁里的手雷渐渐显露出来。他脸色顿变,如果刚才森哥没有提醒他,他径直走过去,把这颗手雷引爆,在这条狭窄的地道里,不知得被炸死多少兄弟。

姜森拍拍他肩膀,示意两人对换位置。那名血杀成员低声说道:“森哥,太危险了,还是让我走在前面吧!”姜森面色凝重地摇摇头,说道:“这种布雷方式,对方不是职业军人就是佣兵,你去我后面,跟着我走!”

没加入文东会之前,姜森可是特种兵(侦察兵)出身,设置诡雷,那是他的老本行,当然,布置诡雷的高手,同样也擅长识破诡雷。

这一条地下通道,得有两三里之深,一路上,被姜森破解的诡雷有十多颗,即有埋在墙壁上的,也有埋在地下的。

地道的劲头,通向的是一条下水道,顺着这条下水道又走出一里多远,终于看到了出口。从下水道的井口出来,人们再向四周观望,这里是一条小巷子,走出小巷子再看,映入眼帘的是宽宽的马路,马路的两边全是高楼大厦。

厉害啊!姜森在心里暗暗叹口气,杀手们从这里跑出去,己方到哪里去追查他们的下落?

这里是西郊的一处商业圈,四通八达,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就算己方把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挖出来,想从中找出那些杀手,也无疑是大海捞针。

“森哥,现在怎么办?”

“收队吧!”这一宿,他们等于是从头到尾都在做无用功,连杀手的影子都没看到。

听闻姜森的话,众人面面相觑,最后不约而同地垂下头,谁都未敢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