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2

扑空

英顿贸易公司,主要经营的是对外贸易,有自己的厂房,位于西郊,占地面积不小。

如果单从表面上看,不会让人觉得这家公司有什么问题,可一旦靠近厂房,手机是完全没有信号的。不了解内情的人,恐怕都会认为这里是手机信号的盲区。

当姜森乘车抵达英顿贸易公司附近的时候,暗组的人已经把三架失控的无人飞机全部找回。无人飞机没有技术故障,之所以失控,就是因为无线信号被干扰了。

姜森坐在车内,透过车窗,远远望着这座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厂房,侧头问道:“我们的人都到了吗?”

“森哥,兄弟们都在赶来的路上,十分钟内,可全部抵达。”坐于副驾驶座位的一名青年回头说道。

姜森点点头,又问暗组的人道:“你们手里有厂房的图纸吗?”

暗组的人摇头说道:“森哥,我们暂时还没有弄到图纸。”稍顿,他又道:“这座厂房已经有些年头了,期间又做过好几次改造,即便弄来图纸,只怕也不准了。”

姜森搓着手指,问道:“有什么建议?”

暗组的人低头沉思片刻,说道:“森哥,我们对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即不清楚地形,也不清楚对方的人数,我觉得,应该多观察几天再动手。”

姜森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东哥也不会给我们那么多的时间去等,今晚必须得行动。”

暗组的人急声说道:“可是森哥,贸然行动,太危险了!”

姜森深吸口气,说道:“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帮我画出厂房内部的结构图。”

暗组的人思前想后,还是点点头,说道:“森哥,我明白了。”

十分钟后。

姜森带着暗组的人进到一辆小货车里。

在小货车的车厢内,还有好几名身穿黑衣的汉子,他们几人,都是血杀的队长。看到姜森进来,人们齐声说道:“森哥!”

姜森向他们摆下手,而后,又向身边暗组的人甩下头。

暗组的人走上前来,将一张临时绘制的草图铺在车厢正中的桌案上。

他讲解道:“根据我们的追踪,三批杀手最后都进入英顿贸易公司。英顿贸易公司的厂房是七、八十年代建造的,已有些年头,内部结构的图纸,我们没有,另外,厂房内布置了信号干扰器,无人机也无法接近,只能在远距离观察,地图我也只能画出个大概,大家看看,有没有不明白的地方。”

血杀一队的队长聂英低头看得仔细,手指在草图上不停的划动,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操作间。”

“一家做贸易的公司,还需要操作间吗?”

暗组青年正色说道:“虽然是做进出口贸易的,但外包这个环节,也需要贸易公司来完成,贸易公司设置操作间,也很正常。”

聂英点点头,又指向草图上的另一栋建筑,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应该是仓库。”

“厂房里有多少人?”

“暂时不清楚。”

“对方的武器呢?”

“暂时也不清楚。”

闻言,聂英抬起头来,目光深邃地看向暗组的人。暗组青年无奈苦笑道:“我们也是刚刚追踪到这里,了解的情况,其实和大家掌握的差不多。”

聂英看向姜森,说道:“森哥,对方有多少人,我们不知道,手里有什么样的武器,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只有这么一张画了几个建筑的破图纸,行动起来,只怕……”

姜森面沉似水地质问道:“没有掌握到详细的情报,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做事了?是公司把你们养得太好,还是舒服的日子过久了,把以前的锐气都退化没了?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给我转部门,血杀里不养废物,更不养胆小鬼!”

聂英被姜森训斥得面红耳赤,低垂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其余的几名队长面面相觑,齐声说道:“森哥,下命令吧!”

姜森扫视众人一眼,拿起笔来,在草图上勾画,说道:“一队,主攻正面,二队,主攻敌后,三队,由左攻,四队,由右攻,五队,机动策应,六队、七队,占据厂房四周的高点,做远程狙击掩护。现在是……”他低头看眼手表,说道:“还有二十分钟十点,十点整动手,现在开始对表。”

他布置任务时的语速极快,仿佛连珠炮似的,一口气把任务全部分派下去。

在场的众人,对于姜森分派的任务,无一人提出质疑,等姜森把任务全部交代完,人们纷纷看向腕表,确认无误之后,一同向姜森点下头。

姜森深吸口气,说道:“行动!”

随着他一声下令,血杀各队的队长纷纷下了车,召集各自的队员,赶往姜森布置给自己的地方候命。

二十分钟的时间,一晃即逝。

且说聂英率领的第一小队,他们负责的是正门进攻,算是风险最高、任务最艰巨的一队。

血杀每支小队的人数都不多,算上队长、副队长,总共才十人而已。但能跻身进入血杀的人,都是个顶个的精锐。

看进攻的时间已到,藏身于厂房正门附近的聂英向前一挥手,两名队员率先从他的背后蹿了出来,健步如飞地向厂房那边奔跑过去。

一人率先来到厂房的院墙近前,他背后依靠着墙壁,双手交叉,垫于自己的小腹。

另一人接踵而至,片刻都未迟疑,踩着同伴的双手,纵身跃起,两手搭住墙头,身子顺势往上撑,探头向院墙内观望。

厂房的院子里静悄悄,空荡荡,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他观望了片刻,回手从口袋中摸出一颗小石子,抖手甩进院内。啪!石子落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一声轻响,不过院子里依旧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从墙头上下来,向后方挥了挥手。

瞧见到他的挥手信号,聂英带着余下的七名队员飞奔过来,人们如法炮制,借助同伴搭起的人墙,身法矫健、一个接着一个的翻过院墙,跳进院内。

进来之后,人们没有盲目的乱跑乱冲,一个个蹲在墙根地下,静静地观察四周的环境。

一名队员放下夜视望远镜,向厂房的正门那边连续做了几个手势。聂英会意,快速点出两名队员,指下正门。

两名队员猫着腰,顺着墙根,缓缓前行,声息皆无地摸到厂房的正门附近。

这里有一间又老又旧的收发室,透过收发室的窗户,能看到有两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壮汉坐在地面。

摸到近前的一名队长手指在地上划了划,捡起一颗小石子,手指向外一弹,石子射出,正打在收发室的玻璃上。

啪!

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还是显得格外刺耳。收发室里的两名保安身子一震,齐齐扭头望向窗外。

外面黑咕隆咚的一片,两人从收发室内向外看,什么都看不到。两名保安似乎低声交谈了几句,其中一人站起身形,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提着警棍,从收发室里出来。

保安抬起手电,伸长脖子,向四周照个不停,可是看了许久,什么异样都未能看到。正在他满脸疑惑,要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在他的背后,突然间箭步蹿过来一条黑影。

黑影的速度太快,他只感觉一股劲风刮向自己,下意识地回头一瞧,黑影已然到了他近前。保安吓得脸色顿变,张大嘴巴,刚要大叫,黑影抢先一记手刀,狠狠砸在他的脖颈处。

保安两眼翻白,声都未吭一下,当场晕死过去。

在收发室里的另一名保安看到同伴被人打到,他急忙抓起一根钢管,箭步向外冲了出去。

结果他刚跑出房门,就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狠狠绊了一下,硕大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前飞扑了出去。

噗通!

他摔出三米多远,身子才算停下来,他龇牙咧嘴的还想从地上爬起,一把冷冰冰的匕首已先抵在他的脖子上,更加冰冷的话音在他耳畔旁传来:“不想死,就别动,也别叫。”

“你……你是谁?你……你要干什么?”

“你们的人现在都在哪?”

“在……在那边……”保安吓得脸色煞白,抬起手来,颤巍巍地指向一栋不远处的建筑。

用匕首逼住他的血杀成员顺势看了一眼,再无二话,以匕首的刀把在保安的头部狠狠敲了一下。这名保安也步了同伴的后尘,两眼翻白,当场晕死过去。

顺利解决掉收发室里的两名保安,两名血杀成员退回到聂英身旁,低声说道:“队长,保安交代,他们都在那栋楼里!”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聂英举目望去,那是一栋两层高的土楼,不大,墙体灰突突的。聂英观察片刻,向周围的队员挥下手,带头潜行过去。

他们到时,刚好与第三队的血杀成员碰了个正着。聂英和三队队长曹磊聚在一起,后者低声问道:“英子,你这边什么情况?”

聂英说道:“杀手很可能就藏在这栋楼内。”

曹磊眼睛一亮,说道:“进去之后,你左我右!”

“成!”聂英点头应了一声。

楼房的正门是一扇玻璃门,里面上了锁。

一队的成员取出少量的黏性炸药,快速地贴在玻璃门上,然后插上引信,拉着电线后退。退到安全距离后,扭头看向聂英,得到后者的点头示意后,他摁下控制器的按钮。

嘭!

黏性炸药化成一团火球,由于量少,爆炸的威力不大,发出的声响也很小,但足以把玻璃门震碎的了。

随着玻璃门破碎开来,以聂英为首的血杀一队和以曹磊为首的血杀三队,一并顺着房门冲了进去。他们刚进入楼内,便看到迎面冲过来两名手持警棍的保安。

聂英和曹磊几乎是异口同声道:“抓活口!”

随着他二人的命令,两名血杀成员仿佛黑豹似的,双双扑上前去,那两名保安只来得及举起警棍,还没往下砸呢,人已被撞翻倒地,发出嘭嘭两声闷响,紧接着,两名血杀成员在他二人的脖颈处各砸了一枪把。

这两名保安被制服后,一队和三队的血杀成员立刻分散开来,分向左右两侧的走廊冲去。

令聂英、曹磊等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在这栋土楼里,只找到六名保安,至于那些刺杀谢文东的杀手们,他们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直接参与此次行动的五支小队,其中的一队和三队还算是好的,至少他们还看到了人,另外的第二队、第四队和第五队,由始至终连个人影子都未曾看到。

五队血杀成员,把厂房各处翻了个底朝天,结果除了被一队和三队制服的八名保安外,再未能找到一人。

消息很快也传回到姜森那里,听闻手下兄弟的报告后,姜森的眉头拧成个疙瘩,今晚,他们追踪的杀手可是有二三十号人之多,怎么可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不见了?

难道他们还长翅膀飞走了不成?

姜森看向暗组的人,问道:“你确定杀手们都进了英顿贸易公司?”

暗组青年重重地点下头,语气笃定地说道:“森哥,我确定!”

“那你告诉我,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这……这……”暗组的人也解释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英顿公司这里有信号干扰器,无人机失控了,但人可没有失控,追踪杀手的己方兄弟们,都是亲眼看到杀手所乘的汽车驶入英顿公司的。

暗组青年琢磨了片刻,说道:“杀手们进去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过,我可以肯定,杀手现在就藏在里面。”

姜森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多问,带着两名手下跳出货车的车厢,快步向英顿公司的厂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