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1

拔刺

“但却是你用的假名!”任长风凝声问道:“还需要我把银行监控,房地产交易中心的监控都翻出来,摔在你的脸上吗?”

“……”小武沉默,无言以对。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解释清楚,你账户里的钱,还有买房子的钱,究竟是从哪来的。”任长风说道。

“东哥,东哥对我们这些兄弟都不薄。”

“所以,东哥就给了你上千万,还送你一套上千万的房子?”任长风的眼神渐渐冰冷下来,语气也变得凌厉。

“……”小武再次沉默,无言以对。

这时候,在场众人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看向小武的眼神有气愤,有不解,也有痛惜。

那名大汉抬手怒视着小武,怒吼道:“小武,你他妈的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小武依旧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

任长风把搭在他肩膀上的唐刀收了回来,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向我说的吗?”

小武抬起头来,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摇摇头,声音低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楚:“风哥,我无话可说……”

“好一个无话可说。”任长风笑了,苦笑。他把唐刀收回刀鞘中,向饭店的厨房那边努努嘴,说道:“那边有后门,你能走出去,以后就再也别回来,走不出去,你就认了吧!”

小武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任长风,后者回到自己的座位,提下裤腿,坐了下来,扫视左右的众人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吃饭。”

众人纷纷把目光从小武身上收回,一个个拿起碗筷,快速地吃起饭来,再无人多看他一眼。

小武看着任长风,许久,他长吸口气,弯下腰身,深施一礼,说道:“谢谢风哥!”说着话,他迈步向后厨那边走了过去。

饭店不大,饭厅也很小,小武只几步便穿过了饭厅。

此时,他面前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右手边是厨房,左手边是储藏间,穿过这条三米多长的走廊,便是后门。

短短三米多长的走廊,而且还空无一人,走出去便可活命,走不出去,那就真的再也别想出去了。

小武咬了咬牙关,尽量稳住自己的心绪,他手掌在旁边桌面上一划,抓起两根筷子,而后他面色凝重地向前走去。

他刚走进走廊里,厨房的门帘撩起,从里面走出一名身穿白衣、头顶白帽的青年的厨师。

他满脸的笑容,看着小武,嘴巴咧开好大,与他的笑容不相符的是,他的手中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他乐呵呵地在走廊中间站定,挡住小武的去路。他一边挠着胳膊,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叫燕仇,小名燕九,大家都叫我小九,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小武的双手慢慢背于身后,他这次犯下多大的错误,他心里很清楚,按照社团的规矩,他是不可能有活路的,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青年拦着他,如果不是社团在故意放水,那么便只有一种解释,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他背于身后的双手将两根筷子分开,左右手里各握住一根,毫无预兆,小武猛然间他断喝一声,背于身后的右手瞬间挥出,手中的筷子仿佛离弦之箭般,直向燕九的眼窝射去。

燕九依旧是一副不慌不忙、气定神闲的姿态,脑袋只稍微向旁偏了偏。唰!小武甩出的筷子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呼啸而过,啪的一声,打在他背后的门板上,发出一声脆响。

黑色的实木筷子,竟然被生生撞成了两截,可见小武的腕力之大。

在燕九闪躲开他的第一击后,小武箭步上前,左手的筷子狠狠向前刺去,直取他的喉咙。

快!连续两记杀招,一招快过一招。这便是谢文东身边人的实力,哪怕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小弟,也是万里挑一的精英。

不过小武的出手快,燕九的出手更快,小武连看都没看清楚,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他刺出去的筷子便断成了两截,紧接着,又是一道寒光在他面前闪过,他感觉身体里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吸干了似的,眼前一片猩红,那是由他脖颈中喷出来的血雾。

小武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透过血雾,眼睛直勾勾地看向站于他对面的燕九,后者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走到他近前,抬手拍下他的肩膀,低声说道:“我已经在这里做了十个月的厨子,兄弟,多谢了,一路走好。”说完话,他提着菜刀从小武的身边走了过去。

直至他走进饭厅里,背后才传出噗通一声闷响,那是尸体砸地上的声音。

厨房的门帘再次撩起,又有两名穿着白衣白帽的厨子从里面走出来,两人低头看了看,一人把尸体拖进厨房里,另一人提着水桶和拖把,将地面上的血迹仔细擦拭干净。

燕九径直地走到餐桌前,在小武留下的那处空座坐了下来,他转头对旁边的任长风笑道:“谢谢风哥!”

任长风没有抬头,只是快速的扒着饭,囫囵不清地说了一句:“吃饭!”

“好嘞!”

咣当!燕九把手中的菜刀仍到餐桌上,拿起筷子就要吃饭。四周的众人同时停止用餐,一个个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燕九。后者满脸的茫然,不解地回看着众人。

其中的一名大汉目光低垂,用眼神点了点他放在桌案上的菜刀,燕九恍然大悟地哦了两声,连忙把菜刀收起,别在后腰,然后对众人笑呵呵地说道:“我叫燕仇,小名燕九,大家都叫我小九,你们也可以叫我小九。”

在场众人一同收回目光,饭店里又只剩下哗哗的扒饭声。

洪门旗下,从来不缺人才,只缺机会。燕九待在小饭馆里,足足做了十个月的厨师才等到这么一次出头的机会,这其实已经算是快的了。

吃光碗中的饭,连一颗米粒都没剩,任长风才放下碗筷,站起身形,说道:“吃完饭后,全部回公司待命。”而后,他目光一转,落在旁边的燕九身上,拍下他的肩膀,说道:“以后在东哥身边做事,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自己分清楚点,别稀里糊涂的步了小武的后尘。”

燕九满脸堆笑地说道:“风哥放心,我无牵无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且我很容易知足。”

“是吗?我倒是觉得你的胃口很大。”任长风甩下一句,拎起唐刀,转身向外走去。到了房门前,用刀鞘敲了敲外面的卷帘门。等在外面的服务生正抽着烟,听到里面的动静,把手中的半截烟头弹飞,掏出钥匙,把卷帘门的锁头打开,将卷帘门向上推起。

任长风从里面走出来,对服务生说道:“可以照常营业了!”

“是!风哥!”服务生毕恭毕敬地施了一礼。

停在路边的几辆轿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十几名黑衣大汉,齐齐躬身说道:“风哥!”

任长风向他们挥下手,走到中间的一辆轿车前,坐了进去,他掏出手机,给谢文东打去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任长风说道:“东哥,又拔了一根刺。”

“是……是……我还会继续查下去……好的……好的!”

地下停车场。

和任长风通过电话,谢文东揣起手机,问道:“老刘,追到哪了?”

刘波看眼手下人的掌上电脑,说道:“目标已经下了高架桥,正往郊区走。”

他话音刚落,身边的手下突然咦了一声。他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看掌上电脑的屏幕,上面已是白花花的一片雪花。他眉头紧锁问道:“怎么回事?”

暗组的青年手指在电脑屏幕上点个不停,忙碌一会,他嘘了口气,向刘波摇摇头,说道:“无人飞机失控了。”

这时候,又有一名青年从保姆车内探出头来,说道:“老大,我们这边的两架无人飞机也失控了!”

追踪目标的三架无人飞机,全部失控,这肯定不是偶然或者出了故障。

谢文东快步走进保姆车内,问道:“什么原因?是被对方发现了吗?”

保姆车内,摆放着一排的电脑,数名暗组人员坐在其中,遥控着无人飞机。不过,现在电脑屏幕上都是一片雪花。

其中一名年近四十的中年人向谢文东缓缓摇头,若有所思地说道:“东哥,这不太可能,我们控制得很小心,无人飞机都在高空,现在又是黑天,在地上根本看不到。”

“所以呢?”

“所以……”中年人琢磨了片刻,问左右的青年道:“最后失控的位置在哪?”

“在这!”一名青年调出电子地图,在上面连续指了指。中年人聚精会神地看了一会,喃喃说道:“三架无人飞机,都是到了英顿贸易公司一带才失的控。”说到这里,他眼睛顿是一亮,对谢文东道:“东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英顿贸易公司就是天命的老巢,他们在这里安装了大功率的信号干扰器!”

在他说话的同时,车里的几名青年也都十指如飞的敲打着电脑键盘,很快,一名青年说道:“东哥,英顿贸易公司是汇金商务公司控股的,这家公司和昊天金控有没有关联,现在还查不出来。”

不用查出来,只要知道杀手们的老巢在哪,就已经足够了。

谢文东转头看向姜森。不用他发话,姜森啪啪打了两个响指,数名大汉纷纷坐进车内,姜森边往自己的汽车那边走,边回头对刘波说道:“老刘,记得把地图发给我。”

话音未落,他已经坐进汽车里。紧接着,汽车启动,风驰电掣般的行驶出地下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