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0

揪出

二十多名黑衣人没有多做耽搁,分别挤进三辆面包车里,分向三个方向逃离十字路口。他们行动迅速,来的快,去的更快,只眨眼工夫,便消失得无影踪。

且说谢文东等人,乘车奔驰了十多分钟,汽车拐进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在停车场内,停着十多辆汽车,车旁站着数十号人。

看到谢文东的悍马车进来,人们齐齐围拢上前。

谢文东从车里出来,周围的众人一同躬身施礼,齐声道:“东哥!”

众人中,为首的两位,正是姜森和刘波。

谢文东环视众人一眼,随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破碎的玻璃颗粒在他身上散落下来。

有名大汉手提着一件中山装,快步跑上前来,毕恭毕敬地递给谢文东。后者换了身衣服,随口问道:“老刘,跟上了吗?”

刘波点头应道:“东哥,跟上了!”说着话,他拍了拍巴掌。不远处的保姆车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名青年,其中一人手中捧着掌上电脑,一溜小跑的来到刘波近前。刘波接过掌上电脑,递给谢文东,说道:“东哥放心,这次,一个也跑不掉!”

谢文东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上面显示的是即时画面,画面是由高空拍摄下来,能清楚的看到,一辆面包车正在公路上飞速行驶,于川流不息的车流当中不停的穿梭、超越。

看罢,他嘴角勾了勾,笑道:“这次拍摄的画面看得还挺清楚的。”

刘波正色说道:“东哥,我们无人飞机上的摄像头都已经更换成展腾提供的摄像头了。”

“不错。”谢文东笑赞了一声。

展腾科技,和洪门的关系不大,它属东兴集团旗下的控股公司,是被喻超一手扶植起来的,主要经营的范围就是电子产品和电子商务。

谢文东和他手下的中高层骨干,所用的手机都是来自于展腾科技的研发。

“小心一点,不要打草惊蛇,挖出他们的老巢,便可以收网了。”

“明白!”

东区长兴街的一家小饭馆。

饭店不大,饭厅里摆放了五、六张饭桌。

其中一张最大的圆形饭桌旁,围坐着十几名身材魁梧健硕的青年,为首的一位,正是任长风。

“风哥!”一名青年拿着啤酒,站起身形,先是向任长风欠了欠身,而后帮他倒了一杯啤酒。

任长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拿起酒杯,将其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他放下空杯子,环视左右的众人,慢悠悠地说道:“你们都是东哥身边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太听懂任长风这话的用意。

他把玩着空杯,继续说道:“你们也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兄弟。东哥能同意把你们留在身边,不仅仅是对你们的信任,也不仅仅是对我的信任,更是对北洪门的信任。

“现在东哥身边的兄弟有很多,文东会、北洪门、南洪门等等,虽说大家都用着洪门这个共同的名号,但派系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是!风哥说得对!”众人纷纷点头应道。

任长风说道:“别的派系有什么问题,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我必须得确保我们这一系没有任何的问题发生。”

“是!风哥!”

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瓮声瓮气地说道:“我们能留在东哥的身边做事,全靠任大哥的举荐,我们大家伙应该敬任大哥一杯。”

说着话,他站起身形,拿起酒瓶要给任长风倒酒。后者向他摆下手,制止住他倒酒的动作。

任长风正色说道:“我这次找大家出来,主要说的就是这个事。我们北洪门,向来都是东哥的嫡系,公司里,不知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我们,哪怕我们只犯下一丁点的错误,都会被放大很多倍,也会造成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你们都懂吗?”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纷纷说道:“风哥放心,以后我们在东哥身边,都会谨言慎行,不给社团抹黑。”

任长风点点头,说道:“大家都能有这样的觉悟,很好,不过,我也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

那名身材高大的汉子拍着胸脯说道:“任大哥放心,我老魏一定不给任大哥丢人。”

任长风嘴角勾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起手来,刚要说话,这时,随着叮铃一声,饭店的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四名二十出头的青年。

饭店里面的一名服务生立刻站起身形,迎上前去,赔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四位,我们饭店今天停业!”

“停业?他们不是正在这吃饭吗?”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双手插兜,流里流气地说道。

“他们是最后一拨,马上就走了……”

不等服务生把话说完,黄毛青年一把把他推出好远,骂骂咧咧地说道:“操!我们过来吃饭是给你们饭店面子,你们还他妈的往外赶?滚开!”

服务生踉踉跄跄的退出好远才稳住身形,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毛青年,眼中射出寒光。

任长风皱了皱眉,向身边的一名青年看了一眼。那名青年立刻站起身形,向四名青年走了过去,面无表情地冷声说道:“都出去!”

“你他妈是谁啊,就让我们出去?操你妈的,老子爱在哪吃饭就在哪吃饭……”黄毛青年歪着脑袋,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嚷嚷道。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青年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向下一摁,就听嘭的一声,黄毛青年的脑袋被狠狠摁在桌子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青年随手抓起一根筷子,向下用力一捅。

哆的一声,一根细细的木头筷子,竟然把好几厘米厚的桌面给硬生生的捅穿,距离黄毛青年的距离之近,筷子都快贴到他的鼻尖上。

如果这根筷子再稍微偏一点,捅到他的脑袋上,他的脑袋得和桌面一样,被硬生生的刺穿。

黄毛青年脸色大变,和他一同来的三名同伴,也是瞠目结舌,吓得两腿发软,突突地哆嗦个不停。青年松开手,放开黄毛青年的头发,冷冰冰地说道:“滚。”

轻描淡写的一个字,让四名青年跑得比兔子还快,只眨眼工夫,全部跑出饭店,没了踪影。

青年把插在桌面上的筷子用力拔出来,慢慢放到桌子上,而后整了整身上的西装,坐回到任长风身边。

任长风由始至终都没有向旁边多看一眼,等青年坐回来后,他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出了很多的事,你们还记得东哥被人伏击了多少次吗?”

“至少已有三四次了。”

“嗯!诡异的是,杀手的每次伏击,都很精准,似乎,他们对东哥的行踪了如指掌。”说着话,任长风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他拿起杯子,别有深意的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

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北洪门精锐中的精锐,皆属人精,一点就透。刚才动手的那名青年,眉头紧锁,低声说道:“风哥的意思是,东哥的身边出了奸细。”

“不然,又如何解释杀手为何会对东哥的行踪了如指掌?”

刚才说话的大汉挺身站起,沉声说道:“任大哥有怀疑的对象吗?只要任大哥你一句话,我立马把那个混蛋大卸八块!”

任长风喝干杯中酒,身子向后依靠,慢悠悠地说道:“你说的那个混蛋,现在就坐在这里。”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色。风哥的意思是,奸细就在他们当中?

站起那名的大汉张大嘴巴,结巴道:“不……不会吧,任大哥,我们……我们都十几岁就进了社团,在社团里都有十年了!”

“是啊,这也是你们能在那么多兄弟当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任长风的手臂垂落到桌下,再抬起时,掌中多出一把笔直的唐刀。

他把唐刀放到桌子上,轻轻抚摸着刀鞘,说道:“自己站出来,就算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已荡然无存,我还是会在东哥那里,尽量帮你求情,如果敢做不敢当,以为自己能瞒混过关,可就别怪我刀下无情了。”

静!饭店里死一般的安静。

服务生慢吞吞地站起身形,向外走去,随着哗啦啦的声响,饭店外面的卷帘窗和卷帘门都被放了下来,紧接着,又有咔咔的上锁声传来。

整个饭店,被封了个严严实实,里面的人想强行冲出去,没有可能。

任长风把手中的酒杯向旁一丢,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他直接拿起酒瓶,咕咚咚地灌了一大口酒,说道:“你们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最怕的就是亲手执行家法。本是兄弟,却要手足相残。不要逼我这么做,我现在就是在给你机会!”

坐在桌旁的人们反应不一,有的目光转动个不停,不断偷眼打量四周的同伴,有的则低垂着脑袋,鼻观口,口观心,不看任何人。

静!饭店里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当中。

任长风深吸口气,幽幽说道:“看来,他是不想主动站出来了。”

说着话,他慢慢站起身形,顺手把桌上的唐刀提起。他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握着刀鞘,慢慢将唐刀抽出刀鞘,在众人的身后缓缓走动。

“任大哥,这……这是不是有误会啊?别人不了解我们,你还不了解我们吗?”起身的那名大汉握紧了拳头道。

任长风没有接话,他在桌旁转了三圈,终于停下脚步,点点头,说道:“看来,他是不想自己站出来了。”

说着话,他把手中刀抬起,搭在坐在他旁边的那名青年肩头,问道:“小武,你说呢?”

见状,在场众人脸色同是大变,那名大汉结结巴巴地问道:“任大哥,你……你不会怀疑小武是奸细吧?小武……小武他不是这样的人!”

“以前,我也敢拍着胸脯跟人保证,他不是这样的人,但现在,我不敢了。”说话的同时,任长风伸手入怀,抽出一打叠起的文件,摔在青年的面前。

名叫小武的青年脸色变换不定,他缓缓伸出手来,把叠起的文件展开,里面有银行的收支流水单,他的每一笔进账,每一笔出账,都记录得清清楚楚,除此之外,还有他的通讯记录,信息记录,邮件记录,以及一张房产证的复印件。

小武看得很仔细,把一打的文件都一一翻看完,他慢慢放下文件,说道:“风哥,这里面记录的人,并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