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9

诱饵

到了酒店大厅,谢文东停下脚步,回头对跟在后面的王宗鸣说道:“王总,就送到这吧。”

“不不不,我送谢先生出门。”

“不必了,回吧。”

“这……”王宗鸣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坐在酒店大厅里的几名青年男女站起身形,齐齐走了过来。

王宗鸣小心翼翼地偷眼一瞄,身子哆嗦了一下,连忙躬身说道:“那……那我就不打扰谢先生和金小姐了。”

“嗯。”谢文东拉着金蓉的手,走出酒店的大门。

“木子、水镜。”谢文东侧头说道。

跟在后面的木子和水镜走上前来,低声说道:“东哥。”

“你俩带几名兄弟送蓉蓉回家。”

“是!东哥!”木子和水镜双双答应一声。金蓉眼巴巴地看着谢文东,问道:“文东,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谢文东揉了揉金蓉的小脑袋,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晚点再回去。”

“那……好吧。”金蓉面露失望地说道。

谢文东迟疑片刻,加重语气道:“晚会儿我一定回去。”

得到他郑重其事的保证,金蓉这才喜笑颜开,点头应了一声,和木子、水镜坐进一辆停在酒店门前的轿车里。

三辆轿车相继离去,谢文东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信息,这时候,一辆悍马和两辆轿车停在酒店门前。金眼上前,拉开悍马车的车门,躬身说道:“东哥!”

谢文东收起手机,猫腰坐进越野车里。金眼和火焰也跟着坐了进来,土山则是坐进后面的一辆轿车。

昊天大厦,昊天金控的本部,一栋八十八层高的大楼,内部有十多家公司,但无一例外,都属昊天金控控股的公司。

顶楼,办公室。

张君寒和几名高管正在开会,一名青年敲门而入,来到张君寒身旁,低声说道:“先生,吴先生的电话。”

“什么事?”

“吴先生没说。”

张君寒沉吟几秒钟,向几名高管挥挥手,说道:“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吧。”

“是!张董,我们先走了。”

“嗯。”

等几名高管都相继离开,青年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把百叶窗合拢。张君寒在办公桌上的中控按钮摁了一下,一旁的墙壁顶端缓缓降下一面巨大的液晶屏幕。

屏幕当中,出现一名老者的身影,不过那边的光线较暗,老者的容貌看不大清楚。

“吴叔。”张君寒摘下眼镜,有些疲惫地掐了掐两眼之间。

“君寒,你是打定了主意,要置谢文东于死地?”

张君寒重新戴上眼镜,举目看向视频屏幕,说道:“只是给他一个小教训而已,警告他一下,别把手伸得太长。”

“只是警告吗?”

“只是警告。”

“我还以为,你想要他的命。”

张君寒耸耸肩,嘴角勾了勾,道:“如果他死了,不也是正遂了我们的心愿。”

“如果他没死,事情可就闹大了,昊天金控也会惹火烧身,若是以前,哪怕闹腾的动静再大也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眼下这个时候,我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其它的人,也不会允许有意外发生,君寒,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吴叔,我明白。不过,这件事还不会烧到昊天金控身上。”

“你确定吗?”

“当然。”

“昊天金控的影卫要对谢文东出手,事情成了,什么都好说,事情若不成,你昊天金控还能置身于事外?”

听闻这话,张君寒下意识地站起身形,疑问道:“影卫要出手?我从来没有调动过影卫!”

视频那头陷入沉默。

足足了过两分钟,才传来低沉的说话之声:“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把你张家的家事处理好,然后再来谈大事吧!丑话我先说在前头,如果昊天金控惹了一身的麻烦,接下来的生意,昊天金控也不用再参与了。”

“吴叔——”

“就这样吧!”视频画面一闪,屏幕变成蓝屏。张君寒站在办公桌后,慢慢握紧了拳头。他拍下中控按钮,将屏幕收起,而后拿起话筒,拨打出一串电话号码。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

“张君怡!”

“呦,堂兄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话筒里传来犹如银铃般咯咯的娇笑声。

“你动用了影卫?”张君寒面沉似水,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哦?有这事吗?我不清楚,堂兄等等,我先去查一下,然后给堂兄消息!”

“你少跟我装糊涂,影卫是归你管的,影卫的调动,你会不知道?”张君寒凝声说道:“张君怡,我警告你,立刻停止你的行动……”

“堂兄,恐怕来不及了。”

“什么?”

“影卫已经出发了。”

“你……”

“既然已经动了手,就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堂兄以前不就是这么教我的吗?现在我按照堂兄教我的办法做,我有做错吗?谢文东不死,我们会很麻烦,很多事都会变得很麻烦,所以,谢文东必须得死。”

张君寒闭上眼睛,尽量控制自己的怒火,他咬牙说道:“要一个人死,可以有很多种办法,不必非要动用影卫!立刻让影卫终止行动!”

影卫不出手,事情还不至于牵扯到昊天金控的头上,一旦影卫直接出了手,那么,也就等于昊天金控和谢文东彻底撕破了脸,接下来发生的事只能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君寒并不怕谢文东,他也不怕和谢文东对着干,但眼下这个阶段的确是敏感时期,昊天金控不能惹这么大的麻烦在身上,如果这次的生意真把昊天金控甩出去,昊天金控的损失就太大了。

“堂兄,刚才我就已经说了,来不及了,影卫已经开始行动了。”

“你……”

“堂兄等着听好消息吧!”

“喂?喂、喂?”

嘟嘟嘟!话筒里传来忙音。

张君寒低头看眼座机,挥手把话筒摔在办公桌上。站于旁边的青年吓得一哆嗦,连忙上前,捡起话筒,小心翼翼地放在座机上。“先生——”

喘息了两口粗气,张君寒目光深邃地问道:“谢文东现在在哪?”

青年垂首,小声说道:“属下不知。”

“……”

谢文东现在正乘坐汽车,回往洪天集团的总部。

车内安静。谢文东一手拿着掌上电脑,一手拿着电子笔,批阅文件。

他看文件的速度很快,连续几页的文件,他只两三分钟就能看完,而且文件里的内容他能一个字不漏的全部记住。

看过文件,确认无误后,谢文东用电子笔在电脑屏幕上签下名字,他的签名也随之在电子版文件上生成,而后手指在屏幕上一划,继续审阅下一份文件。

审阅、确认、签字,无限重复,以此循环,这就是谢文东工作时的常态。他正审阅文件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金眼突然大喝一声:“小心——”

他话音还未落,猛然间,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一辆载石车和一辆载土车几乎同时撞在谢文东所乘坐的悍马车左右两侧。

这里是一处十字路口,两辆货车都是开足马力行驶过来,又是逆向,撞击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被夹在其中的哪怕是辆火车,在这么巨大的撞击力下,恐怕也被挤扁了。

但不可思议的是,两辆货车的车头都已经完全撞瘪进去,而被夹在两车中间的那辆悍马车,只是车窗破碎,而车体完好无损。

从外面看,这辆悍马车似乎平凡无奇,而实际上,车体是加装了保护钢架和防撞钢板的,坚固的程度,即便不能与坦克车相媲美,但也差不到哪去。

两辆马力十足的大货车一同夹撞它,而在悍马车的车体上都找不到明显的凹痕。

车内,金眼从后腰摸出匕首,将顶在自己前方的安全气囊捅破,没有了安全气囊的禁锢,他立刻扭转回身,关切地问道:“东哥,你没事吧?”

此时,火焰已把谢文东压在自己身下,他缓缓抬起头来,先是向车外两侧望了望,眉头紧锁地问道:“东哥,你怎么样?”

谢文东从座椅上坐起身形,眯缝起来的眼睛遮挡不住其中闪现的精光,他一字一顿地说道:“鱼儿来了,我们也该收网了!”

他话音刚落,从十字路口的四条道路上分别行驶过来一辆面包车。

四辆面包车分别停在十字路口的四周,车门打开,每辆车里各蹿出六、七名黑衣大汉。

他们穿着打扮完全一致,清一色的黑夹克、黑长裤、黑军靴,脸上蒙着黑色的面巾,手上戴着黑皮手套,手中提着安装了消音器的长短枪械。

二十多名黑衣大汉下了车后,边向悍马车那边冲过去,边连续开火射击。

没有枪声,只有子弹不断撞击车体发出的叮叮车。

谢文东面不改色地坐在车内,说道:“开车,冲出去!”

司机急忙应了一声,重新启动汽车。虽说悍马车没有被撞损,但两辆货车却把悍马车夹得死死的,使得悍马车难以前行分毫。金眼见状,摁了下挂在耳畔的蓝牙耳机,说道:“土山,我们的车被卡住了,你帮我们把车撞出去!”

接到金眼的命令,跟在悍马车后面的轿车突然启动,径直地向悍马车尾部撞去。

咚!随着一声巨响,悍马车连同夹住它的两辆货车,都是一震。轿车的前脸,被撞得拱起多高。不过悍马车仍被卡在货车当中,动弹不得。

见一击不成,轿车立刻倒车,再次开足马力,狠狠向前撞去。

咚!又是一声巨响,这次被卡住的悍马车终于被后方的轿车硬生生地撞了出来,脱困的悍马车就如同脱缰的野马,马达的轰鸣声都震人的耳膜,向前直冲。

从正前方扑过来的六七名黑衣人齐刷刷地原地站起,人们端起手枪,动也不动,一同向迎面而来的悍马车开火射击。

悍马车的挡风玻璃已然破碎,子弹从外面直接飞射进来。别说谢文东、金眼、火焰不敢直起身子,就连开车的司机都是佝偻着腰身,脑袋缩在方向盘之后。

当悍马车已近到不足两米远的时候,众黑衣人才停止射击,纷纷向左右扑出。悍马车挂着呼啸的劲风,从黑衣人的中间呼啸而过,直接撞在了正前方的面包车上。

轰隆!

横在路中的面包车被撞得弹飞起来多高,于空中翻滚着飞了出去,直至飞出七八米开外才摔落在地。悍马车仿佛离弦之箭,从摔了个底朝天的面包车车旁呼啸而过。

土山所乘的那辆轿车,紧随其后,也飞速的行驶过去。众黑衣人不依不饶,边追着两辆汽车向前飞奔,边连连扣动扳机开火。

可惜,两辆汽车的速度太快,只眨眼工夫,就消失在夜幕当中。

这次的行动,他们最大的失算是,没想到谢文东乘坐的汽车竟然如此坚固,简直如同坦克一般。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自己还有更大的失算之处。一支由数十辆大小不一的汽车组成的车队,由他们的背后直扑上来。

众黑衣人倒吸口凉气,带头的头目立刻意识到,己方这边的行动已被人有所察觉,谢文东那边是早有防备,事先布置好了埋伏,就等着己方出现呢!

他来不及多想,急急下令道:“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