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8

身份

出了宴会厅,谢文东和刘波通完电话,金蓉面露歉意地说道:“文东,对不起!”

谢文东笑问道:“为什么向我道歉?”

金蓉说道:“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在学校的时候,她觉得每一个同学都很好,如果谁遇到了困难,同学们都会热心帮忙,而现在,大家都毕业了,踏入社会,她感觉昔日的同学都变得势利又市侩。

谢文东轻抚着金蓉的面颊,柔声说道:“人,总是会变的。”

社会就是个大染缸,捧高踩低,趋利避害,那是人们处世的常态。所以金蓉打算去进一步的求学,谢文东是很支持的,他希望她身上那份天真与纯净尽可能的保持长久,不被这个社会所染指。

金蓉表情落寞地说道:“或许是吧!”

谢文东话锋一转,笑道:“你的室友还不错。”

金蓉闻言,眼睛顿是一亮,喜笑颜开地说道:“上学的时候,我和孟溪的关系最好,不过她经常满世界的到处跑,我也总是找不到她。”

顿了一下,她拉着谢文东的手说道:“文东,陪我去趟洗手间。”

谢文东叹口气,在她耳边小声叮嘱道:“等会回去,少喝点酒。”

“好!”金蓉笑得眼睛晶亮,答应得很干脆。

谢文东在卫生间的门口等金蓉出来。没等多长时间,李一帆倒是先走了过来。他在谢文东面前站定,问道:“谢先生和蓉蓉认识多久了?”

看着对自己充满敌意和排斥的李一帆,谢文东暗道一声麻烦,他耸耸肩,反问道:“李先生在国外留学了多久?”

“四年。”李一帆不解地问道:“谢先生为何这么问?”

“留学四年,难道还没让李先生懂得,打听别人的隐私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谢文东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一帆,说道:“看来,四年的时间,还并不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劣根性,李先生,你说呢?”

李一帆脸色涨红,不等他说话,谢文东已不耐烦地向一旁走去。

见他要走,李一帆快步追到谢文东的背后,伸手抓住他的肩膀,沉声说道:“你先别走,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谢文东眼中精光一闪,他抬起手来,捏住李一帆的手腕,也没见他怎么用力,可是猛然间,李一帆就感觉自己的胳膊如同过了电似的,连半边的身子都变得酥麻。

李一帆想挣脱开谢文东的手,可不管他如何使劲挣扎,可就是甩不开他丝毫。到最后,他疼得脸色煞白,忍不住蹲跪到地上,尖声大叫道:“放手,你快放手——”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李一帆,虽然他脸上在笑,但眼中却射出冰人骨髓的寒光。

李一帆看得清楚,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颤,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不像是被一个人盯着,更像是被一头野兽盯着。

谢文东弯下腰身,凑近李一帆,一字一顿地说道:“记住,不要碰我,这次只是个警告,再有下次,你不会这么幸运。”

说完话,他只随意地一挥手,李一帆忍不住惊叫出声,仰面向后翻倒,身子在地上连翻了两滚才算停下来。

这时候,附近有服务生跑过来,紧张地问道:“两位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李一帆捧着疼痛欲裂的手腕,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手指着谢文东,大声吼道:“是他,是他动手伤人!”

说着话,他从口袋中抽出一张金卡,说道:“我是你们酒店的贵宾会员,可是你们的酒店的服务太令人失望了,什么人都能放进来吗?”

看到李一帆亮出vip金卡,身上穿着的西装一看就价格不菲,反观谢文东,好像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

服务生向李一帆连连点头哈腰:“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先生,是我们疏忽了,我这就找保安上来!”

李一帆冷哼一声,举目看向谢文东,嘴角勾起,一副看你如何收场的样子。

服务生拿出对讲机,刚要说完,谢文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慢悠悠地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他被谢文东的话说愣住,过了片刻,他狠狠瞪了谢文东一眼,拿着对讲机说道:“保安、保安!来一趟八楼!请来一趟八楼,这里有人闹事!”

他呼叫保安都没超过两分钟,便有一群穿着保安制服的汉子跑了过来,为首的一位,西装革履,正是酒店保安部的经理。

服务生没想到自己把保安部的经理都叫来了,他急忙迎上前去,手指着谢文东,说道:“胡经理,就是他!刚才就是他在这里打伤了这位先生!”

保安部经理跑来得仓促,微微有些气喘,看到谢文东后,他吞了口唾沫,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刚要走上前去说话,见谢文东亮晶晶的双眼正笑得弯弯地看着自己,他忙又停下脚步,对服务生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胡经理,他……”

保安部经理转头看向身边的两名保安,那两名保安也机灵,立刻走到服务生近前,拉着他向电梯间走去,说道:“经理让你先离开,你就先离开,哪来那些废话。”

见服务生被拉走了,李一帆走到保安部经理近前,面沉似水地晃了晃手中的贵宾卡,说道:“我叫李一帆,是你们酒店的贵宾会员,刚才就是他打伤的我!”说话时,他还特意拉了拉袖口,让周围人都能看清楚他红肿的手腕。

保安部经理点头哈腰地赔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些误会,李先生,这边请!”说着话,他拉着李一帆的胳膊向走廊里端走去。

见他只拉自己,对谢文东却不闻不问,李一帆大为不满,气恼地嚷嚷道:“是他打的我!你耳朵聋了吗?刚才是他打伤的我!”

“我知道,我知道,来来来,李先生,请借一步说话!”

保安部经理拉着李一帆走到一扇房门前,掏出门卡刷了一下,随着嘀的一声,房门打开,保安部经理把李一帆拽了进去。

“你拉我做什么?打人的不是我,是他,我是你们酒店的VIP!”李一帆边不满地说着,边晃动手中的VIP金卡。

进入房间里,保安部经理脸上的赔笑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沉。

等两名保安也走进来,把房门关严了,保安部经理一把将李一帆手中的贵宾卡夺过来,双手一掰,将贵宾卡直接折成了两半,而后直接摔在李一帆的脸上。

还没等李一帆回过神来,保安部经理紧接着一脚狠狠踹在李一帆的肚子上,怒骂道:“V你妈逼的IP!”

他三步并成两步,追上被踹得连连后退的李一帆,挥手连续两记老拳,狠狠砸在李一帆的脸颊上。

李一帆就是个刚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哪受得了这个,他惨叫着扑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在地上佝偻成一团。

保安部经理满脸的狰狞,五官都气得扭曲,他不依不饶,抬手解开带扣,把腰带从腰间抽了出来,边往李一帆身上猛抽,边咬牙切齿地狠声道:“你他妈的想死,可老子还他妈的想活呢!要死,你妈的,就滚远点去死啊!”

保安部的经理,就是混混头子,别人能不认识谢文东,他哪能不认识?通过监控,看到谢文东与人发生了口角,他吓得三魂七魄都只剩下一魂一魄,带着一干保安,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在他的皮带之下,李一帆被抽的满头满脸都是血,倒在地上,人已然奄奄一息。最后,保安部经理也打累了,将皮带用力摔在李一帆身上,对站在一旁的两名保安说道:“刚才那个服务员,让他滚出酒店!”

“明白,胡哥!”

“别,光滚蛋不行,让他从市内消失。”说着话,他掏出手机,快速地拨出一串电话号码。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他清了清喉咙,说道:“王总,我这边有急事向你说一下……”

当金蓉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正看到一群保安站在走廊里,她满脸的茫然不解,走到谢文东身边,小声问道:“文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笑道:“没什么事,我们该回去了。”

金蓉哦了一声,边跟着谢文东往回走,边好奇地打量四周的保安。她发现,周围的保安们也都偷眼看着他俩,眼神中都带着敬畏和惧怕。

回到宴会厅内,金蓉又和孟溪等女同学聊到了一起,根本没发现同学当中少了一人,或者说,她从来都没把李一帆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于她而言,李一帆就是个经常纠缠她,让她颇感厌烦的同学。

当同学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名富态的中年人急匆匆走进宴会厅。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不认识他,有几名混迹在商场的青年倒是把他认了出来,不由得同是一怔,心中暗惊:这不是龙悦的总经理吗?

几名青年连忙站起身形,快步迎上前去,笑容满面地说道:“王总,稀客、稀客,我们在龙悦举办同学会,想不到都惊动了王总的大驾!”

龙悦酒店的总经理叫王宗鸣,由于龙悦酒店蹿起的速度太快,王宗鸣又比较低调,不经常露面,所以给人的感觉很神秘。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王宗鸣很有钱,或者说是龙悦酒店太财大气粗,它崛起的快,全靠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就连请的代言人,都是一线的明星。

王宗鸣对主动迎上来的几名青年只是礼貌性地点头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他目光流转,在会场内扫视个不停,当他看到谢文东后,眼睛顿是一亮,急步走了过去。

等他走到谢文东近前的时候,后者也刚好抬起头,与他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王宗鸣身子一震,忙道:“东……”

后面那个哥字还没有叫出口,谢文东的眼睛稍微眯了一下,王宗鸣立刻把到嘴边的哥字咽回到肚子里。他改口说道:“谢先生!”说话时,他还躬身深施了一礼。

在龙悦酒店,王宗鸣是一把手,而在谢文东麾下的体系里,他只能算是不入流,以他的身份,还真没资格向谢文东叫‘东哥’。

此情此景,不仅让正与金蓉聊天的那些女生都愣住了,也让宴会厅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人们大眼瞪小眼,一会看看态度毕恭毕敬的王宗鸣,一会看看面带微笑、好整以暇的谢文东,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总。”谢文东含笑点下头。

“不敢当!不敢当!谢先生叫我宗鸣就好。”

谢文东一笑,说道:“王总,时间不早,我和蓉蓉也该回了。”说着话,他拉着金蓉的手,站起身形,而后身手入怀,掏出钱夹,抽出一张黑卡,递给王总,说道:“烦劳王总,帮我们结下账。”

王宗鸣哪里敢接,双手连摇,急声说道:“不不不,这场酒宴本该是我请谢先生才对。”

谢文东倒也没再强求,随即收起黑卡,说道:“那就多谢王总了。”

“应该的、应该的!”王宗鸣连连躬身,乐得嘴巴咧开好大。以他的身份,平时根本见不到谢文东,更别说想请谢文东吃饭了,那连边都沾不上,现在难得有这样的良机,他又哪能错过?

谢文东在金蓉耳边低声说道:“蓉蓉,我们该走了,和你的同学们打声招呼。”

金蓉乖巧地点点头,回身向仍呆若木鸡的众人挥挥手,笑道:“各位同学,我和文东先走一步,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聚。”

王宗鸣连连摆手,说道:“谢先生请,金小姐请!”

等谢文东、金蓉、王宗鸣都离开,宴会厅内又安静了片刻,才哄的一声炸开了锅。人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谢文东的身份。

连龙悦酒店的总经理在他面前,都毕恭毕敬,奉为上宾,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和金蓉聊天的那些女生纷纷又气又嫉地看向孟溪,问道:“孟溪,金蓉的未婚夫究竟是做什么的?”

别看她们表面上和金蓉谈笑风生,热情又亲近,而实际上,心里都在暗自嘲笑,这个在学院里比她们强百倍的金蓉,竟然找了个无业游民做未婚夫。

可是谁都没想到,变化竟来得这么突然,明明只是个普通无奇的无业游民,竟然能让龙悦酒店的老总亲自相迎,甚至老总都肯出钱,包下整场宴会,还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乐得嘴巴合不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孟溪也和其它人一样,满脸的茫然,她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你和金蓉的关系不是最好吗?”

孟溪苦笑。她是和金蓉的关系很好,但也没有去探听人家隐私的癖好,而且,她觉得可能连金蓉都未必清楚自己未婚夫的确切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