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7

同学会

谢文东看着满脸担忧的萧方,说道:“在你眼中,这些地下财阀似乎都如同神一样的存在。”

萧方苦笑,幽幽说道:“没有见识过资本力量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到,资本的力量有多强大,又有多可怕。”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笑道:“和人斗,多无聊,和神斗,才更有意思,不是吗?小方!”

萧方斜眼睨着他,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怪物。

按理说,有谢文东现在这般成就的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固本,巩固目前所拥有的一切,而谢文东却不同,他好斗又好战,不断的向外扩张,好像一条贪食蛇,永远没有吃饱的那一天,直至吞噬掉一切为止。

他凝视谢文东许久,语气笃定地说道:“原来,你早就在谋划插手地下财阀。”

谢文东并不否认,耸耸肩,笑眯眯地说道:“我只想做制定规则的那个人。”说完话,他迈步向外走去,头也不回地向后挥了挥手,说道:“明天见。”

萧方笑了,笑得有些无奈。在他眼中,谢文东做的很多事都是在玩火,只是,他常常以为他要玩火自焚的时候,他又偏偏能全身而退。

周末,傍晚。

谢文东和金蓉乘车去往龙悦酒店。

龙悦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豪华酒店,位于延安路上,共五十五层,建成的时间较晚,开业才两年多,但蹿起的速度很快,在市内已算是一家知名的大酒店了。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龙悦酒店是洪天集团旗下产业。

金蓉今日参加的同学会,就设在龙悦酒店的八楼,包下了一间大型的会场。

这次参加同学会的人,都是金蓉在国外的同学,人数不是很多,家庭的条件都很不错。

谢文东和金蓉是踩着点来的,进入会场的时候,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

举目望去,偌大的会场内有二三十人的样子,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光彩照人,都是盛装出席。与之相比,谢文东和金蓉的衣装都显得普普通通,平凡无奇。

看得出来,金蓉在学校里的人缘很好,她进入会场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围拢过来,笑容满面的和她打着招呼。

“蓉蓉,你可算来了,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呢!”一名二十多岁、身材高挑、妆容动人的妙龄女郎走出人群,亲密地挽住金蓉的胳膊。

看到她,金蓉又惊又喜地说道:“孟溪!好久不见了!你什么时候回的国?”

名叫孟溪的妙龄女郎和金蓉是同寝室的同学,在学校里的关系很亲近。

从性情上来说,她二人都属于开朗又好动型的,只不过孟溪的好动表现在喜欢到世界各地去旅游,回国期间,很难找到她的人,上次金蓉给她打电话时,她人还在沙特。

孟溪笑道:“才回来没几天!”说着话,她的目光落在谢文东身上,笑问道:“蓉蓉,这位是?”

她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问。谢文东和金蓉一同走进来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只是没好意思立刻发问。

金蓉握住谢文东的手,笑吟吟地说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说着话,她又向谢文东介绍道:“他们都是我的大学同学。呃……大多都是!”她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其中也有些人和金蓉一样,是带着男女朋友来的。

谢文东向在场众人淡然一笑,不温不火地说道:“我叫谢文东,很高兴认识各位。”

金蓉的模样生得甜美,性情也天真可爱,即便在国外的校园当中,也属东方女神。

就学期间,偷偷爱慕金蓉的同学不在少数。现在听说她已经有未婚夫了,很多人都是大失所望,看向谢文东的眼神也带着排斥和隐晦不明。

众人暗暗打量谢文东,把他从头到脚,审视个仔细,眼中又都露出不以为然之色。在他们眼中,他二人在一起并不般配,至少是谢文东站在金蓉身边,显得太过平凡。

谢文东并不英俊,充其量算是清秀,身材也不高大,反而还有些单薄清瘦,关键是他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什么名牌。就这么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看上去还像是个学生的男人,能配得上金蓉吗?

有一名青年主动走到谢文东面前,伸手出来,说道:“我叫李一帆,是蓉蓉的同班同学。”说话的同时,他还目光灼灼地看眼金蓉,向她笑了笑。

谢文东低头看一眼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并没有握,只含笑说道:“你好。”

李一帆的眼神冷了冷,而后又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笑问道:“不知谢先生在哪里高就?”

他这个问题,谢文东还真不太好回答。琢磨了片刻,他说道:“待业在家。”

东亚银行有李晓芸负责,东兴集团有喻超负责,洪武集团和洪天集团又有窦展堂负责,在白道生意上,谢文东还真说不上来自己能负责什么。

至于黑道上的生意,那就不是能对外说的了。

听闻他的回答,在场的众人虽没有哄堂大笑,但也是个个面露鄙夷之色。

男人们为金蓉感到惋惜,心目当中的女神,竟然找了个无业的青年做未婚夫,他们实在搞不懂金蓉究竟看上了他什么,他身上又有什么出奇之处。

女人们则是在暗自窃笑,在学校里,她们处处比不上金蓉,但毕业之后,金蓉可比她们差远了,她们哪怕混得再差再惨,也不可能找个失业的人做老公。

李一帆哼笑出声,不再理会谢文东,转头说道:“蓉蓉,你明天有空吗?我可以带你到各处去逛一逛。”

当着谢文东的面,他主动邀请金蓉出去玩,显然是没把谢文东放在眼里,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孟溪则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明天,蓉蓉被我预定了,你哪凉快到哪待着去!”说完话,她挽着金蓉的胳膊向一旁的餐桌走去。

李一帆拿孟溪没辙,目不转睛地看着金蓉的背影,许久都是一动没动。

正在他愣神的时候,有两名青年走了过来,用肩膀撞了撞他,笑道:“别瞅了,人家都已经有未婚夫了!”

李一帆回过神来,看了他俩一眼,摇头说道:“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在学校的时候,他还追过金蓉好一阵子,可惜一直没能得到金蓉的回应。

如果金蓉的未婚夫的确是人中龙凤,他心里或许还能舒服一些,可关键是,金蓉的未婚夫明明处处都不如他,他输得实在太不甘心。

两名青年对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孟溪拉着金蓉走到餐桌前,神秘兮兮地小声问道:“蓉蓉,你未婚夫真的没有工作吗?”

金蓉笑道:“是他不愿意说而已。”

孟溪疑问道:“那他究竟是做什么的?”

“是做生意的!”

“做得很大吗?”

金蓉摇头,说道:“不知道。”她的确不知道谢文东的生意做的究竟有多大,她只知道谢文东的兄弟有很多,多到她连谢文东身边的人都记不全。

看着金蓉和孟溪凑到一起,有说有笑,聊得不亦乐乎,谢文东找了一处空座坐了下来。刚才,金蓉同学对他的轻蔑又嘲讽的眼神,他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没往心里去而已。

大象会在乎蝼蚁的想法吗?

他刚坐下时间不长,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他拿出电话,看眼来电,把电话接通:“长风。”

“查清楚了?”

“确认过了吗?”

“嗯,好,你来处理吧……”

谢文东正和任长风通着电话,金蓉和孟溪走了过来,前者手中拿着两杯香槟。

等谢文东挂断电话后,金蓉把一只酒杯递给他,笑道:“文东,这位是我的室友,孟溪,刚才好像忘了替你们介绍。”

随手把手机放到桌上,谢文东站起身形,与孟溪握了握手,含笑说道:“蓉蓉晚熟,在学校中也承蒙孟小姐照顾了。”

孟溪与他握了握手,笑道:“是我承蒙蓉蓉的照顾才是真的,我花钱大手大脚惯了,常常是有了上顿没下顿,如果不是靠蓉蓉的救济,我想我就在饿死在异国他乡了。”

她性情爽朗,为人也是大咧咧的自来熟,很容易与人打成一片。

三人落座之后,没过多久,又过来几名女生,和金蓉、孟溪调侃起来。她们之间的话题,谢文东是一点也参与不进去,而且他也没时间参与。

他的手机一直在滴滴的响个不停,不断有消息传送进来,有的信息,他看过即删掉,有些信息则回复几句。

就在金蓉等人了得热火朝天,咯咯咯笑个不停的时候,李一帆和几名青年也凑了过来,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笑问道:“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孟溪打趣地说道:“在聊你为什么没有带着女朋友来!”

李一帆一笑,说道:“我现在正忙着接手家里的生意,哪有时间交女朋友啊!”说话时,他还别有深意地看眼金蓉。

在本市,他家的生意做得也不算小,称不上是豪门,但也是大户人家。

他眼珠转了转,又笑道:“如果谢先生找不到工作的话,可以到我家的公司来上班,我出面,让谢先生在办公室里做一白领还是没问题的!”

说着,他又故作好奇地问道:“谢先生上过大学吗?”

此话一出,与他一同过来的几名青年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蓉就算再不谙世事,也能听出李一帆的嘲讽和挖苦之意。

她的小脸沉了下来,怒视着李一帆,气道:“李一帆,你太过分了!”

谢文东握住金蓉的小手,含笑向她摇摇头,示意她不必动怒,他根本没往心里去。他问道:“不知李先生家里经营的是什么公司?”

“正荣地产!”李一帆无不得意地傲然说道。

谢文东笑了,这时候,他的手机再次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看,站起身形,说道:“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金蓉跟着站起,陪着谢文东一并向外走去,路过李一帆身边的时候,她毫不客气地说道:“不要以为家里有公司就很了不起!”

看着谢文东和金蓉双双走出会场,他们这里的气氛有点尴尬。一名青年嗤笑道:“我以为金蓉的未婚夫长了什么三头六臂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孟溪白了他一眼,质问道:“你怎么知道人家不过如此?”她经常在外旅行,见识要比在场的众人都广,别人看谢文东觉得他很普通,但她却觉得,他很不简单。

那名青年说道:“你没看到他刚才用的手机吗?简直像是老古董……”

他话没说完,另有一名带着眼镜的青年突然插口说道:“展腾科技。”

“什么?”

“他用的是展腾科技产的手机。”他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众人都露出惊讶之色。李一帆问道:“展腾科技还生产手机吗?”

展腾科技,是电子商务中的新贵,它主要做的不是手机业务,而是软件发开。

戴眼镜的青年缓缓说道:“当然!展腾科技的手机,号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手机之一,不会被监听,不会被截取信息,有二十四小时的人工服务,只是,从不对外销售。”

“你怎么知道?”

“我就在展腾工作!”

“……”

李一帆皱着眉头问道:“你说展腾科技的手机不对外销售,那他怎么会有?”

眼镜青年摇摇头,谢文东为什么会有展腾科技最尖端的产品,他也不清楚。他看眼孟溪,耸肩说道:“也许孟溪说得对,他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