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6

今日之友

谢文东笑问道:“萧兄似乎对他们很是忌惮。”

萧方耸耸肩,说道:“能开的了地下银行的人,你认为光有钱就够了吗?他们的背 景远比你想象中的要深得多,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动一发而牵全身。”

各家地下财阀之间,是亲戚套着亲戚,联姻套着联姻,上百年的不断融合,早已变得密不可分。

说到这里,他连连摇头,笑道:“谢先生,天哥当年斗不过他们,你现在也同样斗不过他们。”

谢文东相信萧方的话,但他非但未怕,反而还仰面大笑起来。萧方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久久无语。谢文东笑了好一会,方开口说道:“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很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站起身形,低头看了眼满脸胡渣的萧方,走到窗户前,抓住窗帘,用力向旁一拉,哗啦,窗帘打开,外面的阳光立刻照射进来。

“操!”萧方下意识地咒骂一声,抬起手来,挡住自己的眼睛。

谢文东迎着窗外的阳光,深深吸了口气,扭转回身,走到萧方的近前,伸出手来,说道:“萧方,如此颓废的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一直以来,你都是个不怕死的人,不如,把你的命交给我,我带你去玩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

萧方适应了好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谢文东,喃喃问道:“什……什么事?”

“玩命!”

萧方愣了愣,突然仰面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边笑着,边把谢文东伸过来的手打开,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你来找我,一定没按好心,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不会跟你的……”

“只是一场失败,就把你的雄心壮志都消磨没了吗?”

萧方止住笑声,恶狠狠地怒视着谢文东。

“我们从不怕失败,失败一次,就再去努力一次,再去做一次,我们一直坚信,世上只有我们不肯努力去做的事,却从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在努力后做不到的,这,始终都是我们的信仰,我相信,这也是你们当年的信仰,可现在,你的信仰都去到了哪里?”

“呵呵呵——”萧方笑了,笑着笑着,他的眼泪流淌出来。

谢文东再次伸出手来,说道:“我们是曾经的对手,但谁也无法否认,我们都曾拥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信念,还有共同的坚持,在这条路上,向兄早早的退出了,你也向半途而废吗?当年那个雄心壮志的拼命三郎现在去到了哪里?”

萧方再次打开他的手,厉声吼道:“谢、文、东——”

谢文东弯下腰身,把萧方的衣领子抓起,向上一提,将坐在地上的萧方直接拎了起来,他脸上的厉色消失,双目慢慢眯缝起来,笑意在他的眼中扩散开来,蔓延到整张脸上,让人看了,有如沐浴春风之感。

他松开他的衣领,让他站直,而后,谢文东再次伸出手来,笑道:“萧方,把你的命,给我吧!跟着我们一起,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做不到变成做得到,看着本是一座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被我们一步步的踩在脚下,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吗?”

这次,萧方没有再打开谢文东的手。他看着他,背对着窗户而站的谢文东,身上仿佛散发着一层光晕,如此的明亮,亮得让萧方觉得刺目,亮得让他觉得不真实。

只是看着,便让人有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感觉。

当年的向问天,也给过他同样的感觉,那时候的他们,每天都在刀尖上行走,每天都过得惊心动魄,但身上就像有使不完的劲,一觉醒来,总是充满了希望,去迎接新的挑战。

好怀念啊!

他慢慢垂下头去,深吸口气,而后再次抬起头来,毫无畏惧地对上谢文东晶亮的目光,幽幽说道:“谢文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兄弟死在你的手里?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最想杀你的人其实就是我!你还会把我带在你的身边吗?”

谢文东笑了,把伸出去的手向上抬了抬,说道:“我有这样的心胸,只是不知道萧兄还有没有这样的气魄!”

萧方凝视着他许久,抬起手来,啪的一声与谢文东重重的击了下掌,问道:“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谢文东的眼睛更亮,笑意也更浓,说道:“小方现在不是已经在上班了吗?”

“我的工资多少?”

他没有回答,伸手入怀,取出支票本,向萧方的胸前一拍,说道:“这是公司的支票,想要多少,自己去添。”

萧方接住支票,嘴角抽搐了两下,嘀咕道:“真大方……”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当然了,账户里的钱并不是无上限的,如果你添得太多,超过上限,本月的支票也就作废了,这个月的工资怕是也领不到了。”

萧方眨眨眼睛,琢磨了一会才回过味来,心中的伤感一扫而光,气呼呼地大叫道:“谢先生,你这也太狡猾了,让我猜数字游戏呢?!”

说的很大方,空白支票随便添,可它他妈的还有上限啊!鬼知道上限的金额是多少。

谢文东向在场的姜森和五行兄弟扬扬头。

众人会意,不约而同地从怀中掏出一打支票,和谢文东刚才给萧方的那本支票一模一样,都是盖好了印章、签好了名字、写好年月日的空白支票。

谢文东笑呵呵地道:“在我这里,兄弟们的工资,都是由兄弟们自己去添,我不会过问,如果兄弟们觉得这段时间为社团做的贡献很多,自然会多添一些,如果觉得对社团做的贡献还不够,也自然会少添一些。”

所以在谢文东的身边做事,每月领到的工资是多少,全凭自己的觉悟。在钱财这方面,谢文东对下面的兄弟从未手软过。兄弟们跟着他出生入死,他也绝不会亏待身边每一个人。

萧方环视一圈,再瞧瞧自己手里的支票,突然觉得沉甸甸的,如果以后在谢文东的身边不尽心尽力的做事,他都觉得自己没脸在这些空白支票上写下任何一个数字。

这就是谢文东的高明之处,给予你无限的信任,同时也激发起你无限的动力和斗志,因为你在他身边出的每一分力都是能得到回报的,而这份回报,不掌握在任何人的手里,只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难怪谢文东身边的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有这么一个对你无比信任的老大,谁又会不尽心尽力的为他做事?

“既然以后我们要共事,我还是得劝你一句,不要和昊天金控斗,不要和那些地下财阀斗,他们的根基太深,甚至与中央的高层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真的斗不过他们!如果真把那些地下财阀惹毛了,他们反制你的手段太多、太多。”

谢文东身上可以被地下财阀攻击的点太多了,毒品生意、军火生意、黑道之间的火拼争斗等等这些,都可以成为地下财阀的攻击点。

如果打定了主意要和地下财阀斗的话,这些见不得光的黑道生意统统都得割舍掉,而如此一来,谢文东的势力又会大大受损,失去了与地下财阀争斗的本钱,这是个死循环,当年想把地下财阀收回南洪门掌控的向问天,就是这么败下来的。萧方不认为谢文东能在地下财阀身上占到便宜,而且他与向问天不同,地下财阀和南洪门毕竟是同根,对向问天,多少还会留有几分情面,但谢文东完全是个外来人,是以武力强行吞并的南洪门,地下财阀不会承认与他同根,对他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这次昊天金控出资两个亿买谢文东的命就是个例子。谢文东势力向南方渗透,冲击到了南方地下财阀的利益,人家连谈都不跟你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