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4

深水炸弹

元山凝视着谢文东,过了许久,他好像被瞬间吸干的力气似的,摇晃着瘫坐在椅子上,长叹一声,说道:“雇主的钱,没在我的手里。”

谢文东慢条斯理地弹了弹袖口,等他继续说下去。

“雇主,发出的是赏金消息,谁办成了,钱就是谁的,密谋暗杀谢先生的人,绝非我一个,我只是其中一颗微不足道的小棋子!”元山有气无力地说道。

“但你却是第一个对我出手的人!”谢文东含笑提醒道。

“所以,在重金面前,我是如此的沉不住气,所以,我才是在众多棋子当中,最微不足道的那一个!”元山苦笑,稍顿,他又说道:“雇主究竟是谁,我并不清楚,雇主的两亿赏金,现在都存在瑞士银行。虽然这笔钱是从多个账号,又通过多个中转,转入瑞士银行户头的,但我也有我的渠道,还是能查到了它的根源,是……是出自昊天金控。”

“昊天金控?”

“没错!南方最大的地下银行之一!属南洪门旗下产业!”

谢文东闻言,眯缝起眼睛。

南洪门的下面确有几家规模庞大的地下银行,南北洪门合并之后,这些地下银行可没有被合并进来,确切的说,连向问天这位南洪门的老大,都控制不了这些地下银行。

地下银行的存在,历史悠久,真要去追溯的话,要追溯到解放前。

几家地下银行是由南洪门退休的长老们成立起来的,靠着南洪门的势力,迅速壮大,而在地下银行壮大的同时,又反过来对南洪门提供了强有力的资金支持。

两者之间,相辅相成,共同发展。

随着年代的发展,人员的世代更替,南洪门的地下银行开始逐渐与社团相脱离,自成体系,进化成为一个系统庞大又严密、实力雄厚又隐藏于地下的秘密财团组织,手中掌控着巨额的地下资金。

他们做私人信贷、做公司信贷,做风投,入股的公司不计其数,做私募,凑集的资金可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这些人,便是俗称的隐性富豪。

在世界上任何一家的富豪排行榜上,都找不到他们的名字,而他们的身家财富以及手中所掌控的资金,又是富豪排行榜上任何一人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而他们又真真实实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说洪武集团是南洪门体系的明势力,那么南洪门社团就是它的暗势力,而地下银行组织,则是暗势力中的暗势力,是藏匿最深的一个体系。

昊天金控,便是南洪门的地下银行之一,但说它是南洪门旗下产业,现在已不太准确,南洪门早已对地下银行失去了管控权,而地下银行也不会听从南洪门的管束。

时代在发展,在不断的进步,现在已经不是谁人多谁就是老大,而是谁的钱多谁才是老大。

只要地下银行的老板们愿意,他们可以随随便便的拿出上亿、上百亿的巨资,砸出成千上万的帮众,听从他们的号令和指挥。

这次,对谢文东的暗杀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两亿的资金,对旁人来说那是可望不可及的巨资,但对地下银行而言,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两亿的资金,足可以让无数像元山这种的中间人为之疯狂,不惜铤而走险,拼了命的去暗杀谢文东。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金元的可怕。

“昊天金控,它的幕后老板是张君寒吧,是他要杀我?”

张君寒要对自己下手,谢文东对此倒也不太意外。

他和张君寒没有见过面,但两人之间的确存在着激烈的利益冲突。

南北洪门合并后,谢文东的势力光明正大的向南渗透,东亚银行以及北洪门的地下银行体系大张旗鼓的进入南方,的确是对南方固有的地下银行体系造成了强大的冲击。

除掉自己,是抵御北方金融体系逐步南侵最直接、最便捷的手段。

元山摇头,说道:“雇主是不是君先生,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雇主一定是昊天金控体系内部的人。”

那么庞大的昊天金控,在国内、国外由昊天金控控股和入股的公司,多达数百家,其龙头的确只有张君寒一人,但内部的掌权者,可绝非张君寒一个。

赏金,是从昊天金控流出去的,可这究竟是不是张君寒的授意,元山不敢打保票。

涉及到地下银行组织,他不敢乱说,对于张君寒这种级别的暗势力龙头,人家只需伸出一根小手指头,就能把他给碾个粉碎。

“我知道了。”谢文东点点头,站起身形,拉了拉身上的中山装,而后伸手入怀。

他的动作,让周围的黑衣大汉们都下意识地绷紧神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谢文东。

让他们暗松口气的是,谢文东从怀中掏出来的不是枪,而是一盒香烟。

他敲出一根香烟,叼如口中。

“谢先生,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谢文东拿起金眼的手机,说道:“小褚在吗?”

“东哥,我在!”

手机的画面一震摇晃,褚博出现在手机屏幕中。他一手梳理着头发,一手还在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小褚,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那边,也都处理干净。”

“明白,东哥!”

褚博点头答应一声,走到杀手头领近前,问道:“还想要点什么?”

“可以给我一支烟吗?”杀手头领抬头看着褚博,嘴角微微扬起。

褚博二话不说,从口袋中掏出香烟,抽出一根,放到杀手头领的口中,而后,又拿起打火机,帮他点燃。

杀手头领深深地吸上一口,过了好一会,他才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褚博站在他的背后,默不作声地从怀中抽出一把手枪,对准杀手头领的后脑,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枪。

嘭!

枪声响起,一道血箭从杀手头领的额头喷射出去。他身子扑倒在桌案上,双目圆睁,口中还叼着燃烧到一半的香烟。

解决掉杀手头领,褚博直接把手中枪向桌上一扔,迈步向外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全部搞定,处理干净!”

随着他的话音,龙虎队的人纷纷抽出手枪,上膛之声此起彼伏,而后,楼内的枪声持续响起,连成一片,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赤裸裸的枪决。

电话另一头的元山,通过手机屏幕,看得真真切切,只是一刹那,他的双眼便爬满了血丝,变得通通红,发出不像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吼叫身,冲着谢文东尖声叫道:“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都告诉你了啊……”

“人贵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人生在世,无数个机遇摆在你的面前,有些机遇你抓住了,会飞黄腾达,而有些机遇你若是抓住了,只会让你一命呜呼。”

说到这里,谢文东拉了拉自己的衣襟,瞥了元山一眼,似笑非笑地反问道:“我为什么杀他们,你,不懂吗?”说完话,也不等元山做出回答,他迈步向外走去。

“我跟你拼了!”元山怒吼一声,猛然拉开抽屉,把里面的一把手枪抓了起来。

在他亮出手枪的瞬间,猛然间就听办公室的落地窗户传出咔的一声脆响,光滑的玻璃面上,多出一颗圆圆的窟窿,再看元山,拿枪的那只胳膊,自肘弯处被打断。

那不是骨头断裂,而是真的半条胳膊都被打掉了,森森的白骨从断口处露了出来,在他背后的墙壁上,多出一颗又黑又粗的弹洞。

楼外有狙击手!在场的黑衣大汉们反应过来,人们齐刷刷地抽出衣内暗藏的手枪,可是同一时间,落地窗的脆响之声连成一片,一颗颗飞弹从楼外打进来,直把落地窗打得千疮百孔,最后哗啦一声,整面窗户全部破碎。

谢文东、金眼、木子三人,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办公室里,流弹从他们的身边不断的呼啸而过,有的黑衣人在他们面前被流弹掀掉了头盖骨,有的黑衣人胸膛、肚腹被流弹打穿,白花花的肠子都流淌出来。

金眼走到谢文东近前,拿出打火机,帮他把香烟点燃。

谢文东吐出口青烟,看都没看周围的众黑衣人,在穿梭不断的弹幕当中,旁若无人的走了出去。

无数的流弹在办公室内编制成一张大网,像是要绞碎办公室里的一切,人们的惨叫声、哀嚎声此起彼伏,而这面大网又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无一颗流弹打在谢文东三人身上,甚至连他们的衣服边都没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