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3

一个名字

褚博在手机中又发出去一串信息,而后,他抬头看看张剑和马腾,哼笑出声,说道:“如果不是东哥在护着他,我早就去取他的脑袋了!”

“……”张剑和马腾对视一眼,谁都没敢接话。即便张剑,也觉得褚博这话有点太狂了。

半个钟头后。

一名中年胖子带着一群面无表情的彪形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位中年胖子,长着一副笑脸,满脸的和善,看到龙虎队的成员,见谁都点头哈腰,热情的主动打招呼。

上到二楼,见到褚博,中年胖子加快步伐,走上前去,满脸堆笑地说道:“博哥,好久不见了,起码有大半年了吧?”

褚博目光深邃地看着中年胖子,直把后者看得满脸窘迫,手足无措,他方收回凌厉的目光,不紧不慢地说道:“老顾。”

“博哥!”

“我很好奇,你究竟是谁的人。”

“博哥,我当然是……”

“你究竟是文东会的人,还是他唐寅的人!唐寅惹出的那些烂摊子,都是你帮他收拾的吧?”

中年胖子苦笑,说道:“我们是干‘清道夫’的,开门做生意,谁出得起钱,我们就帮谁善后,唐寅的出手,啧,还真是够大方,从来没跟我们还过价,现在他已经是高级VIP了……”

懒得继续听他说下去,褚博大声招呼道:“交枪!”说话之间,他先把自己身上的配枪抽出来,丢给了中年胖子老顾。

老顾急忙接住,向带来的手下人甩头,四名大汉各拿出一只帆布袋,放到地上。龙虎队的成员纷纷走了过来,将身上的长枪、短枪一一交出,递给老顾手下的大汉。

社团旗下,所有枪械,只使用一次,凡在外面用过的枪械,全部处理掉,这是谢文东定下的规矩。

文东会和洪门配枪的人不少,但他们的配枪都是干净的,从他们的枪上绝对查不出来任何的命案。

有很多缺乏经验的人去黑市买枪,他们只注重枪械本身,以为自己买到的枪械好用就万事大吉了,可实际上,他们不知道自己买到的枪械,上面到底挂了多少条人命官司,一旦被警方擒获,哪怕他们没有用这把枪杀过人,这把枪以前犯下的命案也很有可能会记在他们的头上。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谢文东的准则,保护下面的兄弟们尽可能的远离麻烦,这是谢文东身为老大的职责所在。

把褚博等人的枪械全部收走之后,老顾向手下人挥挥手,示意他们把枪械都运走。至于杀手们的枪械,老顾的手下人都没动,这些枪,接下来还要用到。

*

天安大厦。

十八楼。

谢文东坐在办公桌前,双腿交叠,十指交叉,含笑看着办公桌对面的元山。

站于谢文东背后的,只有金眼和木子两个人,而站于左右的十多名黑衣大汉,则全是元山的手下。

可他二人的表情却是截然相反,在人家的地盘上,谢文东一派悠闲,面带微笑,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缝着,却遮挡不住其中闪烁的精光。

反观对面的元山,面色凝重,放于办公桌下的双手紧紧握着拳头,额头已然渗出虚汗。

“谢先生突然来访,想必,是有事找我吧?”元山率先沉不住气了,他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我这次过来,只是向元先生要一个名字。”谢文东慢悠悠地说道。

“名字?谢先生这话可把我说糊涂了,什么名字?我听不明白!”元山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但脸上仍装出茫然不解的表情。

谢文东笑问道:“元先生听不懂我的话?”

“我……我真的不明白!”

“其实,在我找上元先生的时候,元先生就已经知道我来此的目的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要一个名字,究竟是谁,能出两个亿来买我的命。”

“谢先生,我……”

“如果元先生再继续装下去,就太蠢了,你究竟是在把你自己当成傻子,还是在把我当成傻子?秃鹰!”

当谢文东说出秃鹰这个代号的时候,元山的心彻底凉了。表面上,他是航远公司的总经理,而实际上,他是杀手集团的中间人,他的中间人代号,正是秃鹰。

听闻谢文东说出秃鹰二字,在场的黑衣大汉们身子也同是一震,不约而同的伸手入怀,握住暗藏于衣内的手枪。现在只有元山一声令下,他们便可立刻掏出枪来,把谢文东当场射杀。

谢文东只有三人,而己方这边有十多号枪法精准、身手过人的职业杀手,而且谢文东的命,可是价值两个亿,但元山却迟迟不敢向手下人下达动手的命令。谢文东是什么人,那可是文东会和洪门的双料大哥,他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明知道自己要杀他,还敢只带两人前来,这起码说明他有十足反制自己的把握。

元山深深吸了口气,嘴角扬起,笑道:“既然谢先生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必再隐隐藏藏。谢先生应该明白,干我们这行的,也得遵守我们这行的规矩,就是绝不暴露雇主的信息。谢先生要我说出雇主的名字,那还不如直接一枪把我崩了呢!”

“元先生想死?”

“谢先生说笑了,我当然不想死,但既然做了这一行,我也不怕死!”

“人生,不是游戏,死了,不能重新再来。元先生可要考虑清楚。”谢文东身子向后倚靠,含笑看着元山。

一滴冷汗,顺着元山的鬓角流淌下来。谢文东脸上是笑呵呵的,但眼中的目光之锐,仿佛刀子似的,让元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灼疼。

他强颜做笑,摇头说道:“对不起,谢先生,我真的什么都不能说。”

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与其如此,还不如留下一个好名声。

谢文东点点头,笑道:“元先生还真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

元山干笑道:“谢先生过奖了。”

谢文东侧头,说道:“金眼。”

听闻他的召唤,金眼会意,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在屏幕上快速点了几下,而后,放到办公桌上。

手机屏幕里显示的是视频画面,里面有数十号人坐在地上,一个个皆是双手被反捆在背后。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元山脸色顿变,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惊骇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眼中的锐光更盛,幽幽说道:“元先生培养出的这些杀手,应该是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财力吧,如果他们都死光了,那么元先生还剩下什么,你这个中间人,以后还怎么做?”

“谢先生,你……”

“木子。”谢文东侧头又说了一声。

木子也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在屏幕上调出视频画面,放到办公桌上。这个视频中的画面,元山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他自己的家,坐落于夏威夷的家。

此时,他的妻子还有一对年龄不大的子女,都坐在沙发上,手脚被困住,口中还塞着布团,在沙发的后面,站着三名黑衣人,他们胸部以上的部位并没有出现在屏幕中,但透过屏幕,能看到他们穿着黑衣,带着黑皮的手套,握着明晃晃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顶在他妻子和一对儿女的脑袋上。

“男人赚钱,不外乎就是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养的杀手死光了,没的只是一份职业,而你的妻儿老小如果也死光了,你的人生,最后还剩下什么?”

“谢先生,祸不及家人……”元山再也坐不住了,他从老板椅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身子前倾,双拳狠狠顶在桌案上,浑身上下,一个劲的发抖。

“怎么?现在连中间人都开始讲黑道规矩了?”谢文东慢悠悠地笑了起来,语气平静,毫无起伏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要一个名字。元先生,你给,还是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