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

深水炸弹

哒哒哒!不远处的石柱后,站出一人,手持AK步枪,向褚博连续开枪。

褚博就地翻滚,躲避到石柱后,等到对方枪内的子弹全部打光,他从掩体后箭步蹿出,直奔对方冲去,在向前冲刺的同时,他连开两枪。

那名杀手反应极快,立刻缩回石柱后,等褚博冲到石柱近前的时候,他把手中的步枪当成棍子用,恶狠狠地向褚博脑袋砸过去。

褚博向下低身,顺势向对方的脚面开了一枪。那名杀手的身子提溜一转,闪到了褚博的身侧。

呦!又是个练家子!只看对方快速又诡异的步法,褚博便可判断出去,对方有武术的底子,而且底子还很厚。

那人转到他的身侧后,片刻都未犹豫,抽出手枪,对准褚博的脑袋连开两枪。

这么近的距离,要想闪躲对方的射击,完全靠预判。

褚博身形快速侧让,两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呼啸而过。

此时他二人完全是做近身格斗,你一拳我一脚,只不过在两人的拳脚当中,时不时的夹杂着嘭嘭的枪声。

他二人所用的,正是枪武学,把枪械融入到功夫之内,与敌人做近身肉搏战的同时,抓住机会,对敌人进行近距离的射击。

二人的身手都极快,你来我往,只眨眼工夫已打了十余个回合。

两人枪中的子弹几乎是同时打光,恰好这时,褚博的一记势大力沉的侧踢猛踹过来,原本可以避让开的杀手抬起双臂,故意硬接褚博的重踢。

嘭!褚博的一脚结结实实踹在对方的手臂上,那名杀手受其强大的冲劲,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

在他身子稳住的瞬间,他扣动手枪的卡簧,弹夹从枪把底部掉落,他顺势一脚,把掉下的弹夹踢飞出去。

弹夹在空中打着旋,呼啸着砸向褚博的额头。后者身形下蹲,呼,弹夹在他的头顶上方掠过。

就耽搁这么不到一秒钟的工夫,那名杀手将空枪在身上快速的一蹭,新弹夹装入枪把内,他端起手枪,对准下蹲的褚博,便要开枪。

可是他的手指马上要扣动扳机的瞬间,他感觉到不对劲了,蹲在地上的褚博飞快的向他飞扑过来,速度之快,都令人咂舌,与此同时,空中还划出一道长长的寒光。

他可以选择继续开枪,但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打中对方,可他感觉对方有十足的把握将自己一刀毙命。他暗暗咬牙,放弃射击,手臂回缩,把手枪挡在自己的脖颈前。

沙——

军刺的锋芒在手枪上狠狠划出,划出一道长长的火星子。

好快的刀!

一刀不中,褚博一挥手,把军刺当场飞刀来用。

杀手侧身闪躲,他刚把飞刀躲过去,褚博又到了他的近前,一口气连续攻出十招。杀手完全找不到开枪射击的机会,拼尽全力,抵挡褚博的抢攻。

他接下了褚博前面的九招,褚博攻到第十招的时候,他是实在接不下来了。

褚博由下而上的一掌,正中杀手的下颚,啪,这势大力沉的一掌,把杀手的身子都打的向上弹起,但这还不算完,不等杀手飞在空中的身体落地,褚博举起的单掌又猛然向下一击,狠狠砸在杀手的胸口处。

嘭!

杀手的身躯被震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人躺在地上,挣扎着还想站起,哇的一声喷出口血水。

褚博所学的功夫不仅杂,而且精。对付前面的那个杀手,他用的是少林长拳,对付这名杀手,他用的是八卦掌。

当那名杀手缓过这口气、恢复些神智的时候,他的双手已被褚博用绑扎带捆了个结结实实。

褚博这里的打斗告一段落,楼内的枪战也基本结束。

这栋烂尾楼内的杀手数量,多达三十五人,但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以褚博为首的虎龙队只二十人,不仅成功制住了对方全部,而且没有打死一人。

要知道,在枪战当中,抓对方的活口可远比打死对方困难得多。

张剑和马腾走到褚博近前,说道:“博哥,都搞定了。”

“搜查仔细了?”

“博哥,我们做事你就放心吧!”张剑咧着嘴,露出两排小白牙。

褚博收回目光,看向那名和他对战了许久的杀手,问道:“你是他们的头领?”

“是!”那名杀手已被龙虎队的人从地上拽了起来,他口鼻窜血,脸色有些苍白。

“功夫不错。”

“你更不错。”

“呵!”褚博轻笑一声,没有再多问,他走到旁边的桌子近前,坐在上面,拿出手机,先是给刘波打去电话。

“博哥,那批杀手已经我搞定了。”

“什么搞定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刘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他才意识到褚博说的是什么,他不满地说道:“你这臭小子,不告诉你了吗,这件事是老森负责的!”

“……”

听电话那头的褚博半晌没言语,刘波又问道:“给我丢人没?”

“没。”

“这还差不多,做得好。”

“嘿嘿!”褚博傻笑。

“给东哥打个电话,报备一下。一回来就做事,又把事情做成了,东哥会很高兴的。”

“那……森哥那边?”

“我去和老森解释。”

“麻烦波哥了。”

“你小子还跟我客气什么,就这样吧。”

“波哥再见。”

褚博挂断电话,拿着手机,琢磨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打电话,怕打扰到谢文东的休息,他发出信息,说明这批杀手现在都已被他生擒,听由东哥的处置。

发完信息,褚博呼出口气。

张剑和马腾把杀手头领带了过来,将他摁坐在椅子上,问道:“博哥,用不用审审这家伙。”

“不用,什么都不必问,该我们处理的,波哥会知会我们。”

“好的!”张剑拍了拍杀手的脸颊,哼笑道:“算你走运,少吃了不少的苦头!”

那名杀手做在椅子上,看了看张剑和马腾,最后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褚博身上,一言不发,眼中却闪烁着骇人的凶光。

褚博视而不见,比他更凶更了不起的人,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了,又岂会把他放在心上。

张剑和马腾在褚博的一左一右坐了下来,前者开口说道:“博哥,你听说了吗,前几天,唐寅把雷哥的一远房亲戚给灭了。”

褚博玩着手机,没有说话。

马腾接道:“是不是雷哥家的亲戚不知道,反正是姓东。那家其实也是有点实力了,拿出几千万买唐寅的脑袋,结果,唐寅现在还好端端的活着,可他们一家都被灭了。”

张剑突然靠近褚博,问道:“博哥,如果你和唐寅打一场,谁会赢?”

马腾皱着眉头说道:“唐寅的刀很快。”

“嗤!”张剑嗤笑出声,说道:“刀再快,还能比枪快吗?要说枪法,要说枪武学,我还没见过谁能厉害得过博哥!”

“话也不能这么说,要说博学,博哥会的东西肯定比唐寅多得多,但要说精,唐寅是真的把刀练到出神入化了!”

“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一个劲帮唐寅说话!”

“我……”

一直玩弄手机的褚博,突然抬起头来,大声说道:“出凯!出凯啊!想什么呢?!”

在楼梯口那边,有三名虎龙队的成员正坐在地上玩扑克。

其中一人转回头,指着手中的K,大声问道:“博哥,是出凯吗?”

坐在一旁的杀手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褚博,他这里距离打扑克的人那边,至少有二十米远,而且楼内黑暗,这么远他都能看清楚对方手里的扑克牌?

而且他一直都在低着头摆弄手机,又是什么时候看他们玩扑克的?

褚博翻了翻白眼,说道:“对啊,外面没王了,又没尖没二了,凯是最大的!”

“哦!”那人应了一声,把手中的K抽出来,狠狠摔在地上,说道:“凯!”

“炸弹!四个五!”

“我操!”那人立刻回头大声嚷嚷道:“博哥,外面还有炸弹啊!”

褚博耸耸肩,立刻垂下头,继续摆弄手机,同时嘟嘟囔囔的低声嘀咕道:“谁知道炸弹藏那么深啊,这他妈的是深水炸弹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