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

袭击

“波哥,最近忙什么呢?”

“小褚?”刘波看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不确定地问道。

“是我,我刚换了手机号码。”电话那边的褚博笑呵呵地说道。

“你还问我在忙什么,我倒想问问你在忙什么,我可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

“最近给自己放了个假,这事我跟东哥说过了。”

“假期结束了?”

“该结束了。”

“嗯。”

“波哥,你还没说最近在忙什么呢!”

“前几天,有批杀手暗算东哥,这事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

“我最近就在调查这批杀手。”

“有眉目了?”

“有点眉目了。”

“波哥,说来听听。”

“你想插手?这事不归你管,老森那边已经准备去处理了,你插手,就是去添乱。”

“波哥,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最好。”

“波哥,你到底调查出什么眉目了嘛!?”

“那批杀手落脚的地方,已经查出来了,至于背后是什么人在指使,也查得差不多了。”

“波哥,杀手落脚的地方在哪?”

“我已经说过了,这事不需要你们龙虎队插手。”

“波哥,我也说了,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

“他们住在东郊新港路的一栋烂尾楼……”刘波说出具体的地址,而后再次提醒道:“小褚,我可警告你,这事不该你们管,如果你惹出了麻烦,可吃不了兜着走。”

“知道了,波哥,改天我请你喝酒。先这样。”说完,褚博快速地挂断电话。这世上,能让他怕的事不多,刘波的唠叨就是那不多的事中的一件。

龙虎队是刘波一手带出来的,论辈分,褚博还得叫他一声师父呢。

车内,还坐有两名和褚博年纪相仿的青年,一位名叫张剑,一位名叫马腾,他俩都是龙虎队中的佼佼者,平日里和褚博的关系也最好。

等褚博挂了电话,张剑嘟嘟囔囔地说道:“人家根本就不想用我们,博哥你还厚着脸皮去打听什么消息?简直把龙虎队的人都丢尽了。”

“你懂个屁!”褚博白了他一眼,问道:“你知不知道社团养我们每年得花多少钱?”如果龙虎队什么都不做,什么作用都没有,什么贡献都不出,社团还凭什么养着他们?

张剑眨眨眼睛,真就好奇地问道:“博哥,社团每年养我们花多少钱啊?”

妈的!褚博抓了抓头发,反问道:“你觉得社团每年花多少钱养我们,这是我要说的重点吗?”重点是他们得去做事!什么事都不做,哪怕社团只花一分钱养他们也是多余的。

张剑呆呆地问道:“那……那博哥想说的重点是……”

“是你妹啊!老马,停车,赶快把他给我拉出去枪毙十次!”

“……”

“……”

褚博不再看他,低头摆弄手机,群发出一条信息。

他看了看手表,说道:“回公司。”

褚博说的公司,是龙虎队在S市的据点,表面上是洪天集团旗下的一家物流公司。

洪天集团本是南洪门旗下产业,南北洪门合并之后,洪天集团也和洪武集团合二为一,只不过在名称上,洪天集团和洪武集团仍是分开的,实际上,两家集团已是一家,至少是由同一老板在幕后掌管。

褚博三人到公司时,公司里已经到了十多号人,见到褚博,众人齐声说道:“博哥!”

“今晚,我们有事做。”褚博向众人点了下头,说道:“不久前,有批杀手找东哥的麻烦,这个活儿,我接了。”

“终于有事做了,我还以为社团已经不要我们了呢!”

褚博看看说话的那名青年,再瞧瞧其他众人,耸了耸肩,慢悠悠地说道:“如果有哪位兄弟觉得比我更适合掌管龙虎队,可以去和东哥提,我没有意见。”

刚才说话的那名青年摆摆手,嬉皮笑脸地说道:“博哥,我可没这个意思,是你扔下兄弟们好几个月,不闻不问的,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了,还不能让兄弟们发发牢骚啊!”

“牢骚发完了没?”

“发完了。”

“那好,说正经事。”龙虎队的人都是从同一个训练营里出来的师兄弟,彼此之间的关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说起话来也都很随性,直来直去,没有太多的顾虑。

褚博说道:“东郊新港路附近是不是有栋烂尾楼?”

“那里是有烂尾楼,楼已经建完好几年了,不过好像是占地面积超标,房产证迟迟办不下来,直到现在也没人入住。”

“就是那了!”

“博哥是说,暗算东哥的杀手现在都藏在哪里?”

“是。”

“这消息可靠吗?”

“暗组给的消息,你们说可不可靠?”

众人不再多问。张剑说道:“博哥,今晚就动手?”

“嗯,今晚我们自己干!都记住,留活口,但一个人也不能放跑。”

“明白。”

当天晚上,深夜,以褚博为首的龙虎队人员,分乘坐四辆面包车,去往东郊。

快到新港路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家便利店,褚博让开车的兄弟停车。他从面包车里跳出去,快步走进便利店,出来时,他手中提着两打的啤酒。

等他坐回到车内,车里的众人都笑了,说道:“博哥,这是准备等会请大伙喝酒庆祝吗?”

褚博笑了笑,没有多言。

“博哥,这几个月都在忙什么?”

“听说博哥去上夜校了。”

“去夜校干嘛?”

“泡妞方便点吧!”

“哈哈——”

褚博一言不发,听着兄弟们拿自己开刷,他嘴角只微微挑了挑。

汽车上到新港路后,张剑从车椅下拉出一只帆布兜,打开,里面装的全是小刷子和胶水。

“接着!”张剑把小刷子和胶水分发下去。

褚博接过一套,拧开胶水的盖子,用小刷子在胶水中蘸了蘸,然后不紧不慢地涂在手上。其他的人也都一样,拿着小刷子,把胶水一遍一遍的涂抹在掌心。

“听说东哥准备去台湾,也不知道能不能带上我们?”

“想去?”褚博扬起眉毛。

“当然想去了。”

“把这次的活儿干好,就有机会去了。”

“博哥,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打算,才突然回来的?”

褚博一笑,说道:“闲得太久,觉得空虚,就回来了。”

“泡妞没有和我们这些兄弟在一起有意思吧?”一名青年笑嘻嘻地问道。

“确实。”褚博喃喃嘀咕了一句。

很快,四辆面包车抵达了目的地附近,而后开下公路,停在一隐蔽之处。

紧接着,车门齐开,二十名龙虎队成员分从四辆面包车里出来。

有几人从面包车内拿出皮箱和帆布包,打开皮箱,里面装的全是各种设备,蓝牙式对讲机、夜视镜等等,打开帆布包,里面装的是长短不一的枪械、手雷、军用匕首等。

不需要旁人命令他们做什么,现场没有一人开口说话,只有哗哗啦啦的佩戴装备声。

人们脱下外衣,换成统一的黑色劲装,脱掉鞋子,换上军靴,然后又戴上黑色的头套、护膝、护肘以及防弹背心,浑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

服装换完之后,开始佩戴装备,对讲机、夜视镜一一在头上固定好,热成像仪开启检验,全部设备确认无误,最后一步,配装武器。

一时间,反复拉膛、退弹夹、上弹夹的脆响之声不绝于耳,验枪完毕后,人们方把长短枪一一挂在身上。

只转眼的工夫,二十名看上去流里流气的青年,摇身一变,已成为一支全副武器的‘特种部队’。从头到尾,皆无人说话,只是众人的周围,都弥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当年打造龙虎队,文东会可是花费了重金,龙虎队的武器装备,完全是按照特种部队的标准配备的,就先进程度而言,连血杀也比不上他们。

褚博把自己身上的装备都检查完,向众人伸出了大拇指。其余人等,也都纷纷伸出了大拇指,确认自己已经准备妥当。

见状,褚博握起拳头,上下移动,示意众人行动。

他们一行人,健步如飞的向烂尾楼那边跑了过去。

快到近前的时候,褚博向后挥手,示意众人停下来。人们蹲在阴影处,默默地观察前方的那栋楼房。楼房早已经建完,只是内部没有装修,楼体也没有安装门窗。

褚博回头看眼手持热成像仪的青年,向他点点头。

那名青年匍匐前进,渐渐接近楼体。等靠近的差不多了,他把热成像仪打开,缓缓扫描楼体的内部。等了一会,他爬回到褚博等人近前,先是五指弯曲,然后又弯曲拇指和食指。

他用的是军事手语,五指弯曲代表着十,拇指扣住食指,令三根手指并拢伸直,代表的是九。看过他的手语,众人都明白了,楼内有十九人。

褚博伸出两根手指,左右摇晃,示意众人,两队前进,分从楼前和楼后,同时向里进攻。

龙虎队众人齐齐举拳,表示自己明白。

人们分成两队,一队由张剑率领,一队由马腾率领,张剑队埋伏在楼前待命,马腾队则绕行到楼后。

三十秒钟过后,人们的耳机里传来褚博低沉的命令声:“行动!”

一声令下,两队龙虎队成员,全部向楼内攻了进去。

张剑队这边,走在最前面的青年速度极快,正要从正门突入,跟在他背后的张剑手疾眼快,一把把他的肩头抓住。

那名青年不解地回头看着他,张剑目光低垂,向他的脚下扬扬下巴。

那名青年低头细看,这才发现,原来楼房的正门这里,地面上方横着一根细细的钢丝,见状,他立刻明白是什么了,他默不作声地蹲下身形,顺着钢丝,摸到门框后侧,在那里,固定着三颗手雷。

他小心翼翼的把钢丝从手雷的引信上解开,而后,张剑快步越过他,冲进楼内。听闻脚步声,一名正在楼内睡觉的壮汉猛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并顺手把身边的AK步枪端起。

张剑第一时间扣动扳机,没有枪声,只有扑的一声闷响,子弹从消音器内射出,精准地打在那名壮汉持枪的手腕处。

“啊——”壮汉痛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手中的AK步枪也被甩出好远。

他的叫声,立刻惊醒了楼内的众人,人们纷纷从地上爬起,可是他们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只隐约看到一条条的黑影从外面蹿了进来,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枪火在楼内乍现。

有的人手腕中枪,有的人大腿中枪,十几名壮汉,无一幸免,全部被子弹击中,但却无一人被打死,中弹的部位都不是要害。

人们扑倒在地上,死命的哀嚎。

张剑一队,理都没理倒在地上的众人,率领众队员,快速向楼上突进。

他们刚冲上二楼,里面便传来数把AK步枪连续的射击声。

哒哒哒!

子弹横扫过来,张剑等人就地卧倒,各找掩体躲藏,而后开枪还击。

双方你来我往的对射,不时有人中弹倒地。

就在张剑等人以为二楼的敌人已被清理的差不多时,从楼上又冲下来大批的持枪杀手。

张剑暗皱眉头,通过对讲机,说道:“阿华,你是怎么测的?不是说只有十九人吗?这他妈的二十九人都不止了!”

“肯定是有人藏在楼顶上,热成像仪测不了那么远!”

“操!什么破烂东西,扔了算了!”张剑骂了一声,端起微冲,从掩体后探出头,开枪向对面扫射。

就在双方在二楼这里打的不可开交之时,从二楼的窗外穿突然闪进来一条黑影,动作之快,仿佛猎豹一般。

他一个飞扑便到了一名持枪大汉的近前,那人下意识地调转枪口,要向他射击,他抡腿扫出一脚,正中对方手中的AK步枪,步枪脱手而飞,他向前近身,一拳击中对方的鼻梁,鼻梁骨塌陷的脆响声清晰可闻。

又是一脚侧踢出去,那名大汉的身躯向后倒飞,撞在楼内大厅的柱子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附近的两名大汉怒吼着,向他开枪扫射。他就地翻滚,轱辘到另一根石柱后。啪啪啪!子弹打在石柱上,噼啪作响。

他倚靠着石柱而站,眼中毫无惊慌之色,反问还闪现出精亮的光彩。他,正是褚博。

二楼杀手的火力几乎都集中在他这边,把他躲避的那根石柱,打得千疮百孔,墙皮一层层的掉落下来。

褚博嘴角扬起,从口袋中摸出几灌啤酒。趁着对方的齐射告一段落时,几只易拉罐从石柱后面轱辘出来。

众杀手还以为轱辘过来的是手雷,心头大骇,纷纷闪躲,等易拉罐停下来后,人们定睛再看,鼻子都差点气歪了,那哪是什么手雷,而是几罐青岛啤酒。

人们正要继续向褚博隐蔽的哪根石柱射击,褚博已先一步从石柱后面窜了出来,他手持双枪,连续射击,他打的目标可不是杀手,而是地上的几罐啤酒。

啤酒在刚才的翻滚中已经充足了气,现在被子弹击中,里面的酒水立刻喷射出来,一名躲在石柱后的杀手被喷出的啤酒溅了满脸,他下意识地去揉自己的眼睛,也就在这瞬间,褚博快如闪电般闪到他的近前,一枪把抡出,正击在他的太阳穴上。

啪!那人的身子都被打得横飞出去,落地后,当场晕死过去。褚博片刻都未停顿,身形如电,又向另一名杀手冲了过去。

人未到,拳先至,他倒握着双枪,以枪把当拳头来用,直击对方的面门,那人下意识地侧身闪躲,同时端起步枪,哒哒哒,连开三枪。

他快,褚博更快,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褚博的身形已然蹲了下去,躲避开迎面飞来的子弹同时,他顺势一拳直击出去,重重地打在对方的肚子上。

后者踉跄而退,下意识地惊叫道:“少林长拳!”

褚博也不接话,三步并成两步,追上对方,上面虚晃一拳,下面侧踢一脚,踹中杀手的软肋,伴随着肋骨的折断声,那名杀手当场便站不起来了,身子在地上佝偻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