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8):做个了断吧!

8 了断

数日后。

唐寅带着墨镜,开着一辆出租车,停在闹市区的路边。

他坐在车内,无所事事地翻看着报纸。时间漫长,难以打发,他把报纸缝隙中的公告栏都看了一遍。

看看车外的天色,他打了个呵欠,放下报纸,脑袋向后倚靠,微微眯缝起眼睛。

天近傍晚。

唐寅依旧坐在车内,慢悠悠地喝着矿泉水。这时,出租车的后门打开,从外面坐进来两名年轻漂亮的姑娘。年纪都不大,穿着也青春时尚。

其中一名姑娘开口说道:“师父,去人民广场。”

师父……

唐寅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在心里默默地嘀咕了一声。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头也没回地说道:“对不起,八戒,为师正在等人。”

“……”坐在后排,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两个小女生,听闻唐寅的回话,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刚才开口说话的那名女生总算是反应过来,小脸气得通红,指着唐寅的后脑勺大叫道:“你……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唐寅差点笑出声来,说他全家都是猪这一点,他很赞同。

她正气急败坏地叫骂着,唐寅突然抬起手来,将车门推开,沉默无语地从车内走了出去。

“喂!你要去哪?我说你这个人,你到底还开不开车了?”

唐寅对身后叽叽喳喳的叫声置若罔闻,径直地向马路对面走过去。

在马路的对面,一座大厦的门内走出来一名中年人,在其背后,还跟着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

两名大汉护着中年人,走到路边的一辆轿车前,其中一人拉开车门,中年人弯着腰身,坐了进去。

这时,唐寅已穿过马路,来到轿车的另一侧,他拉了拉车门,里面有上锁,未能把车门拉开。

听闻动静,那名正要关闭车门的大汉不由得一愣,看向唐寅,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啊?”

唐寅嘴角上扬,身形一跃而起,横滑过轿车的车顶,顺势一脚踢出,正蹬在那名大汉的面颊上。

啪!这一脚踹得结实,大汉闷哼一声,双手掩面,踉跄后退,鲜血顺着手指的缝隙流淌出来。

另一名大汉惊叫出声,回手正要摸向后腰,已然从车顶滑落下来的唐寅站于他的面前,出手如电,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向下用力一拉,与此同时,膝盖上提,猛的向上一顶。

啪!

这一记势大力沉的膝击,把大汉的鼻梁骨都垫碎,后者声都没吭一下,当场晕死过去。

坐在车内的中年人意识到不好,正要关闭车门,就听咔的一声,从车门缝隙中插进来一把弯刀,把关闭的车门挡住。

紧接着,车门被打开,唐寅的笑脸浮现在中年人的眼前。他笑吟吟地问道:“江源?”

“你……你是谁?我……我不认识你,你……你想要钱的话我我我可以给你……”

“我只要你的命!”唐寅说话的同时,扬起持刀的手臂,向车内连刺。一道道的血箭在车内喷射,溅在车椅上,溅射在车窗上,将车内的一切染得猩红。

中年人身上都不知道被插了多少刀,整个人躺在车椅上,如同血葫芦似的,已然不成人形。

唐寅把弯刀上的鲜血在中年人的衣服上蹭了蹭,伸手入怀,抽出一张纸条,直接拍在尸体的脑门上。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杀人者,唐寅!

他收刀入鞘,身子退出轿车,这时候,刚才被他踹了一脚的大汉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唐寅随手挥出一记手刀,击在他的脖颈上,后者眼前一黑,扑倒在地,晕死过去。

完全不理会周围行人目瞪口呆的注视,唐寅大摇大摆、不慌不忙地穿过马路,回到出租车上。

他摘掉墨镜,回头对那两名年轻的姑娘一笑,问道:“去人民广场是吗?十分钟。”说话之间,他启动汽车,挂上档位,脚踩油门,驾驶着出租车窜了出去。

在汽车开走后不久,大街上才响起人们一连串的尖叫声。

“你……你是杀手?”坐在后面的两名女生吃惊地看着他。

唐寅回头笑问道:“要签名吗?”

看着他俊美的笑脸,两名女生一时间都有些恍惚,其中那位刚才还对他破口大骂的姑娘下意识地问道:“可……可以吗?”

他咯咯地笑了起来。

十分钟后。

两个小姑娘安然无恙地站起人民广场的路边,其中的一个女生手里还拿起一只笔记本,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唐寅’二字。

她二人呆呆地望着车来车往的街道,虽然唐寅驾驶的出租车早已消失得无影踪,但她俩却久久回不过来神。

唐寅,风一样的男子。

江源被唐寅杀死在自家公司的大门口,这事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凡是与东家有交往的商人、黑道中人,纷纷切断了与东家的往来。

倚靠着东家,的确可以赚到大钱,但赚钱固然重要,若是没了性命,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东家的势力那么大,根基那么深,都拿唐寅毫无办法,何况是自己?

现在和东家来往,等于是和唐寅过不去,也等于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没有人会蠢到去这么干。

曾经风光无限的东家,只因为唐寅的一句话,开始迅速萧条没落,无人再敢与东家发生任何的瓜葛,东方宁现在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

他的儿子死了,儿媳死了,小孙子也死了,就连老伴都躲藏到国外,他手底下的那些人,那些时时刻刻都把忠心挂在嘴边的兄弟们,散的散,跑的跑,逃的逃,一个都没有留下。

现在他终于有些明白了,唐寅只是一个人,为何会让全国那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忌惮三分。

惹上了唐寅,就好像惹上一只凶灵,他会无声无息地在你身边盘旋、环绕,你看不到他,他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你,然后无声无息地斩断你身边的一切,杀光你身边的所有亲友。

对此,东方宁无能为力。

他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他失去的反而越来越多。

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别墅的大厅里。

他拿起电话,一下一顿地拨打出一串电话号码。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

他嗓音沙哑地问道:“唐寅?”

“是。”话筒里传来似笑非笑地话音。

“东方宁。”

“久违了。”

“你如何才肯放手?”

“等你死了,我自然也就放手了。”

“我东家给你偿的人命已经够多了!”东方宁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那些是我自己索取回来的,而不是你偿还给我的,这个区别很大。东先生。”

“你一定要让我死?”

“能和自己的家人去团聚,难道,这不好吗?”

“今天下午五点,我在银沙滩等你,我们之间,做个了断。”

“好,不见不散。”

银沙滩。

五点。

海边没有游人,只有东方宁一个人,形单影孤地站在海边的沙滩上。

夕阳西落,阳光映射在海面上,银茫茫的一片,仿佛与地上的银沙融为一体。

傍晚的海边,风很大,吹在身上,凉飕飕的。东方宁也感觉有些冷,下意识地紧紧身上笔挺的西装。

身体的冷,没有心冷。

沙、沙、沙!

随着脚步声,一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当两人还相距七八米远的时候,东方宁冷冷开口道:“站住。”

那人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东方宁仔细打量着对方,一字一顿地问道:“你就是唐寅?”

那人本就上扬的嘴角,又向上挑了挑,语气慵懒,慢悠悠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

东方宁点点头。原来他就是唐寅。他有些失望,唐寅比他想象中要年轻,也比他想象中的要俊美,并不像凶灵,恶魔。

他伸手入怀,从衣襟内,缓缓抽出一把手枪,上膛。他深深吸口气,幽幽说道:“一直听说,唐寅的刀,比枪还快,我从来不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你相信吗?”

“信与不信,试试之后就知道了。”他含笑说道。

“很好,我正有此意。”东方宁深吸口气,身子自然而然地绷直,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的青年。

如果换成旁人,他现在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直接把对方毙于枪下,但现在他面对的是唐寅,他没有把握。

青年的身子微微前倾,缓缓开口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东方宁握紧枪把的手心里,渗出冷汗,他没有开口回答,他的回答是,猛然把手中枪抬了起来,枪口直指向对方。

在他举枪的瞬间,青年的腰身躬起,上身前弯,双脚用力一蹬地面,向前急冲了出去。

这里是沙滩,不管唐寅的速度有多快,多少还是会受到些影响,这也正是东方宁把见面地点选择在银沙滩的原因。

可惜,对于唐寅而言,这些外在因素给予他的影响,微乎其微。

——他拥有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

在他前冲的同时,眼睛紧盯着对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头,任何细微的变化,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拥有如猎豹般迅猛的速度。

当他全速冲刺的时候,地面上的沙滩似乎对他毫无影响,速度之快,像风,又像是一支离弦箭。

——他拥有如狡兔般敏锐的反应。

在东方宁扣动扳机的同时,他的身子向斜前方窜了出去。突然的变向,使得射出枪膛的子弹与他擦肩而过。

——他拥有如猛虎扑食般的凶狠。

呈S形的奔跑路线,瞬间来到东方宁的近前,他背于身后的双手,不知何时已多出两把弯刀,身形于东方宁的面前一闪而过。

他的身子在原地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回旋,与东方宁并肩而站。

东方宁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拔的刀,也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的刀,更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收的刀。好像唐寅打从一开始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种感觉,那就是快,好快的刀!

啪。

东方宁持枪的手,齐腕而断。断手和手枪,一并掉落在地上。

他身子摇晃几下,噗通一声,跪坐在地,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

而随着他身子的前倾,脑袋竟然从肩膀上脱落下来。短颈处之光滑,仿佛被一道激光扫过似的。鲜血扑的一下,喷射出去好远。

地面的银色,被染成了红沙。

相距七、八米远的距离,他仅仅开出了一枪,而唐寅,也只给他开出一枪的机会。

这,就是唐寅的快刀。

不仅是刀快,他的身法更快。快得出人意料,也快得让人无能为力。

唐寅没有多看地上的尸体一眼,望向渐渐落下海平面的夕阳,喃喃说道:“夕阳西下,断肠人,也该回家了。”

说完话,他身形一转,迈步向来时路走回去,与此同时,他从口袋中抽出手机,拨打电话。

“银沙滩,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