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5):大开杀戒

5 交易

葵花街。中段。

一辆装载着集装箱的大货车停在那里。

唐寅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

咔!停在货车后的一辆轿车,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富态的中年人,笑容可掬,满脸和气。

“哎呀,唐先生,稀客、稀客。”中年人一溜小跑地迎到唐寅近前,点头又哈腰。

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见唐寅身上有血迹,中年人快步走到后备箱,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套阿玛尼的西装,含笑递上前去。

他目光低垂,嘴角扬起,说道:“你们的服务还挺周到的。”

“应该的,应该的,唐先生可是我们的VIP贵宾,能为唐先生服务,是我的荣幸。”

说话之间,二人走到集装箱的近前,中年人拍了拍集装箱的小门。

很快,小门打开,中年人侧了侧身,赔笑道:“唐先生,请。”

唐寅只微微一晃身,人已跳了进去。

里面有塑料帘帐,挑开。

枪,很多的枪。

在集装箱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长短枪。地上成排的木箱子里,也都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枪械。整个集装箱的内部,就像是一间武器库。

中年人吃力地爬上集装箱,把箱门关上,锁死。他满脸堆笑地问道:“唐先生这次需要什么?”

“重机枪、自动步枪、冲锋枪、手枪,还有TNT。”唐寅从不多说废话。

“唐先生准备去打仗?”

唐寅转头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身上没有钱,可以赊账吗?”

“当然可以。唐先生在我们这里的记录,可是三甲级的信誉。”

他不再说话,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换上中年人给他的那套西装。

还算合身。

“半个钟头后,到日月宾馆收钱。”

“没问题。唐先生。”

“钥匙。”

“呃……”

“外面的车钥匙。”

中年人反应过来,把那辆大众轿车的车钥匙递给唐寅,赔笑道:“这辆车,可以算我们免费……”

他话还没说完,唐寅已推开集装箱的门,跳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把我要的,装进后备箱里。”

日月宾馆,东家的产业之一,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里,这家四层楼的宾馆显得破旧,老土,毫不起眼。

但宾馆的生意一直很好,宾馆四周的停车场,长年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名车。

知情的人都清楚,宾馆只是个幌子,在宾馆的地下,暗藏着一座豪华的地下赌场,而且还是一间安全运营达七、八年之久,在圈内知名度极高的赌场。

东家的赌场,在赌圈里,是安全、可靠,值得信赖的代名词。

唐寅以前来过这里,对这里并不陌生。

他提着一只黑色的旅行包,大摇大摆地走进宾馆内。

大堂的前台接待,无精打采地坐在桌台后面,看了他一眼,问道:“先生,住宿吗?”

唐寅没有理他,径直地向前走去。

接待皱了皱眉头,大声说道:“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吗?”

依旧没有任何的回答,他已走到楼梯间处。

接待气恼地一拍桌子,从桌台后绕了出来,快步追上唐寅,抬手抓住他的肩膀,说道:“我他妈的跟你说话……”

唐寅扭转回身的同时,抓住对方的手腕,也没见他如何用力,只向外一掰,咔,骨头的断裂声传出,接待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噗。他随意的一挥手,一记手刀砍在对方的脖颈处。

接待的叫声戛然而止,他手捂着自己的脖子,难以置信地看着唐寅,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他倚靠着墙壁,缓缓滑坐到地上,双腿急剧地抽搐几下,人便没了动静。

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唐寅走进楼梯间,没有上楼,而是向楼下走去。

走到地下,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昏暗的走廊,在走廊里,还站着两名彪形大汉。

看到唐寅,两人同是一愣,其中一人面无表情地说道:“请出示你的会员卡。”

唐寅走上前去,手臂微微一晃,他的手中多出的不是会员卡,而是月牙状的弯刀。

沙!

弯刀的锋芒在大汉的脖颈处无情地滑过,鲜血喷射而出。

另一名大汉大惊失色,回手正要从后腰拔枪,唐寅一个箭步窜到他 近前,速度之快,仿佛猛虎扑食,弯刀的刀尖由对方的胸口刺入,在他后心探出。

拔刀,甩掉血水,收刀。唐寅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走到走廊尽头,在一扇铁门前停下,扔掉手中提着的帆布包,打开拉链,从里面取出粘性的TNT炸药,快速地拍在铁门四周的门框上。在TNT上,插好引线,他提起帆布包,退后,一直退到拐角处,拿出引爆器,犹豫都未犹豫,直接按下引爆开关。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TNT爆炸,厚重的铁门当场被炸得变了形,在走廊里弹飞出去多远。

唐寅提着帆布包,一步步地穿过尘土飞扬的走廊,走进赌场之内。

这座地下赌场,不仅面积大,而且装修得金碧辉煌,仿佛宫殿,尤其是里面巨大的水晶灯,占据了大半个棚顶,不知用多少只小水晶灯组成。

偌大的赌场内,聚集有上百名之多的男男女女,人们都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惊呆了,目光发直地看向站在赌场门口的唐寅。

“你们,只有十秒钟离开的时间。”说着话,他把手中的帆布包放下,蹲下身形,从里面端出一把赫克勒重机枪,然后不紧不慢地又翻出一只沉重的大弹匣,挂在重机枪的枪身上。

拉动枪栓,打开保险。他举目看向赌场内惊呆吓傻的众人,不紧不慢地说道:“还有五秒。”

“四、三、二、一。时间到。”他嘴角扬起,挂着灿烂的笑容。

唐寅站起身形,单臂用力,把重机枪端起,毫无预兆,对准赌场内的男男女女们,扣动了扳机。

嘟嘟嘟嘟嘟——

重机枪的枪口喷射出死亡的火焰。

子弹从枪膛内不断地喷射出去,打进人群里,穿透人们的身体,杀戮着机枪射程之内的一切生命。

华丽的衣裳,阻挡不住子弹的穿透。

赌场内的惨叫声、尖叫声,连成一片,被打成马蜂窝的尸体,一具接着一具地扑倒在地上。

咔!咔!咔!

直至弹匣内的子弹全部打光,恐怖的重机枪扫射声才告一段落。枪筒都已被打红,冒着股股的青烟。

唐寅扔掉重机枪,迈步向前走去。地上,横七竖八全是尸体。

不远处的赌桌下面,突然站起一名黑衣大汉,拿着手枪,向唐寅射击。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唐寅的身子已然蹲了下去。

数颗子弹从他头顶上方呼啸而过。他猫着腰,四肢着地,几乎是在地上爬行,但速度之快,仿佛猎豹。

黑衣大汉连开数枪,但唐寅在他面前已不见了踪迹。

他正四处搜寻的时候,突然感觉双腿一震剧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等他摔倒地上才发现,自己的两只小腿还站在原地,断口之光滑,仿佛镜面一般。

“啊——”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桌下窜出的唐寅干脆利落的一刀刺下,插进他的喉咙。

“我操你妈的,谁敢到东家的场子闹事?”十数名黑衣大汉从赌场的里端冲了出来,向四周观望。

唐寅慢慢站起身形,在他的手中,还提着两把滴血的弯刀。

在他的周围,全是尸体,他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尸体当中,眼中闪烁着嗜血又兴奋的光彩,嘴角高高扬起,露出森白的牙齿,看上去,他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要屠戮世间的一切。

这就是唐寅,只需一人,就能征服一切的男人。

“唐……唐……他是唐寅!”众黑衣人当中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一声,人们齐刷刷地端起手枪,正要开火,但忽觉得眼前一花,唐寅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人呢?

呼啦啦!就在众人暗暗吃惊的时候,忽然位于他们附近的一张赌桌竖立起来,众人想都没想,齐齐向那面竖立起来的赌桌开火射击。砰、砰、砰!枪声密集又持续,响成了一团。

赌桌的桌面被打得全是窟窿眼,木屑横飞。

咔咔咔!众人打光了枪中的所有子弹,刚要更换弹夹,猛然间,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一条黑影在赌桌的后面窜出,把千疮百孔的桌面撞出个大圆窟窿。

黑影的速度之快,好似离弦箭。一瞬间就到了众黑衣人的近前。

现场看不到别的,只能看到一道道的刀光闪现,还有一道道的血光喷射。

十几名大汉,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内,全部倒在血泊当中,每一个人的身上,伤口都不少于五处,而且,几乎全部都是喉咙被割断,胸腹被剖开,鲜血和内脏流淌在地上,汇聚。

唐寅提着双刀,站在尸体的正中央,歪了歪脖子,颈骨发出嘎嘎的脆响声。

他伸了伸筋骨,提着弯刀,走进赌场的后场。里面有监控室,还有赌场的金库。

他刚走进监控室,迎面便有一人开枪射击,他的脑袋向旁猛然一偏,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太阳穴掠过,不等对方再开第二枪,他手中的一把弯刀已经飞了出去。

噗!

弯刀正中对方的眉心,那名持枪的大汉再无开二枪的机会。

唐寅扫视左右,看着瘫坐在地上,哆嗦成一团的一名中年人,他身边还有两个年轻貌美的女郎,他笑呵呵地走上前去,来到中年人近前,蹲下身形,说道:“打开。”

明白他说的打开是何意,中年人脸色惨白,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宁哥知道,会……会杀了我的……”

唐寅没有多余的废话,手中刀只随意地向外一扬。噗!缩在一旁的一名妙龄女郎,身子还缩坐在地上,脑袋已从脖颈上滚落下去。

“啊——”另一名妙龄女郎发出刺耳的尖叫。

唐寅厌恶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一刀刺了过去。噗!刀锋插进那名女郎的嘴巴,刀尖在其后脑探出,尖叫声消失了,现场一片死寂。

他慢慢把弯刀抽出来,在中年人的脸颊上蹭了蹭刀面上的血迹,再次说道:“打开。”

两个活生生的香艳姑娘,就这么在自己面前,一个被劈下脑袋,一个被刺穿头颅,此时此刻,中年人已吓得尿了裤子。

不是人,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个人!

他再不敢多说一个字的废话,颤巍巍地站起身形,拿出钥匙,把监控室里端的金库门门锁打开,又对好密码,把金库门缓缓拉开。

金库不大,里面摆放着一张点钞用的桌台,上面还有几台点钞机,在墙壁上,有两只保险柜。唐寅向中年人扬扬头。后者不敢怠慢,咧着大嘴,带着哭音,把两只保险柜全部打开。

在保险柜里,装着的全是花花绿绿的钞票。这不是数以百万记,而是数以千万记。

日月宾馆这间地下赌场,还是东家的地下金库,里面藏着东家的黑钱。

打蛇打七寸,要和东家干,既然要打它的要害。

这是唐寅选择日月宾馆的原因。

“啧啧!”随着一阵咋舌声,在葵花街与唐寅做交易的那名中年人走了进来,满地尸体,血流成河,在他眼中,却仿佛一件轻松平常的事。

他的脸上依旧堆满和善的笑容,搓着双手,走到唐寅的面前,点头哈腰地赔笑道:“哎呀,唐先生,这次怎么搞得这么惨烈嘛。”

唐寅并不喜欢这个中年人,感觉他和他背后的组织,就像是秃鹫,专以腐肉为生。

他向金库内努努嘴,说道:“你的钱。”

“好好好,唐先生果然是讲信誉的人,如果我们之间再多几次这样的生意,唐先生的信誉记录,就能生到五甲了……”

“拿好你的钱。”

“是是是!”中年人满脸堆笑,向后面跟着的几名大汉甩下头。

众大汉将早已准备好的袋子拿出来,打开,然后把保险柜里的现金,边查捆数,边一一装进袋子里。

中年人目光一转,看到赌场的中年经理,他不满地嘀咕道:“这里怎么还有一个碍眼的……”

他话未说完,唐寅的刀已经甩了过去。

刀光现,血光见。

“没有了。”唐寅嘴角扬着,柔声说道。

中年人搓着手,笑盈盈地说道:“唐先生这次的消费,总共是五十万,如果这里需要我们进行清理的话,需再加五十万。”

“嗯。”

几名大汉提着装满现金的袋子,从金库里走出来,其中一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总共八千万。”

中年人点下头,对唐寅继续含笑说道:“如果唐先生需要把钱洗白的话,我们会扣除百分之三十的手续费,也就是两千四百万,再加上先前的 一百万消费,总共是两千五百万。唐先生,您看……”

唐寅面带着微笑,迈步向外走去,走到监控室门口的时候,他方轻轻吐出两个字:“可以。”

中年人向唐寅的背影深施一礼,含笑说道:“三日之内,我们会把五千五百万的银行卡,专程送到唐先生的府上。能与唐先生合作,是本公司的荣幸,希望唐先生下次继续光临。”

不管唐寅听没听到,他得先把‘本公司’的口号说完,干这一行,干的就是口碑,超一流的服务态度。

人家吃肉,他们喝汤,在道上,他们的名字统一叫——中间人。

有兄弟问东心雷:“雷哥,唐寅是你的朋友吗?”

东心雷撇了撇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最难交,一种是心理阴暗的人,一种是整天把笑容挂在脸上的人,而唐寅,两点都占了,他这个人,很难交,他不是我的朋友。”

“雷哥,那……唐寅他有朋友吗?”

“有一个。”

“谁啊?”

“东哥。”东心雷笑道。

“……”

谢文东和唐寅会成为朋友这件事,东心雷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是为什么。

如果说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可唐寅他算是个狗屁英雄,他就是个大变态,心理扭曲的疯子。思前想后,东心雷总结出一点:不愿与之做敌人,那么,就和他做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