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1):当唐寅琢磨起了娶妻生子……

1 甜蜜

三十而立。

他已接近而立之年,他琢磨着自己也该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了。

可是,仔细想想,生养孩子,多麻烦的一件事,他最怕麻烦。

Z区,双语幼儿园。

这段日子,在这间幼儿园的大门口,每到早上上学和晚上放学的时候,都能看到一位英俊又帅气的青年站在那里。

浓眉虎目,鼻梁高挺,五官深刻,俊美异常,又英气逼人,不次于任何一位当红的男明星,无论谁从他附近走过,都会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更令人赏心悦目的是,他嘴角天生上弯,长着一副和善的笑面,即便是他板着脸,看上去也像是在微笑,只不过在他的笑脸下,透出来的却是一股阴冷逼人的邪气。

出来了。

一位五岁左右的小男孩被幼儿园的阿姨领着,兴奋地跑出幼儿园的大门,扑进一位少妇的怀中,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

唐寅注意这对母子已经很久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月。

这个孩子,他看着不别扭,至于那位年轻的母亲,他说不清楚她是漂亮还是不漂亮,那也不重要,总之,他看着顺眼。

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看着顺眼的女人实在不多。

最关键的一点是,一直以来,都是母亲单独来送孩子上学、放学,从没见过孩子的父亲出现。后来他知道,她是一位单身母亲,这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他觉得,这对母子,就是造物主为自己设计的。

他不远不近地跟着这对母子慢行。他知道,他们家就在附近,一栋不算大的二层小别墅。

他目送着母子二人回到别墅里,又站了一会,他似乎做出了决定,脚步坚定地走了过去。

他没有走进那对母子所住的别墅,而是走到相邻的一栋别墅,拉开院门,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

按了两下门铃,时间不长,一名中年男子拉开房门,狐疑又谨慎地打量着他,问道:“先生,你找谁啊?”

“找你。”唐寅笑了,笑得灿烂又无害。他抬手一拍门板,把房门完全推开,在男主人目瞪口呆之下,他走进房间里。

随意地向四周扫视了几眼,点点头,回头对男主人笑道:“这间房,我很喜欢,开个价吧。”

“开……开什么价?”

男主人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唐寅伸手入怀,从中抽出一打支票,抽出两张,向旁边的桌子上一拍,说道:“两百万,这房子,我要了。”

“你……你来买房子?我没有要卖房子,你神经病吧你,出去、出去!”男主人终于弄明白他的来意,不耐烦地把他往外赶。

他又抽出两张支票,放到桌子上,说道:“四百万,这个价位,已经超出市场价的一倍了。”

男主人傻眼了,他这栋别墅,根本不值两百万,现在有人肯出四百万来买,这简直是天下掉馅饼。

他愣住好一会,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愿意用四百万来买我这房子?”

“嗯哼。”唐寅含笑点点头。

男主人扬起头来,向楼上大声喊道:“孩子他妈,准备搬家——”

三天后。

早上。

江彩华像往常一样,出门取鲜奶,发现隔壁邻居的门口正停着一辆大货车,有工人把一台台的大家电搬下车,抬起屋子里。

她知道隔壁的邻居卖了房子,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搬进来了。

现在社会,邻里的感情都很单薄,平时碰到,也是点下头,连句话都说不上,她也不好意思多问。

她走出小院,在院门口的奶箱里拿出两瓶鲜奶,正要转身回去,忽然身后传来说话声。

“你好。”

她心头一惊,急忙转回身,只见自己的背后站着一名青年,一名不管站在哪里,都仿佛会发光的青年。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也可以生得如此俊美,笑得又如此灿烂,让人有沐浴春风之感。

她愣住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竟然盯着人家看了好久,她玉面绯红,难为情地问道:“请问,有……有什么事吗?”

青年笑吟吟地说道:“我是这里的新业主,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关照。”他热情地伸出手来。

看着他修长又白皙的手指,她呆呆地与他握了握手,下意识地说道:“你……你好。”

“一点心意,不成敬意。”唐寅背于身后的另只手伸出来,把一只打着包装的小礼盒塞进她的手里,含笑说道:“我的名字叫,唐寅。”

“我……我叫江彩华。”她本能地回道。

向她点头一笑,他没有再多逗留,迈着优雅的步伐,乐呵呵地走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江彩华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先生,我不能要你的礼物……”

唐寅转回头,说道:“只是一点心意,并不贵重。”说话之间,他还向她眨了眨眼睛。

那一刻,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诗词,回眸一笑百媚生。

回到家中,她拆开礼盒,里面是一张CD,邓丽君的甜蜜蜜专辑。

她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邓丽君的歌?是巧合吗?

这一天,江彩华认识了唐寅,可她不知道,唐寅已经认识她一个多月。

一个月后。

江宅。

叮咚!门铃只响了两声,江彩华急匆匆地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的令人发指的笑脸。

唐寅笑呵呵地晃了晃手中的红酒,说道:“彩华,不欢迎我进去吗?”

即便认识了一个月,而且一个月里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他,她还是经常会被他的俊美惊到。

“我……我正在做烤肉。”

“所以,我带来了红酒。”

“快,快进来。”

“唐叔叔!”听到唐寅的说话声,小家伙从大厅里跑出来。“唐叔叔有带中秋节礼物吗?”

“你看看!”唐寅把背于身后的另只手伸出来。

“哇,乐高玩具!”

“哈哈!”唐寅托着小家伙的腋下,把他高高抱起,小家伙哈哈地笑着,唐寅也笑得阳光灿烂。

看着一大一小玩在一起的两个人,江彩华失了神。

当她回过神时,唐寅已走到她的面前,抬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柔声说道:“彩华,我们结婚吧!”

“啊?”江彩华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他对上她不敢相信的眼神,轻声说道:“我是真的喜欢小雄,以后,我们可以不要孩子,小雄就是我的孩子,你愿意吗?”

不要孩子,是担心以后两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对小雄的爱会减少。这个男人怎会如此贴心?

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只小锦盒,打开,里面装的是一只亮晶晶的钻戒。三克拉的粉钻。即便在一线城市里,即便有钱,也不是轻易能买到的。

他清清喉咙,再次问道:“你,愿意吗?”

看到钻戒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再抑制不住,夺眶而出,哽咽着说道:“我……我配不上……”

在她眼中,唐寅是个没有缺点,趋近于完美的男人,年轻、多金,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性情又好,温柔体贴,似乎世间男人身上所具备的所有优点,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这样的男人,她无法不爱,又不敢去爱。

因为,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单身母亲。

“别。”唐寅抬手,轻轻摁住她微微开启的嘴唇,贴近她的耳边,温热地气息吐在她的耳垂上,低声说道:“其实,是我配不上你……和小雄。彩华,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把她揽在怀中,不给她拒绝的余地,他的脸埋进她的颈窝,在她的视线之外,他的嘴角慢慢扬起,邪邪的笑意,令人不寒而栗。

“我……愿……意……”

笑意浓。

她的甜意更浓,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这天以后,唐寅光明正大的搬进江彩华的家中,与母子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