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东篇 缘起完结篇

在对方要扣动扳机的瞬间,谢文东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椅子,奋力地向前甩了出去。

椅子在空中打在旋,正砸在那名杀手的身上。啪!椅子在杀手身上破碎开来,受其砸击之力,杀手的手枪脱手落地,人也仰面而倒。

谢文东三步并成两步,窜到他的近前,一走一过之间,一脚踢在对方的头侧。

嘭!随着一声闷响,那名杀手脑袋猛然向后一扬,与此同时,一道血箭喷到地板上,再看他,口鼻窜血,目光涣散,人已神志不清。

另一名躲在椅子后面的杀手怒吼一声,对准谢文东,举手就是两枪。

嘭、嘭!随着两声沉闷的枪响,谢文东应声倒地,只不过在他倒下去的刹那,一道金光从他袖口中飞射出去,精准地钉在那名杀手的喉咙处。

噗!一把金色的小刀插入杀手的脖颈,刀身没入大半,后者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但光芒从他眼中迅速流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死灰。噗通!谢文东摔落在地,手臂向回一带,把射出去的金刀收了回来。

在他胸前的衣襟上,多出两颗弹洞,只不过没有鲜血流出。他衣内有防弹衣护体,但即便如此,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连中两枪,滋味仍不好受。

躲在不远处的纪雪妍见谢文东中枪,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趴伏在他身边,带着哭腔,急声问道:“谢……谢先生,你……你怎么样?”

“死不了!”谢文东感觉胸口如同挨了两记闷锤,疼痛欲裂,并有透不过气的沉闷感。

未能纪雪妍继续询问,他猛然间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用力摁在自己的胸口上,与此同时,他另只手从地上抓起杀手遗留下的手枪,冲着一旁连开数枪。

嘭、嘭、嘭!在急促的枪声下,一名刚刚冲过来的杀手身中数弹,闷哼一声,翻倒在地。

谢文东一轱辘,从地上站起,紧接着,他又一把揪住纪雪妍的后衣领子,把她从地上拉起,沉声道:“跟我走!”

他猫着腰,抓着纪雪妍的衣服,箭步向不远处的一扇小门冲了过去。

咣当!他是用身体直接把门撞开的,与纪雪妍双双翻滚进小门内。里面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谢文东在地上翻滚的身子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同时手中枪举起,向四周环视。

原来这里是餐厅的后厨房,偌大的厨房内,只有一名二十左右岁的青年抱着脑袋,蹲在不锈钢的厨台下面。谢文东手中枪自然而然地指到他的身上。

那名青年看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他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下意识地站起身形,同时高举起双手,急声解释道:“我……我是在这里打工的学生……一切都和我无关……”

谢文东眯缝着双眼,但那遮挡不住他眼中射出来的电光,直直落在青年身上,枪口也没离开对方的身体。

恰在这时,厨房的门又被人从外面撞开,谢文东连想都没想,将身旁的纪雪妍向旁狠狠一推,调转枪口,对准外面冲进来的杀手,连续开枪。

这么近的距离,他就算想把枪打偏也困难。那名冲进来的杀手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头部、胸口、小腹连续中弹,身上腾出一团团的血雾,颓然扑倒。

谢文东还要继续开枪,不过,枪中已无子弹。

暗叫一声糟糕,恰在这时,又有一名杀手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谢文东手中枪已无子弹,他嘴角扬起,凝声说道:“谢文东,你的人头是我的了!”

他还没来得急对谢文东扣动扳机,就听另一边有人尖声叫道:“别杀我、别杀我,我就是在这里打工的学生,我和他们无关……”

听闻尖叫声,那名杀手本能反应的目光一斜,向那名青年看了过去。

青年可能太紧张,双手连摇,由于他的动作幅度太大,手臂碰到厨台上的菜板,菜板一偏,又把放于旁边的一碗料酒撞翻。料酒洒了一桌台,刚好流到一旁正烧着火的炉灶处,就听呼的一声,料酒被点燃,火苗子一下子窜起多高,青年再次尖叫一声,本能地抓起一旁的瓶子,把里面的液体向厨台上的火苗浇去,他不浇还好点,这一浇,火苗子窜起足有两三米高,都快烧到厨房的顶棚了。青年吓得妈呀一声,向前冲了出去,两只挥舞的手臂把厨台上的锅碗瓢盆打翻了满地。

刚才还井井有条的厨台,就这一眨眼的工夫,如同被飓风刮过了似的,乱成一团,而且火势越少越大。

别说那名杀手看傻了眼,谢文东和纪雪妍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引发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不明白他究竟要干什么。

青年在向前跑的时候,人也到了杀手的近前,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他挥手在杀手的面前打了个响指。

那名杀手目光呆滞地向他看过去,身上的杀气一瞬间消失无踪,抬起来的手枪也慢慢落了下去,整个人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青年。

早已把金刀扣在掌心的谢文东暗皱眉头,不明白这个杀手为何突然之间呆住了,现在他有大把的机会将手中的金刀射出去,结果杀手的性命,但他没有这么做,只是静静地看着。

青年紧盯着杀手的眼睛,柔声说道:“放下你的枪。”

杀手皱了皱眉头,眼神也出现了明显的波动。

青年露出惊色,转而又说道:“这里的火太大了,已经烧到你的身上,烧到了你的枪,你的枪都已经被烧红了,你不觉得烫手吗?快,快扔掉它。”

这回杀手的脸上没有再出现抵抗情绪,仿佛厨台上的火焰真有烧到他的手中枪,自己握着的是一烫手山芋。他惊呼出声,手臂急急向外一挥,把手中枪扔出去多远。

“快跑,火太大了,就要烧到你了,不想被烧死在这儿,现在得赶快逃出去。”青年的语气很柔和,平缓而不急迫,但他说的每一个字,听在杀手的耳朵里,就如同变成了现实。

那名杀手当真面露惊慌,双手胡乱地在自己身上怕打着,好像火势已烧着他身上的衣服,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额头滚落下来。他连连后退,退出数步后,他转身向外跑去。

只不过他跑出去的快,跌回来的更快,是被木子和水镜在外面乱枪打回来的。杀手跌坐回厨房里,身子摇晃几下,仰面翻倒,再看他的身上,至少中了十数枪,胸腔都快被打烂了。

只稍过片刻,厨房的房门再次被人撞开,木子和水镜双双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谢文东平安无事,他两人不约而同地长松口气,很快,两人便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青年,二话没说,调转枪口,向那名青年指了过去。

青年脸上的平静和祥和消失,他像过了电似的向后一蹦,急忙又把双手高高举起,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就是在这里打工的,我是学生,我有学生证……”

谢文东惊讶地看着他,过了片刻,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声说道:“有点意思。”说话之间,他向木子和水镜挥挥手,示意他二人把枪放下,不必为难他。

得到谢文东的示意,木子和水镜这才把手中枪放下来,说道:“东哥,外面的杀手已经全部解决了,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余的杀手隐藏在酒店里。”

“东哥没事吧?”水镜很是细心,有看到谢文东胸前的两颗弹洞。谢文东笑了笑,示意她自己无恙。恰在这时,从厨房外面又跑进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正是等在楼下的金眼。

“东哥?”金眼箭步窜到谢文东近前,紧张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杀手埋伏在这里,伏击东哥。”木子解释道。

金眼眉头紧锁,下意识地看向纪雪妍。原本东哥是要和他们一起离开的,偏偏在半路上遇到了纪雪妍,把东哥拖在酒店里,要说纪雪妍和这些杀手之间毫无瓜葛,那未免也巧了吧。

谢文东能看出金眼的心思,不过他倒是真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刚才杀手在开枪的时候,可是一点没客气,一直都在自己身边的纪雪妍也是死里逃生。他向金眼等人扬扬头,说道:“我们走吧。”

“东哥,那她……”

“出去再说。”谢文东在离开之前,转头深深看了青年一眼,好奇地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谢少聪,我真的是学生,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到我的学校去查。”

谢文东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叫谢文东,相信,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说完话,他在五行兄弟和一干大汉的簇拥下,走出厨房。

谢少聪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透顶,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结果上班没超过第三天,就碰上了这档子破事,险些自己都丧命在杀手的枪口下。

谢文东前脚刚走,他顺着酒店的后门也偷偷溜了出去。

他可不想被警方带走去问话,在整个枪战的过程中,他也参与了那么一个小小的环节,也正是因为他的参与,才导致一名杀手被乱枪打死。

现在仔细回想,他感觉得那家伙死得太惨了,死状也太恶心了,好像肠子都从肚子里冒出来。一想到这,他就阵阵的反胃。

走出酒店后门外的小巷子,刚出巷子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面前吱嘎一声停了下来。

谢少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轿车。随着车门打开,从车厢里传出柔和的话音:“不想进来坐坐吗?”

他缓缓弯下腰身,低头向车厢内一看,不由得张了张嘴巴。谢文东!他还记得刚才那名杀手是怎么被谢文东的手下乱枪打死的,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他该不会把自己当成杀手一伙的,来找自己报复的吧?

谢文东亮晶晶的丹凤眼仿佛能洞察人心似的,他淡然而笑,说道:“放心,如果我怀疑你是杀手的同伙,你是没有机会再见到我的。”

心思被人家看透,谢少聪老脸一红,暗叫一声惭愧,亏自己还是学心理学的呢!他深吸口气,小声说道:“打……打扰了。”说着话,他小心翼翼地坐进车厢里。

后车厢只有谢文东一个人,前面的两人他都见过,开车的是木子,副驾驶座位上的是金眼。

“你要去哪?”谢文东含笑问道。

“F大学。”

“好学校。”谢文东对开车的木子说道:“去F大。”

“是!”木子启动汽车。

谢文东好奇地打量着谢少聪,他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还带着涉世未深的稚嫩,身材修长,有一米八往上,相貌也生得俊秀,让他感觉很合眼缘。

他问道:“在学校里学的什么专业?”

“心理学。”

“难怪。你刚才用的是催眠?”

“是的,你……谢先生也懂心理学?”

“谈不上懂,只看过几本相关书籍,连略知皮毛也算不上。”谢文东耸肩说道:“不过你刚才用的催眠,和我印象中的催眠似乎不太一样。”

说话时,他笑眯眯地看着他,虽说他的态度和严肃、严厉完全挨不上边,脸上的表情也是乐呵呵的,但谢少聪就是有种自己已被他一眼看穿的错觉。

他吞了口唾沫,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用的是混乱催眠技术,这也是我最擅长的。”

“混乱催眠?”谢文东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谢少聪解释道:“催眠其实就是进入人的潜意识,但是人的潜意识都是有自主防御的,意志力越强的人,潜意识的自主防御性就越强,这一类人,也是最难被正常催眠技术所催眠的,但混乱催眠对这类人最行之有效。混乱催眠就是在一瞬间制造大量的信息,造成人脑的信息过载,引发神经失衡,意识短路,从而绕过人的潜意识自主防御,直接进入对方的潜意识,将其导入催眠。”

说起催眠,谢少聪一下子变得神采飞扬,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即便人进入催眠状态,也不会做出有违他真实心意的事。比如在刚才,我直接让杀手扔掉手枪,他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所以这就需要我对其进行引导,在他的潜意识里制造假象,引导他把手枪扔掉。”

谢文东想起刚才的情景,笑道:“所以你在他的脑袋里制造出一个手枪被火烧红的假象。”

“是的。”

“所以,催眠者如果想让被催眠者脱掉衣服,直接下脱衣的命令是不管用的,需要先在被催眠者的意识里制造出一个假象,比如说他现在正在沙漠中,天气炎热,这样,被催眠者就会毫无抗拒的,乖乖把衣服脱掉了。”

谢少聪呆呆地看着他,又呆呆地点点头,说道:“是……是这样的。谢先生还……还真会举一反三。”

谢文东被他的话逗笑了,问道:“少聪,有没有兴趣到我身边做事?”

“我……我还在上学。”

“如果你想完成学业,我可以等到你毕业之后。”

“可是,可是我有我的理想。”

“以后做一名心理医生?”

“不,我……我想开酒店。”

噗!坐在前面的金眼和木子闻言,都差点被逗笑了。一个学心理学的学生,他的理想竟然是开酒店,那还学心理学做什么,应该去学酒店管理嘛。

见谢文东笑呵呵地看着自己,谢少聪突然问道:“谢先生看过周润发演的《和平饭店》吗?”

“哦?”

“我的理想就是开一间那样的酒店。”

“开酒店需要很多的钱,你有钱吗?”

“没有。”不然自己也不用去打工了。

“我这个人,做事最公平,你刚才帮了我的忙,我也会帮你的忙,如果你真想开酒店,我可以资助你!”

“不不不,无功不受禄,谢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会自己去慢慢赚钱,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理想。”

暗道一声不错!这个年轻人有志气。谢文东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烫金的名片,递给谢少聪,说道:“以后如果遇到了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都会帮你。”

通过倒车镜见谢少聪呆呆地看着谢文东,没有说话,也没有接他的名片,坐在前面的金眼笑呵呵地转回头,对谢少聪顽皮地眨眨眼睛,笑道: “小兄弟,你还等什么,快接东哥的名片啊。我提醒你,这个世界上,属于东哥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并不多。”

谢少聪终于回过神来,急忙接过谢文东的名片,说道:“谢……谢谢谢先生。”

“不用客气,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子。”

愣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谢文东说的是他俩同姓。谢少聪心中一暖,低声说道:“我真没想到,像谢先生这样的大人物,能这样看得起我这样的小人物……”

他并不知道谢文东的具体身份,但看他身边有那么多的保镖,而且在酒店里杀了那么多人,还能安然无恙,警察都找不到他的头上,来头一定小不了。

他话没说完,谢文东含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要妄自菲薄,中国没有贵族,再大的大人物,以前也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往上数三辈,也都是泥腿子。以后是做大,还是做小,就看你本身的能力高低。而你的能力,是我认识的人中,为数不多能让我佩服的。”

谢少聪再次呆呆地看着谢文东,又愣神了。在谢文东面前,他似乎变得特别容易愣神,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亮晶晶的眼睛,似乎也特别容易恍惚。

“把我的名片收好,记得来找我。你的理想太小,而我的理想又太大,把你的理想给我,跟着我去完成那个大得没边的理想,我保证,一定会很有意思。”

谢文东含笑向窗外努努嘴,说道:“你的学校到了。”

谢少聪回神,向外面望去,果然,车子已经停在学校的大门口。

他动作僵硬地推开车门,下了车子。他站在车旁,车窗突然落了下来,谢文东从里面稍稍探出头,对他笑眯眯地说道:“你刚才说得那部电影,我看过。”

说完话,他缩回头去,车窗重新关起,轿车在谢少聪的面前绝尘而去,只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在公路的车流当中。谢少聪直挺挺地站在路边,望着轿车消失的方向,久久都是一动没动。

这个晚上,对于他来说是惊心动魄又匪夷所思的一个晚上,他也牢牢的记住了一个人,一个他眼中神秘的大人物,谢文东。

他不知道谢文东到底是谁,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正被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男人所吸引,他心里甚至都生出放弃一切的冲动,想跟随他一起去打拼,一起去完成那个“大得没边的理想”。

他低头看着被自己紧紧握在掌心里的名片,上面那个烫金的名字也显得格外的醒目。

(PS:顺便说一下,混乱催眠,应该叫催眠技术中的混乱技术。为了方便,便于理解,写成混乱催眠。)

(谢文东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