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东篇 缘起 2

眼看着曲远被砸得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吴思聪已急得眼珠子都红了,他看向对面的谢文东,后者依旧是敲着二郎腿,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夹着香烟,慢悠悠地吸着烟,口中不时吐出青青的烟雾。

“我签!这……这份合同,我签就是了!”吴思聪颤巍巍地说道。

谢文东只慢条斯理地弹了弹烟灰,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而一旁的金眼又把一张椅子砸在曲远的身上。

吴思聪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手掌颤抖着从口袋中掏出笔来,拔掉笔帽,以最快的速度在三份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他慌慌张张的把三份合同递到谢文东的面前,急声说道:“谢先生,合同我都签了,合同我都签完了,别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谢文东把手中的半截香烟掐灭,一旁已然重新举起一把新椅子的金眼回头看了一眼,而后将举起的椅子向旁一丢,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曲远,噗的一声吐了口唾沫,凝声说道:“给脸不要脸。”

接过吴思聪递来的三份合同,大致看了一遍他的签名,谢文东抽出其中的一份,抛回给吴思聪,笑眯眯地站起身形,说道:“如果你早点签字,不就没有这些不愉快了吗?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下一次,希望吴先生别再来挑战我的耐性,因为我对你的宽容,在这次已经用完了。”

说话之间,谢文东眯缝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骇人的精光,目光当然不会伤人,但谢文东的目光,真如同两把刀子似的,让人有浑身发毛、不寒而栗之感。

看着谢文东的眼神,吴思聪身子一震,激灵灵打个寒颤,双腿完全不受控的发软,不由自主地瘫坐在地上,汗珠子顺着他的面颊滴淌下来。

谢文东整了整身上的中山装,弯下腰身,拍了拍吴思聪的肩膀,目光恢复先前的柔和,笑道:“相信,我们两家公司会在这个项目上合作的很愉快。对了,令妻弟的医药费,可以记在我们洪武集团的账上。告辞。”说完话,他迈步向外走去。金眼抢先来到包房的门前,把房门打开。

在包房外面的走廊里,还站着二十多名黑衣汉子,见到谢文东出来,众人齐齐躬身施礼,异口同声道:“东哥!”

谢文东点了下头,双手向口袋里一插,迈步向电梯间方向走了过去。

他穿过走廊,来到饭店的大堂里,迎面快步走过来一名身穿职业装的年轻女郎。她穿着黑色的小西装,袖口干练的向上挽起,里面白色的衬衫,下面是黑色的窄裙,黑色的丝袜,还有黑色的中跟鞋。

她直奔谢文东快步走过来,没到近前,已先被两名黑衣汉子伸手拦下。

“请问是谢先生吧,我是中天新闻的记者,纪雪妍,现在想对谢先生做一次专访,不知谢先生有没有时间。”女郎的穿着职业又干练,说起话来也是嘎嘣脆。

谢文东看了她一眼,含笑说道:“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接受纪小姐的专访。”他的身份特殊,对于记者,一向敬而远之,在媒体上也很难找到谢文东的名字。

他向纪雪妍歉然一笑,转身正要离开,纪雪妍快步挡住他们的去路,说道:“现在关于谢先生的负面消息很多,难道谢先生不想解释清楚吗?”

谢文东已然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拍了拍挡在他面前的两名大汉肩膀,示意他二人退后。

他笑呵呵地看着纪雪妍,问道:“关于我的负面消息?不知纪小姐指的是什么?”

“关于洪武集团旗下的石油公司。”

“怎么了?”

“最近,在利比里亚发生了一起恶性屠杀平民的事件,当地整整一个村子的村民,全部遇害。”

谢文东莫名其妙地敲了敲额头,笑问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有证据表明,村庄下面有一座蕴藏丰富的大型油田,政府一直都想进行开发,但当地的村民不愿搬走,所以才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据说,暗中买通政府,并指使政府军屠杀平民的,正是洪武集团旗下的石油公司。”

谢文东愣了愣,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慢悠悠地说道:“据说?这种模棱两可的传闻,并不足以作为证据吧?等你什么时候掌握了真凭实据,再来找我好了!”

见谢文东还是要走,纪雪妍急道:“如果有真凭实据流出,那么找上谢先生的恐怕就不是媒体,而是国际法庭了吧。我是做传媒的,我很清楚,谣言永远都不会止于智者,如果任由谣言传播下去,只会愈演愈烈,最后很可能会让谢先生旗下的所有公司、集团都蒙受巨大的损失。”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目光深邃地看着纪雪妍。

身为记者,敢只身一人找上谢文东,自然也是见过大风大浪,见过许多大人物的,不过在谢文东的注视下,纪雪妍突然有种被人剥光衣服、在人家面前完全不设防的错觉,她不由自主地垂下头,躲避他咄咄逼人的注视,不过她还是坚持把自己想说得话说完,“现在,不管是只有一间办公室的小公司,还是资产过百亿、千亿的跨国大集团,都很重视声誉,我想谢先生的目标早就不再局限于国内,而是走上国际了,那么声誉对于谢先生来说,至关重要。”

不愧是记者,好一个能说会道的姑娘!谢文东淡然而笑,转回头,对身后的金眼说道:“你带着兄弟们先到外面等我。”

“东哥,这……”

“没事。”对方是不是真记者,有没有伪装,是不是暗藏歹意,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对于纪雪妍记者的身份,他并不表示怀疑。

见谢文东坚持,金眼不再多言,点下头,回身说道:“木子、水镜,你俩留下来陪东哥。”说完话,他向其余众人一挥手,向电梯间那边走去。

目送着金眼等人相继离开,纪雪妍对谢文东笑道:“谢先生出行,好大的阵仗啊!”

谢文东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向四周望了望,餐厅的大堂里空空荡荡,没几个客人,他向纪雪妍扬扬头,说道:“纪小姐,我们到那边坐下来慢慢谈吧。”

“好,实在抱歉,打扰谢先生了!”纪雪妍满脸惊喜地连连点头,谢文东这个从来不上媒体的人,竟然肯接受自己的专访,对于她而言,这绝对算是值得炫耀大半辈子的事了。

两人在餐厅大堂的一处角坐下,点了两杯咖啡,木子和水晶则是坐在不远处,目光如电,不停地扫视四周。

谢文东端起杯子,浅饮口咖啡,状似随意地问道:“纪小姐怎知我今天会来君越酒店,还专程在这里等我?”

纪雪妍一笑,说道:“是鼎康集团的吴董放出的消息,吴董说今天会在这里与洪武集团谈双方合作的事宜。谢先生也应该知道,最近鼎康集团因耗费巨资拍下非法征地的事,股票大跌,放出与洪武集团合作的消息,不但能让鼎康集团的股票止跌,而且还能大幅拉升。其实,我并不知道谢先生会亲自前来和吴董商谈合作,只是等在这里碰碰运气罢了。”

“结果证明,你的运气还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太幸运了。”纪雪妍美滋滋地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

谢文东问道:“你是中天新闻的记者?”

“是的,谢先生,这是我的名片。”纪雪妍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双手拿起,递给谢文东。后者接过来,大致瞄了一眼,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中天新闻是台湾的媒体吧。”

想不到谢文东竟然还知道中天新闻的来历,纪雪妍眼睛一亮,笑道:“原来谢先生对媒体也并非是漠不关心嘛,可是,我很少看到过谢先生有接受媒体的访问。”说话之间,她自然而然地拿起手袋,从里面取出一只微型的录音机,放到桌子上。

谢文东放下杯子,顺手把她的微型录音机拿起,翻看两眼,向背后一递。木子立刻站起身形,将录音机接过来,直接揣进口袋中。纪雪妍面露惊讶,不解地问道:“谢先生,你……”

“这次,我希望只是一次私下里的聊天,而不是正式的访问,还有,我也不希望我的名字出现在任何一家传媒上。”谢文东身子向后一仰,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说道:“洪武集团旗下的石油公司,的确有在非洲运营和开发油田,但至于勾结政府军,屠杀平民的事,我一无所知。”

“可是,有传闻说,欧洲的某家大型媒体已经掌握了谢先生和利比里亚政府高层的通话录音。”纪雪妍正色说道。

谢文东眨眨眼睛,笑问道:“我的录音?”

“正是。”

“那么现在,我可以郑重其事的告诉你,这个消息要么是捏造的,要么录音是伪造的。我从来没有与利比里亚的政府高层直接通过话,更没有要求过利比里亚政府去屠杀他们本国的平民。”

“谢先生的意思是说,与利比里亚政府勾结的是,谢先生下面的人,而谢先生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