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东篇 缘起 1

SH市,君越酒店。

包厢。

圆桌旁坐着三个人。

右边坐着的中年人,带着黑框的眼睛,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理着,乌黑发亮,身上穿着笔挺又考究的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衫,蓝条纹的领带,整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

在中年人的旁边,坐着一位三十左右岁的年轻人,身材销瘦,穿着黑色的西装,斜坐在椅子上,嘴角上挑,手里捏着一根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碟子。

在他们二人的背后,站有几名魁梧的大汉,一个个背手而站,面无表情,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面的青年。

在中年人和青年的对面,坐着一位青年。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一对狭长的丹凤眼笑得弯弯,但遮挡不足黑眸闪烁出来的精光。

他穿着藏蓝色的中山装,双手插进口袋中,敲着二郎腿。他笑眯眯地看眼对面的青年,慢悠悠道:“在东北,饭桌上敲碟子,是表示对饭菜不满意,脾气暴躁点的厨师,会冲出厨房动手打人的。曲先生可是对这里的饭菜不满意?”

“哼!”那名黑装青年哼笑一声,把手中的筷子向桌子上一扔,说道: “我就说嘛,谢先生可真他妈的会做生意,我们四个亿拍下的地皮,你们洪武集团出资五千万就要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这他妈的摆明了是欺负人,上他妈哪讲理去?”

丹凤眼青年瞥了他一眼,目光一转,看向对面的中年人,说道:“吴先生应该早就听说了吧,你们鼎康集团竞拍下的那块地皮,是前市长在任期间的非法征地,前市长东窗事发,新市长上任,那块地皮政府是要收回去的。”

“就算那块地被政府收回去了,当初我们竞拍的钱也要退还给我们的!”黑装青年歪着脑袋,扬着下巴说道。

丹凤眼青年耸耸肩,说道:“退还?呵呵,政府做事,收钱很快,要往外吐钱,那可就要等了,一年两年,三年四年,都有可能,如果再被查出你们和前市长有权钱交易,你们的那四个亿,恐怕就没什么指望了。”

黑装青年还要说话,中年人清了清喉咙,前者看了他一眼,识趣地闭上嘴巴。中年人舔了舔嘴唇,说道:“所以,谢先生入资进来的用意是……”

“你们搞不定那块地皮,我可以搞定。洪武集团出资五千万,占整个项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保证让那块地皮能继续开发下去,贵公司投入的那四个亿,也不至于打水漂。听起来,我洪武集团好像占了贵公司的便宜,如果吴先生能静下心来认真考虑一下,贵公司其实并不吃亏。”

中年人眼帘低垂,沉默未语。黑装青年仰面哈哈大笑起来,从桌上抓起一根筷子,指着对面丹凤眼青年的鼻子,说道:“我们集团四个亿的项目,你谢先生只出资五千万就要占五十一的股份,还说我们集团不吃亏,我说你他妈的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这名丹凤眼青年看起来年岁不大,只有二十多岁,但身份可绝不简单,白道上的人或许没听过他的名字,但黑道上的人对他的名字绝不陌生,他叫,谢文东。

站于他背后的五名青年男女,正是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兄弟。

此时,坐在谢文东对面的中年人名叫吴思聪,是鼎康集团的董事长,他旁边的黑装青年,是他的小舅子,也是他的得力助手,名叫曲远。

曲远一再的出言不逊,已让五行兄弟暗暗憋着一把火,现在他又用筷子指着谢文东,这在黑道当中可是极为不敬的举动。

金眼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身形前倾,跨前一步,作势要走过去,谢文东侧头瞥了他一眼,向他笑了笑,示意他稍安勿躁。

谢文东并不理会曲远的态度,他也不是鼎康集团的主事之人。他抬起手来,打了个响指。水镜将手中的公文包提起,从里面抽出三份合同,毕恭毕敬地递给谢文东。

他接过来,看也没看,向外面一扔,说道:“吴先生,合同我已经拟好,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就把字签了吧。”

吴思聪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合同拿起,一页页的仔细翻看。一旁的曲远可急了,急声说道:“姐夫,这合同咱们可不能签啊,亏得太大了,洪武集团至少得出资四个亿,才能占五十的股份,他们现在只出五千万,却要五十一的股份,狮子大开口,摆明了坑我们呢!”

“你闭嘴!”吴思聪没好气地呵斥一声,眉头紧锁,把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而后,他慢慢放下来,看向对面的谢文东,说道:“谢先生肯来与我合作,我欢迎至极,既然是合作,大家就应该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谢先生只出资五千万,要项目五十一的股份,我觉得,这有些太过了,也请原谅我恕难从命。”

谢文东点点头,挑起眼帘,乐呵呵地对上吴思聪的目光,笑问道:“这么说来,吴先生是不愿意与我合作了?”

吴思聪摇摇头,说道:“我吴某人也是白手起家,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都见过,这次的竞拍,阴沟里翻船,我认了,四个亿,我们鼎康集团也赔得起,但若有人想趁火打劫,借题发挥,想骑在我们鼎康集团的头上拉屎拉尿,那他恐怕是选错了……”

他话还没说完,啪,谢文东叼起一根香烟,打着火机,将烟点着。他吐出一口烟雾,含笑说道:“在我眼中,生意场上只有三种人,一种是朋友,一种的合作伙伴,还有一种,就是敌人。对朋友,可两肋插刀,对合作伙伴,要共利共荣,对敌人,原则很简单,通过竞争打败他,如果竞争不过,就分解它、吞并它,如果还不行,那就毁掉它。很显然,吴先生不是我的朋友,现在吴先生又拒绝成为我的合作伙伴,那么,吴先生就是在选择做我的敌人了。”

吴思聪脸色一变,旁边的曲远则是拍案而起,伸出手指,怒指着谢文东,厉声喝道:“谢文东,你他妈的现在在吓唬谁啊?我姐夫出来打拼的时候,你他妈的还穿开裆裤,撒尿和泥玩呢,我今天告诉你,要合作,可以,你们洪武集团必须出资四个亿,否则免谈,姐夫,我们走!”

曲远一拉吴思聪的胳膊,准备往外走。吴思聪还没站起身呢,对面的金眼已先炸了。

金眼怒喝一声:“走你妈呀!”说话之间,他抬脚一钩面前的椅子,将其挑起,抓住椅背,对准对面的曲远,恶狠狠砸了过去。

嗡!椅子在空中打着旋,正中曲远的脑袋上,后者嗷的怪叫出声,身子打着横,重重地摔倒在地。

后面的几名魁梧大汉脸色同是一变,正要上前搀扶,木子、水镜、火焰、土山箭步窜上前去,把那几名大汉挡住。木子嬉皮笑脸地说道:“哥几个,这事和你们无关,别自找麻烦。”

他对面的那名大汉愣了愣,二话没说,一拳向木子的面门打了过去。

木子只微微向旁一侧身,轻松闪过他的拳头,不等大汉收拳,他一肘向前击出。太快了,快到魁梧大汉看到他的肘击打过来,无从招架,也无从闪躲。啪!木子的一肘正中魁梧大汉的鼻梁上,随着脆响声,大汉的鼻梁骨被硬生生的砸塌。

他双手掩面,惨叫着跪坐在地,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滴滴答答地流淌出来。木子垂目瞥了他一眼,脸上还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举起拳头,一拳砸了下去。啪!又是一声脆响,跪坐在地的大汉被他打得横飞出去,一头撞到墙上,身子还算停下来,双眼翻白,当场晕死过去。

木子扭了扭手腕,嘟嘟囔囔地嘀咕道:“刚才我说什么来着,让你别自找麻烦,你不听,现在你又能怪谁?”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看木子的身手,另外那几名魁梧大汉皆泄气了,没敢再继续出手,面露惊恐地连连后退。

五行兄弟都是跟着谢文东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提着脑袋闯过来的,区区几名只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又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

金眼没理会那几名保镖,拖着椅子,一步步地向倒地不起的曲远走过去。到了曲远近前,他抡起椅子,恶狠狠砸了下去。咔嚓!实木的椅子砸在曲远的身手,应声而碎,后者如同死猪一般,趴在地上,身子蠕动了一下,再没有动静。

冷笑一声,金眼随时又拎过来一把椅子,高高举起,再次对着曲远的身子砸下去。

哗啦,又是一张椅子被砸碎,血,顺着曲远的头上、身上缓缓流淌出来,在地上汇集好大一滩。可是金眼没有任何要罢手的意思,向不远处的一把椅子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吴思聪脸色煞白,身子突突直哆嗦,他先是向金眼连连摆手,尖叫道:“别……别打了,快别打了……”

可金眼根本就不听他的,手臂只随意地向外一挥,便把吴思聪推开多远,他拖着那把椅子,走到曲远近前,再次把椅子抡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