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汉兴百年

只见张夺的身子在不断的膨胀,如同正在充气的气球,尤其吓人的是他身上的皮肉,有的地方在不断的往外鼓,形成一个个凸起的肉球。

他脸上的五官早已变了形,凹凸不平,令人作呕。

或许是身上的皮肉再经受不住内部力量的膨胀,就听嘶的一声,他手臂上的皮肉率先被撑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紧接着,暗红色的血水喷射出来,张夺也随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只是开始,张夺身上的皮肉,不断被撑开一条条大小不一的口子,一道道的血箭,也从他的身上喷出。

见状,周围的县兵们如同躲避瘟疫似的,连连后退,生怕张夺的血液溅到自己身上。

龙渊、龙准、龙孛看得目瞪口呆,下意识地问道:“郭……郭小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反噬!”

郭悠然依旧皱着眉头,说道:“一条龙力蛊,已经是人的极限,张夺吞噬多条龙力蛊,身体已然难以承受,不堪重负,可最后他又吞噬掉数条龙力蛊,身子自然是支撑不住了。”

龙渊吁了口气,看着身体已然完全变形,还在张大嘴巴,发出连声惨叫的张夺,他摇摇头,喃喃说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时间不长,张夺身上的皮肤已然全都是口子,鲜血将地面染红了好大一滩,在场的众人暗暗咧嘴,他们从不知道,人体内的血能有这么多……等张夺身上不再出现更多的裂口时,他如同泄气的皮球,膨胀好大的身子突然瘫软了下去,接下来,更可怖的一幕出现。

大片大片的皮肉从他身上脱落下来,掉在地上,发出连续‘啪啪啪’的声响。

看着张夺四周地面上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皮肉,听着皮肉落地的啪啪声,人们禁不住纷纷打了个冷颤,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这样的场景,无论让谁来看,心里都难以承受。

许多县兵再忍不住,连退数步,然后扭转过身形,哇哇大吐。

龙渊、龙准、龙孛虽然还能坚持,不过反胃感也是越来越强烈。

张夺身上的皮肉掉落的越来越多,最后,浑身的皮肉几乎全部脱落,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架。

噗!一条血色的虫子从他小腹处的肉膜内钻出,在外面晃了一圈,噗,又一头钻回到肉膜之内。

这一下,就算还能坚持的县兵都受不了了,一个个蹲下身子,在原地呕吐。

郭悠然轻叹口气,她抬起双手,团出好大一个火球,向张夺掷去。

火球打在张夺的身上,连骨架带地上的皮肉,一并燃烧起来。

地上的皮肉最先被烧为灰烬,当火焰开始焚烧骨架的时候,骨架内发出嘶嘶的鸣叫声。

一条条血色的虫子从骨架的内部钻出来,被外面的烈火一烧,扭动、挣扎,同时发出嘶嘶的叫声,但很快,钻出来的虫子便被化成了白烟。

火焰渐渐熄灭,再看现场,哪里还有什么尸骸,就连地面都被烧出个大凹坑,渗入地面的血迹也一并被烧化。

可以说这把烈火过后,张夺没有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呼——在场的众人,无不长松口气,包括龙渊三人在内。

看着地上冒着青烟的大坑,龙渊又缓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扭转身形,向郭悠然拱手施礼,说道:“今日若无郭小姐赶到,出手相助,我等只怕……都要凶多吉少!”

龙渊这话可不是客气,吞噬了龙力蛊的张夺,那就是一头人形的怪物,再高强的武艺,在他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能制住他的,还得是郭悠然修炼的道家玄术。

郭悠然脸上既没有取胜后的欣喜,也没有战后的轻松,反而带着几分黯然和难过,她说道:“龙渊将军不必客气。

只是可惜了张夺,他若不以邪术害人,潜心修炼,将来必会大有作为!”

龙渊正色说道:“此人心术不正,郭小姐不必为这样的人难过!”

郭悠然没有再说话。

这时候,数名县兵从外面走进来,同时还抬进来一位,被层层大网包裹住的陌鄢。

现在陌鄢的剑已经被夺走,他也放弃了挣扎,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龙渊走上前去,低头看了看网中的陌鄢,嘴角勾起,说道:“陌鄢,久违了!”

他二人当真是久违了。

陌鄢的四阿,不知在洛阳埋下多少细作,龙渊与这些细作,也不知打过多少次的交道。

现在,他终于见到了陌鄢这个最大的幕后黑手。

听了龙渊的话,陌鄢依旧闭着眼睛,幽幽说道:“大衍五十,天衍四九,我,终究是胜不过天啊!”

龙孛嗤笑出声,说道:“你还想胜天?

你怎么不上天呢!”

说着话,他在陌鄢的身上狠狠踹了一脚。

陌鄢睁开眼睛,冷冷凝视着龙孛。

龙孛脸上露出冷厉的阴笑,说道:“不服气是吗?

老子先挖出你的眼睛!”

他蹲下身形,勾起手指,就要向陌鄢的眼睛扣去。

龙渊拉住龙孛,缓缓摇下头,说道:“此贼,就交由陛下处置吧!”

龙孛狠声说道:“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都不足以弥补他的罪行!”

陌鄢给陛下造成多大的麻烦,多少次的威胁?

以他的罪行,无论什么样的刑罚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龙渊点点头,龙孛说得没错,不过,平心而论,陌鄢既是个可怕的对手,但也是个值得人尊敬得对手。

随着张夺已死,陌鄢被擒,今日的行动,总算是告一段落。

龙渊这边可谓是大获全胜,但县府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伤亡的县兵,超过两、三百号人,其中还有不少县兵中了蛊毒。

别的蛊毒,只要人还活着,郭悠然都能帮其解掉,唯一一种她解不干净的蛊毒,便是颠蛊。

人中了颠蛊后,身子会不停的痉挛,即便杀了体内的颠蛊蛊虫,但蛊毒还是会残留在人的血液里。

若想彻底解毒,只有一个办法,换血。

郭悠然的玄学很高深,为人做换血,她也不是做不到,但太麻烦,也太损耗修为。

哪怕只为一名县兵换血,没有个一年半载,她也做不完,何况中颠蛊的县兵,少说也有二、三十人之多。

看着体内残留颠蛊蛊毒、脸色惨白的县兵们,龙渊小声问道:“郭小姐,无法解毒,这些兄弟都……都会死吗?”

郭悠然眼中流露出黯然之色,垂首说道:“或许能活过三年五载,但在此期间,他们天天都会受到蛊毒的折磨。”

龙渊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看着这些中毒的县兵,鼻子一阵阵的发酸。

郭悠然说道:“我会尽我所能,为他们解毒,能救一人是一人!”

听闻她的话,龙渊、龙准、龙孛以及张贲,一同向她拱手施礼。

洛阳皇宫。

龙渊、郭悠然等人回皇宫,向刘秀复命。

听闻此次抓捕行动的结果,刘秀亦是长松口气,张夺死了,陌鄢被抓,现被关押在廷尉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看向龙渊,问道:“陌鄢有说什么吗?”

龙渊说道:“陌鄢说,大衍五十,天衍四九,他无力胜天。”

没想到陌鄢会说出这么一句,刘秀沉吟片刻,说道:“我应该去廷尉府的天牢,看看这位陌公子!”

“陛下……”龙孛说了一声,然后垂下头去。

刘秀看向龙孛,笑道:“龙孛,你想说什么,尽管直言。”

龙孛说道:“以属下之见,陛下没有去见陌鄢的必要,应尽快将其处死,省的夜长梦多。”

刘秀说道:“我与陌鄢,也算是老相识了!与他初见之时,正是我随大哥于舂陵起兵反莽……”稍顿,他感叹道:“一晃过去十多年,但当初相见时的一幕幕,现在还记忆犹新啊!”

郭悠然接话道:“当初陌鄢竟然没有选择辅佐陛下,真是……令人意外。”

她不相信以陌鄢的道行,会看不出刘秀的与众不同,刘秀身上,紫气冲天,就算陌鄢没开天眼,这么浓重的帝王之气,他会感受不到?

当时刘秀才刚刚起步,如果那时候陌鄢就选择辅佐刘秀,以他能力,到现在陌鄢地位绝不会低于邓禹,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陌鄢偏偏选择一条与刘秀为敌的路。

在心里感慨了一番,郭悠然说道:“如果陛下想见陌鄢,臣女愿陪陛下同往。”

“好!”

刘秀看看外面的天色,说道:“今晚,我们去廷尉府走一趟。”

说着话,他看向龙渊,说道:“去知会一下伟卿!”

“是!陛下!”

龙渊答应一声,转身走出大殿。

龙准、龙孛也告辞离去,大殿里,只剩下刘秀和郭悠然。

他含笑看向郭悠然,说道:“这次能顺利拿下张夺、陌鄢二贼,悠然功不可没啊!”

郭悠然欠了欠身,说道:“陛下过奖了。”

稍顿,她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置陌鄢?”

刘秀问道:“悠然有什么建议?”

郭悠然低垂下头,没有说话。

刘秀笑道:“悠然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臣女不敢说。”

“赦你无罪,说吧!”

“臣女以为,陛下应给陌鄢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哦?”

对于郭悠然的求情,刘秀并不意外。

郭悠然是正统的修道之人,忌杀生,她的手上,也确实从没沾过血,即便是张夺,那也不是郭悠然杀的,她只是最后给已经死去的张夺做了个火化。

郭悠然说道:“这次的失败,已然让陌鄢心灰意冷,即便陛下放了他,他也不会再与陛下为敌,如果陛下实在不放心,可以把他软禁在天牢里,只需留下他性命就好。”

见刘秀沉默未语,郭悠然继续道:“陌鄢选错了路,理应遭此劫难,但劫难过后,他若能大彻大悟,回归正道,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陛下仁德,天道自然护佑陛下!”

刘秀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郭悠然,天道能护佑大汉几时?”

郭悠然一怔,诧异地看着刘秀,后者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停顿了一会,郭悠然收回目光,垂下眼帘,说道:“陛下放心,大汉起码还有百年之兴!”

刘秀暗吃一惊,他没想到郭悠然竟然真能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他问道:“你能看得到?”

“是的,陛下!”

“那么,在百年之后呢?

那时,大汉是兴是衰?”

刘秀兴致勃勃地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