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威逼利诱

清凉殿附近的铜马殿。

一名内侍前张后望的来到铜马殿门前,向四周观望了好一会,确认附近没人,他推开院门,悄悄溜了进去。

他转到铜马殿的后院,在小花园的一座假山旁,看到了一人,陈志。

陈志从假山的后面转出来,先是向内侍的身后看了看,见只有他一人,陈志嘴角扬起,走上前去,说道:“王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这个名叫王喜的内侍,本是负责清凉殿的内侍,因为刘秀经常在清凉殿办公,加上王喜又很机灵,会讨张昆的欢心,后来在张昆的建议下,他便成为伺候刘秀的内侍之一。

王喜满脸堆笑地向陈志拱手说道:“陈公要见奴婢,奴婢哪敢不来啊?”

大长秋可是朝廷命官,正儿八经吃俸禄的官员,在内侍和宫女当中,威望极高。

看着对自己点头哈腰的王喜,陈志淡然一笑,走到他近前,站定,问道:“王喜,我平日待你如何?”

王喜急忙说道:“陈公对奴婢,恩重如山!”

自从王喜做了刘秀的内侍,陈志便时不时的给王喜送些钱财。

有次王喜家中的弟弟伤了人,当地的官府要查办,王喜急得焦头烂额,束手无策,还是陈志出面帮了他,通过关系,让当地的官府将此事作罢。

自哪以后,王喜更是以陈志马首是瞻,唯命是从,陈志也通过王喜,打听过不少刘秀这边的消息。

陈志说道:“陛下最近让张昆监察皇宫各处,张昆应该有把你选进去吧!”

王喜之所以能留在刘秀的身边,完全是出自张昆的提携,张昆自然把王喜视为自己的心腹,这次他负责巡查皇宫,不可能不带王喜这个心腹。

听闻陈志的发问,王喜急忙躬身施礼,说道:“承蒙张谒者不弃,奴婢的确有参与巡查。”

陈志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道:“你们会去巡查西宫吧?”

“呃,应该……应该会的!”

王喜颇感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提到西宫。

陈志与王喜对视片刻,从袖口中掏出一只小布包,递给王喜,说道:“王喜,你巡查西宫之时,把这包东西,偷偷藏在西宫的隐蔽之处,别让任何人发现。”

王喜小心翼翼地接过陈志递来的小布包,很小,也很轻,他好奇地问道:“陈公,这……这是?”

“想看?”

“奴婢……”“想看就看吧,不过看过之后可就不能反悔了,这件事你做得做,不做也得做!”

陈志含笑说道。

王喜迟疑了片刻,正色说道:“陈公对奴婢恩重如山,陈公交代奴婢去做的事,奴婢不敢不从!”

说着话,他打开布包,定睛一看,不由得脸色大变。

只见布包中装着一只木头小人,小木人的身上全都是针眼,而在小木人的背上,贴着一块长条形的绸子,上面写着刘强的名字,以及刘强的生辰八字。

这……这是压胜之术!王喜反应过来,身子一哆嗦,直接跪到了地上,结结巴巴地说道:“陈……陈公,这……这这……”陈志啧了一声,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你既然要看,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说着话,他弯下腰身,把王喜从地上搀扶起来,说道:“事情并不难办,你只需借着巡查之机,进入西宫,趁着没人注意,把这东西偷偷藏在西宫隐蔽之处就好,就这么简单。”

王喜闻言,咧着嘴,都快哭了。

压胜之术,巫蛊之法,这已经触碰到皇宫最大的禁忌,是掉脑袋的死罪,现在又要以此嫁祸西宫,一旦被查出来,他满门都得被抄斩。

“陈公,我我我……”“你,后悔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我……”就这么一会的工夫,王喜已是汗如雨下,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脸颊脖颈向下流淌,软绵绵的双腿再站立不住,又跪坐在地。

陈志弯下腰身,轻轻拍打王喜的脸颊,说道:“你已经知道了一切,安全起见,你应该明白,我是不可能让你活着退出的,彩华不听话,她便会从皇宫里消失,你王喜,别步彩华的后尘。”

王喜心头一震,流出的冷汗更多了。

原来,彩华是被陈志弄死的。

陈志抬手入怀,又掏出一只小布包,放在王喜的面前,然后当着王喜的面,把小布包打开,里面装着好几颗金饼。

他把小布包向王喜面前一推,说道:“你能在皇宫里待一辈子吗?

你早晚都有出宫的一天,难道,就不为自己的后路考虑考虑?

接下这件差事,这些金子,都是你的,办好这件差事,还有更多的金子在等着你。

有了这些金子,即便你出了宫,也能让自己和家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后半辈子,什么都不用愁了。”

王喜呆呆地看着陈志,又低头看看面前的这些金子,两眼发直,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陈志凑近王喜,拍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于你而言,这个差事,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可以轻轻松松的赚得百金,天下再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王喜支支吾吾道:“我……我……”“两条路,一条,我弄死你灭口,另一条,拿着百金,出宫和家人过自己的安生日子,王喜,你怎么选?”

王喜哪里有什么选择,他只能接受。

陈志可是大长秋,主管后宫的官员,在后宫里,虽不至于一手遮天,但要弄死他这么一个小内侍,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就像他弄死彩华一样。

王喜颤巍巍地伸出手,把装着金饼的小布包抓住,慢慢拿起,塞入怀中。

见状,陈志嘴角扬起更高,拍拍王喜的肩膀,笑道:“兄弟,这么做就对了嘛!你我之间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会害你的!这是十金,等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九十金!”

“谢……谢谢陈公!”

王喜手掌哆嗦着,将装着小木人的布包也拿起,一并揣入怀中。

“好了,你是陛下身边的人,不能离开得太久,快回去吧!”

“奴婢……奴婢告退!”

王喜费了好半天的劲,才从地上站起身。

他转身刚要往外走,陈志突然开口道:“等下!”

王喜身子一震,僵站在原地,机械性地转回身,心惊胆战地看着陈志。

陈志走上前来,从袖口内抽出手帕,擦了擦他脸上的汗珠子,含笑说道:“把汗擦干净了再回去,不然被人看出了端倪,可就不好了。

我还要再提醒你一句,别忘了我是谁,我背后的主子是谁。”

“是、是、是!奴婢明白!奴婢都明白!”

王喜脸色惨白,下意识地连忙抬起胳膊,用袖口擦拭脸上的冷汗。

翌日。

张昆带着一队内侍,在皇宫的各处宫殿巡查。

晌午时,张昆等人巡查到西宫。

有宫女从西宫出来,看到张昆等人,满脸笑容地问道:“张谒者,可是陛下来了?”

张昆摆摆手,老神在在地说道:“陛下未来,是我等过来巡查!”

宫女一脸的不解,问道:“西宫有什么好巡查的?”

“陛下交代了,最近宫中不太平,命我等仔细巡查皇宫各处。”

“这……婢子去通禀贵人!”

“好!”

小宫女转身回去,时间不长,她又从院门内走出来,含笑说道:“张谒者,贵人有请!”

张昆欠了欠身,迈步走了进去,他后面的王喜等内侍,也都纷纷走进西宫。

阴丽华和张昆是老熟人了,见到阴丽华,张昆躬着身子,迈着小碎步,走上前去,小声说道:“贵人,最近宫中不是出现了蛊虫吗,陛下担心宫中还藏有这些腌臜之物,故派奴婢在皇宫各处巡查。”

“陛下认为,西宫也有蛊虫?”

阴丽华皱着眉头问道。

“陛下担心的是,会有人在贵人的饮食中下蛊!”

张昆向左右瞧瞧,凑近阴丽华的耳边细语道。

阴丽华脸色一变,说道:“那么,就烦劳张谒者了,要把西宫查个仔细,西宫绝不能存在这样的隐患!”

还是那句话,阴丽华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身处于险境当中。

张昆面色一正,退后两步,躬身施礼,说道:“贵人请放心,只要西宫藏了不干净的东西,无论是腌臜之物,还是腌臜之人,奴婢一定将其揪出,让贵人安心。”

阴丽华挥了挥手,说道:“去做事吧!”

“奴婢告退!”

张昆躬着身子,退出大殿。

到了外面,张昆指挥手下的内侍,让他们到西宫各处去查,无论是宫女的房子还是内侍的房子,无论是膳房还是杂物间,都要严格搜查,不能留下任何的隐患。

刚开始,王喜和其他内侍一起,在各处搜查,过了一段时间,他以内急做借口,与众人分开,悄悄绕行到西宫的后院。

他向四周观瞧,没有看到人,一路摸到正殿寝室的后窗。

他蹲下身形,又向四周环视,再三确认无人后,他双手快速的刨地,将地面的泥土挖出一个小坑。

然后他慌慌张张的从袖口内掏出小布包,放入坑内,又用浮土将其填平。

他弄了好一会,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才站起身形,快步离去。

他把手上沾着的泥土在衣服上蹭了又蹭,回到众内侍当中。

有内侍见王喜回来,身上还沾着不少的尘土,笑问道:“王喜,你入厕的时候不会摔倒了吧?”

王喜下意识地把身上的尘土拍了拍,干笑道:“是……是没注意摔了一跤!”

“哈哈!”

众内侍皆大笑,说道:“没准是偷看哪个小宫女入厕,被人家抓了个现行!”

众人更是大笑。

王喜也不生气,陪着嘿嘿干笑。

在西宫里没有查到什么,张昆向阴丽华告辞,带人继续去搜查别的宫寝。

当天下午,刘秀正在清凉殿批阅奏疏,洛幽走进大殿,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陛下,大长秋求见!”

刘秀皱了皱眉,平日里,陈志可是很少会来求见自己的。

他说道:“让他进来!”

时间不长,陈志走进大殿,向刘秀躬身施礼,说道:“奴婢拜见陛下!”

“何事?”

刘秀见陈志面露急切之色,眉头皱得更紧。

陈志颤声说道:“陛下,太子突患急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