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贴身保护

刘秀笑道:“区区一个陌鄢,就把我吓得不敢出宫了?

这岂不成了笑话!当初四阿在时,不能奈我何,现在四阿已名存实亡,我更无须怕它!”

邓禹忧心忡忡,看眼刘秀,欲言又止。

郭悠然接话道:“如果陛下不参加在宁平长公主的生辰宴,陌鄢也不会现身,想拿住他,绝非易事!”

郭伋遮着口,又连续咳嗽起来,邓禹和朱祐目光怪异地看着郭悠然,紧接着又看向刘秀。

她这话,是以陛下做饵,引陌鄢出现,这种话,恐怕也就她这个不谙世事的姑娘敢说吧!刘秀非但未气,反而还大笑起来,说道:“这么浅显的道理,悠然尚且明白,仲华,你不懂?”

邓禹苦笑,说道:“臣是担心陛下的安危。”

郭悠然正色说道:“臣女可乔装成宫女,在陛下身边保护!”

刘秀脸上的笑容加深几分,目光越发的晶亮,颇感有趣地看着郭悠然。

朱祐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陛下征战沙场十余年,什么样的凶险没经历过?

倘若陌鄢真出现在长公主的生辰宴上,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你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未免也太大言不惭了。

郭伋连忙欠身说道:“陛下,小女无知,一派胡言,请……请陛下海涵!”

说完话,郭伋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好。”

什么好?

刘秀这突然一个好字,把众人都说愣住了。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我出席伯姬生辰宴时,悠然可在我身边。”

闻言,邓禹、朱祐、郭伋三人面面相觑,在对方的脸上,都看出惊讶之色。

郭悠然说道:“臣女今日就可留在宫中。”

郭伋感觉眼前发黑,差点一头倒在桌案上。

邓禹和朱祐也是双双看向郭悠然,嘴巴微张,不知这姑娘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身为州牧的千金,要留在皇宫里过夜,名节还要不要了?

难道是觊觎后宫嫔妃的位置?

不过她双眸清澈,又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心机。

邓禹和朱祐的感觉是,郭州牧的这位千金,和寻常女子不一样,很不一样。

刘秀倒像是理解郭悠然为何提出这样的要求,他问道:“悠然认为,陌鄢也有可能强闯皇宫?”

郭悠然点点头,说道:“陌鄢绝非一个人行事,在封城之时,陌鄢能逃离成都,说明在他身边,还有一群人在帮他。

臣女担心,会有歹人悄悄潜入皇宫,对陛下不利。”

朱祐扬了扬眉毛,说道:“即便如此,郭小姐又有何本事,能保护陛下?”

郭悠然一笑,放于桌下的手缓缓抬起,众人还没明白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见她面前桌案上的一块糕点,突然飞到她的手指间。

就这一下,在场众人都吓傻了眼,朱祐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腾的一下蹦了起来,手指着郭悠然,结巴道:“你……你你你……”你是妖女?

郭悠然的这一手,的确挺吓人的,一块放在桌案上的糕点,就那么莫名其妙的飞起来,落在她的手中,凌空取物,匪夷所思。

即便见多识广的刘秀,也被她这一手吓了一跳。

郭悠然慢慢放下手中的糕点,向刘秀欠了欠身,说道:“引气入体后,以气取物,并非难事,让陛下见笑了。”

稍顿,她又道:“陛下曾服用过道家圣品,倘若陛下练气,会远胜臣女!”

对于道家的修炼,刘秀也了解一些,但亲眼所见,还是第一次,现在刘秀看向郭悠然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位姑娘的道行,可比自己想象中要高深得多。

他向朱祐挥挥手,示意他坐下,别一惊一乍的。

而后,他含笑看着郭悠然,说道:“既然悠然想留在皇宫里,那便留在皇宫里吧。”

接着,他又对郭伋说道:“郭州牧请放心,悠然在皇宫,我会敬为上宾,另外,悠然回京之事,郭州牧就不要在外传了,县府那边,我也会下诏封锁消息。”

倘若让陌鄢知道郭悠然回京的消息,陌鄢还敢不敢现身,真就不好说呢!“这……这……”郭伋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答复。

如果只是普通百姓人家的女子,留在皇宫里几日,那还好说,可问题是,郭悠然是州牧之女,留在皇宫里好几日,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如何出嫁?

堂堂州牧之女,能在皇宫里做宫女吗?

不是做宫女,那还能是什么,皇宫里的女子,不是宫女,就是嫔妃啊!见父亲一副忧心忡忡地模样,郭悠然语气平淡地说道:“父亲,女儿未想过要出嫁!”

“啊?”

“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哈?”

“倘若父亲担心女儿的名节,就让陛下赐给臣女一个名分也就罢了。”

她说话之随意,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琐事,郭伋听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郭悠然继续说道:“花美人亦是只有名分,但与陛下却无夫妻之实!”

郭伋现在是真的想直接晕过去算了,邓禹和朱祐也禁不住连连咳嗽起来,二人不约而同地拿起茶杯,将杯中茶水一口饮尽。

刘秀难以置信地看着郭悠然,她连自己和花非烟没有夫妻之实都能看得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刘秀长出口气,说道:“蜀郡的张先生真乃世外高人,教出的弟子,亦是非同凡响,令人刮目相看。”

郭伋:“……”如果早知道张纲会把自家闺女的性情教导得如此怪异,他当初都不会让张纲把闺女领走。

郭悠然向刘秀欠身说道:“陛下谬赞了,恩师的确是得道之高人,但臣女,只是略识皮毛罢了。”

刘秀笑了笑,对朱祐说道:“阿祐,你立刻去县府,让县府封锁消息,至于王禹,责罚五十杖,扣押在县府内,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放出!”

“是,陛下!”

“现在就去!”

“喏!”

朱祐向刘秀拱手施礼,而后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朱祐前脚刚走,邓禹也起身向刘秀告退。

等朱祐和邓禹相继离开,大殿里只剩下刘秀、郭伋和郭悠然。

郭伋吞了口唾沫,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儿,郭悠然开口说道:“父亲,您也回府吧,和母亲说,女儿已平安回到洛阳,只是暂时无法回家。”

“呃,好!好!”

郭伋连连答应着,可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

刘秀自然能看出郭伋对女儿的担忧,他微微一笑,说道:“郭州牧放心,我会确保悠然在皇宫里的安全。”

唉!郭伋在心里暗叹口气,对悠然这个女儿,他心里是满满的无力感。

小时候,她就随张纲去了蜀郡,他想管也管不了,现在她回到洛阳,他还是想管也管不了。

郭伋向刘秀拱手施礼,又看眼郭悠然,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外走去,郭悠然起身,对刘秀道:“陛下,臣女去送送父亲!”

见刘秀点了头,郭悠然快步走出大殿。

到了外面,郭悠然追上郭伋,说道:“父亲!”

郭伋停下脚步,向四周看看,见附近无人,他小声说道:“悠然,你怎能提出要留在皇宫里?

此事若传出去,你以后……如此自处?

现在爹还活着,能护你周全,可爹早晚都有不在的一天,到时,你又该如何啊?”

郭悠然微微一笑,说道:“父亲言重了,父亲至少还有十年大运!”

“……”郭伋如鲠在喉,无语凝噎。

乖女这是说自己还能再活十年?

郭悠然继续说道:“个人之命数,皆已注定,父亲不必担心女儿。”

郭伋意味深长地说道:“爹本还想着为乖女寻一青年才俊……”郭悠然笑了,摇头说道:“父亲为女儿找的姻缘,女儿却未必能看得上。”

换句话说,凡夫俗子也配不上她。

郭伋呆呆地看着郭悠然,过了好一会,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乖女是……可是中意陛下?”

郭悠然含笑说道:“陛下乃真命天子。”

然后呢?

郭伋只等到这么一句,然后便没了下文。

他眼巴巴地看着郭悠然,说道:“帝后情深啊,乖女可不要……”不要陷进去,更不要肖想后宫嫔妃的位置,就算争取到了,也是入宫受苦。

他对自己目前的仕途已经很满意了,并不需要拿自己的女儿去铺路,做什么皇亲国戚。

郭悠然说道:“女儿很羡慕湖阳长公主!”

郭伋闻言,感觉胸口发闷,眼前又一阵阵的发黑。

湖阳长公主,那就是刘黄,人家现在正在炼真宫里修真呢!女儿也像效仿湖阳公主,去隐世修真?

头疼!郭伋长吁短叹,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爹……爹回府了,乖女……”郭伋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最终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转身向宫外走去。

看着父亲年迈苍苍的背影,郭悠然的心境倒是很平静。

目送父亲走远,在视线中消失,她方回到清凉殿。

刘秀正站在大殿里等着她,见郭悠然回来,他走上前去,好奇地问道:“悠然已经修炼到什么境界?”

郭悠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臣女资质平庸,修炼十余年,亦只刚刚入门!”

刘秀近距离的仔细观瞧郭悠然,发现郭悠然的肤质很好,白皙细腻,富有光泽,连淡淡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笑问道:“悠然认为,我也可以修炼?”

“陛下若能潜心修炼,成就必远在臣女之上!”

刘秀轻叹口气,摇了摇头,他是既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心境。

他向一旁招了招手,洛幽快步走过来,福身施礼,说道:“陛下!”

“小幽,这几日,悠然会住在宫中,她的起居,暂时由你来照看。”

“是!陛下!”

洛幽答应一声,同时,看眼郭悠然。

洛幽本身就是一位绝美的姑娘,可是在郭悠然面前,她也禁不住生出自愧弗如之感。

郭悠然不仅生得绝色,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她身上还蕴藏着一股仙风道骨,这种气质,在其他女子身上很难找得到。

刘秀背着手,随口问道:“如果你的师父有随陌鄢一同到洛阳,小幽,你当如何?”

洛幽心头一震,正色说道:“婢子会拼死保护陛下!”

四阿的四大首领,现在只剩下田兮,这次最有可能跟随陌鄢到洛阳的,也只有田兮。

刘秀若有所思地说道:“希望,令师会是位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