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大汉英烈

羽林军战不下吴汉,倒是成功拖延住了吴汉的突进,趁此机会,蜀军的中军队伍,都在向吴汉这边靠拢过来,战场也变得更加混乱。

打着打着,吴汉和高午、唐邯等人都打散了。

乱战之中,吴汉连出数戟,将周围的敌军逼退,他环顾四周,跟在自己身边的汉军,只有数百人,至于高午和唐邯等人在哪,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蜀军也不给他仔细寻找的机会,大批的蜀军蜂拥而至,围攻吴汉等人。

吴汉完全不惧,抡起长戟,杀向敌军,噗噗噗的闷响声不绝于耳。

只是,吴汉虽然勇猛依旧,但想向前突进,已然没有可能,只见前方密密麻麻的全是蜀军,人山人海,分不清个数。

同一时间,高午和唐邯倒是汇合到了一处,两人的麾下合到一起,还有两千多人。

碰面之后,他俩异口同声地问道:“大司马在哪?”

听闻对方的发问,两人不约而同地拧起眉毛,高午向四周看了看,说道:“大司马一定在我们的前面,向前突进,尽快与大司马合兵!”

唐邯没有二话,提着一杆长矛,策马向前冲杀,高午紧随其后,带领着两千多人的汉军,向前方敌军冲去。

相对而言,高午和唐邯所遭遇的蜀军数量要少许多,大多数参战的蜀军,现在都在围攻吴汉等人。

此时,陷入重围的吴汉,已经将冲杀上来的蜀军杀倒一片又一片,他周围的汉军兵卒数量,也是越来越少。

由数百人,变成一百多人,又变成数十人,随着战斗的持续,数十人也变成了二十来人。

这二十来人,都是久经沙场,能以一顶十的南征军精锐,在大批蜀军的围攻之下,他们战得浑身都是伤,一个个都如同血葫芦似的。

在他们的四周,尸体叠叠罗罗,铺了一层又一层,既有汉军尸体,但更多的还是蜀军尸体。

就在吴汉拼命砍杀周围的敌军时,十数名蜀军拖着铁链,跑上战场。

吴汉纵身跳起,一条长长的铁链从他的脚下掠过,他刚刚落地,又是一条铁链横扫过来,缠住他的腰间。

两名手持铁链的蜀军兵卒,围绕着吴汉跑个不停,把铁链一圈又一圈地缠在他的腰间。

还没等吴汉发力反抗,再次有两名蜀军兵卒拖着铁链过来,依旧是向吴汉的腰身缠绕。

时间不长,六名蜀兵,三条铁链,把吴汉的腰身勒了个结结实实。

六名蜀兵齐齐发力,死命地拉扯着铁链,欲把吴汉拽倒在地。

吴汉大吼一声,单脚猛的一跺地面,双脚如同钉子似的,死死钉在地上,无论六名蜀军如何拉扯,就是拽不动他丝毫。

他再次大吼一声,向后发力,六名紧抓着锁链的蜀军纷纷尖叫一声,一同向前扑倒,吴汉也不管自己腰身上的铁链,大步上前,一戟一个,将六名蜀兵全部砍杀在地。

周围的蜀兵纷纷上前,想要捡起锁链,继续拽倒吴汉,后者哪里肯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抡戟上前,砍杀蜀兵,真好似切菜一般。

那二十多名残存的汉军也冲了上来,抵挡住蜂拥而至的蜀军。

其中一名汉军兵卒踉跄着跑到吴汉近前,急声说道:“大司马,我们冲不过去了,还是……还是先行撤退吧!大司马先走,我等为大司马断后!”

吴汉眯了眯眼睛,边用力扯掉腰间的铁链,边怒声喝道:“临阵脱逃者,其罪当诛!”

那名兵卒身子一震,插手说道:“大司马,我等不惧死,但大司马不能死啊!大司马……”不等他把话说完,吴汉一把将他推开,凝声说道:“今日,若不能斩下公孙老贼的狗头,我吴子颜,誓不回头!”

说着话,他拖着长戟,迈步上前,面对着刺过来的无数长戟长矛,他断喝一声,将银戟狠狠劈砍出去,咔咔咔,随着一连串的脆响声,迎面而来的长戟长矛纷纷折断,吴汉迈步上前,银戟向前横扫,沙,挡在他前面的三面盾牌,被银戟锋芒画出一大串的火星子,持盾的三名蜀兵受其冲力,仰面连连后退,趁此机会,吴汉箭步上前,长戟向前直刺,噗,一名盾兵的喉咙中招,仰面而倒,吴汉上前两步,持戟向前连刺,噗、噗、噗,又有三名蜀兵胸口中戟,纷纷倒地。

在他的两侧,各有一名蜀兵端着盾牌冲上来。

没等吴汉出招,劝他撤退的那名汉兵快步而来,把吴汉拉退,他顶在吴汉的位置上,举起环首刀,劈砍周围的敌兵。

很快,数名重盾兵一同围拢上前,以四面重盾,将那名汉兵死死夹在中间。

外面一圈的蜀军,齐齐刺出长矛,长矛的锋芒顺着盾牌之间的缝隙插入进去,刺在那名汉兵的身上,将其周身上下,刺出无数个血洞。

汉兵嘶吼着,疯狂地挥砍着环首刀,四名重盾兵,其中有两人的脑袋中刀,颓然倒地,最后,汉兵的环首刀砍在重盾上,随着咔嚓一声脆响,环首刀折断,这名汉兵口吐着鲜血,也倒在地上,四周的蜀兵见状,蜂拥上前,乱矛齐落,将汉兵的尸体刺得不成人形。

就在他们拿汉兵尸体泄恨的时候,一道寒芒从空中劈落,咔嚓,一名蜀兵被斜肩带背的斩成两端,吴汉手持虎威亮银戟,连续砍杀敌军,蜀兵一排排的倒在地上。

吴汉正全力向前冲杀,身侧两旁又冲上来两排重盾兵,吴汉挥舞战戟,劈砍围拢过来的重盾,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

一名重盾兵摸到他的背后,将盾牌狠狠向他的背后撞去,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吴汉向前一踉跄,不等他站稳,身侧又撞过来一面重盾。

这面重盾,正撞在吴汉的头侧,嘭的一声,吴汉的身子向旁踉跄出去两步,几名蜀兵见吴汉向自己这边踉跄,以为有机可乘,一股脑地冲上去,端着长矛,向吴汉身上狠刺。

吴汉扑倒在地,闪躲开长矛的锋芒,顺势一抡银戟,咔咔咔,几名蜀兵的双腿齐被斩断,惨叫着扑倒在地。

吴汉顺势起身,回手一戟,锋芒刺在一面重盾上,咚,持盾的蜀兵身子后仰,连连后退,与后方的人群撞成一团。

血,顺着吴汉的头侧流淌下来,眨眼工夫,便把他的半边脸颊染红。

此时此刻,吴汉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重影的,天旋地转,他站起来的身子也不由得一阵摇晃。

“杀——”又是一排重盾兵向吴汉一步步地推进过来。

吴汉以战戟支撑住身体,摇了摇混浆浆的脑袋,原本有些迷离的双眼又恢复了焦距,其中闪现出咄咄逼人的寒光。

他断喝一声,拖着战戟,迎向那排重盾兵。

人到,戟也到了,力劈华山的一戟,正中一面重盾上,持盾的蜀兵有泰山压顶之感,整个人向后弹飞出去,噗的一声,吐出口血水。

吴汉的战戟又快如闪电般向左右一扫,噗、噗,又有两名重盾兵躲闪不及,中招倒地。

趁此机会,吴汉突进蜀军的人群当中,虎威亮银戟挥舞开来,将周围的蜀军成群成片的杀倒在地。

蜀军冲上来一拨,被吴汉杀退一拨,同时还留下满地的尸体,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在吴汉的周围,已经看不到地面,地上的尸体叠了好几层,垒起好高。

此时,附近已没有一名汉军兵卒,只剩下吴汉一人,四周全是蜀军。

可是,成百上千的蜀军,面对吴汉一人,却吓得连连后退,不敢再轻易上前。

现在,吴汉业已成为强弩之末,他是人不是神,再善战,打斗了这么久,冲杀了这么久,他已是精疲力竭,甚至连站直身形都很困难。

他双手握着战戟,支撑住身体,扫视四周,目光所及,全是蜀军,不过他的视线已越来越模糊。

蜀军看出来吴汉好像要不行了,一圈兵卒端着长矛,小心翼翼地向吴汉接近过去,其中一人走到吴汉的身后,手中的长矛缓缓向前刺出,长矛锋芒点在吴汉的背上,立刻刺破了皮肉,这名蜀兵还没来得及发力,眼前一道寒光乍现,紧接着,天旋地转。

无头的尸体还站在吴汉的身后,血淋淋的断头已轱辘出去好远,吴汉的左手里,握着滴血的佩剑。

他深吸口气,一手持戟,一手持剑,与四周围攻上来的蜀军又打成一团。

人群中,噗噗噗的闷响声不绝于耳,一道道的血箭喷射出来,也分不清楚是蜀军的还是吴汉的。

前后也就几息的时间,围攻上来一圈的蜀军兵卒,全部倒下地上,给地面上的尸体加铺了一层。

吴汉再次以战戟戳地,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子,他边呼哧呼哧地喘息着,边抬起佩剑,环指四周,喝问道:“还有何人前来献首?”

哗啦——随着吴汉的质问声,四周的蜀军纷纷后退,看着满身是血的吴汉,都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子寒意。

吴汉的身子又是一阵摇晃,慢慢滑座到地。

此时,吴汉唯一的感觉就是累,身体仿佛不像是自己的了,四周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也越来越迷糊,他头脑昏沉,很想就这样一觉睡过去。

看着坐在地上的吴汉,四周的蜀军将士面面相觑,人们不知道吴汉是真倒下了,还是假装倒下,眼巴巴地看着他,不敢轻易上前。

且说高午和唐邯,他二人率领着汉军,从蜀军当中一个劲的突进,两人杀得昏天暗地,也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高午端着长刀,停了下来,环视四周,回头问道:“老唐,可有看到大司马?”

唐邯气喘吁吁地跑上前来,摇摇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说道:“没看见!不知道……不知道大司马杀到了何处?”

高午心急如焚,不停地扫视四周,可是天色太黑,什么都看不到。

他深吸口气,说道:“继续向前突进!”

他二人带着麾下汉军,又向前冲杀一段距离,这时候,前排出现一排大鼓。

很显然,那是蜀军用来助威的战鼓。

见状,高午眼睛顿是一亮,大步流星地冲了过去。

战鼓周围还有不少的蜀军鼓手,看到一大群汉军突然冲杀过来,鼓手们吓得连声尖叫,四散奔逃。

高午三步并成两步,冲上一座木台,这里竖立着一面巨大的战鼓,高午向四周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一根又粗又长的鼓槌,双手握紧,狠狠砸在鼓面上。

咚!这一声鼓响,站得稍微近一点,都被震得耳膜疼。

高午再次全力抡起鼓槌,狠狠敲下去。

咚、咚、咚——持续的擂鼓声响起,高午大声喊喝道:“吴汉!吴子颜!”

随着高午的喊喝,在场的汉军将士也都跟着齐声呐喊:“吴汉!吴子颜!”

另一边,原本已筋疲力尽,累瘫在地的吴汉,不知道是听到了高午等人的喊声,还是听到了擂鼓声。

昏昏沉沉的头脑,一下子变得清明过来,他耷拉下去的脑袋,也随之猛然抬起,喃喃自语道:“陛下在唤我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