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诈败之术

吴汉没心思和郭悠然闲聊家常,他问道:“你当真是郭州牧之女?”

郭悠然一笑,说道:“倘若大司马不相信小女的身份,可以派人去并州查探。”

吴汉说道:“我会派人去查证的!”

稍顿,他问道:“郭小姐可是来军中避难的?”

郭悠然摇摇头,说道:“我是来劝说大司马放弃攻城的!”

听闻这话,在场的诸将同是一怔,一脸诧异地看着郭悠然。

吴汉扬起眉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问道:“郭小姐说什么?

放弃攻城?”

“正是!”

郭悠然平淡地点点头,说道:“现在大司马已经围困住成都,只要假以时日,成都将会不战而降,如此,既可止杀戮,又能成功收复成都,岂不是两全其美之策?”

吴汉看着郭悠然好一会,仰面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最好是郭州牧之女,倘若你是公孙述派来的细作,可就白瞎了你这张蛊惑人心的小脸了!”

郭悠然不惧吴汉的威胁,问道:“大司马可知道陌鄢?”

“陌鄢?

那个刺客头领?”

吴汉不确定地问道。

郭悠然点点头,说道:“不久前,我曾在城内见过陌鄢,陌鄢今日为公孙述卜了一卦,卦象是,蜀吉,汉凶!”

吴汉眨了眨眼睛,再次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简直一派胡言!”

先不说郭悠然有没有遇到陌鄢,也不说陌鄢有没有为公孙述卜卦,单单说她刚才还在成都城内,现在又是怎么跑到城外来的?

吴汉收敛笑容,拧着眉头,一脸惋惜地看着郭悠然。

这么个国色天香的姑娘,看起来年纪也没多大,还不到二十的样子,怎么就得了失心疯了呢?

吴汉摇摇头,向外面招了招手,说道:“来人,把郭小姐带下去,好生照看,不得怠慢!”

两名汉军侍卫走进大帐,来到郭悠然身侧,摆手说道:“郭小姐,请!”

郭悠然沉默了一会,问道:“倘若大司马攻破成都,当如何治理?”

吴汉哼笑出声,说道:“治理?

我何必要治理一座空城?”

“空城?

成都城内,尚有二十万百姓!”

“等破城之时,便不会再有了!”

吴汉斩钉截铁地说道:“成都城内,皆为蜀贼,破城之日,我大汉将士,将鸡犬不留!”

一直都是镇定自若、神态悠然的郭悠然,在听了吴汉这句话后,身子不由得为之一震。

她骇然道:“大司马,成都可有二十万的百姓啊!”

吴汉沉声说道:“但这二十万百姓,都死心塌地的效忠于公孙述,他们皆为窃汉之贼,都是蜀地之贼!其心可诛,其罪当诛!我杀他们,上应天道,下应法理,这,有错吗?”

“陛下治国,以施仁政,大司马……”不等郭悠然把话说完,吴汉拍案而起,大声喝道:“我非陛下!陛下与汉,云泥之别,郭小姐倘若再敢于军中胡言乱语,纵然你真是郭州牧之女,也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郭悠然与吴汉对视良久,她低垂下头,问道:“倘若……小女就能助大司马攻破成都,大司马可愿放弃屠城?”

此话一出,吴汉愣住,花非烟愣住,在场的诸将也全都愣住。

刚才是吴汉一人,像看疯子似的看着郭悠然,现在则变成众将都在以看疯子的眼神来看着她。

己方攻打成都这么久了,都攻不破成都的城防,区区一个小女子,她能助己方攻破成都?

这不是开玩笑吗?

哎呀!吴汉在心里暗叹口气,这姑娘,生得一副倾城倾国的好皮囊,怎么就年纪轻轻的疯了呢?

疯言疯语,哗众取宠!难怪郭汲从不在人前提他的这个女儿呢。

吴汉扶额,想着想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向郭悠然挥下手,说道:“郭小姐去休息吧,过几日,确认了你的身份,我就派人送你回洛阳。”

郭悠然站在原地未动,说道:“大司马还没有回答小女的问题!”

“什么问题?”

“倘若我能助大司马攻破成都,大司马可愿放弃屠城?”

“你何时就能助我攻破成都?”

“最迟明日!”

“嗤!哈哈——”吴汉忍不住仰面大笑,抬手点了点郭悠然,说道:“好,明天天黑之前,如果你真能助我攻破成都,我,我军入城之后,不会滥杀无辜。”

“也可放过有罪之人?”

郭悠然问道。

吴汉眯了眯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郭小姐不要太过分了,要懂得适可而止!”

郭悠然深吸口气,说道:“陌鄢祸乱天下,逆天行道,他的卦象,已然大乱!但公孙述十分信赖陌鄢,既然陌鄢算出了蜀吉汉凶的卦象,公孙述一定会派出兵马,出城一战。”

见吴汉露出不以为然之色,郭悠然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蜀军的出战,应该不会在城南,而是在城北。

城南有大司马,公孙述纵然再信赖陌鄢,也不敢轻易对大司马出兵,出兵进攻臧将军,倒是很有可能。”

吴汉侧了侧身子,脸上已露出不耐之色。

郭悠然仿佛没看到似的,继续道:“大司马现在当传书臧将军,一旦敌军出战,臧将军可诈败,只要臧将军一拜,公孙述定然会将陌鄢算出的卦象信以为真,他也会亲自出城,与大司马决一死战!”

吴汉向前探着脑袋,笑吟吟地问道:“你说什么?

公孙述敢出城与我一战?

哈哈——”吴汉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似的,仰面狂笑。

在场的汉军将领们也都笑得前仰后合,冲着郭悠然连连摆手,七嘴八舌地说道:“郭小姐,就算借给公孙述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出城与大司马一战啊!”

“如果公孙述敢出城一战,本将敢把自己的脑袋送给郭小姐。”

“现在是在打仗,姑娘家家的,还是少在这里瞎参合吧!”

听着诸将的冷嘲热讽,郭悠然完全不在意,表情平淡,面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就在这时,一名兵卒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向吴汉插手施礼,急声说道:“启禀大司马,延岑率军数万,由北城而出,现已与藏将军于城外展开激战!”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众将皆闭上了嘴巴,冷嘲热讽的人都不吱声了,哄堂大笑的人也都不笑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郭悠然。

这他娘的猜得也太准了吧!这位郭小姐又怎么知道蜀军会从北城出战的?

吴汉凝视着郭悠然许久,缓缓抬起手来,指着郭悠然说道:“你是公孙述派来的细作!”

如果郭悠然不是公孙述的细作,她不可能知道公孙述的军事部署。

郭悠然淡然说道:“小女确是郭州牧之女,绝非公孙述之细作,小女五岁,拜在张纲先生门下,跟随师父,专研谶学相术,十余年来,不曾有片刻倦怠,不敢说学有大成,但参悟命数、气运,还算颇有心得。”

吴汉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能算出公孙述会主动出战?”

郭悠然坦然说道:“是小女见到陌鄢,看清陌鄢之命格后,才有此推测!”

吴汉目不转睛地盯着郭悠然,后者则是平静地与他对视。

过了好一会,吴汉深吸口气,说道:“传书君翁,让他在与延岑的交战中,只许败,不许胜!”

“大司马——”众将官纷纷起身,眼巴巴地看着吴汉。

即便是诈败,也太伤己方的士气了,只为了一个女子的三言两语,就让己方将士在战场上诈败,这也太冒险了。

吴汉没有理会众人,他直视着郭悠然,面容冷峻地说道:“我就按照郭小姐的意思办,倘若真能如郭小姐所言,我军的诈败可以引出公孙述,我吴汉敬你为上宾;倘若你所言是虚,心怀叵测,营中之妓,将有你一号!”

说完话,他振声喝道:“立刻去城北,传我将令!”

护军将军高午出列,拱手说道:“大司马,末将前去传令!”

诈败这么重要的军令,倘若派普通传令兵前去,估计臧宫那边都得怀疑将令的真伪,由护军将军前去,还是比较稳妥的。

吴汉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高将军多加小心!”

“喏!”

高午答应一声,转身向帐外走去,临出营帐之前,他还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郭悠然。

目送高午离去,吴汉向营帐的角落里一指,说道:“郭小姐就暂时在这里休息吧!”

让臧宫诈败的战术是郭悠然提出来的,吴汉现在已经不能放她走了,起码要等到战事结束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她。

且说高午,带着吴汉的将令,一路快马加鞭,跑到成都北城外。

此时,臧宫部以与延岑部展开大战,双方于成都城外,厮杀得难解难分。

高午找到在中军指挥的臧宫,催马上前,向臧宫插手施礼,说道:“臧将军!”

臧宫一看是高午来了,问道:“高将军,大司马可是有将令传来?”

“正是!”

高午靠近臧宫,在他耳边低声细语道:“臧将军,大司马令,与延岑之战,臧将军只许败,不许胜!”

“许败不许胜?”

臧宫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扬起眉毛,一脸诧异地看着高午。

高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道:“大司马的将令,就是如此!”

臧宫茫然,不解地问道:“大司马为何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是郭小姐建议的!”

“郭小姐?”

这又从哪冒出一个郭小姐?

“郭汲郭州牧之女,郭悠然郭小姐!”

高午随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臧宫大致讲述了一遍。

臧宫听后,差点气笑了,问道:“大司马竟然听信一身份不明的女子之言?”

高午垂首说道:“这位郭小姐还真有些……”对于郭悠然,他不知该怎样具体描绘。

他停顿了一会,方说道:“这位郭小姐确实有点邪门!大司马将令已下,臧将军赶快依照将令行事吧!”

臧宫无奈地摇摇头,但吴汉的命令已经传下来,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遵令行事。

现在汉军与蜀军已经打成了一片,想要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臧宫传令各部,无论有多大的困难,必须得撤下战场。

交战中的汉军,开始分批次的逐步后撤。

汉军的后撤,让蜀军一下子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延岑激动的满脸涨红,指挥麾下将士,全力向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