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八战八胜

赵毅将麾下的三万将士,兵分两路,一路是两万人,向东突围,一路是一万人,由赵毅亲自率领,向西突围。

向东突围的人多,那是要尽可能的把汉军吸引过去,如此一来,赵毅亲自率领的这一万蜀军,便有极大的机会,由西面成功突围出去。

赵毅的做法,等于是牺牲掉己方的两万将士,以此来保全他自己和他麾下一万将士的性命,很自私,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两拨蜀军,同时行动,吴汉听闻消息后,立刻令人给广都城飞鸽传书,让广都分出两万兵马,吴汉大营这边分出一万人的兵马,合计三万兵马,夹击向东突围的两万蜀军;广都再分出一万兵马,与吴汉亲自率领的五千兵马,夹击向西突围的一万蜀军。

吴汉的命令传到广都,驻守广都的汉军立刻行动起来,按照吴汉的指示,兵分两路,与吴汉大营的汉军,分头夹击两支突围的蜀军。

汉军这边,由刘尚负责夹击往东突围的两万蜀军,吴汉则负责夹击往西突围的一万蜀军。

吴汉并不知道赵毅具体在哪拨蜀军当中,只是直觉告诉他,赵毅很有可能是向西突围。

赵毅率领着一万蜀军,出了大营后,全速向西行进。

一万将士,一口气跑出十里地。

就在赵毅以为己方很可能已把汉军追兵甩掉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一大批的汉军。

放眼望去,这些汉军都是骑兵,大概有三千骑左右,正中央打着一面大旗,绣着一个硕大的‘吴’字。

吴汉!那是吴汉亲自率领的兵马!看到对面汉军中的大旗,赵毅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变得煞白,身子也在抖动个不停。

他和吴汉交过手,深知吴汉的厉害,他想不明白,吴汉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往西跑的。

正在赵毅心惊不已的时候,一名斥候快马跑来,到了赵毅近前,尖声叫道:“将军,我方左翼,发现汉军!”

斥候话音刚落,又一名斥候快马而来,颤声说道:“将军,我方右翼,发现敌军!”

正面有吴汉亲自率领的三千汉骑兵,左右两边,又各来一支敌军,赵毅的脑门子上已经布起一层汗珠子。

他深吸口气,牙关一咬,把心一横,大吼道:“全军向前突进,与汉贼决一死战!”

赵毅现在已经没有退路,除了拼死一战,别无他法。

赵毅率领着麾下的一万蜀军,正面突击前方的汉骑兵。

这支汉骑兵,正是由吴汉率领。

吴汉端坐在马背上,望着迎面冲杀过来的蜀军,他嘴角勾起,冷笑出声,说道:“看来,赵毅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前来和我军拼命了!”

听了吴汉的话,周围的汉军将士纷纷哈哈大笑。

吴汉扫视左右,振声喝道:“今日,我们就让赵毅看一看,我幽州突骑是如何兵不血刃,全歼他蜀贼的!”

“吼——”在场的汉骑兵将士,齐声喊喝。

向前冲锋的蜀军,刚开始都是提心吊胆的,对面的敌军可都是骑兵,而且数量不少,足有三千之众。

就理论上而言,三千骑兵正面对阵一万步兵,三千骑兵占据绝对的优势。

更何况这三千骑兵,还是由吴汉亲自率领的,战力更是倍增,己方主动迎击敌军,恐怕凶多吉少。

但是等到对方只剩下五十步远了,而对面的汉骑兵还没有展开骑兵冲锋,这让蜀军将士都颇感莫名其妙。

骑兵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骑兵冲锋,而对面的这些汉骑兵,像被人点了穴道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是要和己方打方阵战?

难道汉骑兵都疯了不成?

赵毅也是一脑门子的问号,不明白吴汉在打什么鬼主意。

但骑兵不展开冲阵,对于己方而言,终究是一件好事。

赵毅深吸口气,向前挥舞佩剑,大吼道:“兄弟们再加把劲,冲散敌军!”

等到两军相距只剩下二十步远的时候,汉骑兵终于动了,将士们纷纷端起弩机,一瞬之间,弩机的弹射之声响起一片。

啪啪啪——无数的弩箭从汉军阵营里飞射出来,射入蜀军冲锋的人群里,惨叫之声四起,许多冲锋中的蜀军,身上连中数箭,受冲锋的惯性使然,又往前飞奔出好几步才翻滚倒地。

第一排的汉军射完弩箭,立刻拨马后退,第二排的汉骑兵继续抬弩射箭,又是一排的蜀军兵卒惨叫着扑倒。

汉骑兵是一排接着一排的射箭,射完之后,立刻后退,重新撞箭,后排的骑兵往前顶,继续放箭,如此循环。

冲在前面的蜀军将士,倒下一排又一排,尸体在汉骑兵面前几乎扑了一层。

等到双方距离只有十步之遥,汉骑兵齐齐调转方向,向后策马奔跑,在拉开双方距离的同时,骑兵们扭转腰身,向后放箭。

一支支的弩箭,挂着刺耳的呼啸声,飞入蜀军的人群里,让一名名的蜀军兵卒翻滚倒地。

蜀军冲锋的速度固然很快,但却快不过骑兵,汉骑兵让双方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二十步远的地方,这个距离,也恰恰是弩箭的最佳射程。

蜀军的冲锋速度慢下来,汉骑兵的速度也慢下来,蜀军的冲锋速度快起来,汉骑兵的速度也跟着快起来。

这就是在‘放风筝’,汉骑兵以速度优势,利用弩射,不断地消耗蜀军兵力。

这一招,幽州突骑曾用在匈奴人身上,曾用在西凉铁骑身上,现在又用到了蜀兵身上。

一万蜀军,都没和汉骑兵展开直接接触,光是被汉骑兵用‘放风筝’的战术就杀伤了三、四千人之多。

此情此景,让赵毅的眼珠都红了,他冲着跑在前面的汉骑兵大声嘶吼道:“吴汉,你这徒有虚名的鼠辈,有本事你就和我赵毅面对面的决一死战!”

赵毅的喊声,还真有被汉骑兵当中的吴汉听到。

吴汉都差点气笑了,赵毅这个手下败将,还有胆子和自己叫号?

他向一旁的偏将说道:“放号箭!”

那名偏将闻言,立刻在马鞍子上摘下弩机,插入一直空心带孔的号箭,然后举起弩机,将号箭射向空中。

啾——号箭腾空,发出的尖啸之声刺耳。

听闻号箭声,跑在最前面的汉骑兵分向左右两边转弯,在地上画出两个半圆,反冲了回去。

冲回来的骑兵,将士们纷纷挂起弩机,摘下长矛和盾牌,人们一手持矛,一手持盾,向蜀军阵营突进。

骑兵冲锋,声势骇人。

正面面对这骑兵冲阵时,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迅雷般的声势,更有透天的杀气。

一瞬间,人们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骑兵冲阵,而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奔自己扑面而来。

跑在前面的蜀军将士,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地放慢速度,甚至有人吓得五官扭曲,尖叫着连连后退。

没有用!在一马平川的战场上,面对骑兵冲阵,根本无路可跑。

轰隆隆——万马奔腾,踏入蜀军阵营,一杆杆的骑兵长矛向前刺出,一个个蜀军兵卒都被长矛刺得离地而起,向后倒飞。

噗通,人们摔落在地,刺透人体的长矛,将人们都活生生地钉在了地面上。

战马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拔出长矛,骑兵们果断舍弃钉子地上、尸体上的长矛,冲出肋下的环首刀,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劈砍左右的敌军。

一刀下去,有没有砍到人,或者有没有把敌人砍死,这些都看不清楚,战马奔驰的速度太快,一刀砍完,战马就已经跑出去好远。

如果有漏网之鱼,后面的骑兵也会跟上补刀。

三千骑兵,对阵数千蜀军,骑兵透阵而过,就这一轮冲锋,蜀军的伤亡不下半数。

乱战之中,赵毅很不幸,他再次对上了吴汉。

在与吴汉的第一场交锋中,赵毅的战戟被吴汉缴获,现在赵毅用的是佩剑。

仅凭一把佩剑,想对抗吴汉手中的虎威亮银戟,那无疑是笑话!赵毅仅仅坚持了五个回合,就被吴汉的一记回马戟砸下战马。

吴汉拨转马头,反冲回来,银戟向前探出,银戟的锋芒直取赵毅的胸膛。

见吴汉这一戟来势汹汹,赵毅倒是也想躲闪,可实在是没有躲闪的机会,他硬着头皮,双手持剑,使出全力,硬接银戟的锋芒。

当啷!吴汉这势大力沉的一戳,把赵毅震得向后倒飞出三米开外,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贴着地皮,又向后倒滑出两米远,身形才算停下来。

他坐在地上,持剑的双手无力垂下,两只手抖动不停,他哇的一声,连续吐出两口血水。

哒、哒、哒!吴汉骑着马,不紧不慢地走到他的近前,银戟向前一递,锋芒抵住赵毅的喉咙。

赵毅环视战场,自己麾下的将士,已经被汉骑兵冲击得七零八落,毫无阵型而言,兵卒们哭喊着、尖叫着四散奔逃,但他们逃不过汉骑兵的追杀。

一个个蜀军将士,在逃跑的时候被汉骑兵追上,或是被长矛刺穿身体,或是被环首刀劈翻在地。

目光所及之处,地面上到处都是蜀军的尸体,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见到赵毅在环视战场,坐在马背上的吴汉也向四周看了看,仰面哈哈大笑,震声喊喝道:“凡我汉军将士,杀光所有蜀贼,壮我大汉雄威!”

听闻吴汉的吼声,赵毅身子一震,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怒视着战马上的吴汉,咬牙切齿地说道:“吴贼,你这残暴之匹夫,终有一日,你将不得好死,岑彭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不,你会比岑彭更惨,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听你在这放屁!”

吴汉手起戟落,就听噗的一声,银戟的锋芒斩断赵毅的脖颈,后者的脑袋滚落掉地。

吴汉用戟尖一挑断头的头发,让断头挂在战戟上,而后他高举起战戟,高声喊喝道:“赵毅首级在此!赵毅首级在此!”

看到吴汉杀了赵毅,汉军士气更盛,蜀军更无斗志。

接下来,已经不能称之为交战,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当云集过来的两支汉军抵达战场的时候,这里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一万蜀军,残存下来的也就几百人,地上几乎都是蜀军的尸体。

许多被俘虏的蜀军,被汉兵拉着一排,摁跪在地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斩首,哭喊之声,哀求、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立于战场中央,四周满是蜀军尸体的吴汉,手提着悬挂着人头的战戟,面无表情,冷眼旁观着四周的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