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救援不力

出来请缨的这名武将,名叫钟仑。

钟仑并不是武将出身,而是文人出身,以前是个书生,后来也不知是不是受了贾复的启发,由文转武。

不过钟仑转武的时候,已年过四十。

他转做武将近十年,一直没有太大的作为,在成都朝廷里表现平平,属默默无闻的一个。

这次钟仑能站出来,主动请缨,着实挺令人意外的。

公孙述看向钟仑,问道:“钟将军能救赵将军?”

钟仑正色说道:“微臣愿倾尽全力,营救赵将军脱困!”

公孙述问道:“钟将军只带两万兵马,就能救出赵将军?”

钟仑说道:“陛下,截断赵将军退路的吴汉军,不到两万兵马,微臣以为,等我部抵达广都,可与赵将军里应外合,合力进攻吴汉军,我部与赵将军合计五万大军,微臣有信心,可破吴汉!”

公孙述两眼放光,正要说话,罗英拱手说道:“陛下,钟将军之策,太过冒险,还请陛下三思!”

钟仑几斤几两重,罗英了然于胸。

钟仑这个人,向来心高气傲,一直认为陛下没有发现他的才智,才于朝中郁郁不得志。

平日里,钟仑非常瞧不起贾复,认为由文转武者,皆为文将,而贾复却以勇冠三军著称,简直是给文将摸黑。

要说兵书战策,钟仑的确是有专研精通,甚至称得上倒背如流。

但他缺乏实战经验,讨论的战术也都是纸上谈兵,典型的理论大于实践,对阵吴汉这样的名将,派钟仑这样的书呆子去迎战,不是成心让他去送死吗?

钟仑看眼罗英,说道:“赵将军乃国之栋梁,追随陛下这么多年,对陛下、对朝廷,忠心耿耿,既有功劳,亦有苦劳,现赵将军与三万将士被困广都,生死存亡,一线之间,若朝廷坐视不理,岂不让全军将士寒心?

更让天下拥护陛下的百姓寒心?

得人心者方能得天下,若是失了人心,成都还如何与洛阳抗衡?”

他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也让公孙述及许多大臣连连点头,认为他言之有理。

罗英则是眉头紧锁,钟仑说得这些,都是虚话、空话,听起来好听,但没什么实际的意义。

他没有理会义愤填膺的钟仑,而是看向公孙述,意味深长道:“陛下,吴汉对赵将军部围而不攻,就是在引我方出兵救援,陛下万万不可上吴汉的恶当啊!”

钟仑大声说道:“吴汉在广都,满打满算,也才五万人,我率部两万,前去救援,与赵将军合兵,也有五万,即便是正面交锋,我军亦不落下风,何况,我部与赵将军可合力夹击吴汉的一万五千人,此战又岂会战败?”

说着话,他向公孙述屈膝跪地,朗声说道:“陛下,微臣愿立军令状,若不能救回赵将军,微臣可任凭陛下处置!”

不管钟仑的策略可不可行,他表现出来的这种必胜之决心,是公孙述愿意看到的,也是目前成都朝廷最需要的。

公孙述不再犹豫,向钟仑点点头,说道:“好!钟将军!朕给你两万兵马,由你前往广都,救援赵将军,只要你能把赵将军带回成都,朕,重重有赏!”

“谢陛下!”

钟仑谢恩,向前叩首。

罗英见状,不由得在心中哀叹一声,明知是计,还要出兵救援,如此自损兵力,成都危矣。

散朝之后,志得意满的钟仑还特意追上罗英,面带得意的笑容,特意问道:“末将此次出战,罗将军可有嘱托?”

罗英看眼洋洋自得的钟仑,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钟将军率部两万出征,两万将士之生死,皆在钟将军一人手上,钟将军……好自为之吧!”

钟仑愣了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耸耸肩,拱手说道:“多谢罗将军提醒,末将必会谨记罗将军之教诲!”

说完话,他又微微一笑,大步离去。

赵毅被困广都,成都的公孙述,派遣钟仑,率领两万蜀军,前往广都救援。

按照钟仑的想法,他率部到广都县境内后,可立刻派人去往赵毅军大营,与赵毅联系上,然后两边合力出兵,进攻吴汉部。

他设想得很好,可是吴汉根本没给他与赵毅合兵的机会。

钟仑率部,行进到广都县附近时,他看看天色,已是到下午,不敢再贸然行进,随即下令全军停下,原地扎营。

与此同时,钟仑又派出好几拨探子,去往赵毅军大营。

广都现在已是汉军的大本营,钟仑也知进入广都,危机四伏,暂时于广都县境外扎营,还是比较稳妥的。

也就在钟仑部扎营的时候,人们突然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震颤,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呢,一名蜀军斥候急匆匆跑了回来。

斥候脸色煞白,神情惊慌,跑到钟仑近前,急声叫道:“将军,汉军……汉军骑兵来袭!”

钟仑闻言,眼睛瞪得如牛铃一般,汉军来袭?

汉军不是都在广都围困赵毅吗?

己方现在所在的这里,还没进入广都县呢!他呆愣片刻,急声问道:“敌军有多少人?”

“看……看不清楚,都……都是骑兵!”

钟仑呆了片刻,急声说道:“全军列阵,准备迎敌!赶快传令下去,全军列阵,准备迎战敌军!”

来不及了!幽州突骑的速度太快,而蜀军现在正在扎营,将士们散落在各处,有的在挖土,有的在伐木,短时间内根本集结不到一起。

这支汉骑兵,兵力并不多,总共也就三千骑左右,为首的汉军主将,不是别人,正是大司马吴汉。

吴汉率领的三千骑兵,好似奔雷一般,冲杀过来,骑兵都没到近前,已先看到卷起的漫天尘土,远远望去,好似一大面的沙尘暴袭来。

钟仑瞠目结舌地看着远处席卷过来的沙尘暴,豆大的汗珠子从他的脸颊流淌下来,他尖声叫道:“全军列阵啊!全军速速列阵!”

此时,他的叫喊都带着颤音。

两万将士,临时集结起来的只有五、六千人,列出的方阵,就如同被狗啃过似的,东缺一块,西缺一块,残缺不全,敌人还没打过来,他们自身已先千疮百孔。

这时候,汉骑兵与他们的距离已只剩下百步之遥。

钟仑尖叫道:“放箭!射杀敌军!全体放箭,射杀来敌——”还别说,临时集结起来的蜀军当中,确实有不少的弓箭手。

弓箭手属稀缺兵种,在军中地位较高,普通兵卒都跑去扎营干活了,而弓箭手们则可以躲清闲,留在原地休息,所以在紧急集结的时候,弓箭手是没有遗漏,全部到场。

听闻冯仑的命令,蜀军弓箭手们齐齐捻弓搭箭,对准前方的来敌,射出箭矢。

嗡!一面箭阵从蜀军阵营腾空而起,呼啸着飞向对面的汉骑兵阵营。

啪啪啪!随着箭阵落下,不时有骑兵中箭落马,或是连人带马的一并翻滚在地。

但蜀军的箭阵非但没能减缓汉骑兵冲锋的速度,而且还让汉骑兵的速度变得更快。

百步的距离,转眼间就变成了五十步远。

打眼看去,一个个骑兵从尘土风暴中冲杀出来,一手持盾,一手持矛,人们趴伏在马背上,卯足经的向前冲刺。

此情此景,让钟仑汗如雨下,这太吓得了!他从不知道,战场上的敌军竟是如此之恐怖!钟仑下意识地拨转马头,向己方阵营的后面跑。

他这样的举动,无疑就是在告诉蜀军,谁站在前面谁就得死。

在前面放箭的弓箭手们,看到主将都在往后躲,他们哪还会傻站在原地,等着汉骑兵冲杀过来。

弓箭手们不约而同地纷纷后退,如此一来,他们射出的箭矢,也大失准头和力度,对汉骑兵的威胁锐减。

五十步的距离,于冲锋中的骑兵而言,也就十几秒钟的事。

当骑兵冲杀到蜀军阵营近前的时候,一时间,惨叫声连成了一片。

奔驰战马的冲击力,和一辆奔驰中的小轿车差不多,撞在人身上,把人都顶飞出去。

战马上的骑兵,长矛刺出去,强大的冲击力,即便是用盾牌格挡,盾面都会被刺穿。

骑枪之下,众生平等,这个时候,什么弓箭手、兵卒、将官,在骑兵面前,那都只是一团血肉。

数千人组成的蜀军方阵,被汉骑兵的一轮冲锋,便冲得七零八落,成群结队的蜀军兵卒,哭爹喊娘,四散奔跑。

为首的吴汉,手持银戟,杀入蜀军当中,挡在他前面的蜀军,接二连三的被战戟挑翻在地。

战马踩踏着蜀军的尸体,向前突进。

远远的,吴汉看到了蜀军当中的帅旗。

他想到没想,带队冲杀过去,他们这一拨汉骑兵,在蜀军阵营当中杀开一条血路,硬是杀到蜀军的帅旗近前。

到了这里,吴汉只看到打着帅旗的蜀军兵卒,并未看到蜀军的主将钟仑。

不用细想也能猜得出来,钟仑肯定是先逃走了。

吴汉暴吼一声,冲到帅旗近前,先是一戟横扫出去,将帅旗斩断,而后持戟向前直刺,将打着帅旗的蜀兵刺死在地。

他回头对后面跟上来的骑兵将士喝道:“给我找到钟仑,斩下此贼的首级!”

“杀钟仑——”汉骑兵齐声高呼。

躲在蜀军阵营后面的钟仑,也听到了汉骑兵们的喊声,他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逗留,拨转马头向后方跑去,边跑还边大喊道:“撤军!全军撤退!”

现在蜀军想撤,哪里还能撤得下去?

蜀军的两条腿,跑得再快,也快步到骑兵的四条腿。

汉骑兵追杀溃败的蜀军,地上的蜀军尸体,横七竖八,尸殍遍野。

以钟仑为首的两万蜀军,都没进入广都县境内,只是走到广都县边界的附近,准备原地扎营的时候,遭受到汉骑兵的偷袭,两万将士被打散,一溃千里。

钟仑的运气还不错,没有被吴汉从乱军当中找出来,最后,他带着数千残部,侥幸逃回到成都。

这一战的规模并不大,战斗的时间也不长,以吴汉为首的汉骑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败钟仑部。

蜀军的伤亡有上万人之多,另有不少的蜀兵被汉军冲散,不知道逃到了哪里。

此战过后,公孙述是彻底心凉了,再不敢派人去救援赵毅,以赵毅为首的三万蜀军,于广都县境内,成了彻头彻尾的一支孤军。

在被困半个月后,赵毅部粮草耗尽,全军将士要靠杀战马来充饥,无奈之下,赵毅只能硬着头皮,率领全军将士,选择向外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