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成都虎将

在道路两旁的草丛中,站起来二十多名黑衣人,一个个皆手持连弩。

其中一人迈步从草丛中走出来,同时将连弩背在身上,并抬手把肋下的佩剑抽出来。

他走到乐坚的近前,站定。

后者缓缓抬头,向黑衣人看去。

黑衣人中等身材,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

乐坚断断续续地问道:“你们……是……何人?”

黑衣青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面无表情地说道:“要怪,就怪你自己的运气不好!”

明明可以堂堂正正的死在战场上,可你偏偏跑出来了,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你……”乐坚还要说话,黑衣青年已不给他机会,将手中的佩剑高高举起,而后手起剑落,就听噗的一声,乐坚的首级被他一剑斩下。

剑斩乐坚,黑衣青年用衣袖蹭了蹭剑身上的血迹,而后对四周的黑衣人一挥手,人们很快又隐于草丛当中。

这些黑衣人,皆隶属于云兮阁。

安排他们在这里设伏的人,自然是花非烟。

花非烟并不知道乐坚一定会从这里跑路,之所以在此设伏,主要是为了做个双保险,其一,可以收割一些蜀军的漏网之鱼,其二,如果蜀军有援兵赶过来,他们可以第一时间知晓,好去通知在蜀营内作战的吴汉,让吴汉以及麾下的将士们有个提前准备撤离的时间。

谁都没想到,花非烟安排的这些属下,竟然捡到了乐坚这条大鱼。

乐坚没有死在吴汉的战戟下,没有死在军营的乱战当中,反而无声无息地死在云兮阁探子的连弩之下,这的确是令人唏嘘。

吴汉率领的五千汉军,出其不意的偷袭乐坚军大营,一仗打下来,大获全胜,杀敌近万人,其余蜀军,被打得四散奔逃。

蜀军大营也被汉军放的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

乐坚部遇袭的消息,也传到广都附近的赵毅军那边,听闻消息,赵毅大吃一惊,汉军竟然连夜偷袭了自己背后的乐坚部,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下面的众将纷纷劝说赵毅,现在乐坚军惨败,乐坚生死不明,己方还留在广都附近,实在太过危险,当立刻撤军才是。

赵毅思前想后,觉得己方不能撤退。

汉军之所以能大败乐坚,不是汉军的战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倘若是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锋,乐坚部绝不会败得如此之惨。

再者说,出征之前,他已经向陛下放出豪言壮语,若不能击败汉军,收服广都,他赵毅便提头回成都。

现在一仗还没打呢,他就要撤军,实在说不过去。

赵毅在明知道乐坚部大败的消息后,继续率军驻扎在广都附近,并没有撤退。

当吴汉率部返回广都的时候,正好行进到赵毅军大营的后方。

吴汉坐在战马上,举目观望前方的营盘。

营盘的外围,已经竖立起高高的寨墙,底层是夯土打的基础,上面是木桩子造的墙体,只打眼一瞧,便给人十分坚固的感觉。

整座营盘,呈圆筒状,寨墙之上,兵卒林立,找不到明显的漏洞。

吴汉带着几名亲兵,远远的绕着赵毅军大营跑了一圈,暗暗点头,这个赵毅有没有本事,他不知道,但赵毅的这个营盘,扎得着实不错。

回到己方阵营,吴汉下令,全军扎营。

吴汉的营寨,就扎在蜀营北面,与之相距两里多远的地方。

吴汉选择在此扎营,很明显,就是在断赵毅军北上的退路。

吴汉军的大营,与广都城,一北一南,刚好对赵毅军形成夹击之势。

赵毅当然也意识到,若让吴汉在己方的背后扎下大营,对己方将十分不利。

他率领两万蜀军,浩浩荡荡的出营,主动进攻正在扎营中的汉军。

吴汉不怕敌军出营,主动求战,他最怕敌军龟缩在大营里,死活不出战。

看到蜀营出来两万余众的大军,吴汉非但未怕,反而还哈哈大笑,对周围众将官说道:“我看赵毅小儿,也意识到后路被断,有全军覆没之危,这才不得不出营,与我军一战啊!”

周围众将官一个个皆眉飞色舞,擦拳磨掌,纷纷说道:“大司马,下命令吧,我等先把出营的敌军杀他个落花流水,然后再攻入敌营,一把火烧光他们!”

吴汉摆了摆手,傲然说道:“区区一赵毅,现已如砧板之鱼肉,杀他不难,但太可惜了。”

众将官面面相觑,皆不懂吴汉所说的可惜是何意。

吴汉淡然一笑,说道:“若是将赵毅围困于此,公孙小儿,他会不会再派兵来援?”

众将官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一听吴汉这话,立刻明白他的心思了,围点打援!以赵毅为诱饵,吸引更多的敌军过来,来一支,己方就打一支,如此可最大限度的消耗成都兵力。

人们脸上皆露出笑意,众将当中的史歆更是满脸堆笑,拱手赞叹道:“大司马勇冠三军,无人能敌,智谋更冠绝天下!”

听着史歆的吹捧,众将皆哈哈大笑起来,吴汉可没有飘飘然,他面色一正,说道:“要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陛下远胜于汉!”

吴汉之言,让众将收敛笑意,面露正色的连连点头。

史歆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被吴汉说了个大红脸,羞愧地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史歆是南征军将领,属南征军中元老级人物,当年南征军刚刚组建的时候,他便担任校尉之职,跟随吴汉,去南阳讨伐邓奉。

后来吴汉被调走,岑彭接管南征军,史歆在军中一步步地晋升,最后做到了护军。

护军以前的名称叫护军都尉,俸禄是比两千石,和太守差不多,在军中也算高级将官。

史歆这个人心胸不太大,野心倒是不小,但他也确实有真才实学,作战勇猛,且善于治军、统兵,在南征军的将官当中,他可谓是领兵打仗的一把好手。

赵毅主动出营来战,吴汉当然不会避战,带上麾下将士,前去迎战。

两军将士,于阵前排兵布阵。

一方的两万蜀军,人多势众,一方是四千多人的汉军,气势如虹。

别看汉军才四千多人,但没人敢低估这四千汉军的战力,主要是没人敢低估吴汉,有吴汉在,别说四千汉军,哪怕只一千汉军,都能与上万敌军相抗衡。

赵毅观望对面的汉军,面色凝重,他催马出列,一直跑到两军对阵的中央,冲着对面的汉军阵营大声喊喝道:“我乃虎威将军赵毅,谁敢上阵,与我赵毅一战?”

还没等吴汉说话,史歆催马上前,插手说道:“大司马,请准末将出战!”

吴汉看了看史歆,说道:“史将军,这个赵毅,听说是公孙述麾下的虎将之一,武艺高强,又十分善战,你多加小心!”

史歆对吴汉一笑,说道:“大司马放心,末将此战,定取贼首级!”

吴汉含笑点点头。

史歆一催胯下的战马,哒哒哒的跑出汉军阵营,直奔前方的赵毅而去。

等史歆来到赵毅近前,后者上下打量他一番,一挥手中的战戟,喝道:“来者报名!”

史歆大声喝道:“我乃大汉护军,史歆!”

赵毅闻言,嗤笑出声,说道:“我以为来迎战我的是个什么大人物呢,原来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护军!”

他这话,是扎进史歆的心窝子里了。

史歆对自己目前的职位也不满意,他感觉凭自己的能力和功绩,在南征军中足以担任副将之职,等到哪天大司马被调回朝廷,南征军的主将之职,自己都可胜任。

可惜,他现在只是个区区的护军。

一瞬间,史歆看向赵毅的眼珠子都红了,怒吼一声,叫道:“老子要你的脑袋!”

说话之间,他双脚一磕马腹,战马咴咴嘶鸣,向前奔跑,史歆抡起长刀,斜肩带背的向赵毅劈砍过去。

赵毅冷哼一声,持戟招架,当啷,刀锋砍在戟杆上,火星子爆出一团,坐在马背上的赵毅,纹丝不动。

等到双马交错之际,史歆又横扫一刀,斩向赵毅的腰身。

赵毅不慌不忙,将战戟向外一挑,当啷,又是一声脆响,史歆的刀被弹开。

当史歆要从赵毅身侧跑过去的时候,后者单手抡起战戟,恶狠狠向他的后脑劈去。

听闻背后恶风不善,史歆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急忙向后背刀,当啷,战戟砸在刀杆上,强大的冲击力让史歆在马背上向前一扑,险些从战马上直接栽下去。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两人只打了一个照面,史歆便意识到,赵毅的力气远在自己之上,此人不愧是成都的四大虎将之一,一身的蛮力,当真是不容小觑。

向前跑出一段距离,史歆拨转马头,反冲回来,与赵毅你来我往的战到一起。

南征军中人才济济,史歆能在南征军里脱颖而出,还受到岑彭的重用,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一身高超的武艺,在南征军里也是有一号的人物。

但史歆和赵毅相比,能看得出来,史歆明显差了一截。

两人也就打了十几个回合,史歆便有些支撑不住,只要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见状,吴汉周围的将官们都为史歆捏着一把冷汗。

又过了两个回合,就听战场上传出咔的一声脆响,赵毅的战戟将史歆的头盔削掉,史歆惊呼出声,趴伏在战马上,向己方阵营败退回来。

赵毅哪肯放他逃走,催马便追。

听闻背后的马蹄声,判断赵毅已追了上来,史歆以自己的身体做遮挡,从马鞍子上摘下弩机,扭转回头,一箭向赵毅射了过去。

两人的距离很近,也就七、八步远,加上史歆这一箭射得突然,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箭,可没想到,赵毅只随意地一挥战戟,当啷一声,弩箭弹飞出去好远。

见状,史歆大惊失色,趴在战马上,全力向己方阵营这边跑过来。

两名汉军将领双双冲出本阵,一人持刀,一人持枪,让过史歆,抵挡赵毅。

他们两个打赵毅一个,也就过了四、五招,其中持刀的汉将,手中长刀被赵毅的战戟震飞,吓得拨马就跑。

另一名汉将自然也不敢独自对阵赵毅,也跟着败回本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