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四面楚歌

汉营,中军帐。

吴汉、刘尚、花非烟三人坐在营帐里,商议接下来的战术。

吴汉说道:“即将到秋收时节,成都附近的庄稼,我们得抢先去收,就算收不走全部,也得将其破坏,不让填补成都的粮仓!”

刘尚连连点头,说道:“大司马所言极是!”

花非烟翻了翻白眼,说道:“大司马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江州的援军也还未到广都,大司马这么快又按捺不住了?”

吴汉老脸一红,干笑两声,没有往下接话。

自从被花非烟救了之后,吴汉对她的态度客气了许多。

虽说以前也很客气,但那只是流于表面,现在的客气,更多是发自内心。

刘尚眨眨眼睛,说道:“大司马,末将以为,抢收成都周边的庄稼,着实有些冒险……”吴汉啧了一声,不满地横了刘尚一眼,刚才你还支持,这么一会,你又反对了。

刘尚清了清喉咙,说道:“大司马,与其抢收成都周边的庄稼,不如出奇兵去袭击郫县和新都!”

见吴汉和花非烟双双看向自己,刘尚正色说道:“广都、郫县、新都,是成都的三个门户!”

广都、郫县、新都三县,呈三角形分部,而成都就位于这个三角形的正中央。

刘尚继续说道:“现在我军攻占了广都,如果能把郫县、新都也一并攻占,那么,就如同困死了成都,成都城内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如此,我们又何愁成都不破呢?”

吴汉眨眨眼睛,仰面而笑,抬手点了点刘尚,笑赞道:“阿尚这段时日,可是没少琢磨成都的战事啊!”

刘尚脸色微红地说道:“末将也想帮大司马分忧嘛!”

吴汉点点头,说道:“先取郫县和新都的策略不错,拿下这两地,就如同锁死了成都!”

花非烟看了看他二人,不得不提醒道:“我军的兵力本就不足,自保尚且困难,如果再分兵攻取郫县和新都,分散兵力,不是给蜀军逐个击破的机会吗?”

刘尚说道:“江州援军,不日便可抵达广都,另,臧将军部,很快也要兵抵成都了,届时,可由臧将军主攻新都和郫县,我军出小股兵力辅助就是!”

花非烟耸耸肩,说道:“刘将军这是把风险都抛给了臧将军啊!”

刘尚连连摆手,说道:“不然!臧将军攻取新都和郫县,成都不敢出大军去救!”

见花非烟扬起眉毛,面露不解之色,吴汉帮刘尚解释道:“因为成都要留下足够多的兵马,防止我军来攻!”

刘尚笑道:“没错!公孙述心里最为忌惮的,其实就是大司马啊!”

花非烟仔细想了想,觉得刘尚的战术还真挺可行的,她喃喃说道:“如果臧将军真能连取新都、郫县,那么公孙述离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吴汉和刘尚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三人正在营帐中谈笑风生,忽然,中军帐的外面一阵大乱,喊喝之声不绝于耳。

“捉拿刺客!”

“有刺客混入军营!”

“速速拿下刺客——”听闻营帐外的动静,吴汉、刘尚、花非烟三人同是一皱眉。

吴汉脸色阴沉,站起身形,迈步就要往外走。

花非烟抢步拦下他,说道:“大司马还是留在中军帐吧!”

“出去看看也无妨!”

吴汉身上散发出煞气,黑着脸,走出中军帐。

在距离中军帐百十步远的地方,围着数以百计的汉军将士,人群当中还时不时地传出打斗之声。

跟着吴汉走出营帐的花非烟抬了抬手,一名身穿便装的青年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箭步来到花非烟近前,插手施礼,说道:“花美人!”

“什么情况?”

“有两名刺客,潜入军营,图谋不轨,被巡逻的兵卒发现,现已被我军将士团团围住!”

花非烟听后,点了点头,向青年一挥手,后者躬了躬身形,迅速退开。

刘尚眉头紧锁地说道:“这几天,成都那边真的是疯了,这应该是第八拨潜入我军大营的刺客了吧!”

花非烟嘴角勾了勾,说道:“大司马先杀公孙恢、史兴,又杀谢丰、袁吉,公孙述对大司马恨之入骨,不惜拿出重金,悬赏大司马啊!”

刘尚重重地冷哼一声,道:“飞蛾扑火!公孙述以为大司马是来将军、岑将军?

笑话!”

正说着话,前方的战斗已经结束,一大群的汉兵拖着两具血肉模糊的刺客尸体走过来。

为首的一名校尉整了整身上的甲胄,走到吴汉面前,毕恭毕敬深施一礼,说道:“大司马,潜入我军的两名刺客,现已伏法!”

吴汉扫了两具尸体一眼,挥手说道:“丢出大营,不得下葬,让其曝尸荒野!”

“喏!”

回到中军帐里,吴汉在帅案后一屁股坐下来,冷笑道:“还真有这么多不怕死的蠢货前来行刺,我倒要看看,他公孙述到底能派过来多少刺客!”

花非烟正色说道:“吴公也不能掉以轻心,最近这段时日,吴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吴汉暗道一声麻烦,狠声说道:“等我攻破成都,定要将公孙述小儿碎尸万段!绝了他公孙家的门户!”

不日,从江州调来的两万汉军抵达广都。

这两万援军到广都后不久,以臧宫为首的汉军也从广汉郡接近成都。

臧宫部所走的路线,正好要路过新都,臧宫早已接到吴汉的书信,知道新都是己方的进攻目标之一,趁着路过新都,臧宫率领汉军,对新都发起进攻。

第一日的交战打得激烈,翌日,臧宫率先汉军攻破新都城防,当天傍晚,新都战事结束,汉军全面占领新都。

现在的形式是,以吴汉为首的五万汉军,驻扎在广都,以臧宫为首的五万汉军,驻扎在新都,成都周边的三道门锁,已经被汉军破了两道。

麾下的兵力得到补充,吴汉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传书臧宫,让臧宫出兵两万,攻取郫县,与此同时,他又让麾下的刘尚,率军两万,协助臧宫,共同进攻郫县。

郫县的兵力没有多少,四万汉军的大举进攻,城内守军连一日都未能坚持住,城防便被汉军撕开,四万之众的汉军,攻入城内,将郫城一举攻占。

随着郫县的沦陷,成都几乎沦为一座孤城。

原本是成都三座屏障的广都、新都、郫县,现在全部落入到汉军的手里,这三地,反而成了围困成都的三座大山。

成都,皇宫。

朝堂大殿。

坐在御座上的公孙述,显得有些苍老、颓废,他环视左右众臣,问道:“还有何人能解当前之危局?”

公孙述一连问了三遍,朝堂内鸦雀无声。

见状,公孙述忍不住仰天长叹一声,就在这时,一名武将出列,向公孙述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兵出战广都,先破吴汉,再破臧宫!”

出来请缨的这员武将,正是公孙恢麾下四大虎将之一的乐坚。

乐坚封号虎牙将军,手持双锤,力大无穷,与虎烈将军罗英、虎威将军赵毅、虎啸将军韩征,并成蜀地四大虎将。

看到是乐坚请缨出战,公孙述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还没等他说话,虎威将军赵毅跨步出列,向公孙述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领兵出战!”

关键时刻,还得是这些猛将靠得住啊!公孙述的脸上终于露出喜色,他说道:“两位将军可携手去攻广都,只要击溃吴汉,汉军必败无疑!”

目前,吴汉留守广都,麾下的兵马并不多,只有三万左右,由乐坚和赵毅这两员大将联手出战,蜀军并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

乐坚和赵毅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双双向公孙述拱手说道:“微臣遵命!”

公孙述派给乐坚三万兵马,又派给赵毅三万兵马,令他二人,共同进取广都,务必要把盘踞广都的吴汉军一举击溃。

乐坚和赵毅领命,各率三万蜀军,由成都南下,直奔广都。

成都和广都之间,只有不到一日的路程。

出了成都城之后,乐坚和赵毅碰头,商议己方的战术。

虽然同为四大虎将之一,乐坚和赵毅之间的交情平平。

让他二人在一起配合作战,两人都觉得别扭,乐坚提出,两人分头进兵广都,然后再对广都进行两面夹击。

乐坚不愿意与赵毅一同行军,赵毅也不愿意与乐坚一同行军,听了乐坚的提议,赵毅没有任何异议,当即就点头同意了。

两支蜀军,兵分两路,齐头并进,南下广都。

只不过路程过半的时候,乐坚突然下令,让全军行进的速度慢下来。

乐坚心里打的主意是,让赵毅部先一步抵达广都,吴汉看赵毅部的兵力不多,很可能会出城作战。

等到双方拼杀得精疲力尽之时,他再率部赶到广都,定能大败汉军。

赵毅的心眼还真没有乐坚那么多,他率部是全力向广都进发,当天晚上,以赵毅为首的三万蜀军便抵达到广都附近。

而此时的乐坚部,距离广都还有二十多里。

乐坚打的主意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吴汉的选择竟然是先打他这个‘渔翁’。

以乐坚为首的蜀军,是驻扎在赵毅部的后方,吴汉率领五千精兵,趁夜出城,没去偷袭赵毅军,而是绕过赵毅军,直取乐坚军。

乐坚以及他麾下的将士,做梦也想不到汉军会绕过自己前面的赵毅,而来偷袭自己。

当吴汉率领汉军突然出现在蜀军营地,并一举攻破营防的时候,乐坚还在寝帐中睡觉呢。

一名蜀军兵卒白着脸,慌慌张张地冲入寝帐之内,尖声叫道:“将……将军?

将军!大事不好,敌军……敌军前来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