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无人之境

吴汉率骑兵,打退了来袭的蜀军骑兵之后,他并没有率部撤回本阵,而是出人意料的率部去追杀蜀军骑兵,并顺着溃败的蜀军骑兵,一路杀进蜀军本阵当中。

要知道吴汉率领的汉骑兵,也就二千多骑,而蜀军本阵有接近十万的大军,两千冲杀十万,如此疯狂的行径,不仅让蜀军都傻眼了,连汉军这边也同样傻眼了。

刘尚生怕吴汉有失,第一时间指挥中军和后军将士,绕过正在激战的前军,跟随吴汉的足迹,向蜀军的侧翼绕行,直击敌中军。

且说先一步杀入敌营的吴汉,他的目的并不是要追杀那些溃败的骑兵,而是在敌军当中寻找蜀军的帅旗。

帅旗在哪,主将自然就在哪。

己方五万兵马,对阵敌方十万大军,哪怕己方局势占优,但这一仗打完,己方还不知道要折损多少的将士弟兄呢!若想最大限度的降低己方的战损,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

只要先击杀了敌军主将公孙恢和史兴,那么十万敌军,必然迅速崩塌。

看到敌军的骑兵冲杀过来,侧翼的蜀军立刻调转方向,侧排的兵卒变成前排,重盾兵纷纷云集到最前面,组成一长场面的钢铁盾阵。

吴汉趴伏在战马上,全度向前冲锋,很快,战马便到了蜀军的盾阵近前,只是一瞬间,从盾阵的后面刺出来数以十计的长戟、长矛。

“嗬!”

吴汉断喝一声,双脚夹紧马腹,将缰绳用力向上提,他胯下的战马一跃而起,两只后蹄用力一蹬重盾的盾面,战马直接跳入蜀军阵营当中。

数名兵卒,被突然跳进来的战马踩倒在地,连声惨叫,周围的蜀兵还没反应过来,坐在马上的吴汉直起身形,虎威亮银戟挥舞开来,在他的前后左右,乍现出一道道的血光,并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手持战戟的吴汉,砍杀周围的蜀军兵卒,真好似割草切菜一般,战戟所过之处,血光一片,哀嚎连连,战马向前猛冲,马蹄踩踏在蜀军身上,叫声不断。

吴汉一人,将蜀军方阵搅得大乱,后面的汉骑兵顺着吴汉打开的缺口,直冲进来,一走一过之间,铁铩纷纷刺出,刹那之间,被铁铩刺倒的蜀军,数以百计。

坐镇中军的公孙恢和史兴,也注意到己方侧翼的混乱,两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一名蜀军兵卒快马来报:“将军,敌军……敌军骑兵攻杀我军侧翼……”公孙恢身子一哆嗦,急忙看向史兴,问道:“贤侄……贤侄不是派我军骑兵去偷袭汉军侧翼吗?

现在……现在怎么成了汉军骑兵,来袭击我军侧翼?”

我方的骑兵都哪去了?

还没史兴回话,报信的兵卒急道:“我军骑兵,已……已战败退回本阵……”公孙恢闻言,脑袋嗡了一声,咬牙切齿地狠声说道:“饭桶!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史兴面色凝重,对身边的众将说道:“史濂、黎安,你二人速速去往侧翼,抵挡住敌军,确保我军的侧翼不乱!”

史濂是史兴的亲弟弟,黎安则是公孙述麾下的猛将之一。

两人双双插手施礼,齐声应道:“喏!”

他二人奉命去往蜀军的侧翼,等他俩到了受袭的左翼这边,这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放眼望去,随处可见四散奔逃的蜀军,而吴汉率领的汉骑兵,在蜀军阵营当中,如入无人之境,把蜀军的侧翼方阵冲杀得混乱不堪。

见状,黎安大吼一声,持戟向前冲去,他吼开前面的己方将士,冲入阵营当中,刚往前跑出没多远,一名汉骑兵便杀到他近前,铁铩挂着呼啸声,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黎安断喝一声,向长戟向外一挥,喝道:“开!”

作为公孙述麾下有一号的猛将,黎安的战力自然不容小觑,战戟磕碰在铁铩上,嗖的一声,汉军的铁铩脱手而飞,对面的汉骑兵脸色顿变,下意识地要拔环首刀,黎安紧接着一戟,将汉骑兵扫下战马。

他片刻都未停顿,催马继续前冲,一走一过之间,连挑汉骑兵十数人,正在黎安大杀四方的时候,迎面跑来一将,浑身是血,连人带马,好像血葫芦似的。

这位正是吴汉。

黎安没认出吴汉,下意识地催马直接冲了上去,战戟向吴汉的胸口狠狠刺过去。

吴汉向旁一侧身,战戟的锋芒从他的腋下刺过。

当黎安准备收戟再攻的时候,吴汉猛的一收胳膊,将战戟的戟杆死死夹在自己的腋下。

对面的黎安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惊呼出声,他全力向回收戟。

可是无论黎安怎么用力,被吴汉夹住的战戟就是拔不出来丝毫,简直像长在他腋下似的。

黎安使出吃奶的力气,脸色憋得通红,反观对面的吴汉,好似没事人一般,面色如常。

“只这点办事,也敢出现献丑!”

说话之间,吴汉将另只手里的虎威亮银戟举起,对准黎安的脑袋,斜着劈砍过去。

黎安收不回自己的战戟,自然也无法格挡吴汉的杀招。

他吓得惊呼出声,急忙松开自己的战戟,身子向旁一倒,直接从马背上翻滚了下去,同时也险险躲过了吴汉这一击。

摔在地上的黎安,灰头土脸的坐起,还没等他起身,吴汉断喝一声:“还给你!”

原本被他夹在腋下的战戟,让他投掷回来,战戟挂着刺耳的呼啸声,不偏不倚,正中黎安的胸口。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战戟的锋芒由黎安的胸前灌入,在其背后探出。

黎安叫都没叫一声,仰面而倒,当场气绝。

这位在公孙述麾下堪称猛将的黎安,在吴汉面前,只走了一个照面,就死在他自己的战戟之下。

吴汉杀了黎安后,继续催马向前冲杀,杀出敌军方阵,往前看,又是一个敌军方阵迎面而来。

这支蜀军,正是由史濂率领的援军。

看方阵的规模,敌军有数千人的样子,为首的一员蜀将,面如冠玉,相貌堂堂,正是史濂。

史兴、史濂这哥俩的模样都生得不错,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可以说他兄弟二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美男子,但要说领兵打仗的本事,也就平平。

看着犹如杀神附体一般的吴汉,单枪匹马的迎面而来,史濂下意识的反应不是指挥麾下蜀军向前迎敌,而是先拨转马头,向己方阵营的里面躲避。

蜀军将士对史兴、史濂的印象都不好,尤其是史濂,这位本身没什么本事不说,还仗着做驸马的大哥,在军中作威作福,目中无人。

现在遇到敌军,而且只有一敌,他非但不去迎战,反而向后面躲避,蜀军兵卒都是既感愤怒,又觉得耻辱。

面对着策马而来的吴汉,前排的蜀军立起盾牌,组成盾阵,欲抵挡吴汉。

等吴汉到了近前,盾阵后面的长戟长矛,一股脑地刺了出去。

吴汉挥戟,就听咔咔咔一连串的脆响声,战戟的锋芒将刺来的长戟长矛纷纷斩断。

还没等蜀军将士反应过来,吴汉将战戟狠狠向前砸出。

当啷!战戟砸在一面盾牌上,把盾牌后面的蜀兵直接震得倒飞出去,与后面的蜀兵撞到一起,哗啦一声,倒下一大群人。

吴汉催马上前,踩踏着倒地的蜀兵,战戟时而向前挥砍,时而向左右连刺,周围的蜀军兵卒,被杀倒一排又一排。

勇冠三军的吴汉,刚把蜀军方阵撕开个口子,后面跟上来的汉骑兵也从侧翼方阵里冲杀出来,顺着吴汉打开的破口,又冲杀进这群蜀军当中。

史濂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凶狠的敌人,他吓得脸色大变,再次拨转马头,向后方跑去。

史濂一跑,蜀军将士更是不愿恋战,人们一股脑的跟着史濂往后跑。

以吴汉为首的骑兵,兜着蜀军的屁股追杀,史濂和他麾下的这支蜀军,反而成了吴汉的开路先锋,在他们败逃的过程中,将一个个蜀军的方阵冲得大乱。

追杀敌军的吴汉见状,禁不住哈哈大笑,这时候不趁机击深入,击杀敌军主将,还等待何时?

史濂带着数千蜀军,仿佛丧家之犬,卯足了劲的向前逃窜,吴汉则率领数百汉骑兵,随后追杀,就这么数百骑,竟然跟着史濂等数千败兵,跑在十万大军当中,一路畅通无阻。

跑在前面的史濂,不时回头张望,见汉军对自己穷追不舍,他吓得魂飞魄散,一路逃到公孙恢和史兴所在之地,大声喊叫道:“不好了!敌军杀过来了!敌军冲杀过来了——”听闻他的喊叫声,公孙恢和史兴都吓得一哆嗦,不过定睛细看,两人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是有汉军冲杀过来,但冲杀过来的汉军只有数百骑而已,可跑在前面的史濂呢?

他麾下有数千人之多!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史兴不好责怪史濂,他抽出佩剑,向吴汉那边一挥,对周围的将领、亲兵们喝道:“挡住敌军,不可放跑一贼!”

随着史兴一声令下,十数名蜀军将领,以及千余名亲兵,齐齐向吴汉等人那边迎了过去。

跑在最前面的一名蜀军将领望着仰面而来的吴汉,他勒停战马,立马横刀,高声喊喝道:“我乃破虏将军陈启,来将通名!”

吴汉催马到了这位陈启近前,二话没说,一戟向他刺了过来。

陈启心头一惊,急忙挥刀向外招架。

当啷,戟头被弹开,吴汉顺势挥戟横扫,唰,战戟在空中画出一道寒芒,直奔陈启的腰身而去。

好快!陈启禁不住惊呼出声,再想躲避、格挡,都已经来不及了。

“去你娘的吧!”

“噗——”战戟从陈启的腰身斩过去,陈启惨叫一声,下半身还坐在战马上,上半身却已摔落在地。

戟斩陈启,吴汉看都没看尸体,也没有片刻的停顿,他向左右一挥战戟,当啷、当啷,随着两声铁器碰撞,刺来的一枪和砍来的一刀,双双被弹开。

两匹战马要从吴汉左右两边跑过去的时候,吴汉将虎威亮银戟在战马向一横,戟头捅向左边的敌将,戟尾捅向右边的敌将。

他的出招太快,两名要从他身边掠过的蜀将,都没反应过来,已双双中戟,摔下战马。

吴汉挥戟,又迎向一名冲杀过来的敌将,当啷,战戟与长刀的碰撞,乍现出一团火星子,长刀斜飞出去,战戟在空中画出电光,闪入对方的脖颈。

咔嚓!电光消散,对面蜀将,人头落地。

吴汉一甩战戟,血水在地面溅出一条。

他目光如电,凝视对面前仆后继的蜀军将士,吴汉断喝一声:“我乃吴汉吴子颜,尔等下到地府,别忘了报我吴汉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