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借机行刺

岑彭想了想,说道:“派人通知冯将军,让冯将军尽快运送八万石粮食来武阳!”

目前冯骏还在围困江州,汉军的主力以及粮草,也大多在江州大营,吴汉要用粮,只能从江州往武阳调配。

杨翕插手施礼,说道:“将军,倘若从江州调粮,需路过资中,末将担心,驻扎资中的公孙恢、王元会趁机出兵来攻!”

这倒是个问题。

岑彭琢磨了片刻,对臧宫说道:“藏将军!”

“末将在!”

臧宫插手施礼。

“明日,你率一万兵马,回撤资中一带,无需攻城,只需驻扎在资中附近即可,掩护我军之粮草。”

“末将遵命!”

臧宫躬身领命。

岑彭说道:“三日后,我军起程,去往广都,于广都暂做休整,不日进攻成都!”

在场众将闻言,皆面露喜色,纷纷插手应道:“喏!”

当初人们跟随岑彭,攻入蜀地的时候,谁都没想到战事会如此顺利。

己方长驱直入,所遇贼军,皆不堪一击,所过之地,百姓皆臣服归顺,己方没费多大的力气,便已攻打到成都。

如果一切顺利,己方成功攻破成都,擒下公孙述,那自己跟着大将军,真就是立下不世之功了!人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退出中军帐,岑彭也回到自己的寝帐休息。

长话短说,亥时过半,也就是晚间十点左右的时候,岑彭正在自己的寝帐中休息,就听外面传来阵阵的嘈杂声。

岑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床榻上坐起,转头向帐外说道:“来人!”

帘帐撩起,一名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插手施礼,说道:“大将军!”

“外面怎么回事,为何如此混乱!”

岑彭皱着眉头问道。

侍卫躬身说道:“大将军,是在我军大营避难的百姓打了起来!”

岑彭不解,问道:“为何起了争执?”

“听说是因为粮食分配不均!”

岑彭琢磨了片刻,站起身形,边穿上衣服,边说道:“我过去看看!”

侍卫小声说道:“大将军,闹事的都是些贪得无厌又蛮不讲理的刁民,大将军还是在营帐中休息吧!”

岑彭摇了摇头,说道:“但凡是逃来避难的百姓,都是信任汉家朝廷,信任我汉军将士,现在他们在我军大营内起了争端,我又岂能坐视不理?”

侍卫见劝不住岑彭,只好在一旁的衣架子上拿起一件披风,盖在岑彭的肩头,说道:“大将军,外面天凉,多穿戴些衣物。”

岑彭向侍卫含笑点点头,应道:“嗯!”

他走出营帐,带着十数名贴身的侍卫,向嘈杂声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为了接受避难之百姓,汉军大营里特意划分出一块区域,作为百姓居所,里面的营帐有些是汉军提供的,有些是百姓们自己携带来的,五花八百,一座挨着一座。

进入其中,岑彭举目一瞧,正有两拨人在互相指鼻子叫骂,两边都说对方分得的粮食比自己这边的多,汉军的粮食分配不公平,要从对方的手里强抢粮食。

双方百姓,互不相让,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谁是可能大打出手。

两拨百姓之间,还有不少的汉军兵卒在阻拦,劝说双边的百姓冷静,都不要动武。

现场混乱,叫嚷连天。

一名侍卫大声喊喝道:“都住口!大将军到——”一听大将军岑彭来了,叫嚷的百姓们吓得一缩脖自,人们都不敢再大喊大叫,现场也顿是安静了许多。

岑彭迈步,走到两拨百姓的正中央,向左右两边看看。

两边百姓似乎已有过接触,不少人都是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还粘着血迹。

见状,岑彭眉头紧锁,沉声问道:“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左手边的人群里,走出一名上了年岁的老者,老者向岑彭拱手说道:“大将军,小老是张村的村正,张沛!”

岑彭拱手还礼,说道:“原来是张村正!”

张沛说道:“张村在广都城北,听说成都要打仗了,大家伙一商议,便决定举村迁徙到武阳。

我等承蒙大将军救济,到了武阳,倒也没挨饿,可是这两天,我等收到的粮食比以前少了许多,向军中的弟兄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他们李村的人,截走了我们的粮食!”

“你简直一派胡言!”

另一边的村民当中,也走出一位老者,他向岑彭拱手说道:“大将军,休要听信张沛老儿的倒打一耙!明明是他们张村的人,厚颜无耻,卑鄙下作,截走了我们李村的粮食!”

张沛闻言,勃然大怒,抬手指着那名老者,正要破口大骂,岑彭向他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而后他看向老者,问道:“这位老先生是?”

“回禀大将军,小老李洪,是李村的村正!”

“哦!原来是李村正!”

岑彭又向李洪拱了拱手。

现在他已听明白了大概,岑彭慢条斯理地说道:“张村正!”

“小老在!”

“你认为最近配发给张村村民的粮食少了,是被李村的村民半路截走了!”

“正是!”

“李村正!”

“小老在!”

“你认为最近配发给李村村民的粮食少了,是被张村的村民半路截走了!”

“正是!还请大将军严查此事!”

李洪拱手说道。

张沛冷哼一声,也跟着拱手说道:“对!请大将军查明此事,严惩恶徒,还我张村百姓一个公道!”

岑彭好奇地问道:“请问张村正、李村正,是何人说配发给你们的粮食,被人半路截走了?”

张沛和李洪同是一怔,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是一名军中的小兄弟!”

岑彭眯了眯眼睛,含笑问道:“不知那位小兄弟长什么模样?”

张沛和李洪都露出沉思之色,他俩还真记不清楚,前来报信的那名汉军兵卒具体长什么样了。

张沛说道:“就是普普通通的模样,不太出奇,也……也没什么特征!”

李洪紧跟着说道:“那位小兄弟,相貌平平,身材也平平,说起来,小老也记不清楚他具体长什么样了!”

岑彭点了点头,说道:“想来,可能是有公孙述的细作混入了我军大营,其目的,就是想挑起你们之间的冲突。”

见张沛和李洪等百姓都是面露惊讶之色,岑彭正色说道:“最近,我军救济的百姓数量越来越多,军中粮食,已然捉襟见肘,配发给你们的粮食,并没有被任何人半路截走,而是数量确实减少了,这也实属无奈之举,两位村正可能理解我军之难处?”

张沛和李洪等人皆是瞠目结舌,原来最近配发的粮食变少,是因为军中粮食紧张的关系,并没有人暗中做手脚。

张沛和李洪下意识地对视一眼,两人皆是面红耳赤,很是难为情。

岑彭正色说道:“今日,我已令人去往江州调粮,不日,我军的后续粮食便会运抵武阳,到时候,大家都能吃饱肚子了!”

张沛和李洪二话不说,双双向岑彭深施一礼,眼圈泛红,动容道:“大将军仁善,对我等蜀地百姓,恩重如山,请大将军受我等一拜!”

说着话,张沛和李洪双双跪伏在地,向岑彭叩首。

两边人数众多的百姓,呼啦啦的跟着跪到一片,齐声说道:“大将军请受我等一拜!”

岑彭愣了片刻,急忙把张沛和李洪二人扶起,说道:“诸位这是作甚?

快快请起!彭受命于天子,率王师平贼,收服益州,益州之百姓,亦是大汉之子民,诸位如此大礼,彭受之有愧!”

“大将军仁善高义啊!”

张沛和李洪皆哽咽着说道。

岑彭走进百姓的人群中,将周围跪地不起的百姓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拉起,说道:“快起来!诸位都快起来!”

就在岑彭准备拉起一名中年村民的时候,后者突然从袖口内抽出一把匕首,没有任何的预兆,对准岑彭的小腹,猛的一刀刺了过去。

这个变故来得太突然,也太出人意料。

别说在场的百姓、汉军将士们毫无防备,就连岑彭,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噗!这一刀,结结实实地插在岑彭的小腹处。

顷刻间,周围的百姓们傻了,汉军将士们也傻了,岑彭身子一震,紧接着他向前一探手臂,把那名中年人的脖颈抓住,怒声喝道:“你……”中年人拔出匕首,紧接着又向岑彭的小腹连刺两刀。

从岑彭小腹的刀口处流淌出来的血液,已不是鲜红色的,而是黑褐色的。

“大将军——”在场的汉军将士们反应过来,纷纷尖叫一声,蜂拥而上。

那名中年人身体突然一虚,化成一团烟雾,于原地消失不见,还没等人们回过神来,他的身子已经在百姓人群外现身。

附近的汉军端着长矛,围攻上去,那名中年人再次化为烟雾,于十米之外现身。

他甩开双腿,向距离他最近的大营寨墙跑去。

他也就跑出有十数米远,一名汉军大将双手持锤,拦住他的去路。

中年人片刻都未停顿,身子化为烟雾。

那名汉军大将持锤横扫。

呼!中年人的身子在锤头近前出现,翻滚了出去。

这名汉军大将,正是臧宫。

臧宫双目充血,怒视着中年人,大声喊喝道:“是幻术!含银丹草!”

银丹草也就是薄荷叶,听闻臧宫的提醒,汉军将士恍然大悟,人们纷纷把随身携带的银丹草取出,含入口中。

一股清凉,从口腔内蔓延开来,凉风洗脑。

这时候,中年人在他们眼中已不再是时隐时现。

汉军将士纷纷断喝一声,蜂拥而上,将中年人团团围在其中。

这名中年人,正是以百姓身份,混入汉军当中玄妙。

他环视周围的汉军,咬了咬牙关,冲着人群最少的地方冲了过去。

汉军将士向左右退让,臧宫从人群后箭步蹿出,挡住玄妙的去路,与之战到一起。

两人打了十余个回合,没分上下,臧宫虚晃一招,抽身而退。

玄妙举目再看自己的四周,汉军将士已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前排的汉军,清一色的手持盾牌,人们齐声大喝:“吼——”持盾的汉军向前推进,后面的汉军将长戟、长矛探出盾牌,齐齐向玄妙逼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