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再次出手

来歙声音虚弱地说道:“立刻,立刻传报……盖将军,让……让盖将军来……来军中见我……”一名将官回过神来,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将军,末将、末将这就派人去通知盖将军!”

说着话,他站起身形,快步向外走去。

西征军在河池大获全胜,盖延这边也轻松了许多。

现在盖延也不着急进攻下辩,他只需要等就好,等来歙率领着西征军,到下辩与他汇合,那时候,双方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足可轻取下辩城。

凌晨,丑时过半,盖延正在自己的寝帐中休息,外面传来兵卒的禀报声:“将军?

大将军?”

盖延睁开眼睛,从床铺上坐起身形,皱着眉头问道:“什么事?”

“启禀大将军,刚刚……刚刚接到的来报,来将军……来将军在军中遇刺!”

听闻这话,盖延睡意全无,一轱辘从床榻上站起,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大步流星地走出寝帐,看着外面报信的兵卒,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来将军怎么了?”

“来……来将军在军中遇刺!”

盖延身子一震,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呆愣片刻,急声问道:“报信的人呢?

立刻带他来见我!”

那名亲兵向旁招招手,一名风尘仆仆的兵卒被带了过来。

盖延急声问道:“来将军怎么了?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报信的兵卒眼圈一红,呜呜大哭起来,哽咽着把来歙遇刺的经过向盖延讲述一遍。

盖延听后,脑袋嗡了一声,再无二话,转身回到寝帐,披挂盔甲。

盖延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然后召集军中众将,将军中的事务简单交代了一番,之后,盖延带上百余骑,由前来报信的兵卒引领,直奔来歙军营地而去。

来歙军的驻地已经距离下辩不远,就位于下辩的东南部,盖延一行人快马加鞭,天色还为大亮,距离来歙军营地便已不足十里。

再往前走就是河水,举目望望天空,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

他们正骑马往前急行,前方迎面走来一群渔民。

这群渔民有六、七人,有的提着鱼瓮,有的拿着渔网,看样子,都是满载而归。

跑在前面的骑兵,稍微放慢些马速,对面的渔民,也都纷纷站在路边,让开道路。

就在为首的骑兵要从这些渔民面前跑过去的时候,拿着渔网的渔民突然把手中的大网抛了出去。

这面大网,正罩在为首骑兵的身上,连人带马,全部被裹在其中,耳轮中就听噗通一声闷响,骑兵连同胯下的战马,一并摔滚在地。

见状,后面的骑兵们纷纷惊叫出声。

几名渔民肩膀一晃,手中各多出一把长剑,其中一人一跃而起,手中的长剑在空中画出一道寒芒。

第二名骑兵躲闪不及,被寒芒正扫中脖颈,叫声都未发出来,仰面栽下战马。

持剑的渔民刚刚落地,第三名骑兵冲到他的近前,长矛的锋芒挂着刺耳的呼啸声,直奔他的面门捅来。

不等长矛刺到他身上,斜侧里蹿出去的一名渔民,狠狠撞在战马的侧身,轰隆,连人带马数百斤的重量,竟然被他硬生生地横撞了出去。

后面的骑兵纷纷端起弩机,对准前方的渔民,啪啪啪的射出弩箭。

七名渔民边挥剑格挡箭矢,边向骑兵近前冲去。

他们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首排骑兵近前,未攻马上的骑兵,而是先攻战马的马腿。

随着一条条马腿被斩断,战马嘶鸣着倒地,骑兵们也都从马背上翻滚下来。

一时之间,骑兵阵营的前排大乱。

对于落马的这些骑兵,渔民们是一点客气,剑锋所过之处,血光喷射出一团团。

只眨眼工夫,已有十数名骑兵死于他们的剑下。

前排骑兵大乱,人们纷纷拨马,向两旁退让。

几名渔民正要趁势追杀上去,第二拨骑兵从前排骑兵的背后,冲杀上来。

他们手中没有持弩,皆是一根根锋利的长矛。

骑兵冲锋,即便规模不大,威力也不容小觑。

一名骑兵,持矛冲到一名渔民近前,长矛直取胸口。

渔民侧身向旁闪躲,唰,长矛挂着劲风,从他的面前掠过,骑兵要从他身边跑过去的时候,突然从肋下抽出环首刀,向旁斜劈,砍向渔民的头顶。

那名渔民倒吸口凉气,抽身而退,跳出去两米开外,即便是这样,砍落下来的刀锋,还是将他肩头的衣服划开一条口子。

不等他站稳身形,身侧再次传来劲风声,又是一根长矛快如闪电般刺来。

他深吸口气,竭尽所能的弯腰闪躲,沙,长矛从他的背上划过,将他背部的衣服撕开一条一尺长的大口子,紧接着,鲜红的血水汩汩流淌出来。

渔民疼得闷哼一声,不等他挺直身形,第三根长矛又刺了过来。

这根长矛,正中他的小腹,强大的冲击力向他的身子都向后倒飞出一段,扑通一声,仰面摔落在地,长矛的锋芒贯穿他的肚子,由他的后腰探出,深深扎进地面。

这名渔民,等于是被这根长矛活生生地钉在了地面上。

数十名骑兵的冲锋,击杀了两名渔民,但骑兵也被对方挑下战马十数人。

盖延所带的骑兵,皆为他贴身的亲兵卫队,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每个人的身手都堪称是类拔萃。

他们百余号人,围攻七名渔民,虽说成功杀掉对方两人,但本方却也付出近三十号人的伤亡,可见这些乔装成渔民的汉子,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折损了两名同伴,渔民只剩下五人,数十号骑兵把他们围在其中。

正就骑兵打算一同进攻的时候,突然间,一条人影凭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寒光闪过,两名骑兵惨叫着,摔下战马。

在场的众人定睛一看,出现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灰袍中年人,其貌不扬,在其手中,提着一柄三尺利剑。

附近的一名骑兵,拨转马头,一矛刺了过去。

呼!长矛挂着破风声,狠狠刺在灰袍中年人的身上,但骑兵感觉自己的长矛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感觉更像是刺中了一团棉花。

事实上,他刺中的只是一团迷雾。

骑兵再看中年人,已然在他面前消失不见。

他脸色大变,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背后传来一道劲风。

就听噗的一声,在他背后突然出现的灰袍中间人,弹跳而起,挥出的一剑,斩断他的脖颈。

骑兵的脑袋掉落在地,无头的尸体还端坐在战马上。

此情此景,让周围的汉兵无不大吃一惊,数名骑兵策马奔来,一根根的长矛,一并向灰袍中年人刺去。

“哼!”

灰袍中年人冷笑出声,身形再次一虚,化成烟雾,消失不见,再现身时,已突然出现在两名骑兵的正中间,三尺青峰被他分向左右刺出,两名骑兵双双惨叫一声,仰面摔下战马。

之后,灰袍中年人又化成迷雾,出现在另外两名骑兵的中间,故伎重演,这两名骑兵连点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肋下中剑,侧身翻下战马。

灰袍中年人的突然出现,立刻改变了战场上的局势,他的身形时隐时现,时而在前,时而在后,神龙见首不见尾,令人琢磨不透。

可是就这一会的工夫,已有十几名骑兵被他杀下战马。

灰袍中年人的参战,让那几名乔装渔民的汉子士气大振,其中一人挥舞着长剑,杀入骑兵人群里,一口气,连续挑翻了三匹战马。

就在他想继续往前冲杀的时候,猛然间,就听仰面传来一股令人汗毛竖立的劲风。

这名汉子下意识地横剑向上格挡。

当啷!空中乍现出一团火星子,一把偃月刀重重劈砍在剑身上,强大的冲击力,把这名大汉硬生生的震坐到地上。

他的屁股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一米开外,才算停下来。

他感觉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一口老血涌上喉咙,大汉紧咬着牙关,没让自己把这口血喷出去,不过血丝还是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

他举目向前看,只见前面骑马而来一名汉军大将,这名将领,身高八尺,虎背熊腰,头顶金盔,身披金甲,背后是一条红色的披风。

罩袍束带,系甲拦裙,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在其手中,单手提着一把九尺开外、寒芒闪闪的偃月刀,都不用亲手去拿,只看精铁打造的刀杆和刀锋,就不难想象它的分量有多重。

这位汉军将领,正的虎牙大将军,盖延盖巨卿。

盖延催马向坐在地上的大汉走过去,还没到他近前,他手中的偃月刀已先高高举起。

这时候,天空阴云密布,空中突然传出咔嚓一声巨雷声响。

高举着偃月刀的盖延,真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那名大汉回过神来,强忍着手臂和虎口的疼痛,嘶吼着从地上一跃而起,持剑直奔盖延冲去。

“给我,坐回去!”

盖延断喝一声,高举的偃月刀劈落下来。

他的力道太大,刀速也太快,大汉根本没有时间闪躲避让,只能硬着头皮,双手紧握的剑柄,使出全力,向上招架。

盖延是单手持刀下劈,那名大汉是双手持剑上搪,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真好像天空又打下一个炸雷。

再看那名大汉,噔噔噔的连退了三步,最后噗通一声,再次坐到地上,紧接着,噗,他张嘴喷出一口血雾。

大汉双目充血,死死盯着对面的盖延,但他的身体已然支持不住,仰面而倒。

盖延催马,从他的身边走过,与此同时,只随意的向下一挥刀。

咔,大汉的脖颈被斩断,人头轱辘下来。

盖延用刀尖一挑地上的断头,嗖,人头弹射出去,正打在一团迷雾上,啪,人头反弹落地,迷雾化成灰袍中年人。

后者先是低头看眼弟子的首级,接着,他抬头凝视对面的盖延,手中青峰,缓缓抬起,直指盖延,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得死!”

“盖某就在这里,要取我首级,你尽管来拿!”

灰袍中年人双目一眯,身子突然化成一团迷雾,凭空消失,再现身时,他已出现在盖延的背后,手中的青峰正要攻向盖延的后心,可是他的剑还没刺出去,盖延的偃月刀已先劈砍过来,斜着扫向他的面门。

啊!灰袍中年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幻术竟然没能瞒过盖延的眼睛。

他急忙收剑格挡。

当啷!灰袍中年人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三米开外。

盖延拨转码头,催马向他冲了过去。

灰袍中年人再次化成迷雾,身形消失,可盖延突然向自己的左侧一挥刀。

当啷,在周围众人眼中,他这本是一记空刀,没想到,竟然凭空乍现出铁器碰撞声,灰袍中年人的身形被这一刀给硬生生地砍了出来,双脚贴地,又滑出三米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