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边郡政策

马援一听这话,眼睛立刻瞪得滚圆,朝廷竟然有放弃破羌以西的打算?

他急声说道:“陛下,这万万使不得!”

“哦?”

刘秀含笑看着马援,慢悠悠地说道:“朝中很多的大臣都说,破羌以西,乃穷山僻壤之地,朝廷鞭长莫及,难以治理,且羌人经常出没,会耗费朝廷大量的精力、人力、财力。”

马援正色说道:“陛下,这简直是一派胡言!”

见刘秀乐呵呵地看着自己,马援觉得自己的话有些重了,他说道:“陛下,因为羌人经常袭扰的关系,破羌以西,的确未能给朝廷增加税赋和粮收,但以此来断定破羌以西属穷山僻壤之地,可就大错特错了。”

刘秀站起身形,在大殿里来回踱步。

见马援突然停了下来,刘秀向他扬了扬下巴,说道:“马太守继续说下去!”

马援清了清喉咙,说道:“羌人为何屡次三番的侵入金城郡,侵入破羌以西地区,皆因破羌以西,土地肥沃,水草丰盛,只要朝廷加以治理,引水灌溉,此地必可成为粮产之要地!”

刘秀闻言,若有所思。

他没去过金城郡,更没去过破羌以西的区域,对那边的情况,自然是谈不上有多了解。

马援继续说道:“再者,破羌以西的湟中地区,乃阻挡羌人之屏障,此地若是被羌人所占,羌人随时可攻入金城腹地,甚至威胁到武威、汉阳诸郡,故,破羌以西绝不能让给羌人,还望陛下明鉴!”

他这些话,是刘秀非常爱听的。

就本意而言,刘秀是非常不愿意放弃汉土的,哪怕是一寸之地,他也不愿意放弃。

金城郡固然远离洛阳,可它还能有乐浪郡远吗?

乐浪郡的边界,都到了现在朝鲜的首都平壤,距离洛阳千里迢迢。

即便是这样,刘秀都不愿意把乐浪郡卖给高句丽,何况是金城郡。

刘秀蹙着眉头,颇感无奈地说道:“可羌人不停的袭扰,破羌以西之百姓,也的确深受其害啊!”

马援立刻说道:“陛下,微臣有特意去巡查过,破羌以西之城堡壁垒依旧坚固,只要将些许兵马布置在各处城堡壁垒之内,定能抵御羌人之入侵。

何况,羌人刚刚吃过败仗,短时间,他们也断然不敢再侵入我大汉领土!”

对于放弃破羌以西的地区,马援是持坚定反对态度的。

他的理由有三,其一,破羌以西属富饶之地,在此耕种,不仅能自给自足,还可为朝廷输送大量的粮食。

其二,破羌以西,既是金城郡也是凉州的一块天然屏障,若是让羌人得了去,后患无穷,羌人将会贪得无厌的觊觎更多的汉土,此患,无穷尽也。

其三,破羌以西有完善的防御体系,这些这些防御基础设施都还在健在,并没有遭受破坏,己方完全有能力镇守边疆,抵御羌胡,又为何要自己放弃呢?

马援的这番话,合情合理,也彻底打消了刘秀心中的顾虑,他点头笑道:“马太守言之甚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天子有被自己说动,马援大喜,他向刘秀拱手说道:“羌人入侵金城期间,有许多金城百姓都逃到了武威郡,陛下当令武威太守,放回这些避难之百姓!”

在古代,什么是最重要的资源,人!有人,才能有生产,才能有制造、创造,没有人,一切都是空谈。

羌人入侵金城,金城百姓纷纷逃到武威郡去避难,武威郡一下子接收了这么多的落难百姓,如同是天降大礼包啊,武威太守当然是不愿意放人的。

郡内多出这么多的百姓,这与太守的政绩是直接挂钩的,人口增加,生产自然增加,他在武威郡的政绩能提升一大截呢!马援打跑了羌人之后,金城郡快都成空郡了,马援有向武威太守传书,请他送回逃难的金城百姓。

武威太守接到书信后,推三阻四,死活不肯放人,现在马援见到天子,倒没有参武威太守一本,只是提了一下,武威太守应该把金城百姓都送回原籍。

现在刘秀对马援好感大增,对于马援的建议,他也应允了。

接下来,马援又提出,金城郡府内的官员已经跑得七七八八,郡府陷入瘫痪,朝廷应安排官员,到金城郡府任职,如此,方能尽快稳定住金城郡的局势,恢复全郡的生息。

刘秀想了想,觉得马援的建议甚是,也同样应允了。

接下来,马援又提出一系列的措施,比如奖励生产,朝廷协助金城郡修建水渠,于破羌以西开垦荒地等等,这是对内的治理。

而对外的治理上,马援提出,可由朝廷出力,修复塞外羌人和塞内羌人的关系。

塞外羌人和塞内羌人经常发生交战,这导致塞内羌人只能向汉土迁徙,如此一来,又导致了羌人和汉人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

所以要想从根本上稳定边疆,就得让塞外和塞内这两拨羌人和平相处,只要他们之间不打仗了,羌人也就不会有事没事的总向汉土内四处乱窜了。

对于如何治理边郡,如何治理边疆的羌胡之患,马援提出了很多的建议,仔细想想,又都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建议。

这次刘秀接见马援,对马援的好感倍增,越发视马援为朝廷的栋梁之才。

翌日的早朝,刘秀便当廷宣布,朝廷不会放弃破羌以西的汉土。

不仅不会放弃,还要派兵驻守,另,朝廷出钱,于破羌以西之地,修建水渠,奖励耕种,并出钱将逃亡之百姓,全部安置回家。

原本主张放弃破羌以西土地的张湛、韩歆等大臣,见刘秀态度坚决,皆不敢再提起自己的主张。

定下了对破羌以西的政策,刘秀心情很好,便提了一下自己想巡游三辅的事。

这段时间,刘秀的压力很大,朝廷粮草不足,北方卢芳作乱,弘农大范围受灾,公孙述大举进攻南郡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至,刘秀亦是焦头烂额。

现在粮草问题已经得到大大的缓解,北方的局势稳定下来,弘农的灾情得到了控制,就连攻占南郡巫县、夷陵、陵道的蜀军,也被岑彭率领的南征军一一打退。

最让刘秀揪心的平陇之战,更是也以隗纯的投降、汉军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刘秀轻松下来,便打算带上郭圣通、阴丽华、许汐泠、溪澈影这几位后宫嫔妃,出宫好好游玩一番,顺便也巡抚一下受灾的弘农。

天子要带上后宫嫔妃,离京散心游玩,这可不是件小事,大臣们面面相觑,有人赞同,也有人反对。

不过看刘秀正在兴头上,即便心里不认同的人,暂时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群臣对自己出游之事皆无异议,刘秀脸上的笑意更浓,心情更好,接下来的议事气氛也很轻松。

只是等快要散朝的时候,太中大夫申屠刚抬起笏板,说道:“陛下,微臣有事启奏!”

申屠刚是隗嚣的旧臣,后来投靠到刘秀这边,一来就被刘秀封为太中大夫,颇受刘秀的重用。

刘秀含笑看向申屠刚,问道:“申屠大夫何事启奏?”

“陛下!”

申屠刚正色说道:“现在天下未定,北方有匈奴之患,凉州局势依旧动乱,公孙述在益州虎视眈眈,如此局面之下,陛下更当励精图治,怎还能有闲心出宫去游玩?”

他这一番话,把刘秀说得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地没有说出话来。

邓禹暗叹口气,申屠刚这话说得是有道理没错,但也应该体谅一下天子。

这段时间,天子的确是太辛苦了,日夜操劳,现在平陇之战结束,陛下要出去玩一玩,散散心,也是情理之中,可以理解嘛!邓禹出列,正色说道:“申屠大夫对陛下未免也太苛刻了些,政务固然重要,但陛下的身体更加重要,如果陛下累垮了,这偌大的天下,谁来治理,这纷乱的局势,又何人来平息?”

申屠刚还要说话,吴汉也站了出来,说道:“右将军言之有理,微臣附议!”

贾复亦出列说道:“右将军言之有理,微臣附议!”

侯霸、鲍永、韩歆、张湛等大臣也都纷纷站出来附议。

群臣一致支持刘秀巡游,把申屠刚后面的话也堵了回去。

见状,刘秀微微一笑,说道:“申屠大夫反对我出游,是出于一片赤诚,诸卿支持我出游,也是出于一片赤诚,此行,我也不仅仅是出外游玩,更是要去弘农灾区巡视。”

吴汉立刻接话道:“陛下一心为民,乃弘农百姓之幸,更是天下百姓之幸!”

吴汉吹捧刘秀时,向来不懈余力,老毛病了,刘秀只是出京游玩,他都能说成造福百姓,正反诸如此类的话从吴汉口中讲述出来,也没人会觉得别扭,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刘秀仰面而笑,向吴汉点点头,随即说道:“散朝吧!”

散朝之后,刘秀去到长秋宫,并让人把阴丽华、许汐泠、溪澈影几名嫔妃都请来。

众人到齐之后,刘秀宣布了他打算带上她们,出宫游玩的事。

听了刘秀的话,众女自然都是欣喜不已,一个个皆面露喜色。

郭圣通含笑问道:“陛下,这次出游,臣妾可否带上太子、辅儿、康儿?”

刘秀笑道:“当然可以!”

自刘秀称帝以来,他也没享受几天天伦之乐,这次难得有机会出游,他也想把子嗣们都带上。

听说太子、二皇子、三皇子都可以随行,刘义王娇滴滴说道:“父皇,儿臣也要去!”

刘秀向刘义王招了招手,等小女娃走到他近前,他把刘义王搂在怀中,笑道:“好!义王就跟在为父身边!”

在儿子当中,刘秀最喜爱四皇子刘阳,在女儿当中,刘秀最喜爱长女刘义王。

而且郭圣通和阴丽华都很会生娃娃,两人生的男娃那是一个接着一个,就是没生女娃。

直到建武十五年,阴丽华才为刘秀诞下二公主刘中礼,那都是好几年之后的事了。

即便有了其他的公主,刘秀还是最喜爱刘义王。

刘秀扫视一圈,见刘阳站在阴丽华身后,垂首不语,他笑问道:“阳儿不想去吗?”

刘阳立刻说道:“父皇,儿臣也想去!”

刘秀笑道:“既然想去,为何不说?”

刘阳垂首说道:“如果父皇想带上儿臣,自然会带上,如果父皇不想带上儿臣,儿臣也不愿让父皇为难!”

这话说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能讲出的话。

刘秀听后,哈哈大笑,禁不住赞道:“吾儿聪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