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局势不利

刘秀将剑向外一挥,当啷,蜀兵将官砍来的环首刀被弹开,刘秀紧接着回刺了一剑,取对方的胸口。

蜀兵将官急忙向旁闪躲,沙,剑锋贴着他的胸甲掠过,曾出一团的火星子。

不等对方稳住身形,刘秀向前欺身,一脚踹向对方的膝盖。

如果真被他这一脚踹实了,蜀兵将官的这条腿都得废掉。

蜀兵将官断喝一声,全力向后跳跃,险险躲闪过刘秀的这一脚,他刚刚落地,就见对面的刘秀手臂一挥,长剑脱手,直奔自己的胸口飞射过来。

他禁不住惊叫出声,使出全力,向外挥刀,当啷,飞射过来的长剑碰撞环首刀,火星乍现,长剑打着旋,斜飞出去。

也就在刘秀甩出长剑的瞬间,他整个人也向前蹿了出去,蜀兵将官是打开了他投掷的长剑,但与此同时,他也到了蜀兵将官的近前。

沙!赤霄剑出鞘。

蜀兵将官只看到眼前寒芒一闪,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不知过了多少,四周终于恢复了平静,蜀兵将官瞪大着双眼,看到不远处站立着一具无头的尸体,那是他自己的无头尸体。

刘秀的赤霄剑,干净利落的斩断他的脖颈,斩下了他的项上人头。

手刃一名蜀兵将官,刘秀没有片刻停顿,提着赤霄剑,杀入蜀兵的人群里,所过之处,皆乍现出一道道的血光。

山都尉回过神来,他连忙把自己的佩剑捡起,从地上爬起来,嘶吼一声,跟随刘秀,向前冲杀。

山都之战爆发的第一天,就打得异常激烈血腥,蜀兵时不时地攻上山都城城头,然后又被守军不断地打退回去,如此反复拉锯,双方将士的死伤都已是不计其数。

一天的激战打下来,双方皆拼得精疲力尽,等天色渐黑之时,蜀军终于撤兵了。

随着蜀军的撤退,以刘秀为首的守军将士,无不长松口气。

城头上,瘫坐在地的守军随处可见,人们有的被累到虚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有的则在包扎伤口。

就连龙渊、虚英等人,身上也都挂了彩,姜诗云和洛幽在为他们处理伤势。

好在他们的伤势都不重,经过上药、包扎,也就没有大碍。

刘秀在李泛和山都尉的伴随下,巡视城头。

看到刘秀走来,原本坐在地上或包扎伤口的将士们,纷纷起身,插手施礼,齐声说道:“陛下!”

“都坐!”

刘秀向众人连连摆手,说道:“今日之战,大家都辛苦了。”

现在汉军将士的模样皆狼狈不堪,刘秀的样子也没好到哪去,浑身的血污,也分辨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陛下,我等不觉辛苦!”

一名老兵大声说道。

“对!我等都不觉辛苦!”

其余的汉兵也都纷纷附和。

刘秀向众人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一名汉兵望向城外,说道:“蜀军来收尸了!”

众人下意识地向城外观望,果然,一大队的蜀兵,胳膊上系着白色的带子,赶着许多的马车,向城墙这边而来。

无论是在攻城战中,还是在正面交锋的战场,双方战斗结束之后,派出收尸队,收拢己方将士的尸体,这是两军交战的共识。

刘秀看着蜀兵的收尸队,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射杀来敌!”

听闻这话,周围的汉军将士纷纷诧异地看着刘秀。

向山都城而来的是收尸队,射杀收尸队,这未免也太不道义了吧。

见将士们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刘秀,李泛脸色一沉,喝道:“都没听到陛下的命令吗?

准备战斗!”

随着李泛这一嗓子,众人如梦方醒,一个个端起弩机,对准了大摇大摆走过来的蜀军收尸队。

蜀军收尸队没想到城头上的汉军会对自己下杀手,战斗结束,双方各自收拢己方将士的尸体,这是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

他们毫无防备,走到城墙底下,正准备干活的时候,突然之间,城头上箭如雨下,收尸的蜀军一瞬间就被射倒一大群人。

其余的蜀军见状,吓得连声尖叫,调头就跑。

许多蜀军兵卒都没跑出几步,就被射杀在地。

这支浩浩荡荡的收尸队,只转瞬之间,就被城头上的汉军射杀大半,侥幸逃脱的兵卒,连五十人都不到。

打跑了蜀军的收尸队,刘秀立刻让李泛安排人手,出城收箭。

刘秀不让蜀军收尸,是因为己方的箭矢大多都插在蜀军的尸体身上,尸体被收走,也就等于己方的箭矢都被收走了,没有了箭矢,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听闻刘秀的命令,汉军将士这才明白陛下的用意。

李泛急忙组织起一支两百人的汉兵,每人都背着一只竹筐,打开城门,出城之后,在城墙底下收集弩箭箭矢。

逃走的蜀军收尸队回到蜀军大营,向吕鲔禀报消息,说山都城内的守军,不让己方去收尸,就在刚刚射杀了己方两、三百号人。

吕鲔闻言,勃然大怒,紧接着,又有探子来报,说一支汉军悄悄出了城,现正在城外收集箭矢。

吕鲔是公孙述麾下大将,也是员久经沙场的老将。

一听探子的报信,再联想到守军不让己方收尸,他立刻意识到是守军军备不足。

守军不让己方收尸的目的,并非想让尸体在城下腐烂、发臭,而是想留下插在尸体身上的那些箭矢。

吕鲔冷笑一声,说道:“派出我军骑兵,将出城收箭之敌军,全部杀光!”

吕鲔带来的骑兵数量不多,只千余骑,但装备精良,每人都配备了连弩。

隗嚣死后,蜀军的军械装备反而有了质变的提升,很简单,原本被隗嚣敬为上宾的杜陵,在隗嚣死后,就转投到了公孙述这边。

蜀军所更换的连弩,就是杜陵帮着蜀军打造出来的。

公孙述十分重视这次偷袭南阳的行动,把首批赶制出来的连弩,都用在了这支蜀军身上。

在城外收集箭矢的汉军,还没来得及撤回到城内,便被从夜幕中突然杀出来的蜀军骑兵碰上,蜀军骑兵根本没到他们近前,只是在远处,一走一过之间,连续射出弩箭,汉军兵卒一个个都被射成了刺猬,纷纷扑倒在地。

等蜀军骑兵跑过去后,出城收集箭矢的两百名汉兵,只存活下来不到十个人。

很快,李泛又在城内组织起第二支汉军,依旧是两百人,结果出城没多久,蜀军骑兵又来了,依旧是采用远距离的箭射,让这两百人的汉兵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李泛见状,眼珠子都红了,还想组织第三支汉军,但被刘秀阻止住了。

很明显,现在蜀军已然意识到己方军械不足,专门派出骑兵阻挠,己方若继续派人出城收箭,只是在徒增伤亡罢了。

李泛一脸焦急地说道:“陛下,现在军中所剩的箭矢已经不多了,如果明日的战斗还和今日这般,我军的箭矢,恐怕撑不到第三天结束!”

刘秀眼眸闪了闪,说道:“我知道了。

先让将士们休息吧!”

“陛下!”

“你也先去休息吧!”

刘秀向李泛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多言。

李泛无奈,耷拉下脑袋。

刘秀回到城门楼内,走到窗口前,望向城外。

现在天色已经大黑,城外黑咕隆咚的,旁人看不清楚,但刘秀能,夜幕当中,蜀军的骑兵巡逻队正在不停的环城巡视。

吕鲔不简单啊,不愧是公孙述麾下的大将,作战凶狠,头脑也机敏。

龙渊、虚英等人走到刘秀近前,说道:“陛下累了一天,也早些歇息吧!”

刘秀恍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龙渊、虚英,今晚你二人去南城,龙准、虚庭,你二人去东城,龙孛、虚飞,你二人去西城!我担心今晚吕鲔可能会派兵偷城!”

白天激战了一天,晚上派人偷城,这也是常用的战术。

龙渊等人皆无异议,齐齐插手施礼,说道:“喏!”

稍顿,龙渊小声问道:“陛下,北城这边?”

“北城这边,由我亲自来守。”

刘秀向龙渊等人挥挥手,说道:“都去吧!”

“属下告退!”

龙渊等人纷纷领命而去。

刘秀又对山都令和山都尉说道:“你二人回城,如果有闲置之房屋、宅子,组织人手,将其拆掉,取可用之物,搬运上城头御敌!”

“是!陛下!”

山都令和山都尉双双躬身施礼。

刘秀看李泛还在,说道:“不是让你去休息吗?

怎么还在这里?”

“陛下,微臣不放心啊……”“明日还有激战!现在不休息,你明日可还有体力再战?”

刘秀沉声质问道。

李泛缩了缩脖子,向刘秀躬身施礼,而后走了出去。

把众人都分派了任务,刘秀又看向城外的夜幕,他心里也在暗暗核计,这一仗己方到底能不能扛得住。

如果蜀军只有这两万五千人,己方依仗着城防,是可以一战的,怕就怕蜀军还有后援,公孙述会增兵吕鲔,若是这样,己方就真的打不了了。

他正琢磨着,姜诗云走到刘秀身旁,小声说道:“臣女帮陛下处理下伤口。”

刘秀摆摆手,说道:“我没有受伤。”

姜诗云指了指刘秀的手臂,说道:“陛下!”

刘秀转头一瞧,原来自己的手臂外侧,划开一条口子,衣服的破口处还粘有血迹。

刘秀仔细看了看,说道:“并无大碍。”

“陛下还是先处理一下吧!”

见姜诗云坚持,刘秀无奈地笑了笑,脱下外衣,将里面中衣的袖子向上挽了挽。

他的手臂上不知何时被划开一条口子,伤口是不大,但四周有些红肿。

姜诗云仔细看了看,说道:“蜀军的武器上,大多都涂有腌臜之物,哪怕只是皮外伤,也不能不处理。”

所谓是腌臜之物,就是粪便之类。

在武器上涂抹上粪便之类的赃东西,造成的伤口是很容易发炎,感染。

处理起来倒也不难,只不过颇费药物。

姜诗云边帮刘秀处理伤口,边说道:“只今日一战,军中的药物就已消耗过半,明日一早,陛下需派人到城内收集药物。”

刘秀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还有军粮,军中似乎也不多了。”

屯田军的屯粮都在邓县,他们到山都城时,所携带的军粮并不多。

刘秀扶额苦笑,说道:“看来,我们在山都县坚持不了多久啊。”

姜诗云正色说道:“依臣女之见,陛下率部撤到邓县,方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