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山都之战

李泛连忙向刘秀躬身施礼,说道:“微臣谨记陛下教诲!”

山都城即将爆发的战斗,汉军这边没有准备,同样的,蜀军那边也没有准备。

蜀军原定的目标是屯田军大营,只要击溃了这支汉军,那么南阳境内,也就再没有能对他们构成威胁的敌人了。

所以突进到南阳的这支蜀军,根本没想过要打攻城战,军中也没有携带大型的攻城武器,唯一的辅助器械就是云梯。

这一晚,蜀军于山都城外安营扎寨,以刘秀为首的汉军,紧盯着城外敌军的一举一动,整整一宿,双方都没有睡觉。

第二天,蜀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第一批投入战斗的蜀军有一万余众,分成三个大方阵,对山都城的北城展开了强攻。

刘秀站于城门楼内,向外观望,迎面推进过来的是三块方阵中最大的一块,大概有五六千人的样子,每五百人为一曲,一曲就是一个小方阵。

眼瞅着敌军已经推进到山都城的百步之内,李泛掌心全是汗水,他转头说道:“陛下,敌军已进城百步,可以……放箭了吧?”

刘秀看眼李泛,反问道:“李将军以为,我军将士当中有多少箭手,这些箭手又能把箭矢射出多少步?”

李泛语塞,垂头未语。

在古代军队中,弓箭手的地位,就相当于现代军队中的特种兵,属稀缺兵种。

弓箭手的年龄,哪怕已经四十开外,都不会被淘汰掉,但凡是被淘汰下来的弓箭手,那真就是因为年纪太大,连拉开硬弓的力气都不再具备。

屯田军中,根本找不到像样的弓箭手,全军将士,倒是都可以充当弩手。

操作弩机,简单又方便,还不费力气,但同样的,弩箭也有它的劣势,稳定性不够,想要用弩箭射中百步开外的目标,几率和中五百万彩票差不多。

刘秀拍拍李泛的肩膀,说道:“沉住气!等敌军进入五十步之内再说!”

李泛欠了欠身,同时应了一声。

蜀军已经进入百步之内,但山都城内一点动静都没有,一支箭矢都没射出来,这让蜀军将士信心倍增,一个个的方阵,推进的速度变得更快。

八十步!六十步!五十步!看到敌军方阵已经进入到五十步内,李泛又忍不住了,说道:“陛下,下令放箭吧!”

“不急,等再近一些!”

山都城内的滚木、礌石不多,同样的,箭矢数量也不多,用完一支少一支,这场仗不知要打多久,刘秀必须得精打细算才行。

蜀军方阵距离山都城只剩下三十步远,这时候,城头上的汉军将士都能清楚地看到蜀军将士的面容,能看清楚他们每一个人的五官样貌,以及周身打扮。

李泛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颤声说道:“陛下!”

刘秀的虎目眨也不眨地盯着外面的敌军,一字一顿地说道:“让全军将士做好准备,听我的命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城外的蜀军距离山都城只剩下二十步的距离,刘秀猛的向前一挥手,喝道:“放箭!”

刘秀终于下达了放箭的命令,李泛迫不及待地向城门楼外面大吼道:“放箭!全军放箭——”“放箭——”各部的校尉纷纷把命令传达下去,城头上,喊喝之声此起彼伏。

紧接着,啪啪啪的弩机弹射声连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弩箭由城头上倾斜下去。

箭阵砸入蜀军的人群里,人们接二连三的中箭倒地,如此同时,箭矢撞击盾阵的叮当声响,密集的已经分不清楚个数了。

二十步远的距离,冲刺起来,也就几秒钟的事。

大批的蜀军顶着汉军的箭阵,来到城墙底下,架起云梯,开始向城头上攀爬。

城头上的汉军或用箭射,或投掷滚木礌石,将云梯上的蜀兵砸下去一批又一批。

可同样的,从城下飞射上来的箭矢,也在杀伤着守军,许多汉兵在放箭或投掷滚木礌石时,被箭矢射中,倒在城头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面对着蜀军如狼似虎的猛攻,城头上的守军渐渐开始陷入被动,难以抵挡。

上了年纪的老兵,力气终究是不比年轻人,年轻人一人就能搬动的滚木、礌石,他们单人根本搬不起来,需要两三个人合力才能完成。

如此一来,不仅浪费人力,而且速度缓慢,往往他们还没能把滚木、礌石合力投掷出去,已先被城外的箭矢射中,一命呜呼。

攻城战仅仅开始了半个时辰,便有一名蜀军顺着云梯,冲上城头,附近的汉军大惊失色,纷纷呐喊一声,端起长矛,一拥而上。

噗噗噗,长矛刹那间将那名蜀兵刺成了马蜂窝。

人们还没来得及把长矛收回来,第二名蜀兵又顺着云梯爬了上来。

他从箭垛上飞扑进汉军人群当中,把汉兵撞倒了一片,接着,他抡起环首刀,向四周的汉兵疯狂砍杀。

在砍倒数人后,他自己也被无数的长矛刺穿了胸膛和小腹。

但经过他这么一耽搁,又有数名蜀兵爬上城头,与汉兵混战在一起。

城防被撕开,就如同洪水决堤一般。

刚开始,堤坝上只是出现裂纹而已,但很快,裂纹就会扩散开来,越变越多,到最后,就是整面水坝塌陷、决堤。

攻城战也是这样的道理,刚开始只是冲上来一两个敌人,但这一两个敌人只要拖住守军片刻工夫,就会再上来三四个,这三四个敌人再拖住一会,又会上来十几个,二十几个。

现在的情况,正是这样。

蜀兵源源不断的爬上城头,与城头上的汉军混战在一起,一方是年轻力壮的精锐之士,一方是老弱病残的半退伍老兵,双方战力相差悬殊。

身在城门楼上的刘秀,看得清楚,他抬手指向被撕开的城防那边,说道:“龙渊!”

“遵命!”

都不用刘秀把话说清楚,龙渊便已心领神会,躬身应了一声,快步向外走去,同时抽出肋下的佩剑。

别看龙渊只是一个人过去增援,但他一上来,便连挑了数名蜀兵。

龙渊的勇猛,让汉军慌乱的军心瞬间稳定了下来,在龙渊的指挥下,人们合力围攻突破到城头上的蜀军,及时抑制住这处城防破口的扩张。

龙渊刚堵住这一处破口,附近不远处,又出现两个城防破口,刘秀沉声说道:“龙准、龙孛!”

龙准、龙孛双双答应一声,抽出佩剑,冲出城门楼,带领汉军去堵城防破口。

他们这边刚刚稳定下来,城门楼的另一边又开始告急,不仅虚英、虚庭、虚飞全部顶上战场,就连李泛也操起一把长刀,上阵堵城防破口去了。

城门楼内的将官、校尉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刚才还人满为患,可这一会的工夫,就只剩下刘秀、洛幽、姜诗云以及山都令、山都尉这几人。

看着城上城下的混战,山都令脸色煞白,汗如雨下,颤声说道:“陛下,敌……敌军众多,且……且又善战,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

山都尉看眼山都令,向刘秀插手施礼,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山都县兵,出城与敌决一死战!哪怕粉身碎骨,微臣在所不辞!”

刘秀看眼山都令,又瞧瞧山都尉,向他点点头,欣慰道:“刘县尉好样的,不愧是汉家大臣,刘氏子弟!”

南阳郡,乃刘氏宗亲的大本营,上到太守刘顺,下到县府官员,很多都是刘氏宗亲。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洛阳都对南阳治理不利,朝廷政令,一到南阳就执行不下去了,原因也就在这。

听闻刘秀的赞赏,山都尉更是热血澎湃,他大声说道:“陛下,让微臣出战吧,哪怕微臣能抵挡敌军一个时辰,也是报效了汉室,报答了陛下的皇恩!”

刘秀对山都尉笑了笑,说道:“现在还不是与敌死战的时候!”

说完话,他向山都尉又点下头,继续看向城外的敌军。

山都尉还要说话,这时候,城门楼附近的城墙上,突然杀上来蜀兵,见状,山都令吓得两眼泛白,身子摇摇欲坠,山都尉则是怒吼一声,抽出佩剑,冲了出去。

城门楼的外面,还待命着一些县兵,山都尉大吼道:“县兵随我出战!”

这位山都尉也是个愣头青,带着百余名县兵,直奔突上城墙的蜀兵冲杀过去。

这批蜀兵使用的都是连弩,上到城墙上,对四周的汉兵展开了连射。

啪啪啪,弩机的弹射之声不绝于耳,周围的汉兵纷纷中箭倒地。

冲过来的山都尉就觉得肩头一麻,扭头一看,自己的肩膀上已然中了一箭。

他咆哮一声,三步并成两步,冲到众蜀兵近前,一剑挥砍出去。

一名蜀兵横刀招架,当啷,蜀兵手中的环首刀被硬生生震落掉地,他回手一剑,刺穿了那名蜀兵的胸膛。

四周的蜀兵蜂拥而上,山都尉的武技谈不上有多高强,但一身的蛮力倒也不容小觑。

他连续挥剑,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在他的四周,不时有蜀兵的环首刀和盾牌被震落掉地。

山都尉率领着一众县兵,一鼓作气连续杀倒十数名蜀兵,就在这时,一名蜀兵将官箭步来到山都尉近前,一刀劈向他的头顶。

山都尉倒也来者不拒,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巨响,山都尉身子后仰,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两步。

那名蜀兵将官疾步上前,又是一刀,继续劈砍山都尉的头顶。

山都尉怒吼一声,依旧横剑招架。

当!噗通!山都尉这次站立不住,被对方一刀硬生生地震坐到地上,佩剑也脱手落地。

“鼠辈,纳命来!”

那名蜀兵将官高举着环首刀,对准山都尉的脖颈,挥刀横扫过去。

只是一瞬间,山都尉浑身上下便出了一身的白毛汗,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背后突然飞出一道电光,直奔蜀兵将官的胸膛闪去。

蜀兵将官意识到不好,急忙收回环首刀,向外用力一挥,随着当啷一声,射过来的电光被弹飞出去,打着旋掉落在地。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被人投掷过来的长矛。

蜀兵将官一脸的怒气,咆哮道:“何人在暗箭伤人?”

只见从山都尉的背后,走过来一名便装青年,这位不是旁人,正是刘秀。

他在走过来的同时,脚尖在地上一钩,挑起一把佩剑,抓在手中。

蜀兵将官不认识刘秀,以为只是个无名小卒,他冷哼一声,持刀冲向刘秀,刀锋直取刘秀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