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清除细作

龙渊、虚庭、虚飞一看秦山说话的表情,立刻判断出来他没有说出实情。

虚庭正要继续逼问,一名县兵从外面跑进来,急声说道:“将军,隔壁的一对父女急匆匆的跑出门,要不要截下来?”

听闻县兵的话,秦山脸色顿变,身子也随之打了个哆嗦。

见状,龙渊斩钉截铁地说道:“追!”

说着话,他箭步冲出后门,大声问道:“那个方向?”

“西面!”

龙渊再不多问,顺着后门外的小胡同,向前跑出一段,然后冲入往西的小巷子里。

虚庭、虚飞紧随其后,两人跑出一段距离,双双跳上墙头,然后几个跳跃,翻倒屋顶上,站在高处,向下观望。

果然,两人都有看到一老一少两人在往西面奔逃。

虚庭从背后摘下弩机,装上一支弩箭,对准远处的两条人影,射出一箭。

这一箭不是为了伤人,而是带着尖锐刺耳的哨音。

龙渊等一干县兵,顺着响箭的声音,追踪而去。

跑出小巷子,穿过街道,又跑进对面的小巷子里,往前追出几十米远,前方是十字路口。

龙渊脚步不停,边往前飞奔,边向左右两边指了指。

后面的县兵立刻分出两拨人,分向左右两侧的街道跑去。

前方那对父女的速度虽快,但却快不过龙渊等人,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当那对父女跑出小巷子时,前方又是一条街道。

父女二人向城外的方向跑,但跑出没几步,前方的路口突然冲出数名便装县兵,拦住他们的去路,县兵手中皆提着明晃晃的环首刀。

父女二人脸色一变,要调头往回跑,但没有机会了,龙渊和十数名便装县兵已然追了上来,堵住他们的退路。

街道上有不少的行人百姓,看到这副场面,都是又惊又怕又好奇,一个个围站在四周,伸长脖子,探着脑袋,好奇地围观。

有县兵亮出自己的军牌,向四周的百姓连连挥手,同时大声喊道:“县府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在县兵驱散围观百姓的同时,龙渊喘息了两口气,迈步向那对父女走过去。

父亲有四十出头,女儿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

龙渊走到那对父女近前,打量了他俩一番,嘴角勾起,冷笑着说道:“你俩还挺能跑的!”

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抬手护住自己的女儿,颤声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追我们父女?”

一名县兵亮出军牌,沉声说道:“我等乃县府县兵!”

“我……我们父女犯了什么事?”

“没犯事,你俩又跑什么?”

“我们……我们又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看到你们追过来,我们父女当然要跑了……”不等中年人把话说完,县兵挥手说道:“少说废话!有话就去县府里说!”

他提着环首刀,迈步向那对父女走去。

“我们父女犯了什么事,你们凭什么抓人?”

中年人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

他心思急转,突然扯脖子大喊大叫道:“大家快来看看,县兵胡乱抓人了!光天化日之下,县兵强抢民女!”

四周围观的百姓还没有全部散去,听闻中年人的喊叫声,人们都不走了,反而又都围拢过来。

龙渊眯了眯眼睛,大声喊道:“董县令的为人和品性,洛阳百姓没有不知道的,尔等细作,竟然诬陷董县令,你当洛阳百姓是那么好骗的吗?”

董宣这位洛阳令,在洛阳百姓心目当中的地位极高,甚至都高过了许多朝中大臣,董宣在洛阳做县令期间,就从未发生过一起有百姓击鼓喊冤的事。

通过这一点,不仅能看出董宣过人的能力,更能看出董宣出众的人品。

听闻龙渊的喊喝,百姓们都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董县令手下的县兵怎么可能会去强抢民女?

这在洛阳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在场的县兵们也纷纷向四周的百姓解释道:“他二人都是公孙述派到洛阳的细作,大家不要听信他二人的蛊惑!”

“是细作!打细作——”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大吼了一声,紧接着,四周的百姓们纷纷叫喊起来:“打细作!”

“打细作!”

一时间,碎石块像雪片一般,往人群中央的父女二人身上砸去。

龙渊急声说道:“保护人犯!”

带着两具尸体回去,毫无意义,只有活人才能发挥作用。

县兵们一边劝说四周群情激奋的百姓,一边保护那父女二人,包括龙渊、虚庭、虚飞在内,每个人的身上基本都挨了好几石头。

龙渊等人费了牛九二虎之力,总算是把父女二人从百姓的人群里带出来,急匆匆地回到秦山的住处。

来到后院,秦山还在,在其旁边,还站着洛幽和两名县兵。

不用向秦山问话,洛幽说道:“龙渊大哥,刚才我问过秦山了,他二人并不是真的父女,男的叫曹方,女的叫傅倩兰,他二人都是公孙述的细作。”

龙渊听后,看向秦山,说道:“他和曹方、傅倩兰什么关系?”

秦山把伯玉坊这么重要的据点都供了出来,但却包庇这对假父女,让人想不明白。

洛幽回头看眼躺在地上,已然半死不活的秦山,说道:“秦山和傅倩兰有私情。”

龙渊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秦山还是个痴情的种子。”

宁愿自己活受罪,也不肯供出心爱的女人,只可惜,人家可没领他的情,也不认为他的嘴巴会那么严,生怕秦山把她供出来,人家带着假父亲先跑了。

当然了,也正因为傅倩兰和曹方沉不住气,才被己方逮了个正着。

龙渊对一名县兵说道:“你先回县府报信,让董县令和张县尉立刻派人,去查封伯玉坊。

伯玉坊的人不少,提醒董县令,需多派些人手!”

“喏!”

那并县兵拱手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跑去。

龙渊向其余众人一甩头,说道:“带上他们三人,我们也回县府!”

先行一步的县兵回到县府后,立刻把秦山交代的情况向刘秀等人一五一十地讲述一遍。

张贲听后,站起身形,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陛下,伯玉坊的细作,就交给微臣去查办吧!”

刘秀看眼张贲,点了点头,说道:“张县尉,你立刻带上县兵,去伯玉坊抓人,不得放跑一名细作,不过也要记住,不要误伤到城内之百姓!”

“微臣明白!微臣告退!”

张贲向刘秀欠了欠身,而后退出大堂。

到了外面,张贲点了两百名县兵,直奔伯玉坊而去。

抵达伯玉坊后,张贲一挥手,指挥县兵,立刻将伯玉坊团团围住,而后他亲自带着数十名县兵,冲进伯玉坊内。

伯玉坊是很有名气的玉器店,里面的顾客不少,张贲带着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县兵冲进来,把里面的客人吓得连声尖叫,抱着脑袋往外跑。

不过伯玉坊门前的街道已经被封锁,县兵已经将这一段的街道完全围死,无论是伯玉坊的客人,还是店里的伙计,一个都没跑掉。

县兵控制伯玉坊的一楼很顺利,但上二楼的时候,遭到了攻击,县兵们刚走上台阶,上方便射下弩箭,两名县兵躲闪不及,被弩箭伤到肩头,从楼梯上翻滚下来。

其余的县兵纷纷高举起盾牌,顶着楼上的箭射,向楼上推进。

等众人上到二楼后,张贲率先从人群里冲出来,提着佩剑,与二楼几名伙计打扮的青年厮杀到一起。

由于县兵来得太突然,伯玉坊的人明显准备不足,即便做出了反击和抵抗,力度也很小。

前后都没用上一炷香的时间,以张贲为首的县兵便控制住了局面,在伯玉坊内,抓捕到二十人,其中还包括伯玉坊的掌柜。

另外,在排查跑出伯玉坊的客人时,从中又揪出来五名店伙计,伯玉坊共二十五人,一个没跑掉,其中有三人被杀,其余二十二人,全部被县兵生擒活捉。

将该抓的人全部擒获,张贲立刻带队撤离。

洛阳县兵的行动,堪称是迅猛无比,来得快,去的也快,如风卷残云一般。

平心而论,洛阳县兵无论是单兵战力,还是整体配合上,都已是出类拔萃,完全不次于京师军,甚至与五校军相比,也是当仁不让。

伯玉坊的人被押回县府后,张贲亲自出面审问,通过伯玉坊的掌柜,他们又掌握到公孙述细作的另一处重要据点,正如秦山所言,这处据点,就位于平乐苑附近。

确切的说,平乐苑附近的这个据点,并不是为收集情报用的,而是专为行刺准备的。

平乐苑属皇家园林,天子是有可能到这里避暑和游玩的,所以细作们才在这里专门设立一个据点,守株待兔,伺机而动。

另外,通过伯玉坊的掌柜,张贲还了解到,秦山不是第一个捐献毒粮的细作,在秦山之前,已经有不少于十名细作捐献归毒粮。

细作们所用的毒物也不一样,有的是见血封喉,有的是鸩毒,有的是断肠毒。

这些毒粮混在正常的粮食里,若是运进军营,将士们一旦吃了,中的恐怕都不是一种毒,很有可能是多种剧毒,连解药都没有。

公孙述细作所用的招数,也着实是够歹毒的。

好在发现的够及时,没有让这些掺杂着毒粮的粮食运进前线军营里。

刘秀下令彻查,不仅要彻查城内的细作,更是要彻查募捐到的粮食。

安全起见,一经发现毒粮,整筐的粮食就都不能要了。

虽然很浪费,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接下来,司隶各地县府在接受捐赠的粮食时,都加足了小心,仔细检验粮食当中是否混入毒粮。

因为风声越来越紧,各地的细作们都不得不收敛行径,不敢再轻易去捐献毒粮。

毒粮之事,至此总算是被控制住了,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

不日,刘秀接到传书,高句丽王和王子、公主已进入冀州,正在向洛阳进发,不日就可经河内,渡河到洛阳。

刘秀对高句丽人没什么好印象,对于高句丽王携王子、公主的到访,他也没准备任何的欢迎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