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拷问细作

大司徒侯霸、司隶校尉鲍永、御史大夫李由,相继来到县府。

等人都到齐了,刘秀把找他们过来的原因讲述了一遍。

听闻有人竟然把下了毒的粮食捐献到县府,三人都是大吃一惊。

侯霸又惊又骇道:“陛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捐献毒粮?”

刘秀向侯霸摆摆手,说道:“我怀疑,这次的事,并非个案,其它郡县的募捐,很可能也混入了毒粮。”

说着话,刘秀看向鲍永,说道:“你是司隶校尉,司隶各郡县的募捐,你一定要看管好,绝不能让一筐一袋,哪怕是一粒毒粮混入军营!”

鲍永急忙躬身施礼,说道:“微臣明白,微臣会全力去做调查,请陛下放心!”

他们正说着话,虚庭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到了刘秀近前,躬身施礼,说道:“陛下!”

刘秀问道:“查得怎么样?”

“这……”虚庭说话时,看了看在场的众人。

即便侯霸、鲍永、李由都是刘秀的心腹大臣,但也不是所有话都便于当着他们的面讲。

刘秀扬扬头,说道:“但说无妨。”

虚庭正色说道:“属下和虚飞去跟踪那个叫秦山的人,他根本不是朋来客栈的小厮,而是住在西郭区的一座民宅里。

属下向附近的邻居打听过,此人的确是叫秦山,听所没有固定的营生,只偶尔会出城,过个十天半个月,带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回城贩卖,日子过得倒还不错。”

刘秀问道:“他平时都和什么人有来往?”

虚庭摇头,说道:“附近的百姓说,秦山是个闷葫芦,不太爱说话,也不太搭理人,没见过他和谁走得特别近。”

刘秀想了想,问道:“虚飞呢?”

“还在秦山家附近盯着。”

刘秀点点头,说道:“不用再查了,直接抓人!记住,一定要留活口,尽快撬开他的嘴巴!”

“明白!”

“龙渊!”

“属下在!”

“你和虚庭一块去!再带上些精壮的县兵!”

“是!陛下!”

“记住,一定要活口!”

“喏!”

龙渊和虚庭一同答应一声,向刘秀拱手施礼,而后双双转身向外走去。

现在细作大多都处于静默状态,好不容易揪到这个秦山,刘秀希望能以秦山为突破口,揪出更多隐藏在洛阳的细作。

洛幽眼珠转了转,对刘秀说道:“陛下,让婢子也去吧!”

不等刘秀拒绝,洛幽急声说道:“婢子怀疑,秦山家的附近,可能还隐藏着其它的细作,婢子前去,或许能认出来。”

刘秀想了想,说道:“好吧,小幽,多加小心!”

“多谢陛下!”

洛幽福身施礼,快步而去。

龙渊和虚庭正在县府的院子里点兵,两人挑选了二十多名县兵,正要出去,洛幽追上来,说道:“龙渊大哥、虚庭大哥!”

两人一怔,问道:“洛幽,你怎么跑来了?”

洛幽笑道:“是陛下让我来的,我怀疑,秦山家的附近,没准还有他的同伙。”

龙渊和虚庭想了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洛幽提议道:“龙渊大哥,我觉得我们应该走后门!”

听闻她的话,龙渊和虚庭相视而笑,龙渊摸了摸洛幽的头顶,说道:“小丫头越来越聪明了,都知道提防细作的眼线了。”

龙渊走过去后,虚庭也摸了摸洛幽的小脑袋瓜,笑道:“在我们身边没白学。”

洛幽翻了翻白眼,冲着两人的后背做个鬼脸。

龙渊、虚庭、洛幽带着二十多名便装县兵,直奔西郭区而去。

到了西郭区,由虚庭带路,众人来到秦山的住处。

他们刚到,躲在附近暗处的虚飞快步迎了过来。

龙渊问道:“人在家吗?”

“在!进了家门,就没再出去!”

龙渊嗯了一声,对县兵们一挥手,说道:“上!”

听闻龙渊的命令,众县兵纷纷握住肋下的环首刀,直奔秦山家的正门。

到了院门前,一名身材魁梧的县兵提腿就是一脚,耳轮中就听咣当一声巨响,门栓折断,房门应声而开。

在房门被踹开的瞬间,众县兵一股脑地冲了进去。

人们三步并成两步,穿过小院子,来到正房门前,一名县兵箭步冲上去,咣当,县兵撞开房门的同时,人也进入房门。

名叫秦山的披发青年就在正房内,看到有人突然闯进来,他愣了片刻,紧接着站起身形,二话不说,提步就往后窗跑。

进来的县兵断喝一声:“站住!”

说着话,他从肋下抽出环首刀,直奔秦山追了过去。

秦山来到后窗近前,片刻都未停顿,直接撞碎窗户,跌到窗外。

后窗的外面,还有一座小后院,秦山踉踉跄跄地跑过后院,来到后门前,扯掉门栓,拉开房门就往外跑。

他的脚步刚刚迈过门槛,外面踹来的一脚便正中他的胸口。

秦山怪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他躺在地上,感觉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他费力地抬起头,看向后门,只见一名面沉似水地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显然,刚才那一脚正是他踢的。

“我叫龙渊,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何许人,你也应该很清楚我为何找上你,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要么死,要么供出你的同党。”

说话之间,龙渊走到秦山近前,低头冷冷地凝视着他。

这时候,县兵们也都冲进后院,将秦山围在当中。

秦山惊慌失措地环顾四周,颤声说道:“我……我哪里得罪过你们,你们……你们为何找我寻仇?”

龙渊耸耸肩,对县兵们说道:“看来,他还心存侥幸,谁能让他清醒一点!”

有两名县兵收刀入鞘,来到秦山的近前,对其拳打脚踢。

秦山抱着脑袋,被打得满地翻滚,但是没用,不一会的工夫,他的脑袋就被踢成了血葫芦,连眼中的目光都变得涣散。

龙渊向两名县兵摆摆手,他走秦山近前,蹲下来,拍打他的脸颊,问道:“秦山,现在你有没有清醒一点?”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私闯民宅,出手伤人,这……这是犯法的,这里是洛阳,不是你们这些强人能为非作歹的地方……”虚庭从怀中掏出一卷皮囊,将皮囊展开,他从里面抽出一根钢针,然后在秦山的身上摸了摸,辨认好穴位,说道:“堵住他的嘴边!”

一名县兵掏出汗巾,胡乱地团了团,然后硬塞入秦山的嘴巴里。

虚庭将钢针插在秦山右膝偏下的位置。

那一瞬间,秦山的身子剧烈地抖动起来,嗓子眼里发出呜呜的嘶吼,汗珠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额头、脸上浮现出来,然后滴淌到地上。

一针扎下去,就已经要了秦山的半条命,虚庭从皮囊里又抽出一根钢针,由秦山的脚踝附近,刺了进去。

如果不是有好几名县兵在死死摁着秦山,估计他都得蹦起来。

只一会的工夫,秦山的身子已然软了下去,豆大的汗珠子不断滴淌,身上的衣服,如同刚刚水洗过似的。

听他嗓子眼里不在发出叫声,虚庭抬手,将塞进他嘴巴里的汗巾抽出来,拍打秦山的脸颊,说道:“嘿!嘿、嘿!现在有没有清醒一点?

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的?”

秦山人已经虚脱了,是被活生生疼虚脱的,他躺在地上,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真的不记得哪里得罪过……”他话没说完,虚庭伸手,捂住他的嘴巴,边转动刺入他脚踝附近的钢针,边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折磨人的手段有很多,这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你觉得,你真的能熬过去吗?”

随着他转动钢针,秦山疼的用后脑勺不断的捶地,双手在地上连抓,连指尖都抠出了血。

虚庭停手,将捂住秦山嘴巴的手慢慢放下,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熬不住的!别说是你,就算是比你骨头硬十倍、百倍的人,落在我们手里,他也熬不住!”

秦山不再说话,呆呆地看着虚庭,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我们直接一点,你也可以少受点罪,你下的是什么毒?”

“见……见血封喉……”秦山目光呆滞,有气无力地说道。

见血封喉就是箭毒木的树液,属麻痹性剧毒,中了这种毒,人的心脏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受到麻痹,停止跳动。

心脏都停跳了,人自然也不可能再活着了,属十分霸道的剧毒。

见血封喉这种毒,并不产自于中原,蜀地和蜀地以南地区,倒是盛产。

龙渊弯下腰身,直视着秦山,问道:“这种毒,你是从哪弄来的?”

“伯玉……伯玉坊……”伯玉坊?

龙渊和虚庭、虚飞同是一皱眉。

一名县兵走到龙渊近前,小声说道:“大人,伯玉坊是一家玉器店,在西郭这边,还挺有名气的。

真没想到,那……那么有名的伯玉坊竟然是藏于洛阳的细作。”

龙渊揪住秦山的衣领子,问道:“你是说,伯玉坊是你的同党?”

“是……是的,伯玉坊是我们……在在洛阳的据点……”“伯玉坊里有多少人?”

“上上下下,共有二十五人。”

“你们效命于谁?”

“效命于天……天子!”

“哪个天子?”

“成家天子!”

龙渊点点头,果然还是公孙述的细作。

他又问道:“伯玉坊里的二十五人,都是公孙述的细作?”

“是……是的!”

“你还知道什么?

现在都说出来,这也是你将功补过的最后机会!”

“让我死吧,只需让我死就好!”

“你想死?”

“我若活着,我在成都的家人,就都得死。”

“你还知道些什么?”

秦山摇头,过了一会,他说道:“平乐苑的附近,应该还有一处我们的据点,具体在哪,我不知道,伯玉坊的掌柜或许会知道。”

平乐苑是皇家别院,位于西郭,距离秦山家还有段不短的距离。

龙渊问道:“这一带,还有没有你的同党?”

秦山脸色一变,急急摇头,颤声说道:“没……没有,真的、真的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