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再现阴招

登记完成,披发青年转身离去。

虚英向虚庭、虚飞甩了下头,二人心领神会,跟随披发青年而去。

虚英则看着县府的杂役把那半袋的豆子提进县府里。

虚英沉吟片刻,迈步走了过去。

县府门口的两名军兵一横手中的长戟,拦住他的去路,沉声问道:“干什么的?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往里走?”

没有多余的废话,虚英直接掏出羽林军的腰牌,向两名县兵晃了晃,说道:“羽林卫。”

两名县兵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看虚英的腰牌,确认是羽林卫腰牌没错,两人连躬身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不知将军的身份,小人多有冒犯,请将军恕罪!”

虚英拿回腰牌,揣入怀中,走进县府。

县府的前院里,堆放了好多的竹筐,绝对大多竹筐都已装满,罗起好高,有杂役进进出出,将百姓们捐赠的粮食搬进来,另有不少的杂役在快速地拆开袋子,分门别类的往竹筐里面倒。

快速地扫视了一圈,虚英看到一名衙役正在拆披发青年捐献的粮食袋。

他快步走上前去,拍了拍衙役的肩膀,说道:“把这个袋子,让我看看!”

衙役上下打量虚英一番,歪着脑袋问道:“你谁啊?

我没见过你,你是县府的人吗?”

虚英懒得和他啰嗦,直接把袋子抢了过来,拆解系住袋口的绳子。

那名杂役见状,勃然大怒,叫道:“他娘的,你敢进县府里抢粮?

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说着话,杂役伸手就去抓虚英的衣服。

虚英一抬手,把杂役的手腕扣住,向外一掰,杂役疼得差点晕死过去,整个身子都弯向一旁。

虚英将手臂又向外一推,杂役站立不住,噔噔噔的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衙役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他揉着疼痛欲裂的手腕,怒视着虚英,叫道:“你给老子等着!”

说着话,他从地上一跃而起,调头就跑。

虚英看都没看他,撤掉袋口的绳子,将袋口打开。

里面装的都是豆子,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他把手伸入袋子里,抓出一把豆子,低头细看。

只看外表的话,这些豆子和普通豆子似乎没什么分别,但放到鼻子底下细闻,虚英皱了皱眉,豆子发出一股子怪味,谈不上是臭味,但绝对不是好味。

他正仔细查看豆子的时候,刚才挨打的杂役从大堂内跑出来,手指还一个劲的点向虚英这边,急声说道:“县令大人、县尉大人,就是他!就是他闯入县府,要抢粮食!”

跟着杂役出来的,正是董宣和张贲。

两人看清楚虚英,不由得同是一怔,一脸诧异地脱口说道:“虚英将军,您……您怎么来县府了?”

虚英抬头看了董宣和张贲一眼,招了招手,说道:“你二人过来看看,这豆子是不是有问题?”

董宣和张贲对视一眼,豆子有问题?

他俩脸色同是一变,赶紧快步上前。

张贲从袋子里抓出一把豆子,放到阳光底下细看。

他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喃喃说道:“好像是有点问题,豆子的光泽不对,气味也不对!”

虚英眼珠转了转,问道:“有鸡吗?”

董宣瞪大眼睛,‘啊?

’了一声。

张贲反应倒是挺快,抬手指着刚才报信的杂役,说道:“你!去!赶快去找只鸡来!”

杂役瞠目结舌地没反应过来,他指着虚英说道:“他……他他……”“你还他什么,这位是虚英将军,你给我快去找只鸡来!”

杂役吓得暗暗咧嘴,再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调头就跑。

时间不长,杂役抓着一只大公鸡跑回来,张贲上前,抓了一把豆子,放到大公鸡的嘴巴前。

大公鸡哚哚哚的连吃了好几颗豆子。

不过只一会的工夫,原本还活蹦乱跳的大公鸡,一下子就不行了,倒在地上,双腿连蹬,只咕咕了两声,而后便一动不动。

见状,董宣脸色大变,惊骇道:“豆子有毒!”

虚英眯缝着眼睛,幽幽说道:“而且还是剧毒!”

若是让这种带着剧毒的豆子混入军粮里,送到前方的军营,那还了得?

不知得害死多少军中的将士们!董宣和张贲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在捐献的粮食里下毒。

一时间,董宣和张贲汗如雨下,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两人齐齐看向虚英,急声说道:“虚英将军,这……这这……”“先不要声张,得赶紧通知陛下!”

“虚英将军要回宫吗?”

“回什么宫,陛下就在外面!”

虚英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向外走去。

看着虚英走出县府大门,张贲转头,看着装着豆子的袋子,额头上已然冒出一层冷汗。

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我……下官感觉要出大事了!”

现在查出这么一袋毒豆子,那么以前收集到的粮食呢?

里面是不是也掺杂着带着剧毒的粮食?

要命的是,最开始县府凑集到的一批粮食已经运往长安了。

长安只是个中转站,接下来,就要运到汉阳前线了。

董宣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面色凝重地说道:“不是要出大事,而是已经出了大事!”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董宣又哪能想不到。

如果粮食没有运送到前方,没有人中毒,那么一切都还好说,一旦出了问题,洛阳县府上下,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掉脑袋。

张贲颤声问道:“大人,现在……现在我们怎么办?”

董宣急声说道:“立刻飞鸽传书京兆尹,无论如何也要截下粮食,还要,同时派人到长安送信,这样可以把握……陛下!”

他话没说完,身子突的一震,急忙向县府大门走去。

张贲转头一瞧,从府门外走进来的不是陛下还是谁?

他也急忙上前,和董宣一起躬身施礼,说道:“微臣拜见陛下!”

“我听说,有人捐献了带毒的豆子!”

刘秀扫了董宣和张贲一眼,面无表情地问道。

“是……是的,陛下,豆子在这儿!”

董宣擦汗,躬着身子,走到那袋豆子前。

刘秀上前,从中抓出一把豆子,低头看了看,如果单看外表的话,豆子真的没什么问题,就是光泽度不够,给人的感觉乌突突,但也可以说成是陈年的豆子。

他边仔细看着,边问道:“这次,是县府第一次发现带毒的粮食吗?”

“是……是的,陛下!”

“在以前捐献的那些粮食中,从来没有发现类似的毒粮?”

刘秀问道。

董宣和张贲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董宣率先屈膝跪地,说道:“陛下,以前……以前微臣没想到会有人给捐献的粮食下毒,也从未在这方面做过预防,所以……所以……”“所以,以前的粮食有没有毒,县府也无法确定。”

“是……是的,陛下!”

“以前的粮食都放在哪里?

一袋袋的查,务必要调查仔细!”

“陛下,第一批征集到了粮食,已经……已经运往长安!”

董宣向前叩首,说道:“微臣办事不力,请陛下惩处!”

刘秀眉头紧锁,第一批粮食竟然这么快就运走了。

他低头看着董宣,问道:“为何这么快就把粮食运走了?”

“是……是京兆尹传书洛阳,说前方将士的军粮已经不足,希望……希望洛阳先把征集到了粮食运送过去!”

“什么时候出的洛阳?”

“三……三天前!”

“传书长安!立刻用飞鸽传书!”

刘秀斩钉截铁地说道。

张贲连忙说道:“大人……大人已经令人去传书了!”

说着话,他看眼董宣,再抬头瞧瞧刘秀,向前叩首,颤声说道:“是微臣失职!微臣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

刘秀沉声说道:“现在不是罚不罚的问题,而是绝不能让带毒的粮食进入军营!”

说着话,刘秀捏起一颗豆子,直接放入自己的口中,他刚咀嚼了两口,就感觉头脑一震昏沉,他侧头将嚼烂的豆渣吐掉,而后感觉一阵阵的反胃。

刘秀对自己的体质很了解,在中毒之后,他的反胃感越强,说明毒性越大。

现在,他只吃了一颗毒豆子,而且才咀嚼了两口,连咽都没咽,就有了强烈的中毒反应,说明这些豆子,的确是在剧毒中浸泡过。

哪怕煮一大锅的豆子,只混入几颗这样的毒豆子,足可以要所有人的性命。

这些细作的阴招也是够歹毒的,简直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

刘秀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凝声说道:“查!所有征集到了粮食,给我仔仔细细的查,我不准有一粒的粮食混入军中!”

“将士们在前方,浴血奋战,与敌搏命,流血流汗,九死一生,如果连后勤都不能保证安全,还要给将士们造成不必要的伤亡,那就太混账了!”

董宣和张贲跪在地上,被训斥的汗如雨下。

刘秀一甩袍袖,从他二人身边走了过去,进入县府的大堂。

花非烟跟进来,在他身边小声劝慰道:“陛下也不必太过焦急,第一批粮食离京仅仅三日,按时间推算,应该还没到长安,即便过了长安,京兆尹在得知消息后,也会及时派人把运粮队截下来!”

“希望如此吧!”

刘秀叹了口气,他目光一转,对一旁的洛幽点了点头,说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小幽,如果不是小幽及时认出了细作,我们谁能想到,细作竟然会在捐献的粮食里下毒。”

洛幽被刘秀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小脸通红,低声说道:“陛下过奖了,婢子愧不敢当。”

花非烟说道:“陛下,非烟担心,这未必是个例,在司隶其它郡县的募捐,其中恐怕也会混入这类的毒粮!”

“没错!”

刘秀点了点头,觉得花非烟的猜测很有可能。

他正色说道:“龙渊,立刻去把大司徒、司隶校尉、御史大夫找来县府,就说朕要在县府见他们。”

“是!陛下!”

龙渊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