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挑拨是非

刘秀看看宋嵩,又瞧瞧祭蔓婉,笑问道:“我要是给你二人赐婚,你二人可愿意接受?”

宋嵩脸上的惶恐立刻变成了惊喜,跪在地上的身形当即向前叩首,激动地颤声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一旁的祭蔓婉也跪了下来,小声说道:“臣女谢陛下!”

刘秀哈哈大笑,促成了一桩婚事,完成祭遵的遗愿,他心里也十分高兴。

翌日,宋嵩便担负起护送之责,送祭夫人和祭蔓婉回往河南。

临出宫之前,刘秀和阴丽华又赏赐了祭夫人和祭蔓婉许多的金银绸缎。

祭遵为官清廉,祭家的家底并不厚,祭蔓婉被册封为翁主,嫁妆不能太薄,刘秀和阴丽华给的赏赐,实际上就是给祭蔓婉的嫁妆。

下午,伏湛来到皇宫,求见刘秀。

刘秀接见了伏湛,后者向刘秀递交了辞呈,主动提出,自己年事已高,无法继承胜任大司徒之职,请刘秀恩准他告老还乡。

刘秀只是想象性地做出挽留,但伏湛去意已决,刘秀便顺水推舟地接受了伏湛的辞呈。

虽说伏湛辞了官,但刘秀对于伏湛还是极为的敬重,在伏湛离开洛阳的那天,刘秀亲自出宫去送行。

伏湛的辞官可不是小事,他毕竟是大司徒,现在大司徒的职位被空出来,朝中的大臣们都对这个职位虎视眈眈。

大臣们还没来得及去争取大司徒的职位,圣旨便先传达了下来,尚书令侯霸,被升任为大司徒,并授爵关内侯。

侯霸也成为既邓禹、伏湛之后的第三任大司徒。

尚书令的职位,则由韩歆接任。

韩歆是西征军中的老将,最早是跟随邓禹西征,后来又跟随冯异西征。

在西征军内,功勋卓著,战绩辉煌。

这次韩歆被任命为尚书令,也算是媳妇熬成了婆,从军中的将领,一跃成为核心机构的核心大臣。

在朝廷官员发生一系列变动的同时,宋弘的书信也被送到汉阳冀城的汉军大营里。

吴汉看到宋弘的回书,勃然大怒。

奈何宋弘身在洛阳,离他远着呢,即便吴汉气得直跳脚,也拿宋弘没办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汉军的粮食已开始全面告急,无奈之下,吴汉只能被迫选择退兵。

随着吴汉率军撤离汉阳,这第二次的汉阳之战,也就此宣告结束。

第一次汉阳之战,汉军是打输了,第二次的汉阳之战,汉军也未能打赢。

但必须要说的是,在第二次汉阳之战中,汉军重创了隗嚣势力,将隗嚣势力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吴汉率军退回三辅,岑彭回往他的南征军,吴汉留下耿弇、盖延诸将在长安,他自己回往洛阳,向刘秀复命。

进入皇宫,见到刘秀,吴汉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罪臣无能,未能攻破冀城,还请陛下降罪责罚!”

刘秀起身,走到吴汉近前,把他搀扶起来,颇感无奈地说道:“子颜,我临走之前就已经对你说过了,我军在冀城打不下去,可你不信,也不听我的话。”

吴汉颇感委屈地说道:“就差一步啊,陛下,只要我军再攻破冀城,就能生擒隗嚣小儿,彻底收复凉州!”

结果现在,半途而废,先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对于这第二次的汉阳之战,刘秀也很是无奈,己方将士在战场上并没有输,反而是高歌猛进,连战连捷,但军中没有粮食了,这真的是让人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吴汉狠狠跺了跺脚,说道:“陛下,是宋弘害我!”

“哎,子颜慎言!”

刘秀露出不悦之色。

“倘若宋弘肯向汉阳送十万石粮食,哪怕是五万石粮食,微臣也有信心能打下冀城,生擒他隗嚣!”

吴汉不甘心地狠声说道。

刘秀看眼愤愤不平的吴汉,拍拍他肩膀,劝慰道:“子颜,司空他也有难处啊!”

难他娘的处!吴汉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他就不相信,宋弘连五万石粮食都拿不出来,还要他在汉阳就地解决粮草问题,这他娘的说的是人话吗?

一想起宋弘的回信,吴汉就气不打一处来,白脸都气成了红脸。

看着吴汉气得呼哧呼哧地喘粗气,刘秀乐了,又拍拍他的胳膊,说道:“子颜也好久没回府了吧,既然现在回了洛阳,就好好到府上休息。”

吴汉向刘秀摊手说道:“陛下,我们是能打下冀城的!”

“好了,子颜,回去休息吧!”

刘秀一边笑着一边无奈地摇头。

“是他宋弘不肯拿出粮食,给我军将士拖了后腿……”刘秀不悦地啧了一声,吴汉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言,向刘秀拱了拱手,告辞离去。

吴汉出了皇宫,在回大司马府的半路上,正好遇到了邓禹。

老熟人见面,自然是分外高兴。

吴汉拉着邓禹的胳膊,说道:“走!仲华,陪我去吃酒!”

邓禹笑呵呵地说道:“这次西征,吴公在战场上又再立新功,可喜可贺啊!”

吴汉听得老脸一红,也没好意思多说什么。

到了酒舍,吴汉和邓禹定了一间包厢,二人落座之后,边喝酒边聊天。

见吴汉一杯接着一杯的饮酒,邓禹颇感不解地问道:“子颜可是有烦心之事?”

吴汉一笑,苦笑,说道:“仲华,你知道吗,这次我军将士其实是看眼着要生擒隗嚣了,但就差一步,就差一城啊!”

邓禹问道:“子颜是气恼未能打下冀城?”

吴汉一拍桌案,说道:“冀城是易守难攻,但也不至于到我军打不下来的程度!关键是没粮啊,眼瞅着全军将士就要断粮了,我不撤兵,又能如之奈何?”

邓禹问道:“子颜没有向司空请粮吗?”

“怎么没有?

我有给宋弘书信,有向宋弘要粮,可宋弘说,他一粒粮食都拿不出来。”

吴汉拿起酒杯,又灌了一杯酒水。

邓禹眨了眨眼睛,喃喃说道:“司空……是这么说的……”说着话,他嘴角勾了勾,淡然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拿起酒杯,向吴汉那边敬了敬,一饮而尽。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高策莫测的样子,吴汉的好奇心被勾起,他不解地问道:“仲华想说什么?

难道,司空手中还有粮?”

“哎!”

邓禹连忙摆手,说道:“子颜,我可没有说过这话。”

吴汉急切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仲华,你倒是说啊!”

邓禹沉默了一会,说道:“要说粮食嘛,司空的手里,肯定是有一些的!”

“什么?”

吴汉一听这话,立刻就炸了,自己求着宋弘,让他送粮到汉阳,可宋弘的回复是没有啊。

他腾的一下站起身,直勾勾地看着邓禹。

后者向他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邓禹慢悠悠地说道:“通常来说,国库中都囤积有常备粮,这些常备粮是应急用的,至于什么时候用,该用到什么地方,这就要看司空的抉择了。”

稍顿,他看向吴汉,见后者正眼巴巴地瞅着自己,邓禹含笑说道:“既然是应急用粮,那么,不到十万火急的情况,这些粮食也的确是不能拿出来食用的。”

吴汉闻言,肺子都快气炸了,反问道:“仲华,何谓十万火急?

我军将士,就差一步攻破冀城,就差一步擒下隗嚣,这还不算十万火急吗?

陛下用时两年亲征的隗嚣,就差一步将其擒下,这还不算十万火急吗?”

说着话,吴汉一手握住佩剑,将杯中的酒水喝干,然后提步就往外走。

邓禹见状,急忙起身追上前去,将吴汉的衣服死死抓住,问道:“子颜这是要去哪?”

“我自然要去司空府,找宋弘那小人算账!仲华,你别拦着我,今日无论是谁,都别想拦住我!”

吴汉气得脸色铁青,身子突突直哆嗦。

他原本以为宋弘是真的拿出不来粮食了,没想到,宋弘的手里明明有粮食,却偏偏故意不给自己,导致己方在汉阳不得不被迫撤军,使得己方在汉阳一片大好的局势,全都付之东流。

这该死的宋弘!邓禹依旧死死抓住吴汉的衣服,没有松手,说道:“国家的应急用粮,即便是陛下,都不好轻易动用。”

除非是陛下下达死命令,就是要用这批粮食,但如此一来,也如同陛下和大司空公然撕破脸。

邓禹意味深长地说道:“应急用粮的决定权,的确是在司空手里,如何使用,怎么使用,这都是司空说了算,子颜若拿此事去问责司空,站不住脚,反而是去自取其辱。”

这口气,憋在吴汉的胸膛里,上不去,下不来,让他的肺子都快憋炸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欺人太甚!宋弘小儿,他欺人太甚!”

邓禹拉着吴汉,把他按坐回席子上,说道:“子颜,算了吧,这次的亏,你只能认了。

别说是你,即便是陛下,也得忍下来!”

吴汉气恼地问道:“难道就没人能治得了宋弘了?”

邓禹颇感无奈地提醒道:“他是大司空!”

虽说大司空位列三公之末,但再末它也是三公之一,能治得了宋弘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天子一人。

但问题是,陛下现在还很信任宋弘,吴汉若直接去找宋弘闹事,最后宋弘不会怎样,陛下只能惩处吴汉。

在邓禹的劝说下,吴汉渐渐冷静下来,但心中的这口恶气却堵得他十分难受。

他问道:“仲华,难道我们拿宋弘这小人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邓禹微微一笑,说道:“要想搬到宋弘,办法自然是有的。”

说到这里,他拿起酒杯,慢悠悠地喝了口酒水。

吴汉闻言,眼睛顿是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仲华,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搬到宋弘?”

邓禹揉着下巴,喃喃说道:“据我所知,大司空和上党太守的关系并不好。”

吴汉莫名其妙地看着邓禹,一脸的茫然。

宋弘和上党太守的关系不好,和他们搬到宋弘又有什么关系?

这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嘛!邓禹意味深长地说道:“宋弘这个人,心胸并不算宽广,上党太守以前得罪过他,他心里一定会记得此事。”

稍顿,他含笑说道:“子颜,你说,倘若上党太守有罪证恰巧落在宋弘的手里,宋弘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