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崩溃边缘

戎丘的局势已岌岌可危,在面对汉军大举进攻的情况下,戎丘城防全面告急。

王捷迫不得已,只能以飞鸽传书的方式,再次向西城的隗嚣求援。

隗嚣有接到王捷的书信,他急急召来群臣,商议对策。

郑兴说道:“西城和戎丘,互成犄角,唇亡齿寒。

大王若想西城不失,就得先确保戎丘不失,现戎丘危急,大王需派军援助才是。”

赵秉不以为然地说道:“王将军向来善守,且戎丘建于山上,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虽说现在戎丘局势被动,但还绝没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大王,微臣以为,我军暂时可不增援戎丘!”

申屠刚说道:“王将军向来稳重,如果不是戎丘真到了生死边缘,王将军绝不会一再发来书信告急!”

苏衡说道:“戎丘局势不妙,但西城又何尝不是如此!攻打戎丘的敌军,只有三万,而攻打西城的敌军,足有十万,现西城尚且难以自保,又哪里还有余力去增援戎丘?

难道,为了确保戎丘不失,就要先丢掉西城不成?”

郑兴说道:“西城虽也处于被动,但还不到坚守不住的程度……”赵秉说道:“郑祭酒又怎知戎丘已坚守不住?”

隗嚣麾下的文臣,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分兵支援戎丘,一派主张暂时不宜分兵,王捷还能坚守得住。

双方唇枪舌剑,争论不休,隗嚣被他们吵得一个头两个大。

在隗嚣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中,两派的大臣终于停止辩论,齐刷刷地看向隗嚣。

隗嚣接过侍从递过来的温水,喝了两口,总算是把咳嗽压了下去。

他清了清喉咙,向众人摆摆手,说道:“不要再吵了,分兵援助戎丘之事,以后再议。

给王捷回信,就说,西城面对十万敌军,自顾不暇,暂时,无法分兵增援戎丘,让王捷于戎丘再坚守一个月,一个月后,我方援军可到!”

郑兴眼巴巴地看着隗嚣,痛心疾首地说道:“大王,王将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坚守一个月了啊!”

申屠刚接话道:“是啊,大王,王将军在书信中说得清楚,现戎丘缺兵短粮,别说一个月,恐怕连十天……三天都难以坚守啊!”

赵秉说道:“微臣以为,大王言之有理!以王将军之才,戎丘之天险,坚守一个月,应是绰绰有余!”

申屠刚怒斥道:“赵秉,你一再向大王进献谗言,你究竟是何用意?”

赵秉也怒了,反问道:“申屠,你一再让大王分兵增援戎丘,可是在暗助汉军,攻破西城?”

“你……你你你……”申屠刚指着赵秉,气得好半晌说不出来话。

赵秉转头向隗嚣拱手施礼,正色说道:“大王,申屠主张分兵,就是在暗助敌军,暗通汉贼,居心叵测,大王应立即将申屠拿下查办!”

隗嚣揉了揉额头,挥手说道:“孤累了,你等,都退下吧!”

“大王……”“退下!”

隗嚣在侍从的搀扶下,躺回到床上,疲惫地闭上眼睛。

申屠刚一挥袍袖,转身负气而去。

赵秉手指着申屠刚离去的背影,怒声叫嚷道:“申屠这是什么态度?

他这是在给谁甩脸子?”

不管赵秉怎么叫嚣,申屠刚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郑兴紧随其后,也走出了隗嚣的卧房。

到了外面,郑兴追上申屠刚,苦笑道:“看来,现在是真的大势已去了!”

申屠刚怒声说道:“敌强我弱,尚可一战,可大王一再听信谗言,此战还怎么打?

我们会输,不是输在汉军有多强,只是输在我们太羸弱。”

稍顿,他仰天长叹一声,幽幽说道:“伯山……他是回不来了!”

但凡杜林的脑子还清醒,他就不可能再回汉阳,再重新回到隗嚣这艘快要沉掉的破船上。

郑兴闻言,忍不住笑了,摇头说道:“可惜,你我都没有机会离开西城啊!”

如果可以走,他连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待,会立刻、马上、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西城。

申屠刚看了郑兴一眼,撇了撇嘴,郑兴是把他心里想说的话给说了。

很快,隗嚣令人发出的书信,便送到了王捷的手中。

王捷看罢隗嚣的书信,久久都是沉默不语。

大王不打算增援戎丘一兵一卒,也不打算增援戎丘一石一斗的粮草,却要让他再此坚守一个月,他王捷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做不到这一点啊!周围的众将眼巴巴地看着王捷,见他不说话,人们急得满头是汗,纷纷唤道:“大将军——”王捷把手中的布条递给众将,长叹一声,说道:“真是……天要亡我王捷啊!”

人们急忙查看布条上的内容,看罢之后,一个个无不呆若木鸡。

大王要他们再坚守一个月,这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一名将官喃喃说道:“大王已经不管我等之死活,我等,真的要留在戎丘等死吗?”

另一名将官急声道:“与其被当成弃子,被迫等死,不如……不如就向汉军降了把!”

众人闻言,心跳一阵加速,齐刷刷地看向王捷。

王捷脸色沉了下来,回手抽出佩剑,大声喝道:“谁若再敢轻言投降,动摇军心,杀无赦!”

见王捷气得脸色涨红,两眼冒出凶光,人们吓得一缩脖,再不敢多言。

恰在这时,一名兵卒急匆匆跑了进来,大声说道:“禀报大将军,敌军再次发起攻城!”

王捷和麾下众将的脸色同一变,他向众人甩头说道:“走!随我上城头御敌!”

众将跟随王捷,快速登上南城的城头。

这里正是汉军主攻的方向。

向城外望去,只见山底下、山坡上,全都是密密匝匝地汉军,放眼望去,人头涌涌,真仿佛成群的蚂蚁一般。

眼瞅着汉军的大队人马已经快要爬上山坡,来到城墙底下,王捷向左右大声喝道:“全军准备作战,抵御敌军!”

王捷的命令传达下去,从城头上只是飞射出稀稀拉拉的箭矢。

戎丘守军虽伤亡惨重,但将士们并没有消极怠战,只不过现在城内的滚木、礌石、火油皆已消耗殆尽,剩下的守城武器,就只是些箭矢。

而且这些箭矢还是城外的汉军射进城内,被陇军临时收集来的。

这零零散散的箭射,又哪里能阻挡得了汉军的全力猛攻?

很快,汉军将士便推进到城墙近前,紧接着,一架架的云梯搭在城墙上,汉军兵卒开始顺着云梯,向城头上冲锋。

王捷亲自督战,指挥城头上的陇军,阻击汉军上城。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王捷的本事再大,在守城武器全部用光的情况下,他所能做的也很有限。

很快,第一波汉军便顺着云梯攻上城头,周围的陇军蜂拥而上,与汉军打到了一起。

刚开始,上来的汉军人数较少,被周围围攻上来的陇军一一杀倒在地。

但随着爬上城头的汉军数量越来越多,陇军开始变得手忙脚乱,难以招架。

就在汉军源源不断的攀爬上来,陇军的局势渐渐变得被动之时,王捷率领一批精锐的敢死队,冲杀上来,与汉军战到一起。

王捷手持一杆长刀,向前横扫出去,对面的汉军一下子便倒下两三人。

他持刀时而劈砍,时而横斩,前方的汉军不断惨死在他的刀口下。

王捷勇猛,他麾下的敢死队也都个个不要命,豁出性命的和汉军厮杀。

在汉军伤亡了数百人的情况下,攻势终于被打退回去,人们顺着云梯,纷纷滑下城墙,又从山上,退回到山下。

等这拨汉军全部撤出战场,城头上的陇军将士一个个都已累得虚脱,或坐在地上,或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王捷身上也有挂彩,不过伤势并不严重,经过一番包扎后,他便起身,帮着医官,去包扎麾下将士们的伤口。

城内的药品也已用光,对于伤口的包扎,就是拿布条包裹住。

至于会不会发炎,会不会感染,那就全凭各自的运气了。

陇军的休息还不到十分钟,第二拨汉军又攻了上来。

王捷手扶着箭垛,望向城外爬山坡的汉军,暗叹口气,振作精神,大声喊喝道:“贼军又攻上来了!弟兄们,随我准备战斗!”

今日,双方的第二轮交锋又拉开了帷幕。

在这次进攻中,汉军再次攻上城头,只不过在王捷的亲自参战下,汉军的攻势也再次被打退回去。

同样的,陇军休息不到十分钟,汉军的第三轮攻势又来了。

双方的交战,从上午打到晚上,又由晚上打到翌日天亮,这一整天的时间,汉军的攻势是一拨接着一拨,从未停歇过。

可以说汉军的每一拨进攻,都没有和陇军死战到底的决心,见到陇军抵抗甚强,便主动撤退了。

但汉军的攻势却是绵性的,持续不断的,一轮之后,还有下一轮,大下一轮……连绵不绝,永无止境。

已足足鏖战了十二个时辰,陇军将士是真的支撑不住了,就连王捷,都是又累又饿,两眼昏花,当他站起身形时,身体都在摇晃个不停。

身为主将的王捷都尚且如此,下面将士的状况可想而知。

汉军的进攻又来了,这次进攻的兵力,明显要多出许多,漫山遍野,都是往山上推进的汉军,向山下看,甚至都能看到刘秀所乘的御辇。

刘秀的亲自督战,让汉军将士都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士气高涨,就连今早的早饭,也比平时丰盛许多,吃的是肉菜,喝的是肉汤。

一方是酒足饭饱,一方是人困马乏;一方是锐气正盛,一方是强弩之末。

战事打到这一步,戎丘陇军是真的顶不住了。

在汉军的第一轮进攻当中,戎丘城防,便被汉军撕开好几个口子。

大批汉军顺着几处突破口,涌上城头,与陇军展开近身肉搏战。

王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再次参战,但是今日的战斗,王捷也生出回天乏术之感。

主要是汉军的突破口太多,他想堵都堵不完,另外,双方的战力相差太大。

汉军兵卒一刀劈砍过来,陇军兵卒即便是用盾牌去格挡,都被人家震个跟头。

双方将士的体力已相差到这般地步,战斗哪里还能打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