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半神境界

刘秀能把自己的剑挡开,这是金丹没有想到的。

上次交手的时候,刘秀可是没有这样的本事。

也就在他稍微愣神之际,刘秀回手一剑,斩向金丹,金丹心头一震,急忙收剑格挡。

当啷!二人之间乍现一团火星,金丹身子后仰,向后倒退了一步。

刘秀不给他喘息之机,蹬步上前,赤霄剑向前连刺。

金丹挥剑格挡,刘秀攻出十二剑,金丹也被他硬生生地逼退了五、六步。

旁人或许没有感觉,但金丹能清晰的感受到,与上次交手相比,刘秀的武艺又精湛了一大截。

刘秀的武艺当然会精湛,自从与金丹打过一场,险些命丧在金丹的剑下后,刘秀一直在苦练。

晚上他夜跑练体力,早上打坐习武练剑术,苦练之下,他的武艺又怎会不精进呢!等到刘秀前力已尽,后劲不足的空档,金丹大喝一声,向刘秀展开反击,和刚才的情况一样,金丹一出手,便乍现出十道剑影,一并向刘秀席卷而去。

刘秀不慌不忙,沉着应对,手中剑向旁一偏,轻而易举的便把剑影中的真剑挡下来。

金丹不甘心的又连出了数剑,每一次都有幻化出十道剑影,但无一例外,皆被刘秀一一挡下。

这下金丹可以笃定,刘秀绝非是运气好,而是他确实破解了自己的幻术。

这种情况之下,金丹再想短时间内战胜刘秀,已然没有可能,他先是抢攻了三剑,把刘秀暂时逼退,而后抽身便跑。

他也就跑出七、八米远,迎面冲来两人,正是龙准和龙孛。

金丹没有多余的废话,上来就施展出幻术,十道剑影向他二人袭去。

龙准出剑,当啷,金丹攻过来的剑被弹开,与此同时,龙孛穿过虚化的剑影,来到金丹近前,手中剑直直刺向他的胸口。

刘秀能破解自己的幻术,金丹已经很意外了,没想到刘秀身边的侍卫也能破解自己的幻术。

金丹忍不住惊呼一声,抽身后退。

不过他还是稍微慢了一点,胸前的皮甲被剑锋刺出个小窟窿,险些伤到他的皮肉。

他没有片刻的迟疑,舍弃龙准和龙孛,又向一旁奔跑。

不过这次有三人拦住他的去路,虚英、虚庭和虚飞。

三人一字排来,三把剑,一并向金丹攻去。

金丹使出全力,向旁闪身,让过对方三剑的同时,反攻了一剑。

他依旧使用了幻术,十数支剑影凭空出现,向虚英三人席卷而去。

虚英向外挥剑,当啷,金丹的真剑被挡开,虚庭、虚飞二人分从左右,攻向金丹。

金丹脸色顿变,急忙抽身而退。

沙、沙!他两肋侧的衣服各被挑开一条口子,很快,鲜血便从衣服的破口处蔓延开来。

刘秀看着被虚英等人挡住的金丹,慢悠悠地说道:“金丹,我说过了,今日我不仅知道你会来,还知道你会死!”

金丹闻言,猛的转过身形,眼睛眨也不眨地怒视着刘秀,问道:“你是如何破解幻术的?”

刘秀一笑,将压在舌下的薄荷叶吐出来,由于薄荷叶已被嚼成一团,金丹也看不清楚那绿糊糊的一团是什么鬼东西。

他不紧不慢地从怀中又掏出一片薄荷叶,放入口中。

“银丹草!”

金丹脸色又是一变。

破解幻术的办法就是这么简单,但若是不知道其中诀窍,自己做研究的话,恐怕穷极一生,也研究不出破解之道。

看到刘秀含住薄荷叶,金丹的心一沉再沉,一直跌落到谷底,他凝声问道:“刘秀,你身边有道家高人?”

他的幻术,来自于道家,能破解他幻术的人,也必定是道家的高手。

刘秀耸耸肩,说道:“她说,修道之人,滥用幻术,以幻术伤人、害人性命者,皆是心术不正之徒。”

金丹感觉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他怒视着刘秀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想跑了,换句话说,他想跑也跑不了,四周都是刘秀的人,已然将他围在其中。

现在金丹只剩下一个念头,自己可以死,但临死之前,势必要拉上刘秀做垫背。

他不再理会龙准、龙孛、虚英等人,持剑再次冲向刘秀,这回他没有使用幻术,佩剑直接刺向刘秀。

不得不说,金丹的武艺,虽未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也是炉火纯青,不分心用幻术,武技反而提升了一大截。

刘秀眯缝起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金丹刺过来的剑。

一瞬间,他的周围突然黑了下来,在他的眼中,已经看不到别人,只剩下金丹和金丹手中的剑。

原本奇快无比,令人完全看不清楚轨迹的剑,现在在他眼中渐渐变得缓慢下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刘秀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到金丹这一个点上。

倘若附近还有敌人,出手偷袭刘秀的话,他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的。

这无疑很危险,不过刘秀也是在确认了周围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才这么做的。

在刘秀的眼中,金丹的剑已经变慢,不过在旁人眼中,金丹的剑可是奇快无比,几乎是瞬间就刺到刘秀的近前。

“陛下——”众人只发出一声惊呼,完全来不及上前营救。

当金丹的剑锋距离他胸前只有三寸的时候,刘秀微微向旁侧身,紧接着向上挑起一剑。

当啷!金丹势如破竹的一剑,被刘秀不可思议的化解。

金丹吸气,没等他继续进攻,刘秀一剑反攻回来。

这是平凡无奇的一剑,直来直去,朴实无华地刺向金丹的面门。

不过在金丹眼中,刘秀这平凡无奇的剑,却暗藏了无数的后手和变招。

正所谓大道至简,殊途同归。

刘秀在和阮修、管婴、齐仲交手的时候,他们的剑术,都已达到了这种境界,当时刘秀完全不能理解,而现在,没有任何人教他,他自己却自然而然地用了出来。

可以说刘秀现在对剑道的修炼和理解,已然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金丹不知该如何化解刘秀这一剑,躲,似乎不能全身而退,挡,似乎也同样不能全身而退。

金丹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后连退。

他一退再退,刘秀则向前急行,刺出去的剑锋,始终距离金丹的面门在半尺左右。

很快,金丹就要退到包围圈的附近,在他背后的羽林卫,齐刷刷地端起长戟、长矛,倘若金丹还是要继续后退,他的后背就得撞在森森如林的长戟、长矛上。

迫不得已,金丹大喝一声,全力向上挥剑,想把刘秀的这一剑给挡开。

也就在他挥剑的瞬间,刘秀的剑招变了,佩剑在他的面前消失,刘秀的身形从他身侧一闪而过。

金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忽觉得左臂一凉,他转头一瞧,原来他左臂外侧的袖子破开一条口子,鲜血流淌出来,只一会的工夫,便把他的半条衣袖染红。

直到此时,金丹才感觉到疼痛,他闷哼了一声,左臂无力地下垂,他看向刘秀的同时,压住伤口,踉跄而退。

刘秀并没有趁胜追击,现在他也在感受刚才自己所用的剑术,那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对方的一举一动,全身上下任何一处细微的变化,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无论对方如何抵御,如何应对,他都能找出破绽,击伤对方。

这就像是……俯视众生,洞察一切!原来,阮修、管婴、齐仲等人所达到的,就是这样的境界。

难怪当初他们敢来行刺自己,哪怕只是一个人,面对己方成百上千的将士,都毫无惧色。

达到了这种境界,当真会让人感觉自己已化为半神之体,会不自觉地高高在上,藐视一切。

金丹受了伤,但不是致命伤,见到刘秀站在原地,怔怔发呆,他不清楚刘秀是什么状况,但这的确是出手的好机会。

他默不作声地抬起手中剑,箭步冲向刘秀,使出吃奶的力气,一口气向刘秀连刺了八剑。

这八剑,没有暗藏幻术,都是实打实的杀招,而且一剑快过一剑,好似疾风骤雨一般。

当金丹的剑攻到自己近前,刘秀将手中剑向外一扬,第一剑被挡开。

紧接着,他单手持剑,微微侧着身形,赤霄剑上下翻飞,金丹施全力猛攻过来的八剑,全被刘秀轻描淡写的接下来。

由始至终,他的双脚都像是钉在地上,没有动一下。

等金丹的八连击告一段落,刘秀回手一剑,向外一扫,斩向金丹的胸口。

金丹吓得脸色顿变,全力向后跳跃。

沙!赤霄剑的锋芒将金丹胸前的皮甲撕开,里面的赤色军装也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金丹足足跳跃出去两米远,落地后,身形后仰,噔噔噔的又连退三步,噗通一声坐到地上。

此时再看金丹,胸前已然全是血,胸前的伤口,皮肉外翻,触目惊心。

他脸色惨白,浑身上下都打着哆嗦,看向刘秀的眼神,除了歹毒、憎恨,还多了几分惊恐和畏惧之色。

刘秀提着剑,迈步向金丹走过来,说道:“与四阿相比,你的剑术要差上许多。”

刘秀很清楚自己的实力。

现在的他,只是刚刚跨入到阮修、管婴、齐仲所处的境界,算是刚刚入门,如果阮修等人还活着,与他一对一单挑的话,他依旧没有必胜之把握。

不过与阮修等人相比,金丹确实要差上许多。

如果没有破解他的幻术,以他的武艺,在幻术的辅佐下,的确是很厉害,但破解了幻术,让他失去幻术这个杀手锏,金丹的实力可就完全不够瞧的了。

金丹坐在地上,疼得浑身直颤,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他的额头滴淌下来。

他凝声问道:“刘秀,究竟是何人破解我的幻术?”

“你无需知道。”

刘秀不想在金丹面前提辛零露的名字,也不想给辛零露惹下任何的麻烦,虽说在他眼中,金丹已与死人无异。

金丹咬了咬牙关,怒视着刘秀,说道:“你先杀我弟,现在又要杀我,你是要灭我金家满门!刘秀,你不是一直自诩仁德之君吗,你这也算是仁德?”

刘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都到了这一步,金丹竟然还幻想着自己能放他一条生路,还在拿话激自己,不知该气他太蠢,还是该气他太可笑。

“金潼行刺于我,死有余辜,而你金丹,先挟持太原王,欲置我于死地,你更是死有余辜,你兄弟二人,罪无可恕,难道还不该死吗?”

“我没有杀刘章!”

嗯!这或许是金丹做过的,唯一一件能令人称赞的事了。

刘秀说道:“你不杀太原王,也只是为了你的名声而已,你还需要那些江湖中的蠢货来为你卖命嘛!”

被刘秀一语道破心思,金丹老脸泛起不自然地红晕,他说道:“今日,我败了,你我之间的恩怨,可一笔勾销,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辅佐隗嚣,会退隐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