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五章 收为己用

随着号箭升空,在他们的四周,又奔驰过来数队骑兵。

每一队骑兵都有百十号人,全部奔跑过来,足有数百骑之多。

杨贤的武艺是厉害,但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是这许多骑兵的对手。

马队当中,一名军侯催马走出来,看了看在场众人,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报信的队率在马上插手施礼,说道:“禀报军侯大人,此人自称是隗嚣的持书——杜林!”

军侯闻言,眼眸一闪,向队率所指的杜林看过去,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是杜林?”

“正是。”

杜林没有隐瞒,十分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欠了欠身,说道:“这是舍弟的灵柩,在下正在护送舍弟的灵柩回扶风郡。”

军侯目光一转,看向马车上的棺木,沉吟片刻,他向棺木一挥手。

两名兵卒下马,迈步向灵柩走去,到了灵柩近前,双双抽出环首刀,作势要把灵柩撬开,一看究竟。

杜林大急,急忙拦阻道:“不可!这是舍弟的灵柩!”

一名兵卒挥手把他推开,还要继续撬棺木的盖子,猛然间,就听沙的一声,佩剑出鞘声传来,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脖颈一凉,冷冰冰的剑身,压在他的脖颈处。

兵卒脸色顿变,身子也随之一僵。

周围的骑兵见状,或端起弩机,或抬起长矛,一个个对出剑的杨贤怒目而视。

杨贤环视周围的骑兵,凝声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等现在要撬死人的棺木,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杜林和手下的护院纷纷诧异地看向杨贤,他可是前来行刺的刺客,没想到,在面对这么多汉军的情况下,他竟然会出手相助,帮着己方说话。

骑兵军侯冷眼看着杨贤,过了片刻,他哼笑一声,挥手说道:“全部带走!”

随着他的话音,数十名骑兵催马上前,长矛的锋芒几乎都快顶到杨贤的身上。

那两名下马的兵卒,走到他近前,狠狠瞪了他一眼,将他手中的佩剑夺走,而后,又将杜林护院们的佩剑也一并搜走。

杜林向战马上的军侯拱了拱手,说道:“他们与我无关,能否请这位将军放他们离开?”

说话时,他抬手指了指杨贤和自己的几名护院。

军侯扫了他一眼,沉声说道:“少啰嗦,全部带走!”

杜林这一行人,出了西城,没走出多远,先是遇到了刺客杨贤,接着又遇到了汉军在西城周围巡逻的游骑兵,最终,他们这一队马车,全部被带到了汉军大营。

别看汉军的骑兵将士对杜林很不客气,但留在大营里的刘秀,听说己方的骑兵抓到了杜林,着实是吃了一惊,难得的,刘秀亲自迎出了中军帐。

到了帐外,他举目看向被己方兵卒带过来的杜林等人。

骑兵军侯翻身下马,先是向刘秀施礼,接着对杜林等人厉声呵斥道:“见到陛下,还不见礼?”

杜林等人身子一震,下意识地向刘秀看去。

刘秀没穿冕服,也没有穿戴盔甲,只着一身料子不错的便装,向脸上看,龙眉虎目高鼻梁,相貌英俊。

稍愣片刻,杜林拱手施礼,说道:“草民杜林,拜见陛下!”

刘秀看向杜林,他有五十左右岁的样子,国字脸,相貌堂堂,气质儒雅,举止大方。

他拱手还礼,说道:“原来是杜先生,久仰大名!”

杜林可是《尚书》大家,又是《古文尚书》门派的开创者,而刘秀学的就是《尚书》,对杜林这位尚书大贤,他又怎会陌生?

想不到堂堂天子,竟会对自己这般客气,杜林连忙又再次拱手,说道:“陛下折煞草民!”

“杜先生,帐内请!”

“陛下先请!”

刘秀满脸笑容的把杜林迎进中军帐。

看得出来,刘秀是非常高兴的,自打见了杜林,笑容在他的脸上就没消失过。

请杜林入座之后,刘秀关切地问道:“杜先生这次,是因何事而出城?”

杜林没有隐瞒,说道:“舍弟昨日病故!临终之前,舍弟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回归故土,葬入杜家祖坟。”

刘秀一脸的吃惊,过了一会,他柔声宽慰道:“逝者已矣,杜先生也不要太过悲伤。”

难怪隗嚣肯放杜林出城,原来是杜林的弟弟病故了。

现在杜林要送弟弟的遗体回家乡,这种事,隗嚣还真不好拦阻。

想到这里,刘秀站起身形,突然向杜林深施一礼。

杜林吓了一跳,急忙起身,一脸的惶恐,拱手还礼,结结巴巴地问道:“陛下……这……这是作甚?”

刘秀说道:“刚才军中的将士,多有冒犯先生,还请先生莫要归罪!”

杜林闻言,久久没回过来神,眼前的刘秀,突然让他想起了当年的隗嚣。

隗嚣当年,那真的是礼贤下士,对他们这些士大夫们,都礼遇到了极点。

隗嚣身边,能云集那么多的有识之士,人才济济,不是没有原因的。

只不过在隗嚣转投了公孙述,做了朔宁王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份的转变,还是他年纪太大了,越发的昏聩。

大臣的良言,他渐渐听不进去,反而只听信金丹这种江湖术士的谗言,令人愤慨,也让人扼腕叹息。

此时,看到刘秀代下面的将士向自己作揖赔礼,杜林百感交集,心头发酸,眼圈湿红,略带哽咽地说道:“陛下礼遇,草民愧不敢当!”

刘秀向杜林摆了摆手,笑道:“先生快请坐!”

说着话,他又让洛幽去煮茶。

时间不长,洛幽端送上来茶水,营帐里也飘荡着茶香。

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随口问道:“外面的那些人,都是先生的仆从?”

杜林实话实说道:“除了一人是前来行刺的刺客,其余人,都是草民的护院。”

刘秀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些人里还有一名刺客?

见刘秀一脸不解地看向自己,杜林把事情的经过向刘秀一五一十地讲述一遍。

听完杜林的话,刘秀更觉得稀奇。

他令人把杨贤带进来。

等杨贤进入营帐,刘秀上下打量他一番。

杨贤三十出头的年纪,相貌平平,是那种让人看过既忘的模样,这样的长相,倒是很符合他的职业。

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杨贤沉默片刻,说道:“草民杨贤。”

“你是来行刺杜先生的?”

“是!”

“后来为何又停手了?”

这是刘秀最好奇的,他明明是来刺杀杜林的,后来竟然跟着杜林一同推车,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杨贤转头看眼杜林,垂首说道:“杜先生乃大贤,草民……不忍对杜先生下手。”

当生死攸关之际,杜林没想过自己活命,没想过拉身边的人做垫背,而是让他们全部离开。

还有,杜林明知道自己要死,却想着要把弟弟的灵柩送回家乡。

这些都是让杨贤深受感动的地方。

像杜林这样贤德之人,他实在是不忍心杀害。

听完杨贤的讲述,刘秀对杜林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对杨贤也心生好感。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杨贤,你应该感激你心中闪过的那一抹善念,如果你当真杀害了杜先生,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朕也要把你揪出来,挫骨扬灰,为杜先生报仇雪恨。

现在,你可以走了。”

杨贤一怔,呆呆地看着刘秀。

后者向他挥了挥手。

杨贤迟疑了一下,向刘秀拱手施礼,而后又对杜林深施一礼。

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杜林抬手把他叫住,问道:“杨贤,你打算去哪?

你奉隗嚣之命,前来杀我,现在中途而废,隗嚣又岂能放过你?”

杨贤低着头,没有说话。

杜林说道:“如果你愿意,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做门客吧!”

他此话一出,别说杨贤震惊,就连刘秀都忍不住诧异地看着杜林。

杨贤二话没说,屈膝跪地,向杜林叩首。

刘秀见状,禁不住问道:“先生,杨贤可是刺客。”

把刺客留在自己的身边,那岂不是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杜林说道:“杨贤虽为刺客,但良心未泯,若能向善,不失为一人才!”

他的话,让杨贤深受感动,虽然他嘴上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却有了决定,此生都愿意留在杜林身边。

杜林的为人,处事作风,也让刘秀打心眼里欣赏和敬佩。

他再次站起身形,向杜林施礼,说道:“先生乃大贤,不知先生可愿辅佐秀,为朝廷效力?”

杜林连忙起身,拱手还礼,说道:“陛下明君圣主,草民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只是现在,草民还需送舍弟的灵柩,回家乡安葬。”

刘秀正色说道:“我会派出将士,一路护送先生到扶风。”

如今汉阳这里兵荒马乱,流寇、强盗也不在少数,如果能有军兵护送,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起码全家人的安全都有了保证。

杜林拱手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

听杜林自称微臣,刘秀喜出望外,忍不住走到杜林近前,伸手搀扶,说道:“能得先生相助,我汉室江山可固!”

杜林在隗嚣那边,虽有受到礼遇,但一直以来,受到重用的地方并不多,主要是隗嚣的实力限制了杜林的发挥。

隗嚣的地盘,只有凉州,而且还不是凉州的全部,凉州的北地、安定二郡,早早的被卢芳给抢走了。

现在杜林投靠到刘秀这边,那当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能施展抱负的地方太多了。

刘秀和杜林的第一次见面,君臣二人可谓是一见如故,刘秀特意令人准备酒菜,热情款待杜林以及杜林的家眷。

席间,杜林说道:“最近这几日,陛下要多加小心,尽量不要留在大营,如果必须要留在营内,也需多留兵马护卫。”

刘秀不解地问道:“先生何出此言?”

杜林随即把隗嚣的偷袭计划如实转告给刘秀。

刘秀眨了眨眼睛,问道:“先生的意思是,隗嚣打算派杨广和金丹前来偷营?”

杜林颔首说道:“正是!”

刘秀仰面大笑,说道:“杨广、金丹,皆为隗嚣之膀臂,折断这两只膀臂,隗嚣也就时日无多了吧,哈哈。”

旁人或许会畏惧杨广和金丹,但刘秀并不怕。

他二人若真敢来偷营,这反而是己方除掉他俩的好机会。

刘秀拿起酒杯,向杜林那边敬了敬,说道:“多谢先生如实相告。”

杜林连忙拿起酒杯,说道:“陛下言重了。”

“先生暂任御使之职如何?”

刘秀话锋一转,问道。

杜林眼睛一亮,立刻起身离席,屈膝跪地,向刘秀叩首说道:“微臣谢陛下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