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二章 全力攻城

第二天,陇军和蜀军再次联手进攻略阳,这天的攻势比昨日能强上许多,主要是陇军的大型攻城武器已全部运送上来,其中抛石机对城防守军的威胁尤其大。

当陇军开始用抛石机远程攻击略阳城防的时候,一部分的汉军跑到墙根底下,一部分的汉军躲在箭垛后面。

听着石块砸击城墙的轰鸣声,人们的心脏也都跟着一阵阵的震颤。

李迟和李春月兄妹特意来到西城这边,没等他兄妹二人走到近前,便被兵卒拦挡下来。

看眼前方的军兵,李迟连忙拱手施礼,指了指提着水桶的家仆,说道:“现在天凉了,我和小妹在家中熬了些热汤,送于陛下,以及守城的将士们!”

一名队率走上前去,打开桶盖,向里面看了看,热气腾腾的汤汁,香味扑鼻,其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肉香。

队率禁不住吞了口唾沫,现在施行一日两餐,说实话,肚子里一直是空唠唠的,没有油水。

他惊讶道:“这……这是肉汤!”

李迟一笑,说道:“是肉汤,府上有冰库,存放了不少的食材!”

稍顿,他立刻又说道:“这位大哥如果喝了,可以先喝一碗。”

“这……这真是……”队率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厚着老脸说道:“那就先来一碗吧!”

有李府的家仆盛了一碗汤,递给队率,后者道谢接过来,喝了一口,感觉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一股暖流,从外而外的散发。

接下来,他两三口把一大碗的肉汤喝了个精光,抹抹嘴,赞叹道:“好烫!可有日子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肉汤了!”

李迟说道:“我打算给陛下和城头上的将士们送去!”

队率点点头,说道:“把汤交给我们吧,我们去帮你送!”

说着话,他回头望望,说道:“今日贼军动用了抛石机,你们上城墙,太危险了!”

李迟连忙说道:“这位大哥,我等不怕危险!”

队率也不是个傻子,人家熬了这么多的肉汤,目的就是想在陛下面前表现一下,由他们代送过去,那算怎么回事啊!他沉吟片刻,说道:“我领你们过去吧,记住,一切听我指挥,不要乱跑,不得擅自行动!”

“是、是、是!真是麻烦这位大哥了!”

队率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带着李迟、李春月兄妹,还有几名提着木桶的家仆,直奔城墙那边而去。

距离城墙还有段距离,便看到一排排的抛石机,周围有汉军兵卒看守,再往前走,距城墙三十步远,这里便是重灾区了,向地面上看,随处可见散落的大石块,一些房屋,已经被落石砸得只剩下残垣断壁。

继续往前走,只见大批的汉军躲在城墙地下,一个个高举着盾牌。

队率猫着腰,回头大声喊道:“跟紧我,不要掉队!”

他话音刚落,又急声吼叫道:“快让开!”

说着话,他向右侧横移,跟在后面的李迟等人,也都急忙跟着向右移动。

轰隆——一颗从天而降的落石砸在他们身侧的地面上,人们感觉自己的脚下都为之一震。

在队率的带领下,李迟一行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登上城墙。

到了城墙上,这里的落石更多,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人们感觉脚下的城墙,几乎是一直处于剧烈的震颤当中。

李春月毕竟是个姑娘家,此时吓得脸色煞白,紧紧握着兄长的手。

队率带着他们,毛腰一直跑到城门楼这里,向守卫禀报,李迟要见陛下。

没过多久,守卫让开,李迟兄妹走进城门楼。

进到这里,众人才算长松口气,挺直了身形,顺着楼梯上楼,来到二层,总算是见到了刘秀。

此时,刘秀就站在城门楼的窗口前,望着城外蓄势待发的敌军方阵,表情淡漠,丝毫不见紧张的情绪。

这样的场面,他已经经历得太多了,真的已激发不起他紧张的情绪。

“陛下!”

李迟和李春月兄妹双双向刘秀施礼。

刘秀扭转回头,看眼他二人,含笑问道:“听说,你兄妹是来送肉汤的?”

李迟忙说道:“陛下,天气已凉,草民和舍妹觉得应送些肉汤过来,让陛下和将士们暖暖身子。”

一旁的铫期皱眉,李迟和李春月只是普通百姓,他们的吃食,能随便让天子食用吗?

还没等铫期说话,刘秀倒是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伸手说道:“盛一碗,让我尝尝!”

李迟兄妹面露喜色,急忙盛了一大碗的肉汤,递给刘秀。

洛幽接过来,正要先喝一口试烫,刘秀将汤碗从她手中接过来,毫不在意地浅饮了一口。

汤水下肚,他的眼睛顿是一亮,笑赞道:“做得还真不错!”

说着话,他又喝了一大口,感觉身子暖洋洋的,既舒适,又通透,他仔细看了看碗里剩余的汤汁,其中看到了人参的须子,他笑问道:“这烫里还加了老参?”

李迟向刘秀欠了欠身,说道:“熬汤的时候,草民加了一株八两参!”

这八两参可是有说头的,正所谓七两为参,八两为宝。

人参上了八两,那就是宝贝,真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都是可以用来吊命的。

刘秀露出诧异之色,看了看手中的汤碗,将其中的汤水一滴不剩的全部喝光。

而后,他把汤碗还给李迟,说道:“李迟,这次,可是让你兄妹破费了!”

李迟摇摇头,正色说道:“家里的老参还有不少,如果城邑破了,这些老参留着也没用!”

刘秀深深看眼李迟,说道:“李迟,你放心,既然我说过要招呼你兄妹,就一定能护得住你兄妹二人!”

李迟连忙拱手施礼,激动地说道:“草民多谢陛下!”

刘秀看向洛幽、龙渊等人,说道:“把这几桶烫都分发下去,让将士们也都暖暖身子。

贼军一大清早的就出来折腾,估计将士们也都饿了!”

“是!陛下!”

洛幽和龙渊等人答应一声,叫来侍卫,提着木桶下楼。

看李迟和李春月紧张地望着城外,刘秀淡然一笑,向他二人摆摆手,说道:“既然来了,也不用着急走,可以坐下来歇一歇。”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

李迟连连施礼。

不过一旁的李春月突然惊呼了一声:“啊——”她这一嗓子,让城门楼里的众人齐齐握住佩剑,向她看过去。

只见李春月正脸色煞白地看着楼梯那边,身子哆嗦个不停。

人们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原来是黑毛顺着楼梯走了上来。

见状,人们握住佩剑的手纷纷放了下去,同时不满地瞪了李春月一眼。

刘秀对她笑了笑,说道:“李小姐莫怕,这是我养的豹子,它叫黑毛,颇通人性,不会随意伤人。”

说着话,他蹲下身形,摸了摸走到近前的黑毛头顶。

看到这头凶恶的黑色豹子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任由刘秀抚摸,李春月两眼发直,李迟也是一个劲的吞咽口水,对于刘秀,更加敬佩,禁不住脱口说道:“大汉天子,万灵臣服!”

刘秀笑了,说道:“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

李迟老脸一红,忙解释道:“陛下,草民是有感而发!”

刘秀摆摆手,不再多言,他直起身形,背着手,继续望向城外。

轰隆!轰隆!轰隆——落石的砸击声越来越悉数,又过了一会,砸击声全部停止。

刘秀目光深邃地说道:“敌军的进攻要开始了,传令下去,全军将士,准备迎战!”

“喏!”

一旁的传令兵应了一声,噔噔噔的跑下城门楼。

时间不长,原本躲在城墙下的汉军兵卒纷纷猫着腰,跑到城墙上,弓箭手们,一个个捻弓搭箭,弩手们,纷纷向弩机内安装弩箭。

人们蹲在箭垛的后面,做好了还击准备。

“定位箭——”随着一声喊喝,一名弓箭手在城头上站起身形,将弓拉满,向空中射出一箭。

这支箭矢上系着红绸子,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啪的一声,钉在城外的地上。

箭矢立在地面,红绸子随风舞动,异常醒目。

这一箭,距离略阳城正好是一百步。

敌军方阵推进到这支箭矢时,也就等于是敌军进到了略阳的百步之内,这个距离,正处于守军弓箭手的射程。

望望远处,陇军方阵、蜀军方阵,一左一右的推进过来。

很快,方阵便越过了定位箭。

城头上的将官们纷纷喊喝道:“弓箭手,准备放箭!”

“一百步!放箭——”“放箭——”在此起彼伏的喊喝声中,一团箭阵飞射出去,紧接着又是一团,箭阵划破长空的呼啸之声,此起彼伏。

啪、啪、啪——飞落下来的箭阵,砸入方阵当中,脆响声一片,大部分的箭矢都被盾牌挡下,不过还是有部分箭矢穿透盾牌的缝隙,射入到人群当中。

推进中的兵卒,不断有人中箭倒地。

方阵顶着汉军箭阵,继续向前推进,与此同时,一座座的箭楼从被推上战场。

箭楼的顶部,站满的陇军箭手和蜀军箭手,一个个捻弓搭箭,箭矢锋芒对准城头上的守军。

见状,刘秀侧头说道:“令城内抛石机准备!”

他一声令下,传令兵立刻将将领传达下去,布置在城内的抛石机,纷纷向前推动,固定好之后,向上装放石块。

敌军方阵越来越近,箭楼也越来越靠近城墙,这时候,箭楼上的弓箭手也纷纷射出箭矢,城头上的汉军,或躲在箭垛后,或举起盾牌,格挡箭矢。

双方的弓箭手们,展开了你来我往的对射。

眼瞅着箭楼距离城墙只有三十步远,刘秀向前一挥手,说道:“抛石机进攻!”

嗡、嗡、嗡!一块块地石头从略阳城内飞出,越过城墙,呼啸着砸向城外。

石头掉落方阵的人群里,惨叫声一片,石头砸在箭楼上,哗啦啦的声响一片,又细又高的箭楼,轰然倒塌。

随着方阵推进到城墙近前,陇军和蜀军纷纷搭起云梯,向城头上攀爬,不过迎接他们的是箭矢、滚木、礌石以及冒着青烟的滚烫火油。

略阳的城防太完备了,城内有上百架之多的抛石机作为守城辅助,另外还囤积了大量的箭矢、滚木、礌石、火油等城防武器。

这些东西,现在都给予了进攻方沉重的打击。

这次的攻城,陇军和蜀军是没有保留的,都使出了全力。

只不过最可怕的是,即便他们用出了全力,略阳城防,依旧是固若金汤,两军将士猛攻了一上午,竟然没有登上城头一兵一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