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章 为己所用

李府是略阳的大户,宅子很大,看上去也气派。

现在李府已经乱成一团,尤其是大门这里,一大群的家仆在里面,一群打扮各异的百姓在外面,百姓们拼了命的往里挤,家仆们拼了命的把人往外推,场面混乱。

见状,刘秀皱了皱眉,转头看向龙渊,后者会意,向前一挥手,喝道:“都给我围起来!”

被龙渊带过来的军兵蜂拥而上,将李府大门前的这些百姓团团围住。

看到周围突然出现这许多的军兵,混乱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百姓们面露惧色,纷纷低垂下头,哆哆嗦嗦的往后退。

龙渊上前两步,大声喊喝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百姓们谁都没说话,家仆的人群分开,从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人,男子二十出头,女子十六、七岁,穿着都不错,模样也生得俊秀。

两人来到龙渊近前,齐齐施礼,男子说道:“将军,这些贼人,目无王法,想闯入府内强抢,还请将军为我等做主!”

在场的百姓们闻言,脸色同是一变,其中有人大声喊道:“我们没粮吃了,李府是城中大户,理应分出粮食给我们!”

“没错!你们李府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都饿死!”

“李府那么有钱,凭什么你们吃香喝辣,我们要在城内挨冻受饿!”

百姓们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反正总结起来就是一个意思,我穷,所以我有理,即便我抢你们的,也是应该的。

那对青年男女气得脸色煞白,拳头握得紧紧的,冷冷环视四周的百姓。

“都闭嘴!”

龙渊一嗓子,让闹哄哄的现场一下子又安静下来。

他看向面前的青年男女,问答:“你二人是?”

青年毕恭毕敬地拱手说道:“回禀将军,小人李迟,这位舍妹李春月,我兄妹同是出自李府四房。”

龙渊点点头,恍然想起什么,问道:“李府其他人呢,他们都走了?”

“是的,将军!”

“为何你兄妹二人不走?”

龙渊不解地问道。

“李府家大业大,需要留人看守。”

李迟低着头,脸色晦暗,小声说道。

龙渊一听就明白了,李府这么大的一座家业,府内积攒的钱粮肯定不少,出城逃难时,未必能全部带走,所以,就需要有李家人留在李府,看家护院,而留下来的倒霉蛋,就是李迟、李春月兄妹。

看来,四房在李府应该是最不受宠的一房了。

还没等龙渊说话,一名三十左右岁,穿着短褐、长裤、草鞋的百姓向他拱了拱手,说道:“军爷,两天前,小人家中的粮食就已吃光,小人已经饿了两天,再没有粮吃,小人就得被活活饿死!李府里面有粮仓,肯定存放了不少的粮食,只要分给小人一点点,小人就知足了!”

说着话,他一脸期盼地看着龙渊。

其他百姓也都纷纷走上前来,屈膝跪地,向龙渊叩首,一个个带着哭腔,说道:“军爷,将军,可怜可怜小人吧,小人家中,是真的没粮吃了,再找不到粮食回家,小人得饿死,家中的父母妻儿都得饿死!”

让龙渊去打仗,那没的说,让龙渊处理眼前这种情况,他也没辙,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转头看向刘秀。

刘秀嗤笑出声,朗声问道:“你们想吃饱肚子是吧?”

人们下意识地向刘秀看去,他穿着很普通的便装,短衣、长裤、薄底快靴,衣服的材质也没有多好,就是普普通通的麻布。

这样的打扮,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不过刘秀身上的气质不同于普通人,即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还是让人感觉到贵气逼人。

人们看不出来刘秀的身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刘秀也不需要他们回答,他扬声说道:“想吃饱肚子,很容易,西城、南城、北城,都在招募壮丁,你等只要肯出力,一日两餐管饱,定然饿不死你等!”

百姓们面面相觑,有不少人都面露喜色。

不过有些人扔摇晃着脑袋,大声嚷嚷道:“我们还有家人呢,我们的家人也要吃饭!”

“对啊,我们可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刘秀笑了笑,说道:“你等只要尽心尽力的干活,每日还可领三十钱,用这些钱换粮,足以养家糊口!”

听闻他的话,众人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问道:“这位大人,你说的都是真的?”

刘秀正色说道:“我向来一言九鼎,绝不会出尔反尔!”

百姓们个个面露喜色,中年人一挥手,说道:“走!我们去西城!”

中年人带头,把李府门外的近百名百姓领向西城那边。

看到这群饿红了眼的百姓全部离开,李迟连忙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多谢大人出手相助,否则,李府这次定要蒙难!”

倘若真让这些百姓们冲入李府,被抢光的恐怕不仅是粮食,李府值钱的物件,都得被他们搬光。

刘秀摆摆手,问道:“你们李府的家主叫什么名字?”

“家父李忠!”

李忠!刘秀想了想,没听说过这个人。

他举目望了望李府的宅子。

这座大宅院,即便在整个略阳城,也算首屈一指了。

李迟见刘秀看自家的宅子,连忙向旁侧身,说道:“大人,里面请!”

李迟毕竟是出身于大户人家,心思机敏,他并不清楚刘秀的具体身份,但看能调兵的龙渊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想必此人在汉军中的身份地位定然不简单。

刘秀背着手,走进李府的大门,转过影壁,走进内宅门,迎入眼帘的是一座大院子,空间开阔,收拾得干干净净,穿过庭院,来到正房。

举目环视,正房内装饰得十分漂亮,地上的席子又软又厚,走在上面,十分的舒适。

向墙壁上看,还挂着不少的名人字画,刘秀大致看了一圈,暗暗惊叹,这个李氏,还真是实力雄厚。

他说道:“有人要强闯李府,你等为何不去报官?”

李迟苦笑,躬身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县府的官员,都已经跑得七七八八,现在的县府,已然形同虚设。”

刘秀说道:“即便县府不在,城内也不能没有秩序,再发生今日之事,可到军营,向官兵求助!”

李迟连忙应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刘秀说道:“你们李府,和隗嚣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吧?”

在汉阳,略阳也属大城,像李家这样的大户,在整个汉阳,应该也是能排的上数的,和隗嚣的关系,不可能不好。

李迟闻言,脸色顿是一变,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李春月看了兄长一眼,向刘秀福身说道:“家父与朔宁王,的确有些交情,不过,九哥和民女,都是家中不得宠的孩子,不然,家父也不会留下九哥和民女,守在老宅等死。”

略阳之战还不知道要打上多久,被留在老宅里,可不就和等死差不多嘛!刘秀看了李春月一眼,暗道这个小姑娘倒是聪慧,知道和李家撇不清关系,便以不得宠来示弱,博取同情。

他目光在李迟和李春月身上扫来扫去,笑问道:“你们兄妹的感情倒是很深厚。”

李春月说道:“原本,家父只想留民女一人,看守老宅,九哥是违抗父命,偷偷留下来的。”

这倒是让刘秀颇感意外,他转目看向李迟,后者欠了欠身,说道:“四姨娘只有小人和舍妹两个孩子,自小,小人便和舍妹相依为命,小人实在不放心,让舍妹这么一个小姑娘,独守这么一大座老宅。”

刘秀点点头,对李迟的为人,他倒是颇为欣赏。

他沉吟片刻,说道:“我可以保你兄妹二人在李府平安无事。”

李迟和李春月喜出望外,他们倒是不太担心城内的那些饥肠辘辘的百姓,毕竟李府内还有不少的家仆和护院,他们真正担心的是汉军。

如果是汉军要查抄李府,那么谁都拦不住。

兄妹二人正要向刘秀施礼道谢,后者又向他俩摆摆手,含笑说道:“我能保你兄妹二人平安无事,但李迟,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李迟不解地看着刘秀,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大人让小人帮什么忙?”

刘秀问道:“可有笔墨、绢帛?”

李春月福身说道:“民女这就去取。”

说着话,她快步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她取来一块绢帛,还有笔墨。

刘秀先是拿起绢帛,看了看,然后撕下来一条。

接着,他提起笔,蘸了蘸墨汁,在这条绢帛上写下六个字,顺天道,归正途。

而后,他又在这六字的下面,写上一个‘秀’字。

写好之后,他拿起绢帛,抖了抖,等墨迹干了,他将其卷好,递给李迟,说道:“明日,你出城去趟陇军大营,找机会,将这块绢帛偷偷交给王遵。”

李迟脸色顿变,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这……这……”刘秀慢悠悠地说道:“你做得好,有大功,我可助你兄妹二人从李家分出来,自立门户。

做得不好,还胆敢向隗嚣通风报信,那么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令妹。”

说着话,他的目光轻飘飘地向李春月那边扫了一眼。

李迟身子一哆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说道:“大人……”“令尊与隗嚣有交情,你进入陇军大营,绝非难事。

至于如何找机会见到王遵,把这张绢帛偷偷交给他,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刘秀说道:“我向来言而有信,说到做到。

能不能抓住这次的机会,李迟,就看你自己的了。”

李迟脸色变换不定,沉思好半晌,他抬起头,问道:“不知大人尊姓大名?”

刘秀一笑,说道:“刘秀。”

李迟和李春月脸色同是大变。

刘秀?

那……那不就是天子吗?

李迟反应极快,立刻向前叩首,声音颤抖地说道:“草民李迟,叩见陛下!”

李春月也跟着跪地叩首,说道:“民女叩见陛下!”

刘秀摆手说道:“你二人都起来吧!”

稍顿,他正色说道:“朕,一言九鼎!李迟,你可愿助朕一臂之力?”

李迟这回不再犹豫,大声说道:“草民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刘秀嘴角扬起,说道:“甚好!明日一早,你就出城吧!”

说着话,他转头看向身旁的洛幽,说道:“洛幽,这几日,你贴身照看李小姐。”

洛幽当然明白刘秀的意思,说是照看,实则是看守软禁,不让李春月离开李府。

李迟和李春月兄妹也是心知肚明,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翌日,按照刘秀的安排,李迟顺着略阳的东城门,出了城邑,直奔陇军和蜀军的大营而去。

一路无话,李迟顺利来到大营的辕门外,向守卫表明身份,求见隗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