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九章 长久打算

看着一本正经向公孙述表忠心的李育和田弇,隗嚣气得是干瞪眼,又没辙。

另一边,略阳。

刘秀收到岑彭传来的书信,内容是陇军的最新动向。

略阳军营,中军帐。

刘秀按照书信中的内容,在地图上指指点点,说道:“隗嚣把主要兵力都布置在汉阳和安定的交界,显然,他是更加忌惮公孙的征西军啊!”

铫期说道:“隗嚣在鸡头道薄落谷布下十万大军,主将是牛邯,听闻此人骁勇善战,又善于用兵,不易对付啊!”

来歙眼珠转了转,说道:“陛下,微臣倒是认为,牛邯其人,也是可以争取的!”

“哦?”

刘秀眼睛一亮,问道:“来大夫与牛邯有私交?”

来歙摇摇头,说道:“微臣只和牛邯见过两次面,谈不上有交情,但微臣知道,牛邯与王遵的交情很是深厚,而王遵又是倾向于陛下,倘若王遵肯出面劝说牛邯,牛邯很有可能会倒戈。”

刘秀等人闻言,皆是又惊又喜。

要知道隗嚣的布兵,其中兵力最多的就是牛邯部。

如果牛邯能倒戈,那对己方的意义太大了。

来歙说完话,刘秀陷入沉思,他背着手,在地图前来回踱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停下脚步,说道:“我军主力,暂时不宜进入汉阳。”

众人同是一惊,诧异地看着刘秀。

刘秀说道:“其一,既然牛邯可以争取,我们无论如何也需试一试,倘若真能劝说牛邯归顺朝廷,我军将士,不知可少伤亡多少人。”

人们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刘秀继续说道:“其二,我军主力若现在就大举进攻汉阳,公孙述一定会派出更多的兵马前来增援隗嚣,这于我军十分不利,故,我们现在需要南征军在南郡向蜀地发起攻势,能不能打胜仗倒是其次,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把蜀军牢牢牵制在蜀地,令其不敢增援汉阳!”

来歙、铫期、祭遵皆是连连点头,齐声说道:“陛下言之有理!”

刘秀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可如此一来,接下来的这段时日,我军将士将要孤守略阳!”

铫期说道:“陛下,略阳城内,粮草充足,我军在略阳守上一两个月,不成问题。”

刘秀仔细琢磨了一下,说道:“略阳囤积的粮草虽多,但还是得节约用度。

即日起,全军将士,由一日三餐改为一日两餐。”

众人闻言,纷纷倒吸了口气,铫期小声说道:“陛下,现在就一日两餐,未免……未免也太早些了吧!”

略阳囤积的粮草,足够他们这两万将士吃上一两个月的。

刘秀说道:“我们孤守略阳,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守上多久,越早节约用度,以后我们也会越轻松,越有底气。”

稍顿,他又道:“还有,即刻挂在告示,向略阳城内的百姓表明,城内粮草已经不足,如有想躲避战祸逃难的百姓,可统一放出城去!”

平常百姓家中会囤积一些粮食,但数量不会太多,恐怕都未必能吃上一个月。

这场战事要打上多久,刘秀也不知道,如果百姓没粮了,己方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百姓们饿死,只能拿出军粮来救济百姓,这对己方而言,负担太大。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不如现在就放略阳百姓出城,如此一来,也等于是卸掉了己方的一个大包袱。

刘秀在略阳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一方面是让全军将士勒紧裤腰带,节约用度,另一方面,又放城中的百姓出城避难。

第二天,一大早,汉军打开东城城门,大批的百姓蜂拥而出。

当略阳的粮商们想带着粮食逃出城的时候,被汉军拦了下来,汉军也没有强抢他们的粮食,而是用低于市价五成的价格来收购粮食。

粮商们当然可以选择不卖,但汉军也可以选择扣押他们,不让他们出城。

在权衡利弊之下,粮商们最终还是妥协,同意把粮食卖给汉军。

汉军用来购粮的钱,也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从略阳银库得来。

连日来,百姓们接连不断的逃出略阳,汉军趁此机会,从粮商手中又收购了一大批的粮食,全部收入略阳粮仓,如此一来,略阳囤积的粮食更加充足。

刘秀征战沙场这么多年,算是军中之‘老将’了,他太清楚粮食对军队的重要性。

有粮,就有人,没粮,一切都免谈,再强悍的兵马也会散掉。

哪怕将士们拼光了手中的武器,只要粮草还充足,将士们抡着拳头都能冲上战场。

这些天,陇军和蜀军没有再对略阳发起攻势,而是坐在军营里,看着一批批的百姓逃出城。

对此,隗嚣倒是挺高兴的,乐见其成。

城内的百姓都跑光了,汉军在城中就抓不到壮丁,汉军的兵力也得不到补充,接下来的战事,汉军是死一个少一个,只他们这两万人的兵马,又能坚持多久呢?

五日后,略阳城内,百姓数量锐减,由原来的一万多人口,减少到不足千人。

即便是大白天,略阳城内的街道都是人及罕见,空空荡荡,如同一座死城。

这天早上,刘秀先是登上西城的城门楼,举目向外眺望,陇军、蜀军的大营,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丝毫没有前来进攻的意思,刘秀嘴角勾起,嗤笑出声。

隗嚣和公孙述的联军,各藏私心,谁都不想做出付出,都想坐等着收获。

这种情况,与和尚打水的故事一模一样。

一个和尚能有水喝,两个和尚反而没水喝。

看出陇军和蜀军还要再相互推诿一段时间,刘秀也挺轻松,带着洛幽、龙渊、虚英等人,以及黑毛,在城内巡视。

现在略阳城内,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

街道两旁的店铺,基本都已关闭,走在街道上,那叫一个空荡开阔,即便走出几条街,都未必能遇到一个行人。

此情此景,让龙渊等人感触良多。

他们刚攻占略阳的时候,城内还是很热闹的,街头巷尾,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穿行不断,可现在再看略阳,简直就是一座鬼城、死城。

龙渊小声说道:“陛下,我们是不是把百姓放走的太多了?”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百姓们留在城内,既不安全,也是负担,他们肯走,是再好不过了。”

他们正说着话,迎面跑来一群人,看起来有二、三十号人的样子,每个人的身上都摆着大包小卷的。

这群人看到刘秀等人后,纷纷停下脚步,一个个伸长脖子,驻足观望。

等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那群人默不作声地调头就跑。

刘秀蹙了蹙眉,向前方努努下巴,说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随着他一声令下,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六人,齐齐冲了上去。

没有动家伙,他们六人拳打脚踢,只一会的工夫,便把这二十来号人都打倒在地。

龙渊提起其中一人,像拖死狗似的把他拽到刘秀近前,然后狠狠向地上一扔,那人挣扎着想要爬起,龙渊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令其动弹不得。

洛幽上前,将这人背着的包裹扯下来,打开,刘秀低头一瞧,里面全是金银器皿,像银质的盘子、碗筷,鎏金的烛台等等,零零碎碎,好大的一堆。

但能看得出来,其中每一样的做工都很精致,价值不菲。

再看这名被龙渊带过来的青年,二十多岁,身穿短褐,脚蹬草鞋。

眼下天已经转凉,这时候还穿着草鞋,必然是贫困潦倒,这与他背着的金银器皿不相符。

刘秀问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是……是我的……”青年话音未落,龙渊脚上加力,沉声呵斥道:“说实话!”

“哎哎哎,骨头折了!骨头要折了!”

青年疼得连连尖叫,见龙渊不为所动,他连忙说道:“这些……这些是我们从李府偷来的……”刘秀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等好大的胆子,竟敢光天化日行窃!”

青年支支吾吾地说道:“李府的人都已经跑光了,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不如……不如……”“不如便宜了你们这些偷儿?”

对这些不劳而获的人,刘秀是嗤之以鼻。

“我们冒着掉脑袋的风险留在略阳,就是……就是想赚一笔……”稍顿,青年看向刘秀,问道:“你们又是谁?

凭什么管我的事?”

刘秀等人都是便装,青年自然认不出来他们的真实身份。

龙渊在青年的胸口上跺了跺脚,沉声说道:“你只需回答问题,让你发问了吗?”

青年疼得脸色惨白,身子佝偻成一团。

刘秀问道:“你们刚偷完李府,现在又想去哪家行窃?”

“我们……我们不打算再偷了,只想回家……”“还不说实话!”

龙渊抬起脚,又要用力往下踩。

他的脚还没落下来,青年吓得连声说道:“我们……我们还打算去杨府,听说杨府的人也跑得差不多了,里面的好东西有不少呢……”听起来,城内不是只有他们这一拨偷儿,而是有好几拨偷儿,相互之间还有情报交流?

看来,现在还留在略阳的百姓,要么是穷得叮当响,实在是没钱离开,要么就是想着发一笔横财。

刘秀沉默片刻,问道:“杨府在哪?”

“在……在西北边,最……最大的那座宅子!”

青年抬起头,向西北方向指了指。

刘秀顺势看了一眼,没有再继续发问,对龙渊说道:“找些军兵过来,把这些偷儿统统押倒西城墙,搬运滚木、礌石。”

不是在城内闲得没事干,只想着偷窃财物吗?

那好,就给你们找点活儿干!搬运滚木礌石是个繁重的体力活,把这些偷儿拉去干活,倒是能节省己方将士一些体力。

龙渊答应一声,快步走开,时间不长,两队巡逻兵被他带了过来,听明龙渊的意图后,两队巡逻兵把这二十多名偷儿一并带走,押送到西城。

刘秀甩头说道:“走,我们去李府!我倒要看看,这略阳城到底还有多少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