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六章 攻伐略阳

这日,晌午,队伍于山中歇息。

刘秀坐在一颗大树底下,拿出水囊,咕咚咚地喝着水。

黑毛趴在刘秀的身边,懒洋洋的,有些无精打采。

黑毛通常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出来行动,这几日,黑毛跟着刘秀,白天一直在行军赶路,这让黑毛很不适应。

好在对于黑毛来说,丛林就如同它的家,走在丛林里,黑毛多少也能舒服一些。

刘秀灌了几口水,然后从洛幽那里拿过来一个小盆子,倒了些水,放在黑毛的面前,然后抬手抚摸着黑毛的毛发,说道:“记住我们走的这些路,没准回撤的时候,还需要你来领路呢!”

黑毛抬头看眼刘秀,接着又低下头,用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水。

龙渊把吃食取过来,递给刘秀一块干粮和一块牛肉,而后又将一大块的生肉放到盘子里。

黑毛只是低头闻了闻,便将头扭到一旁。

刘秀摇头笑了笑,说道:“这些日子,我们可是把黑毛的嘴都养刁了。”

还没等龙渊接话,黑毛慵懒的站起身,又瞥了一眼面前的生肉,调头走开了。

刘秀也不拦着它,说道:“不要走得太远,我们一会还要继续赶路。”

“嗷呜——”黑毛低叫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时间不长,黑毛的身影就消失在附近的林子里。

来歙、铫期、祭遵带着一名向导过来,众人齐齐施礼,说道:“陛下!”

刘秀摆了下手,看向向导,问道:“我们还得走几日能出这片山林?”

向导是名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的壮汉,他是三辅边界的猎户,在第一次汉阳之战时,他就给汉军做过向导。

他正色说道:“陛下,估计还需两日。”

稍顿,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边在地上勾画,边讲解道:“出了山林,再往前,便是荒山,寸草不生,难以隐藏行迹,到了那里,我们就得加快速度行进……”刘秀听得认真,边听边点头,做到心里有数。

等黝黑汉子讲完,他拿起水囊,又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晃了晃,水囊里面已经空了,他问道:“附近可有水源?”

他的水都喝光了,估计下面将士们的水也都喝得差不多了。

黝黑汉子说道:“再往前走三、四里地,我们能路过一条小河,河水很干净!”

“嗯!”

刘秀点点头,不再多问。

来歙、铫期、祭遵三人,围在黝黑汉子的四周,继续向他打听附近的地形。

等刘秀草草吃完午饭,休息得差不多了,准备继续起程的时候,黑毛也刚好回来了,同时还叼回来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

见状,龙渊、虚英等人不约而同地瞪大眼睛,惊喜交加道:“黑毛还捡回一只兔子!”

黑毛看眼龙渊等人,又瞧瞧它盘子里的那块生肉,嘴巴一松,放下兔子,脑袋高高扬起。

龙渊挠挠头,嘀咕道:“我怎么感觉,黑毛看我的眼神是带着蔑视呢!”

刘秀乐了,说道:“你给黑毛的肉已经不新鲜了。”

现在已是十月中下旬,天已经转凉,但过了这么多天的生肉,当然早已谈不上新鲜,对于黑毛来说,这种快要变质的肉,它不爱吃,也不屑去吃。

龙渊禁不住笑了出来,感叹道:“这黑毛畜生,真是快要成精了!”

刘秀指指黑毛叼回来的死兔子,说道:“行了,把兔子收起来,做为黑毛的晚饭!”

正如黝黑汉子所言,向前走了四里多地,前方出现一条小河。

河水并不宽,走到河水的中央,也才勉强莫过膝盖而已。

到了河水近前,汉军将士们纷纷捧起河水,大口的喝着,顺便把水囊灌满水。

另有兵卒去伐树,准备在河面上搭桥。

这么浅的河水,即便不用搭桥也可以走过去,只不过如此一来,会让将士们湿了脚。

长途跋涉,需保持脚部的干燥,不然的话,很容易磨破脚皮。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是大军长途跋涉的规矩。

两天后,以刘秀为首的汉军将士终于走出这片山林,再往前看,植物开始变得稀疏,山上、地上,全都是黄土。

虽说失去树木的掩护,但行军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这支两万人的汉军,出其不意的从街泉、秦亭之间穿行了过去,直奔略阳。

当略阳方面得到汉军正在接近的消息时,汉军距离略阳已不足五十里。

略阳守军大惊失色,现在他们若想撤离略阳,倒是也来得及,但想带走略阳城内的物资,那无论如何是没时间了。

守军的主将只能硬着头皮,下令关闭四门,与此同时,派人赶往上邽,向隗嚣禀报敌情,请隗嚣出兵增援。

略阳派出的人还没到上邽,汉军已先抵达略阳城下。

略阳守将名叫陈望,来歙还真认识这个人。

他经常往返于洛阳和凉州之间,隗嚣麾下的大多数将领,他都见过面,有些私交深厚,有些是点头之交,他和这个陈望,便属后者。

汉军抵达略阳后,来歙向刘秀主动请缨,想去劝服陈望归降。

刘秀稍做沉吟,便点头同意了,他提醒来歙,说道:“来大夫,要多加小心!”

来歙向刘秀拱了拱手,而后未带一兵一卒,只身一人骑着马,来到略阳城前,向城头上大声喊喝道:“我是来歙,陈将军可愿出城与我相见?”

守军知道,来歙可是洛阳朝廷的太中大夫,也是刘秀十分看重的大臣。

一听来人是来歙,城头上的箭手们纷纷抬起弓箭,陈望向他们挥挥手,沉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箭!”

说着话,他转身向城下走去。

时间不长,城门打开一条缝隙,陈望也是只身一人,从城内骑马跑出来。

他来到来歙近前,两人相距三步远时,他一勒缰绳,停了下来,向马上的来歙拱了拱手,说道:“来大夫,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来歙拱手还礼。

他二人虽无深交,但对陈望这个人,来歙还是有些了解的。

陈望与王遵的关系特别好,属莫逆至交,而王遵又是一心向着洛阳朝廷的,以此推断,来歙觉得陈望这个人是有机会被己方争取过来的。

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当年,隗嚣投靠汉室,天下百姓,无不欢欣雀跃,认为再不用受兵戈之苦,可现如今,隗嚣厚颜无耻,叛汉投述,使得三辅、凉州,再无安宁之日,令人痛心。

歙素闻陈将军之大名,知陈将军高义,故前来劝说陈将军,弃暗投明,回归正途!”

见陈望眉头紧锁,脸色阴沉难看,来歙又说道:“莽贼篡汉,祸乱天下十余载,天下百姓,无不人心思汉,光复大汉江山,乃为正道,亦是天道,实属大势所趋,凡逆天行道者,皆为螳臂当车,陈将军高义,理应辅佐明君,再创大汉之盛业!”

来歙是文官,又是刘秀钦点的外交官,那口才,当真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且他说出来的话,让人听了还觉得很有道理,很有说服力。

陈望听后,亦是一阵心猿意马,就内心而言,他是非常不希望隗嚣叛汉的,不愿意和汉军作战,但他是隗嚣的部下,隗嚣有令,他不能不从。

现在来歙招他归汉,他心里真的有股冲动,想一口就应允来歙。

但是不行,他的家人都在上邽,他若是在略阳归顺汉军,那么他在上邽的家眷,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活不了。

他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可以不顾家人的死活,独自一人投靠洛阳。

思前想后,他向来歙苦笑一声,说道:“来大夫说得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能只为自己活命,而连累全家老小,死无葬身之地啊!望之难处,还望来大夫能理解!”

来歙早就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了,他也没想过,仅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让陈望在两军阵前倒戈。

他说道:“陈将军欲保全家人之性命,这是人之常情,我当然能理解。

陈将军明面上可不归汉,但于暗中归汉,亦是可行!”

陈望被他说愣了,不解地问道:“于暗中归汉?”

来歙正色说道:“今日,我军会佯攻略阳,在被陈将军率部打败后,于城东安营扎寨,今晚,陈将军可于城内,大摆宴宴,犒赏三军,我军将于半夜偷城,届时,陈将军可带上心腹,由城西逃走。

因战败而逃,隗嚣不会伤及陈将军之性命,陈将军于我汉室,则立有大功,将来朝廷收服凉州,定不会忘记陈将军今日之功绩!”

略阳城内具体有多少守军,汉军这边并不知道,估计是有一万人左右。

刘秀率领的这支汉军,是穿过山林,长途跋涉而来,没有携带大型的辎重,军中更没有大型的攻城武器,就连携带的云梯,都少得可怜。

这两万汉军,想强行攻下一万敌军驻守的略阳,可不容易,即便最终能打下来,自身的伤亡也会极大。

倘若陈望肯主动献城,那是再好不过了。

陈望诧异地看着来歙,陷入沉思,过了许久,他慢慢抬起头,看向来歙,问道:“如果望真这么做,陛下能记得望之功绩?”

来歙正色说道:“歙可以人头担保,哪怕日后隗嚣覆灭,陛下、朝廷定不会追究陈将军,反而还会为陈将军加官进爵!”

陈望目不转睛地看着来歙,又过了良久,他点点头,说道:“好!我相信来大夫的话!今晚,我便会犒赏三军,给汉军将士制造偷城的机会!”

来歙的眼中顿时露出喜色,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说道:“陈将军肯弃暗投明,实乃汉室之幸!”

陈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来大夫言重了。”

说着话,他低垂目光,瞥了一眼自己的佩剑。

来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点下头。

陈望再不犹豫,猛的抽出佩剑,剑锋直指来歙。

来歙露出气愤之色,狠狠瞪了陈望一眼,拨转马头,回归本阵。

见他走了,陈望也收回佩剑,返回略阳城。

看起来,双方的主将是没有谈拢,不欢而散,实际上,来歙和陈望已然立下口头约定。

来歙回归汉军本阵后不久,汉军便开始对略阳发起进攻。

略阳的守军,将大批的滚木、礌石搬运上城头,拉开架势,欲与汉军决死一战。

汉军的进攻,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喊打喊杀的人很多,但真正玩命往上冲的却没有几个。

对于汉军这样稀稀拉拉的攻势,略阳守军的防守也非常轻松,将汉军的攻势一次接着一次的打退。

汉军攻打了一下午,等天色渐黑,汉军开始后队变前队,全线撤退。

己方击退了前来偷袭的汉军,守军自然是欢欣鼓舞,人们站在城头上,看着‘落荒而逃’的汉军,又蹦又跳,又笑又骂,得意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