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三章 贼人伏诛

刘秀打开竹简,低头细看。

西平粮仓是隗嚣早就埋在长安的暗桩,也是隗嚣细作在长安的一处重要据点。

当初最先和吴庆接触的人,就是西平粮仓的掌柜,贺勇,最先拿钱买通吴庆的人,也是贺勇。

吴庆在被贺勇买通之后,便遵照贺勇的意思,把官稷里的侍奉们相继遣散,取而代之的是沈仑等人。

沈仑便是那位面部带疤的大汉。

值得一提的是,沈仑是杜陵的徒弟,而杜陵和金丹,便是隗嚣最重要的两名宾客。

金丹是炼丹高手,杜陵则是机关术高手。

官稷的那些机关,正是出自于沈仑等师兄弟之手。

要说沈仑等人的武艺,倒谈不上有多高强,但他们的机关术着实是厉害,令人防不胜防。

这次长安城内失踪的女子,都是西平粮仓的人负责行动,得手之后,他们又故意在现场留下野兽的毛发,将线索的矛头指向刘秀豢养的黑毛、大花、二毛。

被劫走的女子,先是被关押在西平粮仓的密室,而后再借由为官稷运送食材的机会,将这些女子偷偷带出城,直接送到官稷。

这些细作着实是聪明,知道官稷不会受人怀疑,更不会被搜查。

在官稷这里,把这些女子秘密处死,弄到野外,挖个坑埋掉,便可令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谁都查不出来。

只不过吴庆贪婪又好色,并没遵照贺勇的意思把这些女子杀掉,而是把她们关押在官稷的密室中,供他玩乐,成为他的私人玩物。

对于吴庆的做法,沈仑等人既不齿,也很不满,但由于他们暂时还用得上吴庆,便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他去折腾了。

这就是整个案子的前因后果。

被劫持的女子,总共有一十八人,其中既有平民女子,也有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看罢刘章写的结案,刘秀将竹简狠狠摔在桌案上,怒声说道:“吴庆、贺勇、沈仑诸贼,恶贯满盈,罪无可恕!”

刘章躬了躬身子,说道:“叔父,侄儿以为,诸如此类,应当众斩首,还受辱女子之公道,平三辅百姓之激愤!”

“准!”

刘秀连犹豫都没犹豫,稍顿,他又补充道:“当处腰斩!”

腰斩可是比斩首更残酷的死刑。

斩首就是一下的事,一刀下去,人头落地,人就当场死了。

而腰斩则不然,一刀下去,人可不会马上死掉,而是在受尽折磨和痛苦之后,才会慢慢死去。

很多人在受腰斩极刑的时候,身子被切成两段,后半身还在原地,前半身能爬出好远都不死,其状恐怖又骇人。

刘秀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被他处死的人不多,即便是处死,通常也就是斩首,能被他用到腰斩极刑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这次,吴庆等人着实是把刘秀气得不轻。

刘章也狠毒了这些十恶不赦的贼子,立刻拱手应道:“侄儿遵命!”

一旁的花非烟把刘秀摔在桌案上的竹简拿起,大致看了一遍,身子向刘秀那边倾了倾,小声提醒道:“陛下,沈仑等人,皆为杜陵之弟子,而杜陵这个人,是极为擅长机关术的高人。”

杜陵和金丹一样,都是隗嚣的宾客,在花非烟看来,此人有可能被己方争取过来,如果杀了沈仑等人,那么杜陵也就和金丹一样,己方再无争取他的机会。

刘秀正色说道:“杀金潼,我从未后悔!杀沈仑诸贼,我也绝不会后悔!”

金潼犯下的是刺君之罪,死有余辜;沈仑等人,犯下的罪行也不比金潼轻多少,性质甚至更加恶劣,刘秀又岂能容下他们?

见花非烟还要劝他,他摆摆手,说道:“即便杀沈仑诸贼会得罪十个杜陵,我也依旧会照杀不误!”

花非烟低下头,不再说话。

看得出来,陛下是下定了决心,非要致沈仑等师兄弟于死地,她说得再多也没用,反而还有包庇之嫌。

就内心而言,花非烟是非常敬佩机关术高手的,如果能为己方所用,无疑会成为一大助力,如果被隗嚣所用,则会成为己方的劲敌,将来还不知道会给己方造成多大的麻烦呢!当日,刘秀让京兆尹张常,于长安各处挂出告示,公布近期失踪案皆为隗嚣细作所为,官稷令吴庆,涉案其中,所有贼子,皆处腰斩。

在这份公告里,刘秀还是给官稷留了些情面的,没说整个官稷都涉案,只说吴庆涉案。

官稷官稷,那毕竟是官家的社宫,出了问题,朝廷乃至天子,都难辞其咎,为了朝廷的颜面,为了自己的颜面,刘秀也不能在告示中提及官稷。

公告张贴出来,在长安乃至整个三辅,都引起轩然大波。

说此案与隗嚣有关,这还可以理解,人们不理解的是,那么受人尊重的官稷令,怎么也能涉案呢?

堂堂的官稷令,怎能做出如此卑劣无耻之事?

在行刑当日,刑场内外,简直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

当关押着吴庆等人的囚车出现时,现场就如同炸了锅似的,骂声四起。

不知是谁在动的手,烂菜叶子、碎石块,纷纷向囚车内砸去。

囚车里的人,自然是被砸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囚车外面的押送官兵也都受到波及,时不时的被碎石头砸到身上,叮当作响。

因为有甲胄护身,被小石块砸到了也不疼,不过被砸的滋味并不好受。

许多兵卒的头盔、衣甲上面都挂满了烂菜叶子,一身的馊味,熏得直咧嘴。

好不容易把囚车护送到刑场,押送的官兵们无不长松口气,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皆暗道一声倒霉,自己怎么接了这么一个破差事。

当官兵打开囚车,把吴庆从囚车内拉出来的时候,吴庆的腿都软了,站也站不稳,是被两名军兵硬生生架到行刑台上的。

等吴庆被摁倒铡刀下时,裤裆都湿了,尿液顺着裤腿往下流淌。

他颤声哭喊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行刑官正是刘章。

刘章看眼已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吴庆,脸色一沉,抽出一支令箭,向外一抛,喝道:“行刑!”

随着他一声令下,高悬的铡刀掉落,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落下的铡刀将吴庆一切两截。

吴庆张大嘴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仅存的一只手臂在地上不停地来回划动,只剩下半截的身子,在原地不停的转圈,白花花的肠子,流淌了一地。

这便是腰斩酷刑。

接下来受刑的是贺勇,再后面是沈仑……一个个的活人被拖上刑场,抬下来时都变成了两截,被扔在马车里,一截罗着一截,垒起好高。

每铡完一人,便有刽子手提着水桶,把刑场浇一遍,到最后,从台子上流淌下来的全是猩红的血水。

吴庆、贺勇、沈仑等人全部付诸后,这场轰动一时的连环失踪案,总算是告一段落。

之后,刘秀令京兆府,给予所有被劫持女子一定的补偿。

对于那名拦御驾、告御状的妇人,京兆府又给予了额外的奖励。

这桩案子,是花非烟破获的,后续的审讯、结案乃至监斩,都是刘章完成的,对于刘章的表现,刘秀还是挺满意的,没有太出彩,但也没有过错,中规中矩。

但要知道,刘章可是位官场新人,没有任何的经验,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案子结束后,刘秀下诏,正式册封刘章为平阴令,到平阴县走马上任。

刘章是王,有一个郡的封地,每年所得的食邑,远比侯要丰厚,就县令的那点俸禄,于他而言,实在是九牛一毛。

但他闲不住,一心想着上战场,刘秀也没办法,只能把他支到平阴,让他去做一县的父母官。

有事可做,他也就不用总瞎琢磨怎么上战场杀敌了。

对于刘秀的旨意,刘章当然不满意,但圣旨已下,他也没办法,只能奉旨,去往平阴。

平阴在河南郡,距离洛阳不远,刘章去平阴之前,先回了一趟洛阳,进宫面见阴丽华。

刘章和阴丽华很早以前就认识,说起来,刘章的年纪比阴丽华还大,但就成熟而言,他远不如阴丽华。

见到阴丽华后,刘章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阴丽华吓了一跳,向前倾了倾身子,问道:“太原王这是作甚?”

“请婶娘为侄儿做主!”

“啊?”

阴丽华一脸的茫然,不解地问道:“太原王可是受了委屈?”

“嗯……”阴丽华忍不住笑了,这倒是新鲜,还有人敢给刘章委屈受?

她好奇地问道:“是何人让太原王受了委屈?”

“是叔父!”

刘章把刘秀不让自己上战场,调自己去做平阴令的事,向阴丽华一五一十的讲述一遍。

最后他说道:“叔父向来听婶娘的话,只要婶娘在叔父那里为侄儿美言,叔父定会收回成命!”

一听是这件事,阴丽华的肩膀立刻垮了下来。

要说别的事,她还可以替刘章去向陛下求求情,但说到让刘章从军上战场,阴丽华也是持反对态度。

她颇感无奈地说道:“这件事,我恐怕也劝不了陛下啊,太原王也知道,陛下向来看重你,生怕你有闪失,上次太原王受难,陛下不惜独自涉险去救你,太原王都忘了吗?”

刘章地垂下头,不吱声了。

阴丽华正色说道:“别的事,我还可帮,这件事,我实在是帮不了你。”

抬头看看阴丽华,刘章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

他喃喃嘀咕道:“如果连婶娘都不肯帮侄儿,真就没人能帮侄儿了!”

阴丽华说道:“我倒是以为,陛下让太原王去做平阴令,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仗,总会有打完的那一天,等打完仗了,太原王还能做什么呢?

终究还是要回到封地,治理封地。

现在太原王去做平阴令,不失为一次磨练的好机会,亦可为将来治理封地,累积经验,打好基础。”

她说的这些道理,刘章都懂,但他还是想上战场。

说服阴丽华帮他,是他最后的办法,可阴丽华不允,他是真的没辙了。

他琢磨了半天,向阴丽华近前凑了凑,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婶娘最好去长安看看!”

刘章的思维太跳跃,阴丽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刘章继续说道:“叔父在长安,养了好多美貌的女子,不仅纵容那些女子在皇宫里豢养虎豹等野兽,还纵容那些女子在朝为官,如果婶娘再不去长安约束一下叔父,会生乱的,长安会生出大乱子的!”

说完话,刘章还一本正经地向阴丽华点点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叔父不让他上战场,他就给叔父穿小鞋。

刘章耍起赖来,倒是很像他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