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一章 坐怀不乱

刘秀没有回答吴庆的疑问,而是面无表情地再次问道:“那些女子,究竟被你们藏到了哪里?”

吴庆看眼刘秀,紧接下低垂下头,颤巍巍地抬起手,指了指对面的那间房舍。

刘秀凝视他片刻,站起身形,说道:“黑毛,盯着他!”

说着话,他走到窗前,向对面的房舍看去。

后院里的房舍基本都是一个样,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

就在刘秀观察的时候,随着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大批的官兵跑了进来。

刘秀顺着窗户跳了出去,挥手喝道:“后院里有机关!”

他并未看到后院的机关,但有看到满地的弩箭,通过这些弩箭,也能判断出来后院里遍布着机关。

听闻刘秀的提醒,官兵们纷纷停下脚步,面色凝重地不敢靠前。

刘秀说道:“都靠着墙走!”

说着话,他又抬手一指对面的房舍,说道:“仔细搜查那间房子!”

顺着墙根走,还真就没有机关陷阱,很快,大批的兵卒高举着火把,进入刘秀对面的房舍。

房舍内,乒乒乓乓的响个不停,没过多久,里面传出惊呼声:“席子下面有暗门!”

“暗门下面有地道!”

“进去、进去!”

“地道里有密室,密室里有人!”

听着屋内传出的喊声,刘秀暗暗松了口气。

他从新回到房舍内,看着依靠着墙壁而坐,脸色煞白,业已奄奄一息的吴庆,这真是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这时候,另一队官兵顺着墙根走到他所在的房舍,城门军侯是率先进来的,看到刘秀,插手施礼,说道:“陛下!”

“退出去!”

刘秀转身向房舍里端走去。

城门军侯不明白怎么回事,躬了躬身子,向后面的手下兵卒一挥手,人们纷纷退出房舍。

刘秀走到吴庆近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子,提着吴庆,向外走去,路过他的断手时,向旁狠狠踢了一脚,断手顺着窗户飞了出去。

他单手拖着吴庆,把他拽到房舍的房门,一挥手臂,将其直接扔了出去,说道:“找个医官,给他包扎伤口。”

城门军侯低头看眼吴庆,暗暗皱眉,这位官稷令现在可够惨的,尤其是那只断臂,断口并不光滑,明显不是被利刃斩断,也不知道是怎么折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插手应道:“是!陛……”他话都没说完,随着咣当一声,房门已然关闭。

城门军侯面对着冷冰冰的门板,一脸的茫然,陛下这是怪罪自己来晚了?

天地良心,自己可一刻也没有耽搁啊!他清了清喉咙,对着门板说道:“启禀陛下,官稷侍奉,共十四人,八人毙命,六人被俘,无一人脱逃。”

屋内的刘秀已然走到花非烟近前,正皱着眉头查看她的情况,头也不回地说道:“做得好。

立刻着人搜查官稷,不可放跑一人!”

“喏!”

得到刘秀的夸赞,城门军侯立刻来了精神,躬身应了一声,头盔都差点顶到门板上。

很快,有兵卒发现了隔壁房舍的徐政、柳不信、马开三人。

兵卒们拆下门板,把他们放到门板上,一一抬出来。

徐政三人身上都有伤,除了马开大腿上挨了一箭,伤势较重外,徐政和柳不信身上所受的都只是皮外伤,看起来挺吓人,但未伤筋动骨,也没有流血过多。

在兵卒们抬着他们,准备走出后院的时候,对面的房舍里,兵卒们或背着,或抱着,或搀扶着,带出来好多的女子。

这些女子,大多都是衣不附体,身上裹着的袍子,全是兵卒们自己脱下来的军服。

看到那些女子,城门军侯身子一震,急忙顺着墙根,快步走上前去,问道:“你们都是在长安失踪的女子?”

一名精神头还不错,被军兵搀扶的女子呜呜大哭起来,身子一软,跪伏在地,叩首说道:“请军爷为民女做主啊!”

城门军侯可是人精,见多识广,见状,他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恨得牙根痒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难怪翻遍了全城也找不到这些失踪的女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原来都被贼人藏在官稷。

这可是官稷啊,是供奉五谷神的地方,官稷的侍奉既然勾结贼人,抢掠民女,简直就是一群畜生!城门军侯把手中的长刀向地上用力一戳,将跪地大哭的女子搀扶起来,狠声说道:“姑娘莫哭,贼人都以被俘,定会还你等一个公道!”

这名女子哭得泣不成声,其它的女子也都跟着啼哭起来,一时间,整个后院,哭声一片。

无论是城门军侯,还是下面的官兵,脸色都是一个比一个难看。

他们既同情这些女子的遭遇,也恨透了吴庆这些侍奉。

城门军侯扭头走到吴庆那边,有医官正在为他包扎断臂。

他瞥了一眼,狠声说道:“不用包得太好,也不用上太好的药,只要人不死就行!”

“是、是、是!”

见城门军侯脸色阴沉得如锅底一般,医官吓得连连点头应是。

刘秀那边,他看着在通铺上翻来覆去的花非烟,也是一筹莫展。

他摁也摁不住,想解她中的媚药也解不开,只能转身走出房舍,叫过来一名医官,让他为花非烟医治。

医官看到这种情况,亦是暗暗咧嘴,勉强为花非烟诊了脉,颤声说道:“陛下,花美人定是中了很烈性的媚药……”“能不能解?”

刘秀直截了当地问道。

“能、能、能……呃,也……也不能……”刘秀闻言,眉头拧成个疙瘩,不悦地问道:“到底能,还是不能?”

“能是能,但……但小人身上未带可解媚药的药物。”

跟随兵马出来的医官,随身带着的都是金疮药、止血药,谁会把解媚药的药物带在身上?

“那她现在怎么办?

就无药可解了吗?”

刘秀大声质问道。

医官吓得一哆嗦,噗通一声跪伏在地,结结巴巴地说道:“可……可解!陛……陛下可解!”

刘秀大怒,正要发火,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医官的意思。

媚药,同房之后,自然也就解了!刘秀沉默未语,还是花非烟发出的呻吟声,让他回过神来,他问道:“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那就得赶紧把花美人送回长安。

拖延的时间越久,媚药就越伤身!”

刘秀点点头,向医官一挥手,说道:“退下吧!”

医官如释重负,连忙起身,退出房舍。

刘秀跟了出来,对城门军侯说道:“立刻准备一辆马车。”

城门军侯连忙应了一声,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他噔噔噔的跑回来,说道:“陛下,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刘秀再不耽搁时间,把自己的袍子脱下来,包裹在花非烟的身上,而后,将其拦腰抱起,快步走出房舍。

出了官稷,果然看到停在门前的一辆马车。

城门军侯快步上前,将帘帐撩开,刘秀抱着花非烟刚进去,差点转身跳出来。

不是里面有机关,而是里面的气味太难闻,药味太浓,都刺人的鼻子。

他问道:“这辆马车是?”

“回禀陛下,这是装药的马车,微臣出城匆忙,就……就只带了这辆装药的马车……”“好了,我知道了,立刻回长安城!”

“喏!”

城门军侯应了一声,带上一队兵马,亲自护送刘秀回往长安城。

坐在马车里,刘秀可不轻松,花非烟就如同一条美女蛇似的,都快盘到他的身上了。

现在花非烟的神智已经彻底消失,身体完全是受药物所控制。

她感觉自己就仿佛身处于火炉之中,燥热难忍,而在这片火海里,恰恰有一处是清凉的。

而这处清凉,正是刘秀。

她拼命的往这处清凉上靠,刚开始还感觉很舒服,但渐渐的,这一点清凉也无法缓解她的燥热,她想要更多的清凉。

她张开小嘴,用力的吸吮。

她不知道的是,现实中,她是缠在刘秀的身上,在他的脸上狂亲。

如果是寻常的女子中了媚药,刘秀可以置之不理,也可以与之交欢,助她解除媚药。

但现在中媚药的是花非烟,她不一样。

在刘秀的心里,花非烟不仅是属下,也是伙伴,他不想伤害她,不想趁人之危,不想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让她失了清白。

所以,此时中了媚药的花非烟难受,而没有中媚药的刘秀也同样难受。

倘若换成别的男人,恐怕早就忍不住和花非烟这样的美人翻云覆雨了,可刘秀却硬生生的忍住了,他的意志力一直都很惊人。

长话短说,马车一路奔驰,跑回长安城,进了未央宫,刘秀立刻召来太医,为花非烟解除媚药。

媚药不是毒药,解媚药,也比解毒药麻烦。

解毒药,只要解药没错,基本上是药到病除,而解媚药,是很难一下子解掉的。

即便是服下太医开的药物,花非烟还是折腾了一整宿。

直到天色蒙蒙亮,她才算安稳下来,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而陪着花非烟一夜的刘秀,也总算是放下心来,趴伏在床铺边睡着了。

等到中午的时候,花非烟悠悠转醒。

她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马车反复碾压过似的,每一处关节都在疼痛,嗓子眼发干,还阵阵的刺痛。

缓了一会,她身子猛然一震,一下子从床铺上坐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衣服虽然有被划破的口子,但还齐整。

她目光一转,看到了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刘秀。

花非烟愣了一会才想起昨晚的事。

她被吴庆强行灌下媚药,就在她以为自己凶多吉少的时候,陛下突然出现。

再之后的事,她就完全不记得了。

就在她怔怔发呆的时候,一名宫女走了进来,看到醒来的花非烟,宫女又惊又喜,张嘴刚要说话,花非烟向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看眼还在熟睡中的刘秀,然后向宫女挥挥手,示意她先退出去。

随后,她放轻动作,蹑手蹑脚的走出内室。

到了外面的大殿里,她回手将房门轻轻关闭,嗓音沙哑地问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怎么回宫的?”

“美人都不记得了?”

“嗯!”

“是……是陛下送美人回宫的!”

宫女小声说道。

“当时我……”宫女说道:“美人昨晚中了媚药,是陛下亲自把美人送回来的。”

“哦!”

花非烟先是应了一声,而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绯红,问道:“我和陛下之间……有发生什么吗?”

宫女微微摇下头,小声解释道:“我听太医说,在美人刚中媚药的时候,陛下其实就可以帮美人解除媚药,但陛下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把美人从官稷亲自送回未央宫,太医还挺疑惑的,不明白陛下为何让美人多遭了这么久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