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 入宫报信

西平粮仓是隗嚣安插在长安的细作,而官稷则与隗嚣的细作私通,柳不信说的这些太令人震惊。

还没等徐政等人回过来神,柳不信继续说道:“我在西平粮仓里看到的那两名女子,现就在官稷内!”

“真是岂有此理!”

徐政反应过来,狠狠握了握拳头。

官稷可是供奉五谷神的地方,乃圣洁之地,可吴庆等人却在官稷做出如此肮脏之勾当,不仅勾结外敌,还私藏被劫之民女,简直天理难容。

马开喃喃说道:“难怪失踪的女子在长安城内查不到,在长安城外也查不到蛛丝马迹,原来都在官稷!”

没人能想到官稷会是窝藏失踪女子的窝点,哪怕动用全部的京师军,搜遍了三辅,人们也不会去搜查官稷这种地方。

柳不信正色说道:“政哥,安全起见,我打算潜入官稷探一探,查出被劫之女子都被藏在哪里,然后再给他们来人赃并获!”

徐政点点头,说道:“好!如此甚为稳妥!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切不可让对方发现!”

“明白!”

徐政留下马开几人在官稷的前门这里盯着,他和柳不信向官稷的后侧绕行。

来到官稷的后身,徐政等人停了下来,柳不信则未停,继续围着官稷绕行。

他围着官稷绕了两大圈,选定最佳的进入地点,这才停下来,快速接近到官稷的侧身,以钩索做辅助,翻过院墙,跳了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亮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就在徐政等人焦急等候的时候,柳不信从官稷的侧身翻了出来,他猫着腰,向官稷的后身跑去,与徐政汇合。

看到柳不信回来,徐政急不可耐地问道:“不信,查得怎么样?

有没有查出失踪女子被藏在哪里?”

柳不信面色凝重地摇摇头,小声说道:“政哥,官稷内戒备森严,我暗中观察许久,也未能发现破绽,实在是深入不进去。”

“是这样……”徐政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柳不信看了他一眼,说道:“政哥,白天不好行动,我打算等到天黑,再进去探一探。”

徐政说道:“今夜子时,可就是三日之约的期限!”

柳不信想了想,说道:“政哥可先回长安,通知夫人,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报,足以回复陛下!”

徐政意味深长地说道:“只有在官稷内找到那些失踪的女子,我们禀报的信息才会被认为是证据确凿,如果找不到那些失踪的女子,我们……”那就是空口白牙,人家官稷都能反过来咬死他们是栽赃陷害。

柳不信正色说道:“官稷的防守,并非毫无破绽,只不过在白天行动,太容易暴露,我怕打草惊蛇,不敢冒险,等到晚上,我一定能查出那些女子被关押在何处。”

徐政仔细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好!不信,你们在这里等着,给我盯住了官稷,我现在就回长安,向夫人禀明情况!”

“是!”

徐政向众人交代了一番,然后去往两里开外的一片林子,林子里面有他们存放的马匹,徐政找到马匹,解开缰绳,翻身上马,直奔长安而去。

当他跑回到长安的时候,天色已然大黑,城门早已关闭,徐政拿出云兮阁的令牌,守城之官兵看清楚牌子,打开城门,放他入城。

徐政片刻都不敢耽搁,一路快马加鞭,来到未央宫。

到了未央宫的大门前,他纵身下马,快步向前走去。

皇宫侍卫立刻上前,都不等他们说话,徐政急急将令牌递出去,正色说道:“在下云兮阁徐政,有十万火急之事向花美人禀报!”

皇宫侍卫接过令牌,仔细看了看,确认是云兮阁的牌子没错,向徐政说道:“你在此等候,我们会着人入宫,向花美人禀报!”

“多谢、多谢!”

徐政连连拱手道谢。

侍卫屯长安排一名队长,进入皇宫。

徐政等在外面,急得连连徘徊,时不时地抬起衣袖,擦擦额头的上的汗水。

等了有三刻钟的时间,一名年纪不大的宫女从皇宫内走出来,对外面的侍卫说道:“美人有请徐先生。”

挡在徐政前面的侍卫们躬了躬身形,向两旁后退。

徐政快步上前,拱手施礼,说道:“烦劳这位宫娥为在下带路!”

小宫女看了徐政一眼,淡然一笑,说道:“徐先生客气了,请跟婢子来!”

她走在前面,徐政跟在后面,进入未央宫。

平日里,花非烟都是在宫外和他们见面,徐政这还是第一次进入未央宫。

跟在宫女的后面,他不敢乱看,不过眼角余光还是能瞥到未央宫皆被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流动的巡逻队,一批接着一批。

小宫女带着徐政,穿过前宫、中宫,一直来到后宫的昭阳殿。

到了这里,小宫女向门内摆摆手,说道:“徐先生请!”

徐政欠了欠身,走了进去。

穿过前院,进入大殿,迎入眼帘的是一座香炉,里面冒出屡屡的青烟,香气迷人。

在当时,熏香已经于贵族阶层逐渐流行起来,刘秀的后宫,花非烟是十分喜欢这些的。

徐政转个身,只见花非烟正坐在大殿的里端,坐姿很是随性,一条腿盘着,一条腿弯曲,胳膊肘拄在膝盖上,手中拿着书简。

他快步上前,一躬到地,毕恭毕敬地说道:“属下拜见花美人!”

“嗯!”

花非烟抬起头,看了一眼徐政,然后向两旁的宫女挥了下手。

宫女们福身施礼,鱼贯退出大殿。

花非烟将书简放在桌案上,问道:“徐政,你们查到了什么?”

“回禀美人,我们在调查西平粮仓的时候,发现有两名失踪之女子,就被关在西平粮仓的密室。”

花非烟闻言,眯了眯眼睛,这个西平粮仓,还真是有问题。

她问道:“只发现了两名女子?”

徐政说道:“依照属下判断,其余的女子,已经被西平粮仓先一步转移走。

在城外,接应西平粮仓的是……官稷!”

花非烟目光一闪,凝视着徐政,一言未发。

徐政吞了口唾沫,继续说道:“根据属下的调查,西平粮仓的身份不简单,实属隗嚣之细作。”

“果然如此!”

花非烟站起身形,说道:“看来,隗嚣是打算近期用兵了!”

“啊?”

徐政呆呆地看着花非烟。

花非烟哼笑出声,说道:“隗嚣利用暗桩,栽赃嫁祸陛下,如果他不是想对三辅用兵,这么做,毫无意义。”

即便他真嫁祸成功了,三辅地区爆发民变,但有这么多的京师军在三辅,完全可以轻松镇压民变。

只有隗嚣趁机出兵三辅,引发民变才会威力巨大,让己方内外交困,首尾难顾,难以应对。

徐政倒吸口凉气,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花非烟问道:“现在,那些失踪的女子都在哪里?”

“都被藏在官稷。”

“探查清楚了?”

花非烟追问道。

“这……”徐政实话实说道:“不信亲眼看到关押在西平粮仓的两名女子,被秘密送进官稷,后,不信潜入官稷,想查明那些女子具体被关押在何处,奈何天色太亮,他难以进入,故打算等天黑之后,再深入探查。”

花非烟举目看看外面的天色,天已经大黑。

徐政小心翼翼地说道:“美人,要不,将此事禀报陛下,请陛下出兵围剿官稷。”

“不行!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万一在官稷里没有发现那些失踪之女子,你可知道后果会是如何?”

官稷不是职权机构,但它是供奉神灵的场所,十分敏感。

倘若能在官稷内做到人赃并获,那一切都好说,万一做不到人赃并获,围攻官稷,那就是冒犯神灵。

以后各地的郡县,但凡闹个天灾,都可以推到天子身上,都可以认定是天子触怒了神灵所致。

这对天子威望的影响太大了,谁都不能冒这个险。

花非烟思前想后,向徐政挥了挥手,说道:“你在殿外等我。”

“喏!”

徐政答应一声,躬着身子,退出大殿。

花非烟走进大殿的内室,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从大殿里走出来,向外走去,徐政急忙跟上前去,她说道:“我们去官稷,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花美人,要不要多带些人手?”

徐政回头瞧瞧,没看到花非烟的随从,眉头微皱。

“不必!我们不是要去和官稷动手,只为了探查虚实。”

花非烟边走边说道。

花非烟和徐政出宫,当他们穿过司马道的时候,刚好被夜跑中的刘秀看到。

只不过距离较远,刘秀看到了他们,他们却未看到刘秀。

见到他二人步履匆匆的出宫,刘秀在原地保持着跑步的姿态,对一旁的黑毛笑了笑,说道:“看来,云兮阁是查到线索了!”

黑毛一脸茫然地看看刘秀:你在说什么?

我完全听不懂!等花非烟和徐政离开,刘秀带着黑毛,跑到宫门那里。

宫门这的侍卫见到刘秀,急忙插手施礼,说道:“陛下!”

刘秀举目向宫外望望,就这么一会的工夫,花非烟和徐政已骑马跑没影了,他向外努努嘴,问道:“知道花美人和徐政去了哪里吗?”

侍卫们齐齐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刘秀耸耸肩,没有再多问,带着黑毛,继续夜跑,跑出一段距离,他转头看看黑毛,笑问道:“想不想出宫去转转?”

黑毛呆萌地看着刘秀,见到它一脸傻傻的模样,刘秀哈哈大笑,摸了摸豹子头,说道:“能不能看到热闹,就看你的本事了!走!”

说着话,刘秀带着黑毛,去到附近的区庐,从侍卫那里要了一匹马。

而后他骑着马,带着黑毛出宫。

夜跑的时候,刘秀穿着贴身的便装,很轻便,即便出了宫,遇到行人,也不会引人主意。

另外,此时龙渊、虚英、洛幽等人都没有跟在他的身边。

看到刘秀带着黑毛出宫,侍卫们不敢拦阻,不过有人第一时间跑去通知龙渊。

现在长安已经是夜深人静,街道上空空荡荡,一直被困在皇宫里的黑毛,现在可是撒了欢的跑,在街道上前蹦后跳的,看到它这副兴奋的模样,刘秀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他骑在马上,说道:“黑毛,别光想着玩,闻一闻非烟他们去哪了,不然,我们看不成热闹,就只能回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