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章 入秋祭神

贵霜出使大汉,刘秀还赠了不少的礼物,这让迪让都有些不好意思,在临走之前,他把丘就却送给他的一匹大宛马转赠给了刘秀。

大宛马也就是俗称的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的体型,在各类马中,属于比较纤细的。

它和豹子有些相像,都属于爆发力极强,短时间的发力非常迅猛,但持久力不足。

不得不说明的是,汗血宝马并没有小说中、演义中的那么神奇好用,这种马匹的皮肤特别薄,发力时,血管喷张,因为皮薄的关系,使得马的身上看起来更加血红,马流出汗水后,打眼一瞧,就像在滴血似的,这也是汗血宝马名字的由来。

但它并不适合战场,首先,它的持久力严重不足,满足不了战争需求,其次,皮肤太薄,不用撞上武器,即便是和甲胄发生刮碰,都有可能造成较深的伤口。

中国一直都是世俗国家,但凡是实用的、好用的,都能保留下来,而汗血宝马却在中国绝种了,原因也很简单,不实用。

打仗用不上,我还买你、养你作甚?

汗血宝马更适合给斥候、传令兵用,短距离的传递消息和命令,倒是能让消息的传递速度提升一大截。

当然了,不管它实用还是不实用,在当时,这么一匹汗血宝马还是很珍贵的。

对于迪让的赠马,刘秀也很是高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立秋。

立秋之后,戊日的第五天,便是秋社节。

在当时,春社节和秋社节都是很大的节日,秋社节主要的活动是祭拜土地神。

刘秀现在在长安,他自然是参加长安这边的祭拜活动。

祭拜的地点,就在长安南部的宗庙附近。

这种宗庙,还是当年邓禹占领长安时建造的,当时很简陋,后来经过的扩建和翻修,现已十分壮观。

宗庙的西面,揭水坡的东面,有一座小山,名叫社稷山,官稷就建造在山脚下。

官稷是祭奠五谷神的社宫,里面有专职的神职人员,职介最高的官员是官稷令。

刘秀要来社稷山祭拜五谷神,长安百姓也早早的得知消息,纷纷来到社稷山附近。

当刘秀的仪仗到社稷山的时候,这里的人群已经是人山人海。

刘秀率先走出马车,而后,花非烟也下了车,走到刘秀的身边站定。

即便花非烟不是刘秀真正的宾妃,但毕竟还顶着嫔妃的名头,现在她人又在长安,祭奠五谷神这么大的事,她不能不参与。

官稷内的神职人员早已在山下列队迎接,看到刘秀和花非烟,官稷令急忙快步上前,拱手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微臣拜见陛下,拜见花美人!”

刘秀摆了摆手,面无表情地说道:“平身吧!”

“谢陛下!”

官稷令名叫吴庆,是位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身材干瘦,向脸上看,淡淡的眉毛,小眼睛,塌塌鼻,厚嘴唇,其貌不扬。

说话时,他的态度虽然恭敬,但目光却是飘忽不定。

时而偷偷看看刘秀,又时而偷偷瞧瞧花非烟,眼珠子转动个不停。

刘秀对吴庆的印象很一般,但官稷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职权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逢年过节,祭拜祭拜五谷神,然后就没有别的事了。

在刘秀看来,官稷就属于朝廷中的闲人,可有可无的鸡肋。

心里不喜欢吴庆这个人,刘秀也懒得和他多言,迈步向山上走去。

社稷山有台阶,可从山底能一直走到山顶。

此时,台阶的两旁早已林立着军兵侍卫。

刘秀与花非烟一直走到山顶,这里业已摆好祭台,祭台上有罗起好高的祭品,刘秀大致扫了一眼,还算满意。

接下来,开始举行祭拜仪式。

神职人员在祭台旁手舞足蹈的跳舞。

对于这些,刘秀是习以为常。

等神职人员跳完了祭拜之舞,吴庆走上前去,大声唱吟道:“苗秧出的早,稻头长的好,害虫都逃光,五谷堆满仓……”听闻吴庆的唱吟,花非烟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而后,她对身边的刘秀小声说道:“陛下!”

此时,刘秀面沉似水,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吴庆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在这里唱打油诗呢吗?

吴庆唱吟完,回头看眼刘秀,躬着身子,退让到一旁。

刘秀看都没看他,走到祭台前,接过吴庆递过来的三根香,点燃,插在香炉中。

而后,他跪地,施跪拜大礼。

随着刘秀下跪,在场的众人纷纷下跪。

这就像连锁反应似的,紧接着,台阶上的军兵们下跪,再然后是山下的军兵们下跪,最后是社稷山周围的百姓们下跪。

山上。

刘秀向前叩首,而后他站起身形,张开双臂,大声说道:“天佑我大汉,五谷丰登!”

“天佑大汉,五谷丰登!”

“天佑大汉,五谷丰登——”人们的齐声呼喊,一阵连着一阵。

祭拜的时间有一个时辰,刘秀和花非烟这才从山上走下来。

到了山脚下,吴庆满脸堆笑地说道:“陛下,官稷内已经准备好了饭菜,陛下和花美人请到官稷内用膳。”

刘秀本不想去,但现在围观的百姓太多,他到了社稷山,若是连官稷都不进,太说不过去。

他点点头,嗯了一声。

吴庆连连摆手,躬着身子说道:“陛下请!花美人请!”

刘秀看了吴庆一眼,你可是官稷令,不是店小二!他暗暗摇头,抬步向官稷走去。

官稷的占地面积很大,但年头太久,显得有些破旧。

官稷的人员不多,算上吴庆,也就十来号人。

看得出来,官稷有被特意打扫过,地上还算干净,并没有杂物,但走在上面,就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主要是铺在地上的青石黑一块、白一块的,好像是有许多的血迹干枯在上面。

看到刘秀和花非烟都有低头查看地上的青石,吴庆干笑着解释道:“陛下,官稷这里,以前死过很多人。

当年绿林军攻入长安的时候,杀光了官稷里的人,后来赤眉军攻入长安,又杀光了官稷里的人,直至官稷重归大汉,才算太平下来!”

“原来如此!”

刘秀踏了踏地面,问道:“这么说来,这些黑色的印记,都是当年残留下来的血迹?”

吴庆无奈地说道:“死的人太多,又许久无人清理,后来清洗血迹的时候,就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了。”

刘秀眉头紧锁,沉声说道:“这里可是官稷!是祭祀五谷神的社宫!”

现在地上竟然还残留着一片片的血迹,这像话吗?

“为何不把这些青石都更换掉?”

吴庆一脸苦相地说道:“陛下,更换青石要钱啊,微臣曾几次上疏朝廷,结果,结果都是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刘秀凝视着吴庆,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建武二年,我就看过官稷请求翻新的上疏,而且我也批了。”

吴庆连忙说道:“回禀陛下,那次朝廷下发的钱,都用于修补五谷神神像,以及大殿了,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财更换铺地的青石。”

“简直一派胡言!”

刘秀狠狠瞪了吴庆一眼,迈步走进官稷的正殿。

在大殿的正前方,竖立着一座高大的女性塑像,这便是五谷神,又被称为五谷母。

这座神像,看起来倒是挺新的,但大殿的其它地方,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各根柱子上刷的红漆,很多已经脱落,甚至有些地方的墙皮都掉了。

刘秀在大殿里转了一圈,质问道:“吴庆,这就是你说的翻新?”

吴庆缩了缩脖子,吓得一声都没敢吭。

见刘秀在大殿里,背着手,来回走动,目光扫视个不停,他暗暗咧嘴,躬身上前,小声说道:“陛下的御膳已经准备好了……”刘秀没有说话,直接走出大殿,向社宫的中部走去。

这里的房子很多,有住舍,也有接待客人用的客舍。

刘秀大致看了看,情况和正殿差不多,许多房舍已经破旧,而且绝不可能是在建武二年翻修过。

刘秀脸色越发难看,背着手,又向社宫的后面走去。

他倒要看看,自己批下来的钱,都被他们花到哪去了。

刘秀刚走出没几步,吴庆便追了上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陛下,朝廷下拨的钱财,一部分用于翻新神像,另……另一部分被……被我等……我等……”“都被你等私分了是吗?”

“微臣罪该万死!微臣罪该万死!”

吴庆一边说着话,一边连连向前叩首。

刘秀气得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抬手狠狠指了指吴庆,半晌,他方说出一句:“你真是好样的!”

说完话,他一甩袍袖,转身向外走去。

现在,就算吴庆给他准备的是山珍海味,他也没心思吃了。

看到刘秀负气而去,吴庆更是叩首如捣蒜,急声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刘秀什么都没说,大步走出官稷,坐上马车,回往长安城。

车上。

花非烟看眼刘秀,欲言又止。

刘秀瞥了她一眼,问道:“非烟想说什么?”

“官稷在朝中,越来越不受重视,几乎成了三不管,在官稷里任职当差,的确是没什么油水,而且俸禄少得可怜。”

“所以,他们就该把我批下的钱财都中饱私囊?”

“不,非烟不是这个意思,他们的确有错,但陛下若因此拿他们问罪的话,非烟担心,以后官稷要无人看管了。”

没人愿意在官稷当差,就官稷的那点俸禄,只能养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但凡是拖家带口,要养活一家子的人,都不会去官稷当差。

听闻花非烟的话,刘秀心中的怒气稍微平息了一些。

他喃喃说道:“现在朝廷的钱,都恨不得掰成两掰花,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财放在官稷这种无足轻重的地方。”

花非烟话锋一转,说道:“陛下,非烟倒是觉得,官稷……官稷的气氛不对劲,有些像……”“像什么?”

“有些像掖庭狱。”

说完话,花非烟小心翼翼地看眼刘秀。

官稷毕竟是侍奉五谷神的地方,把官稷比作掖庭狱,有对五谷神不敬之意。

听她这么一说,刘秀也突然生出同样的感觉。

他沉吟片刻,说道:“官稷远在郊外,平日里人迹罕至,在官稷里做事,和在掖庭狱又有何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