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八章 两兽之战

刘章下意识地嘟囔道:“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迪让看看刘章,又瞧瞧其它众人,感觉人们的脸上都带着茫然之色。

他背着手,面露得意,仿佛在说:看看你们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时候,刘秀缓缓开口说道:“这是一头狮子,公狮子。”

听闻刘秀的话,众人脸上的茫然转为惊讶,原来这就是狮子。

以前,他们只是在书中看过有狮子这种猛兽,但脑中没有任何的概念,今日才算是见到实物了。

迪让没想到刘秀能认出狮子,他眼珠转了转,向刘秀抚胸施礼,说道:“大汉的皇帝果然见多识广。”

说着话,他向殿外一指,说道:“当初为了抓捕这头狮子,一共出动了十二人。

这头狮子被送到贵霜,我贵霜三勇士,徒手将其制服,不知大汉的勇士,若想徒手制服这头狮子,需要多少人啊?”

所谓的制服,可不是把它杀了,而是要把它制住。

要知道制住一头狮子,可比杀死一头狮子困难得多,而且还得是徒手制服,这就更难了,得需要多大的力气啊!迪让说完,连吴汉、耿弇、盖延、铫期这样的猛将,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见状,迪让笑吟吟地看着刘秀,好整以暇的等他回答。

贵霜是三人徒手制服的狮子,那么大汉要想胜过贵霜,起码要在三人以下,也就是说,只能出一人或者两人。

别说一人了,即便是两人,想徒手把这么大的一头雄狮摁住,无疑是痴人说梦。

就在大殿内的群臣面面相觑的时候,刘秀向一旁的张昆看去。

后者会意,立刻走到刘秀近前,弯下腰身,把耳朵贴近刘秀。

后者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

张昆边点边点头,等刘秀说话,他从大殿后身的小门退了出去。

等张昆走后,刘秀乐呵呵地看着迪让,说道:“只区区一头畜生,要制服它,又何须人力?”

迪让没听明白刘秀的意思,不解地问道:“陛下这话是何意?”

刘秀但笑未语。

时间不长,张昆从外面回来,后面还跟着一头黑色的豹子和两头花斑大老虎。

看到张昆竟然领进大殿一豹二虎,迪让身子一震,下意识地抬手指过去,问道:“这……这是……”“制服一头畜生,不算是本事,而让畜生臣服于你,那才是真本事。”

说着话,刘秀侧身,向一豹二虎伸出手来。

黑毛、大花、二毛一并跑过来,在刘秀的掌心上舔了又舔。

平日,他们不会这么听刘秀的话,不过刘秀也不知道从哪弄到一块酱牛肉,在桌子底下,将其酱汁偷偷涂抹在掌心上。

嗅到酱牛肉的气味,这一豹二虎都来了精神,争先恐后的来到刘秀的近前,添了几下,粘在刘秀掌心的酱汁被舔个一干二净,然后它们没有看到酱牛肉在哪,一豹二虎以疑惑又呆萌的眼神看着刘秀。

刘秀向外面的铁笼一指,说道:“看到了吗?”

而后,他弯下腰身,小声说道:“谁能制住那头狮子,谁就有酱牛肉吃。”

也不知道黑毛、大花、二毛有没有听懂刘秀的话,一豹二虎顺着刘秀手指,齐齐向大殿外的广场看去。

当它们看清楚装在铁笼子里的雄狮后,眼神皆阴冷下来,与此同时,浑身的毛发,根根竖立。

或许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这些猛兽,相互之间有天生的排斥感。

看到这头雄狮,黑毛、大花、二毛立刻便生出浓重的敌意。

刘秀满意地点点头,看向还在目瞪口呆的迪让,说道:“迪让,狮子是你贵霜的猛兽,豹子、老虎,是我大汉的猛兽。

公平起见,你就从它们三头当中选一头,与你贵霜的狮子单独较量一场。”

迪让没料到刘秀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让野兽和野兽之间比一场。

他沉吟片刻,仔细看向黑毛和大花、二毛,目光在一豹二虎身上扫来扫去。

对于猛兽而言,体型越大,力气越大,自然也就越厉害。

与花斑大老虎相比,黑豹的体型要相对小一些,身形更纤细,看起来,似乎也更加柔顺。

看罢,迪让指了指黑毛,说道:“陛下,在下就选这头黑色的豹子!”

刘秀乐了,你还真会挑,一挑就挑个最厉害的。

刘秀熟悉黑毛、大花、二毛,别看虎的体型大过豹,但真打起来,黑毛可未必会吃亏。

他点点头,揉了揉黑毛的头顶,含笑说道:“黑毛,这一场,就看你的了!”

得到刘秀的授意,黑毛一声没吭,迈着优雅的猫步,一步步地从大殿里走出去。

看到这么一头大黑豹走来,站在马车旁的仆从们脸色同是一变。

人们吓得纷纷向后退让。

黑毛有恃无恐地走到马车近前,先是看看四周的人们,然后目光落在笼子里的雄狮身上。

一豹二虎对狮子有敌意,狮子看到黑毛时,也立刻表现出敌意,它暴躁地在笼子里来回踱步,冲着笼子外的黑毛,时不时地发出狮吼:“吼——”拉着马车的马儿们,听闻狮吼,战栗发抖,不安地在地上连连跺蹄。

有几名随从,拿起长长的杆子,在杆子的尽头,有圈型的套索。

他们把杆子伸进笼子里,套住雄狮的头,几个人合力把雄狮固定了,这才有人拿出钥匙,把铁笼的锁头打开,然后合力拉开沉重的铁门。

也就在他们开门的瞬间,雄狮又再次吼叫一声,竟然挣脱了数支套索,从笼子里直奔蹿了出来。

就站在铁笼前的黑毛,向后跳跃,躲开了雄狮的猛扑。

哗啦啦!看到狮子挣脱牢笼,四周的皇宫侍卫们齐刷刷地端起弩机,锋芒一直对准狮子。

大殿内的刘秀站起身形,走出大殿,到了大殿的门口,他抬了抬手。

得到刘秀的示意,侍卫们纷纷放下弩机,然后齐齐后撤,在四周围成了一圈,目不转睛地盯着。

迪让和吴汉等人也都急匆匆地走出大殿,分别站立在刘秀的两旁。

刘秀背着手,居高临下的向下望着。

只见人群当中,那头雄狮踩住杆子,将套在自己头上的套索一一扯掉。

没有这样讨厌的束缚,雄狮更是威猛,用力甩动脑袋,脖子那一圈长长的狮毛越发蓬松,看起来,让它的脑袋都大了两圈。

雄狮没有理会四周的人群,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黑毛,嘴巴慢慢张开,露出尖锐的獠牙,透明的唾液从牙缝中滴淌下来。

黑毛还是那副悠哉游哉的姿态,缓步绕着雄狮打转。

对于狮子这个物种,它也是第一次见到,感觉上,似乎比大花、二毛要好对付一些。

率先发难的狮子,狮子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直奔黑毛扑了过去。

眼瞅着狮子突然发动进攻,四周传出一片惊呼声。

随着狮子扑到黑毛近前,黑毛的两只后爪在地上用力一蹬,一道黑影,腾空而来,黑毛这一跃,竟然跳起有三四米高。

扑过来的狮子在它身下掠过,黑毛下落时,头部朝下,两只前爪稍微并拢,不偏不倚,正落在狮子的背上。

黑毛把狮子砸的嗷的怪叫一声。

还没等狮子做出反应,从它背上滑下的黑毛一口咬住狮子的脖子。

狮子大惊,想回头反咬黑毛,可惜它的嘴巴不够长,黑毛死死咬着它的脖颈,无论狮子怎么用力的回头咬,就是够不到黑毛。

黑毛也没给狮子太多的机会,身子倒地,借助自身的重力,将狮子也一并拽倒,一豹一狮,双双倒在地上,黑毛依旧是死死咬着狮子的脖子。

狮子不动了,黑毛也不动了,两头猛兽,躺在地上,肚皮一起一伏,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过了不知多久,狮子再次奋力挣扎起来。

在它不断甩动身子的时候,黑毛一会在它的左边,一会又在它的右边,但黑毛的口一直没松开,由始至终都咬得死死的。

这时候,迪让开始紧张起来,嘴巴不自不觉地张开,越长越大,身子向前倾斜,拳头握得紧紧,看他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好像都恨不得亲自参战似的。

狮子挣扎了好一会,又不动了,黑毛也不动,一豹一狮,又开始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剧烈喘息。

如此反复了至少有五、六次之多,狮子的体力逐渐耗光,它的挣扎也越来越弱,这时候再看它的眼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凶狠和暴戾,有的只是绝望和无助。

看到狮子眼神的变化,周围的皇宫侍卫们面面相觑,人们把提起的盾牌慢慢放下,有些侍卫将目光转向别处,不忍再看。

即便不是人,只是头畜生,这种濒死的眼神,也让人看得揪心。

当狮子许久都没有再做出挣扎,黑毛这才松口,向后跳跃了两米。

黑毛的口中,滴落着鲜血,雄狮摇摇晃晃的站起,它的脖颈处,更是血流如注。

其实,黑毛并没有咬中狮子的喉咙,不然的话,狮子也早死了,作为食肉动物,它们的技能就是咬断猎物的喉咙,对于自身的致命之处,保护得极佳。

但黑毛在它的脖子上咬了这么久,耗光了它的体力,也是实打实的。

当然了,黑毛也不轻松,体力消耗严重。

看着狮子重新站起,黑毛一步步的又走了过去。

狮子不服气地冲着黑毛张大嘴巴,咆哮一声。

来到它近前的黑毛,抬起左前爪,一巴掌拍打在狮子的头顶上。

狮子被打得勃然大怒,身子向前一蹿,一口咬向黑毛。

这是名副其实的困兽之斗。

黑毛身子向旁跳跃,让狮子一口咬空,而后它重新扑上前去,这回是抬起右爪,连续拍打狮子的脑袋。

黑毛的出爪之快,估计一秒钟都能出四、五爪,在狮子的脑袋上这顿捶。

狮子本就是体力耗尽,现又受到黑毛的这顿拍打,身子终于是不堪重负,扑倒在地。

它张了张嘴巴,发出低微的吼声,似乎还是不服,结果立刻又招来黑毛的前爪拍打。

狮子嗓子眼的汩汩两声,张开的嘴巴也闭上了,黑毛站在卧地不起的狮子前,抬起右爪,在狮子的头上一探一探地比划着。

这回,无论它怎么挑衅,狮子都不动了,看着黑毛的眼神,自然而然地透露着恐惧之色。

黑毛围绕着狮子走动两圈,站在它的身侧,两只前爪摁在它的身上,张大嘴巴,发出嗷的一声长吼。